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二十章 矿井爆炸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什么情况?怎么又不响了?楚天齐正自疑惑,一阵“嗡嗡”振动响起。他急忙走到一边,取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按下接听键。

    此时,张天凯转头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王永新四顾一下,迟疑着道:“好像是消防演习。对,就是演习,他们这几天是有演习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演习?消防演习会专门向市长汇报?”张天凯声音中满是疑惑,然后话题一转,“演习就演习吧,那我继续说。从今天的整个参观过程来看,各项目部整体准备不错,安全防范意识很浓,安全防范措施比较到位。尤其昊成佳苑做的更突出,工作措施也更细致。在上个月,这个项目部曾经发生过民工坠楼事故,造成了一死二伤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里,好多人都意识到,这才是重点,秋后算帐来了。

    张天凯的声音继续:“发生事故不可怕,可怕的是无动于衷,听之任之。但昊成佳苑却没有这样做,而是积极采取了有针对性的应对措施,完善了相关流程,有效的封堵了安全漏洞。亡羊补牢,尤为未晚,昊成佳苑的态度值得肯定,做法值得赞赏。”

    好多人都暗自“哦”了一声,有人松了一口气,心中大定,看来是多虑了;有人遗憾不已,遗憾没有看上热闹,遗憾张天凯没有借题发挥;有人则很是疑惑,疑惑张天凯为什么是这么一个态度,疑惑这次现场会召开的初衷。

    “呜……呜,呜……呜”之声再次响起,而且声音越来越响,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众人都甩脸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张天凯也停止讲话,看着传来响声之处。

    公路上,“呜……呜”声响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,三辆红、白、黄相间颜色的消防车呼啸而过。

    昊成佳苑的人们,大都看到了消防车顶闪烁的警灯,更听到了那刺耳的警笛鸣响。

    “王市长,下一步该怎么做了?”张天凯忽然发了话。

    “下一步,下一步该到会场了。”王永新说的有些嗑巴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不是这事。”张天凯面色严肃,“我是说消防车,到底要去哪演习,去乡下,还是去外地?”

    “演习……演习那是我猜测的。”王永新说话间,脑门已经沁上了汗珠。他赶忙转头大声道,“楚副市长,怎么回事?你了解一下。”

    随着王永新这么一句话,众人目光都投向楚天齐,张天凯、董建设眼神也被吸引了过去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经接完电话,脸色铁青,也面现焦急神色。他快步向前,说道:“金石矿业疑似发生爆炸。”

    爆炸?现场众人面面相觑,震惊不已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不是爆炸,怎么还疑似?”张天凯发出了声音,“政府领导说话竟然如此含糊?”

    “张省长,我刚接到的电话是这么说的。”楚天齐如实回答。

    张天凯道:“你就不要参加现场会了,马上带人到事发现场了解情况,实施救援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楚天齐答应一声,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身后传来张天凯的声音:“爆炸,竟然用爆炸来回应现场会,成康市做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,楚天齐也能想到张副省长的雷霆之怒。但他此时根本无心想这些,满脑子都是事发现场的事,他不清楚那里究竟是怎样一个情形。

    快速走出小区,楚天齐坐到了那辆“桑塔纳2000”上。

    “市长,去哪?”厉剑发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出了“赤云山”三个字。

    厉剑没有言声,“桑塔纳2000”向公路上冲去。

    千防万防,竟然没防到矿上会出事,而且还是这个时间点出事,这不是给自己上眼药吗?不是上眼药,而是上辣椒水了。

    虽然明白省领导知晓此事,会对自己有百害而无一利,但刚才楚天齐却不得不说实话。事情就在那明摆着,想瞒也瞒不住,领导只要一打听,就能知晓实情的。其实他也根本没想着瞒,既然事情已经发生,既然正赶上这个节骨眼,那就只能正确面对了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,手机再次震动。

    接通电话,楚天齐直接道:“你在哪?……等着,我马上到。”放下电话,他又对厉剑说,“前边路口,注意土地局的车。”

    很快,“桑塔纳2000”停在前方路口。

    路边等候的赵顺,马上拉开“桑塔纳2000”的车门,坐了上来,“桑塔纳2000”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楚天齐发问。

