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曲刚嫌疑最大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对于许源县公安局发生的“六.二七命案”,定野市公安局非常重视,反应特别迅捷,在案发第二天就派来了调查组,调查组由市局副局长姚兵带队。在对相关人员进行调查、走访后,调查组找到了曲刚。

    根据调查组要求,下午两点半,曲刚前往调查组房间。调查组工作场所设在四楼休息室,就是县局第一次对明白人问话的那间客房。

    刚到四楼不久,就见一名年轻男子站在客房门口。曲刚一边向前走去,一边观察着对方。年轻男子面色冷竣,留着毛寸短发,身高在一米八以上,黑西服、白衬衫、黑领带、黑皮鞋。看到这身装束,曲刚想到了“纪检”两字。

    离着门口还有两步距离,年轻男子说了话:“留步。”

    曲刚停下来,说:“我是曲刚。”

    “哦”了一声,年轻男子道:“等着。”说完,推开屋门进了屋子,屋门随即关上。

    曲刚不禁微微摇头。其实刚才的年轻男子,曲刚以前在市局见过,当时男子对曲刚很客气,也很热情。只是时过境迁,此一时彼一时了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,屋门打开,刚才那名年轻男子走了出来,冷声道:“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曲刚依言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门里照例站着一名男子,这名男子的装束、发型与刚才那名年轻男子无异,只是个头低了一些,估计在一米七五左右,年龄也要大上几岁。

    男子关上屋门,看了曲刚一眼,向里屋走去。

    曲刚会意,跟在男子后面,走进里屋。

    男子停下脚步,说了声:“曲刚到了。”

    套间里一人挥了挥手,男子走出去,随手关上了套间门。

    曲刚发现,套间布局发生了很大变化。以前的那张双人床不见了,而是摆了一张长条桌,长条桌后面坐着三个人。中间之人是副局长姚兵,两边的两名男子年轻一些,曲刚也认识。姚兵现在兼着警容警纪督查室主任,是周子凯荣升常务副局长后,才开始兼的。

    长条桌对面空着一把椅子,曲刚识趣的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自曲刚进屋,姚兵就没有笑过,这可是两人认识以来的第一次。曲刚当然也理解,这种场合下,对方只能是这种表情。

    清清嗓子,姚兵说了话:“曲刚同志,昨日许源县局发生在押嫌疑人被毒杀案件,而且是在县局全力戒备情况下,疑似由县局指挥中心兼办公室主任实施的,性质极其恶劣。你做为暂时主持行政事务的常务副局长,有不可推卸的责任。”姚兵停了一下,又说:“有一些事情需要向你了解、求证、核实,你要如实回答,不得隐瞒、推诿,更不得假话欺骗组织。你明白吗?”

    曲刚答了两字:“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现在开始正式问话。”姚兵做过强调后,曲、姚二人一问一答起来。

    问:“明拜仁专案组工作,由谁负责领导工作?”

    答:“我。”

    问:“成员由哪些人组成?”

    答:“以刑警队人员为主,另从其它部门抽调了少量人员。”

    问:“刑警队工作由谁分管。”

    答:“以前由副局长张天彪分管,但我做为常务副局长,也领导着案件侦破工作。春节前张天彪休病假,他分管的相关工作,也暂由我分管。”

    问:“指挥中心、办公室、监控室由谁分管?”

    答:“一直由我分管。”

    问:“你从何时暂时代理县局行政全面管理?”

    答:“六月九日,到今天正好二十天。”

    问:“那就是说,在‘六.二七’命案中,所有涉案部门包括涉案人都是由你分管,整个县局行政工作也由你主持。”

    答:“是,我应该承担主要责任,不,全部领导责任。”

    问:“恐怕不只承担领导责任那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答: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问:“你应该明白,你已经不适合做一些工作。”

    答:“我自请回避。”

    问:“恐怕不只回避那么简单吧?”

    答:“我请求不再临时主持行政工作。”

    问:“就这些吗?”

    答:“组织也可暂停我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姚兵没有接对方这个话茬,而是冷冷的说:“被毒杀死者明拜仁所涉案件,由你主管。‘六.二七命案’嫌疑人杨天明,所任职部门由你主管。负责看押、监控明拜仁的专案组、刑警队、监控人员,由你主管,据说当值刑警队长柯晓明还一直受你提拔、重用。而且案发时,你还主持县局行政工作。事情太巧了,巧的令人生疑。”

    曲刚忙说:“我承认我有严重失职,但请组织相信我,相信我这个老警察的人品。”

    姚兵沉声道:“不是相不相信的问题,而是事情都摆在那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个什么人,姚局您应该了解呀。”曲刚急忙辩解着。

    姚兵声音非常严肃:“曲刚同志,组织程序、纪检纪律,掺杂不得半点主观臆断。以前我是对你有所了解,但并不代表现在,也不代表了解你的全部。”

    曲刚不由得心中一沉:这就要给我定性?

