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三十四章 绝不是好苗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日子已经是七月下旬。

    虽然这一周时间里,楚天齐未听到坏消息,但其关注的一些事情也没有进展,心中也不免担忧,担心远水解不了近渴。可他也知道,那些弟兄们一直尽心尽力着,自己也不能催的太急,反而还得不时宽解他们。

    相比那几件事,工作上还比较顺利。自从解除“软禁”后,楚天齐该干什么干什么,市委和市政府都没有设置障碍,书记、市长也好几天没见到了。在这期间,城建工作进展顺利,尤其那几个小区更是几天一变样。地矿安全检查也很有成效,只是原来期盼的千日安全生产泡了汤,赵顺自是气馁不少,但也暗自庆幸,庆幸没有炸到人。

    这天下午,离着下班还有不到半小时,楚天齐正在抽烟,手机适时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了电话:“哥们,有什么指示?”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男声:“哥们,跟你说件事。今天下午,省安监局在我们这里开会,专门拿成康民工坠楼和矿井爆炸说事,我觉得不是好苗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具体说说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继续传来声音:“下午两点半,省安监局先检查了雁云市区一些项目,然后回到市政府楼开会,我参加了整个过程。一开始的时候,省安监局说的都是雁云这些工程项目的事,指出了不足,也提了几条建议。那些不足提的很在行,建议也很中肯。接下来,市里安监部门和企业相继发言。对于市安监局的发言,省安监局倒是没有挑出毛病,只是对个别问题进行了强调。轮到企业发言时,一位企业负责人说了句‘个别瑕疵在所难免’,就引得省安监局领导大为不满,当场大发雷霆。尤其省安监局副局长邢志军更是上纲上线,说那名负责人麻痹大意,态度不端,三观不正。

    接着邢志军就拿你们那里的民工坠楼说事,说是就因一瓶劣质啤酒,导致一条鲜活生命魂归他处,另有二民工身负重伤、终生残疾。邢志军说,‘这就是你说的个别瑕疵,个别瑕疵是要人命的,成康市主管领导也是你这个态度’。紧跟着,邢志军就把话题转到了成康市安全生产上,自然又说到了矿井爆炸一事。他说,矿井爆炸事故发生在全省建筑安全现场会期间,造成的影响极其恶劣,恶劣影响辐射全省。在数说一堆成康市主管领导的‘恶迹’后,才把话题拉回现场,说这都是主管领导麻痹大意,不重视的结果,致使人民生命和财产安全受到巨大的不可估量的损失。

    哥们,当时邢志军说的大义凛然,滔滔不绝。在他的整个发言中,矿井爆炸的内容占了十多分钟,民工坠楼的事也被说了七、八分钟,讲说那事本身只用仅五分钟左右时间。我觉得他这根本不是无心之举,而是有意为之,刻意渲染那两件事的严重性,尤其是给矿井爆炸定性,给你小子网络罪名。我意识到事情严重,会议刚刚结束,就找了一个僻静所在给你打电话,希望你早做准备,以防不测。”

    “哥们,我知道了,你的消息太及时了。”楚天齐由衷的说,“谢谢你!”

    “谢什么谢,咱们谁跟谁?我还指望着以后沾你的大光呢。”对方声音一缓,“哥们,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,尽管明言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哥们。”楚天齐很受感动。

    “不说了,好像来人了。”话毕,手机里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心中暗道:果然要来了。

    其实自发生矿井爆炸故事,尤其自被“软禁”后,楚天齐一直就关注着上面的动作,可是直到现在,也没有对此事的任何处理结果。他不会天真的认为,没意见就是不处理了,他还没那么幼稚。而是他意识到,这绝对不是好现象,可能会出现更不利的局面,只不过是在整理“罪状”而已。

    刚才接到的是好哥们于涛的电话,是于涛以雁云市政府办公厅处长的身份亲眼所见,亲耳所闻,消息来源绝对可靠。从于涛的讲述来看,邢志军绝对是有意为之,目的就是在重要场合讲说矿井爆炸一事,并刻意进行歪曲渲染,先在舆论上造成影响,为后续处理意见出台服务。在七月十日那晚,邢志军整个问话,完全就是替张天凯发声;毋庸置疑,这次在雁云市如此发言,也绝对是张天凯的命令或授意。

