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零三章 明白人也跑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据曲刚讲,离开局长办公室后,他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屋子。他叫来柯晓明,向其布置了抓捕肖万富的任务。柯晓明马上调集了两名队员,和曲刚一道去了肖万富的家。去到肖家的时候,肖万富不在,只看到肖万富的妻子,搜查一番也没看到肖万富本人。见曲局长和刑警队长到家里,肖妻声称肖万富串门去了,很快就会回来。

    发现肖妻神情慌乱,说话支吾,曲刚马上表示“肖万富犯了错误,如果能够主动自首,还能减轻惩处,要是负罪潜逃,那就会罪加一等”。曲刚还告诉肖妻,如果她知情不报,故意隐瞒,也会承担相关责任,甚至犯罪。经曲刚这么一说,肖妻才说肖万富跟人走了,具体去了哪里却不知道。从肖家出来后,曲刚马上让柯晓明去调监控,他则来向局长汇报。

    听曲刚讲完,楚天齐问:“确认他就是跑了?昨天是他的大夜班,今天早上八点交的班,我当时还看到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跑了。听邻居说,二十分钟前,肖万富拿着一个拉杆箱,上了家门口停着的一辆越野车。那辆车没有牌照,不是肖万富家的,也没见肖万富儿子开过。邻居还说,当时肖万富走的很急,跟他打招呼也没回应。”曲刚道,“他媳妇说他出门时,专门拿了身份证,还有两张银行卡。问他去哪他也不说,只说让他媳妇去市里儿子家住些日子。”

    “二十分钟?这家伙也跑的太及时了吧?”楚天齐很是疑惑。

    “是呀,我来你办公室的时候,刚九点,到他家的时候正好九点半。”曲刚眉头微皱,“对了,他媳妇说他是接了个电话,就赶忙收拾上东西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老曲,听你这语气,不会是怀疑我吧?”

    曲刚尴尬一笑:“局长,你开玩笑呢。全局里人谁都有可能,但就你肯定没有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面色一整:“老曲,刚才我正准备找你,你就来了,正好。近期我们经常迟半步,形式很严竣,看来我们必须要抓紧行动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从抽屉拿出那两张照片,递了过去,“看看这个。”

    盯着照片看了看,曲刚一楞:“局长,这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对方:“长话短说,从这两张照片看,‘明白人’非常可疑,而且我怀疑他和肖万富也有联系。所以现在你要做两件事情,一是马上到县政府,控制‘明白人’。二是派人去银行调当时录像,确定这张银行卡号码,并查储户信息和帐目往来、余额情况。”

    曲刚迟疑道:“现在什么都没调查出来,直接控制‘明白人’的话,不符合程序,他也未必配合,要是领导再干预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这样,到政府的时候,先不要直接控制他,但不能让他跑了,也不能让他采取其它极端措施。等到调查出银行卡信息后,再抓他。我相信,这张卡肯定有问题。”楚天齐最后这句话,说的很肯定。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:“好吧,柯晓明现在正全力搜寻肖万富的行踪,我让高强去调查银行卡,让高峰带人去县政府控制‘明白人’。”

    稍微想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县政府那你亲自跟着去,‘明白人’肯定不会鸟高峰的,我担心有什么意外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我……牛县长要是发火的话,我也抗不住。”曲刚有些胆怵。

    “我能理解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语气一下子严肃好多:“你只需负责对付‘明白人’,在这件事上,你要完全听我的。要是有县领导出面阻挠的话,完全由我处理,可以吧?”

    曲刚说了声“好”,立刻叫来高强、高峰。然后三人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看着三人背影消失在门外,楚天齐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,想着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依曲刚汇报情形看,肖万富离开的时间点确实太诡异了,相当于自己这边刚安排行动,肖万富就得到了消息。如果按曲刚的说法,当时只有自己和曲刚知道此事,顶多就是柯晓明等人刚领上任务,那么肖万富是如何得到消息的?如果肖万富不是得到这个消息的话,又怎么会急匆匆拿着东西逃走,那辆无牌照汽车又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如果肖万富真是得到了行动信息才逃走,那么所有在那时知道消息的人都有嫌疑,包括高强、小张前妻在内。自己是肯定没有通风报信,究竟谁的嫌疑最大?嫌疑人又是通过何种方式通知对方的?是有意还是无意?

