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二十八章 我要对党性负责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楚天齐正看着一份文档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。

    看看上面来电显示,楚天齐故意耗了一会儿,才拿起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电话里立刻传来一个和蔼的声音:“天齐市长,现在有时间吗?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时间倒是有,就是去你办公室不方便。”楚天齐懒散的说:“领导有专门规定,没有特殊事的话,我是不能出屋子的,即使有,也得提前打招呼。你找我什么事呀?如果很特殊的话,那我就向有关领导写个书面报告,看看领导批不批。”

    听筒里静了一下,才传来一阵尴尬的笑声:“这样吧,我去你那。”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嘴角浮上一抹冷笑,楚天齐放下了电话听筒。把桌上文档收进抽屉,他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响起“笃笃”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掐灭手中烟蒂,又重新点燃一支香烟,才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王永新走进屋子,一边咳嗽,一边挥着右手:“全是烟,怎么也不开窗通通风?”

    “我不敢开窗,那样会和外面串通一气的,特殊时期,我就不做害己又害人的事了。”楚天齐语含戏谑,“市长,你这时候过来,要是受到什么毒害,我可不负责任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枯黄的脸上浮现尴尬之色:“天齐市长真会开玩笑,你又不是病毒,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这可是为你好,你随便进入隔离之所,本身就是危险的。在某些人眼里,我可能比病毒还厉害呀。”楚天齐依旧语含讥诮,坐在椅子上,并没有起身让座。

    王永新自己坐到对面椅子上,叹了口气:“哎,天齐市长,你的心情我能理解,其实咱俩处境是一样的,甚至我还不如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也被限制自由了?那你来这里,是写过报告,经过批准的?你说不如我,难道有人对你上手段了?”楚天齐一副惊愕语气,“那也太过分了吧,毕竟你是一市之长,不同于我这可有可无的副职呀。”

    见楚天齐语带讥讽,王永新干脆道:“你有怨气,那就冲我发吧,谁让我是你的班长,又是老大哥呢?你什么时候发够火了,我再说话,行不行?”

    本来还准备再戏谑对方一番,但对方现在直接把话挑明,楚天齐反而不好再说什么讥讽之语,那样也显得太没素质了。于是,他掐掉这只烟蒂,又重新点燃一支,喷云吐雾起来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不再磨叽,王永新才又说:“天齐,你我都明白,这次在我市召开建筑安全现场会,本就不是偶然之举,我们为此加了百倍的小心,因此这个过程还算顺利。可是谁曾想,竟然在这节骨眼上,发生了矿井爆炸事故。虽然发生了爆炸,竟然没发现一具尸体,也没有一人走失,从我本心来说,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,是值得高兴的事。按我的想法,对涉事矿井进行必要的处罚和教育,在这些采矿企业中开展安全生产大检查,顶多再对管理部门相关人员进行适当的惩戒,这事就算过去了。

    可是,我说了不算,在这事中我就是一只任人操控的棋子,既不能决定自己的命运,更不能左右棋局的发展。何况这事发生的时间也过于蹊跷,偏偏是省领导和全省建筑管理部门与相关企业都在的时候。做为省领导,在这样重要的场合,又遇到这样的事情,肯定大为光火,指示严查严办也是事出有因,所以你受到这样的对待,也只能怪点儿太背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所以就对我无尽怀疑、百般折辱,直至软禁我,这是依据的那条法令?还是哪个领导的指示?”

    “天齐,可能我用词不准,确实是赶的不是时候。谁让你分管城建和土地,又偏偏先是民工坠楼,现在又弄出矿井爆炸的事呢?”王永新很有耐心,“有些时候就是这样,干的越多,毛病越多,可谁让咱们都是干实事的干部呢?就多担待一些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口气:“好吧!既然市长把话都说到这份上,我就是有怨气也不说什么了,对我软禁就软禁吧。要是耽误工作的话,也怨不着我,我这是奉命休息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“哈哈”一笑:“天齐,你能这么想,我就放心了。我就知道,你是一个顾全大局的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挤出一抹笑容:“市长,你也不用给我戴高帽,其实我也并没完全相通,凭什么对我软禁呀?只是你亲自上门解劝,我怎么也得给市长面子,这才愿意委屈一下。”说到这里,他话题一转,“市长,谢谢你在这种时候,还甘愿冒着风险上门交心,但我也实在不忍心牵连到你,我就不留你了。等什么时候方便,咱俩再详谈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站起身来,完全是一副送客的架势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太心急了,我还没说完呢。”王永新坐着没动,“还有一件事,需要和你沟通一下,需要征求你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坐了下来:“还有事啊?市长,你也不用老为我的事费心了,我想是非自有公论,早晚会还我一个公道的。”

