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九十一章 火天大有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散会”,说完这两个字,李卫民立即起身,走出会议室。

    秘书快步跟上,紧随李卫民到了书记办公室。进门就问:“书记,您哪不舒服?”

    李卫民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说过不舒服吗?”

    “书记,您的脸色不太好,刚才会上似乎也有些走神。”秘书小心的说,“可能是我意会错了。”

    李卫民嘘了口气,停顿一下才说:“马上告诉小孙,我要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过后,秘书直接给司机小孙打电话,传达了书记的意思。

    李卫民冲着秘书摆了摆手:“你去忙吧,有什么事情,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秘书再次答了声“好的”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李卫民想了一下,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一个公文包,站起身,出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坐电梯来到地下一层,秘书小孙已经发动着汽车,在车上等候了。

    直接坐到后排座位,李卫民说了句“回省里”。

    小孙说了声“好的”,驾驶汽车出了地下,经过楼侧通道,上了马路。

    “书记,您没吃饭呢吧?”小孙边操作方向盘,边问。

    “不吃了。”李卫民道,“你吃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刚吃完。”小孙回答。

    “我不饿,直接回。”说完,李卫民系上安全带,靠在椅背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小孙瞟了眼倒车镜,没再说什么,奔高速口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闭着眼睛,李卫民脑中再次响起女儿的声音:“你必须回来,必须回来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,女儿是哭着在打电话,语气也很是凌厉。以往的时候,女儿即使再伤心,对自己说话也不失尊敬,今天怎么啦,为什么会这么任性?

    女儿很小就没了母亲,虽说自己也是极力对她呵护,但毕竟公务繁多,陪她的时间少之又少。可女儿从小就很懂事,跟着保姆很听话,学习也很努力,对自己也很孝顺。

    女儿虽然也是生于官家,但却没有那些官小姐的娇骄二气,知书达理,颇识大体,上进心强,把工作处理的井井有条。如果说在省里工作的时候,难免有个别知悉父女关系的人看自己脸面,对她有适当关照;那么到乡下任职后,就几乎全靠她自己努力了。

    女儿很优秀,在她任乡长期间,把一个穷乡搞的有声有色,疏菜种植还形成了产业化。她能升任乡党委书记,固然有郑义平提供机会,但女儿的工作业绩让她完全有这个资格。如果不是中间出了岔头,女儿凭自己的能力,现在最次应该也是副县长了,成为县委常委也不是没有可能。当然,在市委组织部的成绩也很骄人,受到了部长和主管领导的普遍肯定。虽然不便公开父女关系,但每每听到人们对女儿的夸赞,李卫民那是打心眼里乐开了花。

    可就是这么一位知性、通情达理的孩子,怎么会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讲话呢?听得出,在打电话时,她还是在极力压制着情绪,显见已经非常愤怒了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了?李卫民在脑中搜寻着。想起来了,类似的情绪似乎在四年前有过一次,那次……难道是因为他?这几年因为他,女儿是很伤神,也不太配合“相亲”安排,但方式却很委婉,今天怎么就不平静了呢?

    车身猛的一晃,打断了李卫民的思绪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?”李卫民睁开眼睛,坐直了身体。

    “好像刚刚发生了车祸,前面那两辆车就是急踩刹车来着,我也只好……书记,没磕着您吧?”小孙回头歉意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李卫民看着前面“停车场”,眉头微微皱了起来,“什么时候能通,要不走下面?”

    小孙无奈的一笑:“书记,这是全封闭高速,警察不采取分流措施的话,下也下不去,最近出口还有十公里多呢。”

    暗嘘了口气,李卫民再次靠在椅背上,闭住了眼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还未停稳,李卫民就解开安全带,当汽车刚刚停下,他便拿起公文包,打开车门,走了下去。

    司机小孙驾驶汽车,离开了。

    一边快步走着,李卫民一边取出了钥匙。然后打开院门暗锁,接着又打开了防盗门锁。

    拉开屋门,李卫民走进屋子。他一眼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女孩,心中为之一松。。

    沙发上的女孩眼皮红肿,表情呆滞,正是李卫民的女儿宁俊琦。宁俊琦眼望前方,脸色木然,好像没听到屋门响动,也没发现有人进来似的。

    李卫民来不及换鞋,几步走到沙发旁,俯下身来:“琦琦,急着让爸回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宁俊琦扭过头来,冷冷的看着面前的男人。

    李卫民发现,女儿脸上有好多泪痕,白裙上也有泪滴的痕迹,显见哭的很凶,哭了很长时间。他微微一笑,轻抚着女儿的头发:“琦琦,是不舒服了吗?还是头晕?已经在家休息一周多了,还不见效?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,现在就去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轻轻歪了歪头,躲开了父亲放在头上的手臂,冷冷的看着对方:“李书记,我是您亲女儿吗?”