    楚天齐意识到,可能他们未必就会立马出手,可能还要再做个别准备,但这绝对不是好苗头。看来张家爷们已经举起屠刀,准备适时砍下了。

    时间紧急,自己该如何做呢?楚天齐眉心处拧成了一个疙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薛涛轻轻放下电话听筒,陷入了沉思。

    刚才的来电内容说的清清楚楚,邢志军当众再次拿民工坠楼和矿井爆炸说事,绝对是一个信号,一个不准备放过楚天齐,一个准备对其从重处理的信号。

    按说,那两件事即使处理,也顶多是给科局负责人一个处分,对分管市领导充其量就是象征性口头警告一次罢了。这种警告只是削一下当事人的面子,并不会记入档案,对当事人没有什么影响。但看省安监局的架势,再结合张氏父子和楚天齐的关系,显然事情不会这么简单,他们势必要上纲上线,势必要给那个小兔崽子狠命一击。

    如果仅以事情本身看,对楚天齐严肃处理的话,为免显得牵强。他们肯定又网罗了其它的“罪名”,为加重处罚加码。以张天凯他们现有的能量看,未必能动楚天齐的副处职务,县市级常委的任免都是必须经过省委的。可一旦给其一个较重的处分,势必会对其以后的仕途产生影响,最起码两年内不会有提拔的机会,很可能也会为职务下调埋下伏笔。

    张氏要对小兔崽子下刀了,自己该怎么办?自己身为市委书记,对于这类事故一般不需承担责任,即使再往上追究,那也应该落到市长头上。可是市委已经连续多次出事,而且好多犯错误的人都是自己的兵,这次的事会不会被有心人利用,会不会“误伤”到自己呢?可能性不大,但也不是没有可能。那么自己该怎么办?要通过救他,以救自己吗?笑话,以自己的能量别说救他,能自保就不错了,何况以前的事都留着尾巴呢。

    要不再给小兔崽子踏上一脚,以此换取信任,保全自己?这个想法刚一出来,薛涛又赶忙否定了:不可,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。那小兔崽子究竟有无后台还未可知,但好几次都能化险为夷,应该是有说法。虽然纪录片的事糊里糊涂,虽然小兔崽子和“老革命”的关系不清不楚,但是仅那个打电话人就不是自己能撼动的。

    想到纪录片一事,薛涛又不禁疑惑:难道张氏父子不知此事?她马上给出答案:应该不知,对方可是要自己保密的。

    现在知道的几个人中,王永新和江霞也仅得到了含糊的信息,他们也绝对不敢说。那个小兔崽子倒似知道的多一些,但他应该绝对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既然纪录片一事,自己是有数的知情人,那绝对不能泄露出去,以免给自己招致麻烦。以现在的情形来看,以不变应万变才是最聪明之举,自己倒要看看,这件事会如何发展。

    心中打定主意,薛涛的心情豁然开朗,忍不住又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吸了起来。当然,她在享受卷烟的魅力前,没忘反锁了屋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虽然张氏父子未必会立马下刀,但想来应该不会远了,今天的这件事绝不是空穴来风,绝对不是好苗头。自己要如何应付呢?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想了很大一会儿,但仍然没有一个万全之策。在此期间,他还分别接到了曹金海和赵顺的电话,虽然他俩都言称“汇报工作”,但楚天齐觉得应该是和此事有关。他现在没心情接待二人,便以“有事”为由,婉拒了他们的进见请求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谁呀?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疑惑之际,屋门推开,李子藤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直接来到办公桌前,李子藤道:“市长,有一个消息,你听说没有?”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猜到了对方来意,但还是反问:“什么消息?”

    “省安监局今天在雁云市开会,安监局领导提到了成康市的那两件事。”说到这里,李子藤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听说了,而且是现场记者发回的报道,说的很详细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“哦”了一声,然后迟疑着道:“市长,那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一口气:“我现在正在想着对策,不过还没有完全想好。”接着他笑了笑,“我相信,总会有解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李子藤点点头,非常肯定的说:“市长,我相信您,您既有能力,也是福将,一定能够化险为夷的。”

    “子藤,谢谢你的鼓励,有你的支持,我的信心更足了。”楚天齐笑嘻嘻的握了握拳头。

    李子藤腼腆一笑:“市长,有什么需要我办的,尽管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有什么新消息,及时汇报给我。”楚天齐轻轻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李子藤“嗯”了一声,转身走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拿过手机,去看上面的来电显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