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 豹哥即疤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日子又过去了两天。

    在这两天中,楚天齐既觉着时间过的慢,又觉着过的太快。

    之所以觉得慢,是这两天中,曲刚、高强、雷鹏等三人都没有传来案子的消息。尽管知道兄弟们都在尽力去做,尽管意识到应该是没什么进展,但楚天齐还是忍不住打电话去问了。三人给的答复一样,核心内容都是“没有进展”。他觉得时间慢,其实主要是案子进展和期望值不同步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嫌时间过的快。两天过去了,案子倒是没有进展,可是关于省安监局加紧行动步伐的消息倒是一天接到好几个。照安监局这样的速度看,动手时间肯定不远了,很可能随时都能落下屠刀来。若是因这两件事让自己背上处分,那事情可就被动了,对自己的影响也太大了。所以他希望时间能过的慢点,其实就是盼着对方下手越晚越好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虽然也在做准备,但好多事并不完全受自己控制,楚天齐有一种“靠天吃饭”的感觉,感受到深深的无力与无助。

    虽然忧心不已,但楚天齐并没忘记本职工作,尤其现在这种形势下,更是不能有丝毫大意,一定要谨慎再谨慎。于是,楚天齐在向曹金海、赵顺下了再次自查自究的指示后,第二天就去检查、暗访。在查访过程中,对于一些极细微的问题,楚天齐也进行了严格要求,甚至责成城建或土地严厉惩处。在某些人眼中,楚天齐的作法近乎吹毛求疵了,但楚天齐坚信,小心无大错。

    每日工作都安排的满满的,但楚天齐心中的忧虑还是不能去掉。尤其只要是在工作间隙或是在夜晚入睡前,楚天齐就会想到明晃晃的随时准备落下的大砍刀。

    看了眼台历上的时间,已经是七月份的最后一周,再看了眼腕表,马上又要下班,一天又溜过去了。

    抽*出一支香烟,正要点着,桌上的手机响了。看到是曲刚的号码,楚天齐没有点烟,而是直接接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曲刚激动的声音:“局长,‘小白’到咱们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抓到了?”楚天齐也很兴奋,大声问着,然后马上压低了声音,“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淡定,局长要淡定。”调侃过后,曲刚道,“高峰刚刚打来电话,他们也是刚抓到‘小白’,他请示是把人带回来,还是怎么着。局长,你说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呢?”楚天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去上回审老贾的地方,那里很隐密。”曲刚给出了回复,“下班先吃饭,然后再换车出发,怎么样?”

    楚天齐马上道:“好,就这么定了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间屋子被铁栅栏从中间隔开。

    铁栅栏北边光线较暗,条桌后面坐着两人,一个中年,一个青年,两人都身穿警服,正是成康市公安局长曲刚,和成康市公安局刑警队副大队长高峰。

    栅栏南边,居中位置地面上,有一把固定的特制铁椅。铁椅上坐着一个人,一个身体和双手被限制在椅子中的人,这个人有一头的“黄毛”。

    “姓名”、“性别”、“籍贯”,按照常规,高峰问了一系列的两字短语,但对面椅子上的“黄毛”就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高峰忽然换了一个话题:“你知道自己犯了大罪吗?”

    这次“黄毛”说了话:“放屁,老子能犯什么事?老子就是一个给蔬菜基地老实本分干活的菜农。是你们非要诬蔑老子,非说老子是什么‘小白’。”

    高峰“哼”了一声:“菜农?‘小白’,你以为自己穿上一身干活衣服就老实本分了?看你那眼珠乱转的样,就不像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老子天生就长这样,是爹妈给的。”“黄毛”一翻眼皮,“老子是地地道道的好人。”

    高峰“啪”的一拍桌子:“小子,耍什么狠,就你还好人?好人有张嘴闭嘴‘老子’的吗?”

    “老子没什么文化,就这口头语,要是大学生的话,老子还用做菜农?”“黄毛”嗤笑道,“你们条子成天就是这样,疑神疑鬼的,看谁都像坏人,不行就屈打成招。”

    “好人是不会称呼警察为‘条子’的,只有混混才这么说。”高峰一挑眉毛,换了话题,“你知道自己现在坐的地方,有谁坐过吗?”

