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一十章 突遭停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伸个懒腰,揉揉双眼,楚天齐坐直身体,看向汽车外面。

    许源县城近在眼前,多日灰蒙蒙的天空终于放晴,久被遮盖的骄阳也露出了笑脸。

    双手在脸上揉搓几下,顿觉又清爽了好多。尽管不忍,但楚天齐还是喊着众人:“醒醒,醒醒,马上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一阵伸懒腰的动静响起,众人睁开了仍然惺忪、酸涩的双眼。县城在望,骄阳当空,人们都露出了笑脸。尽管奔波熬夜很是辛劳,但大家心情就和这天空一样晴朗无比。

    当然,这里说的“大家”只是指车上的干警,并不包括那个发髻高绾的“女人”。

    此时的“明白人”,早已没有了“政府大秘”的威风。一副手铐铐着双手,在另外两个手铐连接下,和车顶固定的铁环串在一起。他脸上脂粉很厚,油腻腻的,头上美人髻也已歪歪扭扭,成了烂草窝。本来应该挺拔的前胸,现在却是松松垮垮,移动了位置。那身粉身旗袍也已变得褶皱不堪,上面满是一片片污渍,脚上细筋凉鞋更是不堪身体重负,歪斜着附着在大脚板上。

    众人懒得关注那个不男不女的人,谁愿意大早上找恶心呢?只要那个人没跑,只要没发生状况就行。现在大家想的是,把人交给相关人员,然后痛痛快快冲一下凉,洗掉身上这股酸臭味。

    晚上抓到“明白人”的时候,已经是今天凌晨了,众人立刻换了地点,对其进行搜查,从他身上搜出了房屋钥匙和几张银行卡,还有其它的小物件。然后找到他的藏身之处,在那里又搜出了一些东西。

    在汽车移动过程中,警方就对“明白人”进行了审问。但“明白人”就一副德性,只要对方出示了证据,他就承认,比如那张他母亲名下的银行卡。如果看不到相关凭证,他就什么也不说,要不就说“记不得”。等到从他住处再搜到一些物证后,“明白人”才又“吐”出了一些秘密。

    看得出“明白人”是数牙膏的,挤多少才出多少,众人便分拔对其审问。可这家伙还是那副德性,不见棺材不落泪,见不到真凭实据,就说“不知道”。

    一直折腾到天亮,再没有证据外的其它收获,众人这才离开首都,踏上了返程的道路。在此之前,候三已经独自离去。

    公安局就在眼前,高峰一脚油门,商务车进了大院,那辆红色轿车也跟了进来,红车是厉剑开回来的。

    众人整了整衣服,开始下车。

    看似院子里没什么人,但办公楼里却有一双双眼睛,注视着楼下的情形。看着一个个从车里出来的人,人们心里默念着对应的名字,很快就和今天缺勤者对上了号。

    楼上的人们以为该关车门了,却见高强从车上又拉下一个“女人”来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戴着手铐,走路歪歪斜斜,显然脚下不稳。“女人也太埋汰了,你看那头发、那衣服,那……”看着看着,忽觉女人有些面熟。仔细一看,“我的妈呀,是“明白人”,怎么是他?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是他?他就是“二椅子”,就是不男不女,他还和好多男人有一腿呢,和牛……”众人一下子想到了这些天的传言,现在果然眼见为实了。这些人还觉得没看够,可高强和另两名干警一起,已经把“明白人”弄到一辆警车上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转过身形,楚天齐向办公楼走去。

    “嘀嘀”,汽车鸣笛声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收住脚步,回身望去,见一辆越野汽车进了院子,赶忙快步迎去。

    汽车停下,楚天齐打开右后侧车门,道:“欢迎周局长莅临指导工作!”

    周子凯一笑,笑的有些尴尬,喊了一声“楚局长”,便下了车。然后一指前面:“市局副局长姚兵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自然看到了副驾驶位下来的人,正准备和周子凯寒暄过后,再和姚兵客气。现在见周子凯指引,便马上转向姚兵:“欢迎姚局长!”

    姚兵没有伸手,而是吸了吸鼻子,嘟囔了一句:“什么味”。然后上下打量着对方,微皱眉头,说道:“楚局长,县局规定不着装?”

    听出来了,市局领导挑毛病了,于是马上回答:“刚执行完任务。”

    姚兵没接楚天齐的茬,而是把头转向一侧,并伸出了手:“曲局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是尴尬,他注意到,赵伯祥和曲刚正从楼里出来,姚兵在招呼曲刚。

    “楚局长,还有一辆车。”周子凯在旁边说了话。

    还有一辆?带着疑惑,楚天齐转头看向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辆黑色“桑塔纳2000”进了院子。

    驾驶“桑塔纳2000”的是一个秃顶男人,楚天齐认出来了,秃顶男人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副处长老秦。

    他怎么来了?后座好像还有一个人,是她?他们来干什么?“现代”车也换了?

