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二十七章 我被软禁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昨天睡的很晚,而且四名矿工已经确认找到,加之暂时不需要参与爆炸调查的事,楚天齐心里踏实了好多,反而睡的很香。早上醒来的时候,已经将近八点了。

    伸了两个懒腰,楚天齐从床上爬起来,洗漱过后,穿戴整齐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过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老曲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曲刚的声音:“洞里石块已经全部清理完毕,石块下没有人,整个洞里都没找到伤亡或滞留的人,在石块下发现了残留的*和*。已经按你的要求,对矿井工人进行了逐一核对,名单与人员完全相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楚天齐很高兴,“这下就放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可有人不放心,还在进行着复核,而且还准备对金石矿业全体人员进行复核,甚至几家矿业公司人员都要核对,美其名曰‘小心无大错’。狗屁,分明就是想‘鸡蛋里挑骨头’,就是想整事,就是非得弄出几个死人才安心。”曲刚的声音愤愤不平,“局长,听他们说,不让你参与调查了,连办公室也不让离开,有这事吗?”

    看来是瞒不住了,于是楚天齐戏谑着道:“我被软禁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声音里满是愤恨:“局长,他们怎么能这么对你,这是打击报复,是陷害忠良,我要去救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胡说,救什么救?不过是暂时休息一下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当初赵伯祥和姚兵整治我,要不是你把我从那个鬼地方救出来,我老曲怕是早已不在人世了,我不能让悲剧再在你身上重演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压低了声音,“这样,白天你好好休息,后半夜我去接你。”

    “胡闹,这事和你那事能比吗?根本就不是一回事。”楚天齐声音严厉,“我警告你,你要是瞎胡闹,别怪我不认你这个朋友。”

    曲刚坚持着:“局长,我不能做见死不救的小人,我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打断对方:“你少给我添乱,和你那事根本不一样。我现在是在办公室里,又不是被关了起来。你要是想帮我的话,就要老老实实配合爆炸调查,尽量找到事情真相,把爆炸事故影响降到最低。你千万不要生事,若是你也被排除在调查队伍之外,那咱们才真被动了。”

    曲刚很固执:“这道理我知道,可我也不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有完没完?”楚天齐吼了一嗓子,“可能有人正等着你自投罗网呢,干好你的本职工作,比什么都强。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现在该干什么?”曲刚支吾着。

    “尽量参与事故调查整个过程,弄清爆炸的事实真相,找到金石矿业负责人下落,也许老贾身上有什么秘密,否则他没必要躲起来吧。另外,没事不要来见我,电话也尽量别打,明白吗?”楚天齐停了一下,声音压的更低,“先这样,我这里来人了。”

    放下电话,外面“笃笃”的敲门声更加清晰。

    楚天齐推开套间门,到了外间办公室,坐在椅子上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推开,李子藤满脸怒色的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神情,楚天齐没有说话,而是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气死人了,什么东西?”李子藤咬牙道,“拿着鸡毛当令箭,臭老娘们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大早上骂街,好像与你身份不符吧?”

    “有的人就是欠骂。”李子藤哼了一声,“我早上刚从食堂吃完饭,秘书小郑就找我,说是让我去县委一趟。我到了那以后,她对我说,让我注意立场,和你划清界线,还说这是薛书记的意思。昨晚的事我知道,知道有人在整你,正觉得气不行,结果她又这么说,我当时气不打一处来,就说话很难听。她倒好,哭哭啼啼起来,就跟受了多大委屈似的。正这时候,那个姓江的女人听到哭声来了,不分青红皂白,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。说我立场有问题,说我这样做很危险,要我认清形势,还说让我不要自误前途。都是屁话。”

    “你这么说领导可不对。”楚天齐纠正着。

    “市长,平时我对哪个领导都很尊重,尤其对江霞更敬重,觉得她虽然经常和你作对,但还给市里做了一些好事。如果因为我的工作做的不好,或者哪怕就是她故意找茬,我都能忍。可她今天实在过分,分明就是对你落井下石,是非不分,上纲上线,我真没法尊重她。我气不过,没有多听她叨叨,直接就回来了。”李子藤道,“要不是怕给您惹麻烦,我才不管她什么狗屁副书记呢,早就拿话顶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倒要听听,她是怎么落井下石的,你说详细点。”