    “屈死鬼多了,我知道有谁?”“黄毛”一副惰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回头看看,谁在你身后?”曲刚说了话。

    “谁?我管他是谁?”尽管“黄毛”嘴上这么说,但还是转回了头,“哪有人,又骗老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子,嘴放干净点。”曲刚手指对方,“人马上就到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推开,一个人出现在屋子里,这人身旁跟着两名警察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“黄毛”神情一愕,大张了嘴巴。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已被警方控制的贾春明。贾春明看着“黄毛”道:“小白,你就说了吧,我把所有事都讲了。”

    “黄毛”忙道:“你……你都讲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参与赌博,你和豹哥一同坑我,还有你跟我进矿井的事,我都讲了。”贾春明说。

    “黄毛”急忙申辩着:“放屁,你自己爱耍钱,怎么怪起老子来了?我什么时候进过矿井了,你不要血口喷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白,放老实点,赶快交待。”曲刚厉声喝道。

    “黄毛”身上一震,稍微迟疑一下,把头转向栅栏对面:“我是小白,是和贾春明认识,可他去赌博不是我拉的,我更没去过他的矿井。”

    曲刚冷笑一声:“你都承认小白了,其它事也就没必要瞒着了吧?你应该认识我吧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认识你?”“黄毛”急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你应该认识,因为你被我手下抓过,这里还有你的案底。”说着话,曲刚举起两张纸来,“你以前叫‘黄毛’,现在才叫‘小白’,还整了容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黄毛”连连摇头:“我是叫小白,可我不是‘黄毛’,只是长着黄头发。”

    “把贾春明先带走。”曲刚挥了挥手,待贾春明和那两名警察出去后,又说,“真是嘴硬的很,我做过许源县刑警队长、公安局副局长、局长,你能不认识我?”

    “我,我不认识你。”“黄毛”继续否认。

    “说话都不利索了,还装什么装?”暗影处发出了声音,紧跟着一个人走出来,坐到了曲刚旁边,“‘黄毛’认识我吧?‘豹哥’现在哪里?‘豹哥’就是‘疤哥’吧?你为什么要策划爆炸?”

    看到这个人,“黄毛”一下子楞住了,支吾着道:“你是楚……楚局长。”

    暗处走出之人,不是别人,正是成康市常委副市长楚天齐。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黄毛,同着真人不说假话,老实交待吧。”

    “黄毛”眼珠一阵乱转后,说了话:“我是黄毛,‘疤哥’就是‘豹哥’,可我不知道他现在在哪。我没策划爆炸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笑连连,没有说话,但表情分明是三个字:不相信。

    “黄毛”急道:“我真不知道疤哥现在在哪,也确实没有策划爆炸,只是在找贾春明时,‘黑蛋’非要去矿井看看。他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顶着满天星光,一辆越野汽车奔向成康市方向。

    越野汽车上坐着三个人,高峰开车,后排座位上是楚天齐和曲刚。

    看看外面的点点繁星,楚天齐笑着道:“看来还是晚上行动效率高,每次出来都有收获。上次逮住了老贾,老贾交待出了小白,这次小白又承认了他和刀疤的身份,还供出了‘黑蛋’,照这样再来一两次,这案子就该破了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那还得高峰给咱们多提供机会了。”曲刚“哈哈”一笑,“虽然现在不知道刀疤在哪,但只要抓住那个‘黑蛋’,肯定会有重大收获。‘黄毛’说‘黑蛋’不是刀疤的人,却又经常出现在他身边,那这个人一定很重要,没准‘黑蛋’背后就是那只黑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嗯,我也是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曲刚忽然道:“局长,你那天就说‘小白’可能是‘黄毛’,‘豹哥’可能是疤哥,今天果然得到证实。当时没来得及问,到底你是怎么判断的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其实也不难。那天老贾说那个‘豹哥’带大墨镜、大口罩,帽沿也压的很低,显然是故意挡着本来面目,而且还有大板牙,身边那个‘小白’又是满头黄发。除了没看到脸上刀疤外,‘豹哥’和‘小白’的特点,正好符合‘刀疤’与‘黄毛’的形象,而且刀疤本名叫于豹,和‘豹哥’称呼也很吻合。当从贾春明口中证实‘豹哥’是许源口音后,我便彻底认定,那俩家伙就是‘刀疤’和‘黄毛’。‘刀疤’是我第一次到许源县遇到的恶人,而且还在那次遭受了一些磨难,所以我对他的印象特别深。”

    曲刚“哦”了一声:“怪不得呢。”然后话题一转,“局长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,忙道:“没什么,当时咱们不认识,又有赵伯祥给陈文明、刀疤他们撑腰,跟你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也觉得不好意思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“嘿嘿”一笑,“局长,好多事都是有得有失,若不是刀疤等胡作非为,你又怎能见义勇为,又怎么会遇到校友小师妹呢?”

    “老曲,没想到你也这么八卦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。

    曲刚做了个鬼脸:“实话实说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噗嗤”,驾驶位的高峰忽然发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接着,越野车上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