    对方总和自己的意思拧着来,于是王永新直接道:“天齐,你看这事也发生了,而且毕竟是你分管范围,省领导也特别重视,到现在省安监局还在继续调查着。做为我们市里呢,也不能没有一点态度,也要有一个积极姿态,是不是呢?”

    “积极姿态?现在成康市公安、土地、安监、卫生等各部门一直都配合着呀,到现在也有三十多小时了,好多人恐怕连眼都没养一会儿。要是我不被软禁,现在肯定也在现场一线。这姿态还不够积极?”楚天齐显得很费解。

    “天齐,你理解偏了,这么大的事情,省领导特别重视,相关部门也盯着不放,市里总得有人主动出头,承担一些责任吧。”王永新说,“当然,组织的意思,这也就是一个态度,让省领导和省里这些部门有个台阶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点点头,然后又连吸了两口气:“市长,我看没这必要吧,反正一个人也没死,连受伤的人都没有,省里该怎么调查就怎么调查呗,又何必市长主动揽责呢?这责任可不是随便揽的,没准有些部门正准备没事找事呢,我看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并没说要揽责任呀,是让你……”王永新停顿一下,“市里的意思,是让你主动承揽一些责任,给省里一个交待。”

    “我?”楚天齐手指自己,“谁的意思?市长,这是你的想法?”

    王永新连连摆手:“不不不,其实我也不赞成这么做,可是,哎……咱俩都属于政府系统,难免瓜田李下,我也实在不方便为你说什么。当然,我也为你说话了,可我一个人的能量毕竟有限啊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猛的一挥手:“市长,不用说了,你也不用为难,是谁的意思就让谁来。怎么一有事,就让我主动揽责,凭什么?我是分管土地了,可这次爆炸事故,连一人伤亡都没有,我凭什么主动揽责?某些人想摆脱责任,想向领导表功,也不能拿我做牺牲品吧?我是年轻,是官场经验欠缺,可我也不傻呀,这责是随便揽的吗?我为什么要自污?按相关程序来说,即使处理责任人,也肯定到不了我这个副市长头上。若是硬要扩大化,那市里比我大的官多的是,这些管我的官也能和这事扯上关系,那这些官为什么不主动揽责?这不是欺负我年轻吗?”

    王永新再次干咳两声:“天齐,不要上纲上线嘛!”

    “市长,是我上纲上线吗?是有人想借故整人,是有人逼着你中间难以做人。”楚天齐语气很冲,“市长,你回去告诉这些人,如果谁认为该我揽责,那就请他来当面数说我的罪状。我楚天齐也是讲理的人,只要他说的条条框框能让我心服口服,那我二话不说,该揽什么就揽什么。可要是就这样糊弄傻小子,恕我难以从命。另外,也别欺人太甚,谁都不是一个人活在这世上,总会有端公平的人,总会有说理的地方。谁要是想专门欺负我,我也不受这个,小心搬起石头砸自己脚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脸色很难看:“天齐市长,这党性……”

    “正因为我要讲党性,才不能容忍这种打着组织幌子,实际却对我实施迫害的事情发生。”楚天齐说着话,一掌击在桌子上,“我要对党性负责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响过之后,屋子里静了下来。

    王永新脸上神色数变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面沉似水,冷眼旁观。

    拢了拢心神,王永新站起身形,说道:“我只是奉命行事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王市长,我理解。”楚天齐挤出一丝笑容,“我不会为难你,也请市长不要让我为难。”

    看了对方一眼,王永新不再说话,转身快步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“咣”的一声,屋门关上,楚天齐露出了会心的笑容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