    尽管疑惑,楚天齐还是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汽车停稳,不等楚天齐从外面开车门,右后侧车门已经从里面打开,一个女人走了下来,这个女人正是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王秀荣。

    王秀荣没有与楚天齐握手,而是说了句“够休闲的”,便向前走去。先是和周子凯、姚兵打招呼,接着和曲刚、赵伯祥握手。在和曲刚握手的时候,王秀荣那叫一个热情,对曲刚大加赞赏。但看的出,曲刚表情不自然,甚至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王秀荣看着周子凯,说:“周局,去哪?”

    周子凯回了一句:“先个别谈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会儿还得和班子成员、全体干警分别宣布,抓紧时间吧。处里还有好多事呢,我得抓紧时间赶回去。”王秀荣一副命令的口吻。

    周子凯没有接女人的话,而是把头转向楚天齐:“楚局长,去你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看着刚才的架势,结合听到的对话,楚天齐心中暗道:苗头不对呀。难道是冲我来的?不应该呀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许源县公安局大会议室,将近二百多名着装整齐的公安干警就座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接到紧急通知就来的,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办公室在通知的时候,也只说了三个关键词句:十点开会、着装整齐、尽量能来多少就来多少。

    在接到办公室通知前,大多数人已经接到了另一条消息,那就是“明白人”被抓回来了,而且是扮着女装。当然这不是办公室通知的,而是那些眼见为实的人们自动扩散给朋友的。

    就在人们正津津乐道“明白人”人妖身份,正猜测“明白人”男伙伴,正分析有何连锁反应的时候,就接到了办公室开会的通知。甭说是强调能来尽量来,就是不强调的话,人们也想参加,都想去近距离感受内部消息。为此还有好多人懊恼不已,后悔从单位离开的太早,想赶也赶不回去了。

    尽管这些干警着装整齐,尽管平时大多不苟言笑,但其实八卦心理并不比其他人少,只不过需要保持形象,好多时候比较内敛一些罢了。

    趁着领导未入场之际,人们又开始小范围交头接耳,讨论“明白人”及其相关的事。在讨论到精彩之处,还忍不住笑出了声。无论男警还是女警,好多人脸上表情都很丰富,显然是想到了精彩、刺激的桥段。

    在讨论那个不男不女的同时,好多人也不禁疑问:今天会议内容是什么?听说市局和组织部都来人了,这是人员调整的标志呀。会调整谁呢?看这阵仗肯定是班子成员了,那会是谁?为什么调整,高升,平调,还是什么?

    就在人们正自犯嘀咕的时候,办公室主任杨天明来了。

    杨天明进门就说:“领导马上就到,注意警容仪表。”说完,走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屋子里立刻静了下来,但人们脸上的表情还没有一下恢复如常,而是慢慢的隐去了笑容。

    一阵说话声传来,人们都竖耳倾听着,好多人还伸长脖子,看着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“敬礼”,随着杨天明一声口令,众干警全部起立,行军礼。

    门口人影一闪,一行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,除了县局领导外,多了两个市局领导,还多了着便装的一男一女。大多数人见过这一男一女,知道是市委组织部领导,上次见这两人的时候,还是去年三月份,那次是楚局长上任的时候,好像这两人对楚局长不感冒。

    市局和市委组织部领导都坐到了主席台上,县局领导只有楚局长在上面就座。众干警也已经坐到座位上。人们注意到,楚局长的脸色不太好多,表情也是严肃有余。

    坐在主席台正中位置的王秀荣,转头轻声道:“楚局长,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,而是清了清嗓子:“今天,市委组织部和市局领导到县局检查指导工作,请大家欢迎。”

    “哗”,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掌声还未停歇,王秀荣说了话:“同志们,我们不是来检查工作,更不谈不上指导,就是来宣布一个决定。”说到这里,她冲着老秦一伸手,老秦把一张纸给了她。

    拿着这张纸,王秀荣环顾全场,然后又清了清嗓子,大声朗读起来:“决定。经市委组织部研究,决定停止楚天齐同志许源县公安局党委书记、局长职务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”台下众人不由得发出惊叹,都面面相觑:怎么回事?为什么?

    好像并没听到原因,那个女人已经读到日期了。

    只看一处细节,就印证了众人心中的判断:王秀荣和楚局长合不来。去年楚局长上任时,王秀荣不但让副手宣读任命决定,而且还给楚局长难堪。这次对楚局长停职,这个女人又自己读了,读的还非常响亮,达到了扰民的程度,两次表现反差极大。

    待王秀荣宣读完毕,周子凯说了话:“市局决定,在楚天齐同时暂时停止党委书记、局长职务期间,党务工作由政委赵伯祥代理,行政工作由常务副局长曲刚代理。”

    众人已经听明白,现在情形又类似楚局长来之前的样子了。只不过那时一把手真正缺位,但现在局长还在,是被停职了。年前的时候,就发生过一次类似停职,但那时是用的“休假”,而且没有下文,这次可是来人亲自宣布的。为什么会这样?太突然了。

    在疑惑的同时,好多细心人还注意到一点,好像领导们并未提到“督查长”一职。

    这时,坐在周子凯身旁的姚兵说了话:“曲刚同志、赵伯祥同志,坐台上来。”

    曲刚、赵伯祥迟疑了一下,然后站起身,向主席台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