    本来在曲刚没来汇报之前,楚天齐只是准备让高强去查那个银行卡信息,然后才根据情况决定是否动手。正是由于肖万富逃跑,才加速了他对“明白人”动手的决定。

    虽然曲刚目前也多少有嫌疑,但有些事却不得不经过他,否则好多事情确实没法进行。所以在说到照片时,楚天齐故意隐去了照片的来源,而且并未讲说录音的事。那份录音包含的信息量很大,一旦传出去的话,事情就会变的更复杂,也会更难办,不到条件成熟绝不能示之于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两路人马都派出去了,可楚天齐心里并不踏实。肖万富都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逃跑,“明白人”难道就不能脚底抹油?何况在一周前,“明白人”已经被惊着了,不可能不做准备?但愿这小子自恃有县长撑腰,自恃没有证据,能在政府那里等着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自己都觉得好笑,人家“明白人”凭什么配合你姓楚的,现在躲你还来不及呢。

    觉得过了很长时间,结果看了看手表,也才过去二十多分钟。楚天齐不禁感叹:时间真是个怪东西,总是和人的想法拧着来,该快不快,该慢不慢。

    正这时,曲刚来了电话。曲刚在电话中说,他已到县政府,但没有见到明白人,其他人也不知道其去向。曲刚还说,县长正在接待室和外商会谈,也不知明白人是否在场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想,告诉对方:“守着政府楼,也盯着大院门口,一旦发现‘明白人’踪影,立刻控制,先不要给他那么多解释。另外,盯着接待室,如果他和领导、外商一同出来,暂时不要动他,但要把他置于我们的控制范围,等我通知。”

    答了一声“明白”,曲刚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这个明白人到底在不在呢?楚天齐预感情况不乐观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,高强的电话来了。

    电话一接通,高强便说:“刚才调出了当时的录像,录像上的人正是‘明白人’,地点是河西银行许源县支行车站营业所。整个录像时长是五分钟二十二秒,时间是二月九日下午十六点三十八分,到四十三分。录像显示,当时‘明白人’正在存钱,一共存了六万。

    银行卡信息也查出来了,户名是‘明白人’母亲,开户时间是今年的一月十七日。一月十七日到二月九日期间,共分六次存入三十五万元,二月十日到五月六日期间没有任何交易。五月七日开始支取,上周共支取十九万,前天和昨天分三次支取了十四万,现在帐户余额是两万多一点。这些存取记录是现金还是转帐以及交易网点等情况,正在进一步查证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知道了,你那继续查着。同时,他的家庭成员经济收入情况也要调查。”

    等到对方肯定答复后,楚天齐结束了通话。

    稍微想了一下,楚天齐开始拨打曲刚手机,但是拨打三次都占线,于是便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很快,曲刚电话打了过来,张口便说:“跑了,‘明白人’也跑了。”

    “又跑了?什么时候跑的?”楚天齐忙问。

    “县长会见外商刚刚结束,‘明白人’并没在场,我马上找政府办马主任了解情况。他说今天就没见‘明白人’,但昨天下班前还在。正好小车班班长向马主任汇报,说昨天晚上九点多,‘明白人’把政府办那辆越野车开走了,小车班长看到‘明白人’往车上往了两个拉杆箱。马主任立刻给‘明白人’打电话,两部手机都打不通,我分析他是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马上搜查‘明白人’办公室、宿舍。”

    曲刚声音很无奈:“我也提了这个要求,可是马主任要求必须拿出相关手续,而且表示必须要征得领导同意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呀……”楚天齐略一迟疑,便说道,“我过去,你们先守在那。你让人马上查‘明白人’昨晚出行的监控录像。”

    曲刚说了“明白”两字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挂掉电话,楚天齐拿起那两张照片,离开局长办公室,到了楼下。

    不多时,汽车停在楼前,楚天齐坐了上去。

    厉剑回头问:“局长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去车站,河西银行车站营业所。”楚天齐说了地点。

    厉剑答声“好”,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坐在汽车上,楚天齐拨出了电话,电话一接通,便道:“你还在那吗?……等着我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