    一边抹汗,赵顺一边回答:“刚才我接到属下电话,说是金石矿业六号井疑似发生了爆炸,具体情况他也说不清。我又马上给金石负责人老贾打电话,老贾先是否认有爆炸,后来又说没多大事,是正常开矿放炮。在我的盯问下,他最后才说好像是发生了爆炸,他不在现场,也正往那赶,还说已经打了消防和急救电话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最重要的是,抓紧了解人员伤亡情况,积极组织营救,救人是第一要务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“是,我也和属下做了安排,已责成两名副职第一时间赶赴现场。刚和公安曲局也通了话,请警方派员支持,他已经指示就近派出所出动,同时市局也在派人。安监、环保等部门肯定也会随后就到。”说到这里,赵顺忽然带了哭腔,“为了配合市里召开现场会,局里已经和采矿企业要求,在会议当天全部停工一天,我还专门与各个企业负责人进行了强调。刚才老贾也说和矿上讲了,还说他们并没有组织生产,谁知还是发生了爆炸的事。我就怕他们不听话,还派人在那块儿巡查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要面对现实,抓紧救人,争取把损失降到最低,才是正理。”

    “嗡嗡”一声响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再理赵顺,而是直接接通了电话:“老曲……我听着呢,你说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奔行了半个多小时,“桑塔纳2000”到了赤云山,楚天齐迅速走下汽车。

    此时的赤云山,山上浓烟滚滚,山下人头攒动,哭声、吵嚷声混成一片,烟尘、*味直冲鼻管,呛的嗓子发痒。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在山脚部分已经围起了两道隔离带,有警察和身穿米彩、臂戴红袖标的年轻人在维持秩序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名警察来到面前,冲着楚天齐敬礼:“楚市长,赤河镇派出所所长肖猛向您报到。”

    看到警察敬礼,楚天齐下意识的回了一礼:“肖所长辛苦了。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具体情况还不太清楚,目前只见到金石矿业的一个小班长,他也没在现场,他只说今天并没有安排上工,不知为什么会发生爆炸,他还说发生爆炸的应该是三号矿井。”肖猛回答,“事故发生不久,所里便接到了报警,紧跟着曲局也来了电话,命令我们立刻出现场。所里警力有限,我便赶紧召集民兵骨干,迅速赶到这里,封锁了现场。那些哭闹的群众,都有亲人在矿上上班,现在没见到亲人,就守在这里,不愿散去。我们只好一边安抚,一边维持秩序。”

    “对亲人的牵挂,可以理解,但绝对不能让他们进入现场,你们做的很好。其他人也不能随意进入现场,包括你们自己,要等监测人员测完数据再说。”楚天齐对肖猛的工作予以肯定,然后又说,“县局增援的警力马上就到,你现在安排人,把矿工家属和无关人员分开,要让看热闹人员远离警戒线,以免因人多而出乱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肖猛敬了军礼,转身离开,召集人手,去区分那些围观人员。

    山上的股股黑烟遮蔽了多半个天空,再配以山下撕心裂肺哭诉的群众,像极了电视中战争的画面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才在车上,已经把振铃调成了响铃。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王永新的声音:“现场什么情况?人员伤亡如何?要如何营救?”

    面对对方的一系列质问,楚天齐只能回答:“不知道。我刚到,正在了解情况,一切都还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“一定要竭尽全力救人,省领导都盯着呢。”王永新的声音很沉重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有情况再向你汇报。”说到这里,不等对方说话,楚天齐直接挂断了电话。现在多说无益,什么情况也不知道,干是耽误正事。而且已经有人来到面前,正等着向他汇报呢。

    见到楚天齐挂断手机,对面两人同时叫了声“楚市长”,其中一人开始汇报:“我俩是环保局职工,刚才已经对周边空气、水的样本进行初步化验。化验结果显示,空气中有害物质含量没有超标,也没有有毒物质。初步判定,这次*主要是*,这种*传爆性能相对稳定,遇潮容易结块,影响爆炸性能,再次爆炸的可能性相对较低,我们会继续对洞口气体进行检测。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辛苦了,请继续监测。谢谢你们。”楚天齐伸出右手,和二人相握。

    赵顺快步跑了过来:“市长,没找到老贾,电话也打不通。”刚才汽车一到现场,赵顺就去联系金石公司的负责人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眉头皱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