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零四章 请县长配合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当楚天齐到达许源县政府楼的时候,曲刚正在一楼大厅等他。

    看到局长到来,曲刚迎上前去:“局长,他们四人有两个在政府大门守着,另外两个在后门守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你怎么也在这守着,没在县长那等我?”

    曲刚一笑:“我这是担心有什么纰漏,在这守着相当于又多了一道岗,缩小了控制范围。只要他人在楼上的话,就别想出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言不由衷的话,再看着对方尴尬的表情,楚天齐明白,曲刚怵牛斌,这才是他要等在一楼的原因。另外,也怪不得曲刚尴尬,抓肖万富的时候就晚了一步,抓“明白人”又扑了空,而且为了掩饰怵牛斌还不得以撒了一个谎。他不尴尬才怪?

    没有再问更多,楚天齐向楼上走去。走出两步,又回头叫曲刚:“老曲,你也上来。”

    曲刚“哦”了一声,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直接去找牛斌,而是先到了政府办马主任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进门,马主任打了声招呼:“楚局长来啦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与对方寒暄,而是直接道:“马主任,公安局要搜查明拜仁的办公室和宿舍。”

    马主任提出了条件:“楚局长,警方搜查需要有搜查证,必须依法办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好”:“马主任,我们可以马上向你出示搜查证,也请你立刻去打开他的办公室和宿舍门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我需要拿着搜查证向县长汇报,县长允许后,我才能配合你们。”马主任自认讲的很有原则。

    楚天齐厉声道:“马有才,跟我们说什么依法办事?如果见到搜查证,你还要请示,那我请问,你是按国家的相关法令、制度做事,还是看领导的眼色行*事?”

    “领会领导意图,就是具体执行国家相关法令、制度,我是政府办主任,自然要按县长吩咐做事 。我马有才在政府部门工作已有二十年,这点道理还是懂的,不劳楚局长说教。”马主任意思很明确,我马有才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,你少拿大话唬我,说着一伸手,“既然你不出示搜查证,恕我不能开门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啪”的一拍桌子:“马有才,既然你不配合,那我去找能配合的人。”说着话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说了句“你霸道”,马主任抢先跑出房间,直奔县长办公室而去。

    “你霸道。”马主任说完后,走出办公室,

    楚天齐看了眼曲刚,说:“老曲,走。”

    “局长,你刚才对马主任是不是有点……”曲刚话说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老曲,有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,你做为堂堂公安局常务副局长来执行公务,他们竟然不配合,难道不应该教训吗?”楚天齐回头说着,同时把一个档案袋递给了曲刚。

    曲刚嘴里答着“应该,应该”,接过了对方递来的档案袋。

    刚走到县长办公室门口,马有才正从屋里出来。

    马有才伸手一拦:“县长现在没时间,请你们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根本不理他这一套,直接敲了一下门,推门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马有才急着跟进去:“你……你怎么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看马有才,而是直接走向牛斌,边走边说:“牛县长,公安局要搜查明拜仁办公室和宿舍。”

    牛斌抬起头来:“楚局长,你好歹也是副处级干部,在楼道里大喊大叫,让同志们怎么看?这也太影响领导班子形象了。”

    “牛县长,你弄错了,我并不想大声说话,可有人仗着权势妨碍公务。”楚天齐不客气的说,“有些人确实不像话,仗着有点小权利,根本不配合警方的行动。曲局长带人都来了这么长时间,马主任竟然不让搜查,这是典型的妨碍公务。”

    牛斌一笑:“楚局长,你们什么搜查手续都没有,就要搜查,这不是执法犯法吗?警察也要依法办事,也不能凌驾于法律之上吧。”

    “牛县长,我们警方一直依法办事,我们怎么会没有搜查证?”说着,楚天齐把一张纸放到桌上,“另外,《刑事诉讼法》第一百一十一条还规定,在执行逮捕、拘留的时候,遇有紧急情况,不另用搜查证也可以进行搜查。现在明拜仁涉嫌犯罪,他会毁弃、转移犯罪证据,也不排除藏匿其它危险品,即使无证也可以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法律是有相关规定,但是不能仅凭一句话,就下结论吧。”牛斌盯着《搜查证》看了看,淡淡的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牛县长,现在这个案子正在侦办过程中,做为非办案人员,无权了解案情,就是谁也不能搞特殊。但明拜仁是你的直接下属,我们也可适当向你通报一点案情,让你知道一些他的犯罪情况,以便身边人能够引以为戒。”

    听得出对方在讽刺自己驭下不严,但牛斌实在想了解,便装起了糊涂,连说了两个“好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立刻通报案情,而是说道:“牛县长,请让无关人员离开。”

    牛斌憋着气,说了句:“马主任你先出去。”然后又补充道,“曲刚,你也离开吧。”