    姚兵继续说:“还有一个问题,请你如实回答。你和牛斌的关系怎样?”

    这可是个敏感话题,曲刚谨慎的回答:“以前牛斌是县长,我是县公安局常务副局长,是县长直接下属。因为工作关系,平时也有接触,作为下属自然要执行县领导命令。”

    “我指的不是工作接触,你懂的。”说着话,姚兵挑了挑眉毛。

    稳了稳情绪,曲刚回了三个字:“我不懂。”

    姚兵一阵冷笑:“六月二十三日,牛斌亲自参加政法系统会议,为某人站班,其实牛斌一直支持此人。二十四日,牛斌被查,二十五日,县委传达牛斌被双规消息。二十七日,牛斌秘书就在看押期间被毒杀,而且看押地点正是在某人地面上。这是不是更巧了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要诱供?曲刚抬起头,盯着对方,想从对方脸上读出点什么来。但是令他失望的是,对方脸上似乎就写着一句话:你曲刚嫌疑最大。

    今天的气氛太诡异了,整个问话程序和纪委相差无几,只不过开始说的是“曲刚到了”,而没有说“曲刚带到”。尤其姚兵的态度更让曲刚摸不透,这个姚兵怎么啦?不但翻脸不认人,好像对某个诊断把握十足似的。

    怎么办?我该怎么应对?曲刚再次抬头,看向这个老上级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五点,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一边吸烟,一边漫无目的的望着右前方。对面椅子上坐着公安局政委、临时主持局党务工作的赵伯祥,赵伯祥也一手夹着香烟,但并没有吸,而是眼巴巴的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见楚天齐久久没有答话,赵伯祥再次陪笑道:“局长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楚天齐收回目光,把手中的烟蒂摁灭在烟灰缸里,抬起头,看着对方:“这事不是我怎么看,我怎么看也没什么用。我现在是停职期间,你们仍能让我在这个屋子办公,我已经感激不尽了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调查组跟我谈话的时候,交流了这次调查的结果。从他们提供的情况看,曲刚同志确实有重大嫌疑,这是我提前没想到的,估计你也没想到。但以我这些年对老曲的了解,我不相信他会和毒杀案有什么瓜葛。即使现在调查组摆出了一些事实,我也宁愿相信那是误会、巧合。只是做为组织的人,做为一名老党员,要感性认识问题。现在调查组要等我们县局的意见,我们又不能不有所交待,只是我很矛盾,不知道究竟出一个什么结论合适,就请局长明示一下。”说完,赵伯祥再次露出了期盼的目光。

    “政委,我知道你也是诚心想听我的意见,但是我这二十来天根本就没过问政事,当然我也不能过问,对于局里的事,我根本不知道。说实话,在昨天的时候,我也偶尔听到了几句,才知道明白人死了,听说是被毒杀的,其它的则一无所知。你刚才说的这些,我都是第一次听说,到现在懵懵懂懂,根本还没消化这些信息,你让我怎么给意见?再说了,即使过几天想明白了一些事,我也不能随便乱讲,那不是违反组织纪律吗?我现在可是在停职期间。”楚天的话说的倒也很诚恳。

    “这,这。”赵伯祥啄了半天牙花,又说,“局长,要是依调查组提供的这些信息看,曲刚是不是有重大嫌疑?”

    楚天齐吸了口气,过了一会儿,才缓缓的说:“如果要是真像调查组分析的那样,似乎是有嫌疑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种情况下,老曲好像不太适合……”话说到半截,赵伯祥又转换了话题,“局长,我准备向组织建议,马上恢复你的职务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政委好意,只是我们都是组织的人,要服从组织安排,哪能向组织伸手提要求呢?”楚天齐提出了否定意见,“再说了,组织对我的调查还没结束呢。我想,到时组织上应该会给我一个客观评价的,至于我的工作问题肯定也会考虑吧。说实话,平时整天忙着,这一闲下来,还真浑身难受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给出了理由:“局长,这怎么叫伸手提要求呢,又不是你自己提的。只不过是我们向组织上如实反映一下情况而已,局里工作不能一直停滞下去呀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会停滞呢,这不是有你们呢吗?这二十多天不是照样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吗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看似没有停滞,这不,出事了吗。哎,还是能力呀,老曲和我能力都还有限。”说到这里,赵伯祥话题一转,“对了,局长,市局还让我们拿出一个近期运行方案。毕竟好多人暂时可能要回避一些事,但一些工作又不能暂时没人负责,局里现状也是如此。你就给个建议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笑了:“老曲,是不是市局要安排一个主持全面工作的人?”

    “是临时,市局问谁能临时顶一段,请你帮着拿着主意。”说到这里,赵伯祥又解释着,“局长,我可没别的意思,我们可都是盼着你尽快恢复职务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说你有别的意思呀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不过这个主意我还真没有,我现在还是泥菩萨过河呢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这费了半天唾沫星子,你可一点意见都没说。”赵伯祥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没说吗?”楚天齐反问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