    李卫民一惊:“琦琦,你怎么这么说话?当然是了,我是你的亲生父亲。你知道的,你是随的母姓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还有故意破坏女儿幸福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亲生父亲?”宁俊琦语含讥讽。

    “琦琦,你这越来越不像话了。”李卫民直起了腰,“接到你的电话后,我急匆匆开完会,连饭都没顾上吃,就往回赶。在高速还遇上了车祸,堵了很长时间,还好前后差了几分钟,否则也许出车祸的就是你爸了。你这不闻不问不说,还讲出这么无厘头的话,有点过分了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目光在对方身上扫了一下,站起身来,鞠了一躬:“辛苦您了,李书记,实在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。”喊过一声后,李卫民声音缓和下来,“琦琦,到底是怎么啦?你不要这样,不要吓唬爸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坐到沙发上,冷冷的问:“你为什么要骗我?”

    “骗你?我什么时候骗你了?”李卫民摇头否认。

    宁俊琦“嗤笑”一声:“李书记,您好像挺信佛吧?”

    李卫民说:“我不信佛,但我对宗教很尊重。”

    “尊重?那就按尊重说。”宁俊琦道,“好像您和大化寺住持了缘很熟,应该是朋友关系吧?”

    李卫民怔了一下,说:“我不明白你要说什么。因为工作需要,我倒是和一些宗教人士有接触,但好多人只是见面认识,我记不清他们的法号。”

    宁俊琦“哦”了一声:“记不清了?”说到这里,她从旁边的挎包里拿出一个小录音机,放到了茶几上。

    嘴角挂上一抹冷笑,宁俊琦按下了播放键。

    很快,录音机里传出了声音:“施主,从你提供的生辰八字来看,这是一个火天大有卦。大有卦象征着大的收获,收获不仅指物质,也包括精神层面,此卦象非常吉利。施主要占卜姻缘,那么这就是‘有情人终成眷属’的卦象,这二人的爱情会非常幸福,婚姻生活也会非常美满。当然了,收获是勤劳的结果,需要用一定的付出才能换来胜利的果实,空等是等不来的。不过不用担心,追求幸福的过程不会有太多的波折,只要付出适当的努力,就能修成正果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宁俊琦按下录音机停止键,转头看着父亲。

    李卫民显得很是疑惑:“琦琦,这是什么?你让我听这个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宁俊琦冷笑着连连摇头:“四年前,同样的生辰八字,同样是了缘测卦,可结果却是水底捞月,今天怎么就成火天大有了呢?不妨向李书记透个底,了缘亲口承认,他和一个姓李的施主很熟很熟。”

    “哎,出家人怎么可以不守信用呢?”李了卫叹了口气,缓缓的说,“四年前,我向你说过,你俩姓氏不合,“楚、宁”就是“不宁”,不能白头偕老,这其实是我杜撰的。我担心你出什么事,也担心你要找人求证“不合”一说,就连着两日在附近盯着。那天我见你坐出租出去,就开着辆普通牌照汽车跟着,见你去了雁云山方向,便意识到你肯定要去核实卦象。正好我和住持了缘熟识,便给他打电话,要他帮着用卦象劝解你,并向他说了你的样貌和衣着。他一开始不同意,后来听说是为你好,才勉强答应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哦,果然是圈套,果然是圈套。”宁俊琦连连摇头,哭诉着,“李书记,今天还好是别人代我去的,如果是我的话,怕又要是水底捞月卦象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没去?了缘并没和你说什么?”李卫民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去吗?李书记,你说我能去吗?”宁俊琦连连质问,“你为什么要这样?”

    “琦琦,听我说。”李卫民蹲下来,扶着女儿双肩,“我完全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为我好?那你说的具体些,让我心服口服,可以吗?”宁俊琦紧盯着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们是……你们是绝不能在一起的。”李卫民是咬牙说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宁俊琦大哭起来,抓住了父亲衣袖,“到底是为什么呀?”

    李卫民给出了答复:“因为……因为不吉利。”

    “不吉利,不吉利?”宁俊琦猛烈的摇着父亲胳膊,“那可是火天大有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五点,中央党校“厅处级干部研修班”结束了对晋北省安平县考察,即将赶往下一个目的地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党校生涯满打满算还剩六天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