    稍微想了一下,李子藤说:“一开始的时候,她说昨天薛书记已经明确讲过,让你就待在办公室,哪也不让去。还说让我注意分寸,要和市委保持一致,不能我行我素,对小郑大吼大叫更不对。让她这么一说,小郑更来劲儿了,哭的那叫一个响,就跟我真欺负她似的。后来干脆跑出去了,还不是去向她的主子告黑状?我不怕,同着她的主子,我也是那些话。

    本来小郑已经出去,我以为这事也就过去了。不曾想,江霞没完没了起来,说是我和你一样不识好歹,都是厕所石头。她说省领导在临走前,留下话来,要市里严肃处理你。还说今天市委就要开会,就是研究对此次爆炸事故的处理意见,也要研究你在此次爆炸事故中的领导责任。说了这些不算,她还警告我,要我不要向您讲这些事,要时刻监视您,及时向她汇报您的动向。对了,她还说,不排除市里会对您采取监视措施。她这不是公报私仇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再次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和她的矛盾由来已久,你不要掺和,你这样拂袖离开,很不礼貌,对你没有好处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道:“我不管,我就认准您了,没有您就没有我的今天,我不敢说自己多么高尚,可我不能做忘恩负义的小人。”

    “因为这次的事,我可能要担很大的责任,也许职务、职权都会受影响,甚至什么都没有了;你若不划清界限,会影响到你的,不但影响现在,也会影响你以后的发展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什么都不用说了,这些我都想过,可我就认准您了。”李子藤说着,向门口走去,“市长,我先去赶两份文件,否则就延误向市委上报了。”说完,拉开屋门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看着秘书身影消失在门外,楚天齐胸中涌上一股暖流:自己没看错这个小伙子。

    点燃一支香烟,楚天齐回味起了李子藤刚才说过的那些话。他意识到,市里有人已经等不及,已经准备拿自己开刀,向张天凯递“投名状”了,可能好多人都有这种心理,尤其薛涛又加了个“更”字。昨晚,薛涛刚在省领导面前对自己严厉申斥,并“画地为牢”圈禁自己这个副市长,今天就准备来点实质性的手段了。江霞那根本不是给小郑出头,也不是申斥李子藤,而是借着这两个由头,向自己传话呢。从江霞的话中可知,不排除有人想对自己电话监听,江霞没有直接通话或发短信,应该也就是担心这个事情。

    说实在的,对于薛涛的心情,楚天齐能理解。毕竟好多嫡系都因犯错误被拿下或调离,她这个市委书记处境很尴尬,也很危险,随时有被拿掉或挪走的可能。正因如此,薛涛想攀附上级领导也情有可原,但做法显然令人不耻。想要攀附领导的方式有很多,可以做出让领导满意的政绩,也可以投其所好,对症下药,甚至可以私下讨好。

    虽然对于官场的一些做法,楚天齐看不惯,但他也知道“人各有志,不可强求”。可像薛涛这样,靠踩着别人脑袋以换取领导的欢心,实在让他不耻,也让他鄙视。这应该也是这个女人多年仕途没有大起色的原因,好多领导肯定也反感这种人,更担心其反咬一口的。尹红波对薛涛渐渐疏远,肯定也有这个原因。

    现在薛涛已经急不可耐,已经准备拿自己邀功请赏,自己该怎么办呢?按说仅凭这个没有人员伤亡的爆炸事故,市委也无权这么草率决定一个常委的命运,但有些事谁又能说的清呢。现在也是一个重要的时刻,不知江霞又会如何帮自己,总不能继续装着有深仇大恨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想了小半天,楚天齐也没想明白好多事情。他抬手看了看腕表,已经将近十二点了,便站起身来,准备到食堂去吃饭。

    屋门响过两次“笃笃”声后,李子藤推门走了进来。他轻轻扬了一下手里的打包袋,说:“市长,吃饭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恍然,便自嘲起来:“倒忘了,我被软禁了。”然后又疑惑道,“怎么这么多,我也吃不了呀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“嘿嘿”一笑:“我很荣幸,今天陪市委领导共进午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楚天齐笑着,去接李子藤手中的袋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