    “曲局长必须在场,他是此案的直接经办领导。”楚天齐直接否了牛斌的意见。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牛斌干笑了两声,又说,“马有才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恨恨的瞪了楚天齐一眼,马有才走出了县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本来马有才想留下,却被楚天齐给撵走。曲刚不想在现场,牛斌也不想让曲刚在,但却又被楚天齐给留了下来。这么一来,马有才自是愤怒不已,牛斌和曲刚也很是尴尬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到办公桌对面椅子上,冲着曲刚一招手:“老曲,把档案袋给牛县长。”

    曲刚走上前,把手中档案袋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牛斌抬起眼皮,翻了曲刚一眼,说:“放那吧。”

    曲刚脸颊肌肉动了动,把档案袋放到办公桌上,退到沙发旁,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牛斌拿过档案袋,打开袋口,从袋里拿出一沓纸张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牛斌在翻看过程中,尽管面无表情,手上动作不疾不徐,但却能看到两腮下颚处一动一动的,显然是在不停的咬牙。只是不知这咬牙是为了什么,是痛心秘书的作为,还是痛恨楚天齐抓着不放,或是还有其它什么隐痛。

    连着翻了两次,牛斌再次打开档案袋,向里面张望一番,确认再没有什么东西后,才做罢。

    喝了两口水,牛斌说了话:“楚局长,这是怎么个情况?我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装什么糊涂?楚天齐心中不屑。但嘴上却说:“是这么回事?局里先收到了这两张照片,然后根据照片,调出了这些信息。这张卡的户名是明拜仁母亲,但使用者是明拜仁本人,有相关进帐和支取录像为证。依明拜仁的收入,就是每年不吃不喝,也存不了这么多钱,而且也不可能不吃不喝。何况还是在短短二十几天,就有这么多钱进帐,太匪夷所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分析的有一定道理。”牛斌点点头,然后话题一转,“会不会是他父母的收入,或是兄弟姐妹打过来的钱?当然,我也只是随便问问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这一点我们也想到了。经过初步了解,明拜仁的父亲早已去世,他母亲和大姐一起生活。他母亲就是农村妇女,以前在农村种有几亩地,收入微薄。他大姐和大姐夫三年前下岗,现在也只是在县皮毛厂做合同工,两人每月工资加起来也就是一千多,勉强就是够家庭开支。他二姐一家在镇里开了个小饭馆,满打满算只有四张十人桌和八张四人桌,每年有个一万块节余就不错了,而且也仅开了两年半。从这些情况来看,这些钱不可能是他父母兄妹所有。

    另外,有三笔钱共十八万元,是从市里汇来的,这和他的姐妹就更不沾边了。还有,他也没有做什么生意,而且相关规定也不允许他做生意。所以在短期内有这么多钱进帐,那就值得怀疑了,因此我们要搜查。”

    “有道理,有道理。楚局长工作做的不错,既维护社会治安,也帮着反腐。”说着,牛斌话题一转,“虽然明拜仁是我的秘书,虽然我也不可能全面监管他的一切。但毕竟都是同事,他又是我众多下属中的一员,我有义务同他可能存在的不当行为做斗争。这样,我马上联系纪委,让他们抓紧查办。”说着,牛斌把手伸向桌上的固定电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伸手拦住了对方:“牛县长,且慢,你这做法不妥。本来向你通报一些情况,是想让你帮着提供一些他的异常行为,配合我们办案,而不是让你插手。再说了,他做为你的秘书,你应该回避才对。”

    “哦?好像是这么个理。那这也应该是纪检管辖范围,你们是不是应该移交给纪委?”牛斌说话时,冷着脸。

    “牛县长,该移交的时候,自然会移交,但不是现在。你也不要认为我们伸手过长,因为他还涉嫌其它案子,而那些案子正属于我们侦办范围。如果我们在牛县长建议下,现在就将案子移交的话,那就是对工作不负责任。严重点说,就是在屈服于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一下,又说,“县长我说的对吧?”

    牛斌沉声道:“他到底牵涉什么案子?”

    “恕我无可奉告,这是办案纪律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再次微微一笑,“牛县长,请让人打开明拜仁的办公室和宿舍,我们要搜查。”

    牛斌拉着长声说了句“好”,拿起桌上电话拨了出去:“给他们开门。”说完,把电话听筒按到话机上。

    向前一推那些纸张,牛斌说了句:“你们去吧。”

    曲刚赶忙上前,把那些东西装到档案袋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起身,而是问道:“牛县长,明拜仁做为你的秘书,经常在你身边工作。他卡上进出这么大额的资金,你有没有察觉?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……”牛斌瞪着楚天齐,气的说不上话来。

    “这是程序,请县长配合。”楚天齐淡淡的说,“你还发现他有其它违法行为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发现,不知道。”牛斌是咬着后槽牙说的。

    “不打扰县长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站起身,然后又补充道,“如果想起来什么,请及时向专案组报告。今天的事,不要向任何人提起,这是纪律,请你理解并配合。”说完,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曲刚看了眼牛斌,跟上了楚天齐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