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巧计诱捕明白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六月的许源县,气温已经很高了。闷热了一天的人们,晚上纷纷走出家门,到广场上、小河边,去纳凉避暑。

    今天是星期天,明天就是工作日,但人们依然贪婪的享受着入夜的凉爽,不愿回到家中早点休息。认识的、不认识的互相聊着奇闻轶事,讲着街头巷尾的传言,反正只要不当众宣传反*动思想,就是稍微说的出格一些,也没人干涉。于是,人们本着吹牛不上税的心态,把听来或想来的内容,当做自己的见闻而高谈阔论,神侃着自己的理想与追求,好不惬意。

    并非每个人都有这样的心情,充分享受周末夜晚时光。现在就有这么一个男人,他没有走出外面,去参加那些神侃大军队伍,而是独自窝在屋子里,心情烦燥极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黑着灯,拉着厚重的窗帘,男人一手抓手机,一手夹着香烟。忽然一阵烧灼感传来,男人骂了声“妈的”,扔掉手中烟蒂,再次拨打着手机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的回铃音一遍又一遍的响着,但却根本无人接听。

    不接再打,老子就不信你听不见,这样想着,男人一次又一次拨打着那个号码。由于心情焦急,男人按键非常用力,俨然把手机当成了那个人,恨不得把死人都摁的说了话。

    尽管男人非常努力,但事实证明都是徒劳,无论他怎么拨打,手机里依然是那个不变的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从晚上八点开始,男人就开始拨打这个号码。在两个多小时中,拨打了足有上百遍,手机都非常烫手了,但对方就是不接。

    “再打最后一遍。”男人嘟囔着,再次按下了重拨,其实他今天已经不止一次说过这句话,但每次刚说完就食言。

    “嘟……嘟……”的铃声响过三次,忽然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男人心中一喜:这是有人接听的标志。

    但事实证明,男人是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手机里在停顿一下后,跟着又传出了女声,这次女声的内容变了:“您所排打的号码已关机,请稍后再拨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你敢关机?”咬牙骂过后,男人还是不死心,再次重拨了那个号码。

    这次更干脆,根本没有回铃音,而是静了一会后,手机马上就发出“号码已关机”的提示。

    长嘘一口气,男人骂道:“假娘们,我看你是找死呀。”然后重重的把手机扣在桌子上。

    男人之所以拨打那个号码,他是想通知对方警惕,防着姓楚的去抓对方。

    上周的时候,姓楚的去齐鲁省出差,开现场会。男人打听过,那个会议总共两天,考虑到路上往返时间,有四天也够了。可姓楚的已经出去一周多,到现在还没回来,不得不令人生疑。男人既怕姓楚的偷偷回来、不露面,也怕姓楚的还没回来,除非能够看到姓楚的正常上班,才能踏实一些。

    可是连着摸了好几天,也没有掌握姓楚的行踪。这还不算,今天下午有人报告,姓楚的那些打手也没了踪影。今天本来是周末,人们都休息,不上班很正常,但据报告,不但没见到本地的那几个,就连外地的两个也没见到。外地那两个家伙,有一个是五、六周回一次家,有一个是两、三个月才回一次,周末不回家的时候,就待在单位。

    接到报告的时候,男人追问报告者,这些人是什么时候不见的,结果对方根本就说不清楚。男人不禁想起了老肖,要是有老肖在,这根本就不算个事呀。

    又派了几个心腹了解一下,也没有这些人的消息,男人就预感到了不妙。现在形势这么紧,男人又不敢动用一些特别手段去查,担心中了姓楚的诡计,暴露身份。于是,他便急忙联系各个可能出事的点,除了这个电话没人接外,其余地方都联系上了,人们也做了相对的应急措施。

    这个假娘们怎么就不接呢?这几天由于形势紧,男人已经好几天没和假娘们联系了。上次联系的时候,还是姓楚的出差当天,当时假娘们说躲在一个安全的地方。

    现在好几个地方都让男人操心,但让他最不放心的还是假娘们。这个假娘们也真是个奇葩东西,本来也是个男的,平时也人模狗样的,怎么偏偏就爱和同性玩呢?而且只要五、六天不和同性到一起,假娘们就猴急火燎的。有一次假娘们实在熬不住,竟然求到这个男人头上,男人嫌假娘们恶心,但又不能见死不救,只好给假娘们抓来了一个“壮丁”。

    正是假娘们这个特殊癖好,最让男人放心不下,担心那个假娘们忍耐不住、铤而走险,从而着了姓楚的道。假娘们掌握的秘密太多,一旦再落入姓楚的手里,就别想再跑了。男人知道,一般情况下,假娘们应该不会暴露自己,但要是情况特殊的话,那就根本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又拨打了一次对方手机,还是关机。男人意识到,不是假娘们主动关了机,而是手机没电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以为是假娘们,但一接电话才知道,是那个真娘们。听完对方所讲内容,男人脸上阴霾顿时散去。在手机屏幕绿色灯光映照下,男人龇牙发笑的表情是那样可怖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首都*市,两千万人口的大都市,周末夜生活更是丰富多彩,小小的许源县城是没法比的。

    在*市,夜店、酒吧、歌厅、影城、剧场、桑拿、洗浴等休闲场所比比皆是,人们可去的地方太多了。可选项很多,但依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需求,有些人就偏偏不想去人多的地方,而非要去那些相对清静的区域,去选择另类的需求。楚天齐等人今天就专门找的这种地方,但他们不是去寻求所谓的刺激,而是在等着抓人。

    时间已经将近零点,但楚天齐等人还在汽车上窝着。由于担心被人发现端倪,这辆商务车就静静的停在巷子一头,远远望着前面那个大院门口。既然怕被人发现,那就得把汽车伪装成无主车,不能发动,也不能开门、开窗。

    入夜时分,外面凉爽了好多,但汽车没有空调,又一直门窗紧闭,车上的人可受了罪。众人便都脱掉上衣,光着脊梁,手里不停的摇着蒲扇,反正新贴的汽车膜颜色很深,外面根本看不进来。不过所好的是,没有带周仝来,车上都是男性,也无所谓形象。

    车上不光是热,最主要是闷的慌,空气中酸酸的,满是汗味。俗话说“一窝狐狸不嫌臊”,众人倒也没觉得难闻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高强道:“这都等了四个小时了,怎么还不出来?八成是没见到人,自己在里面玩上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斥道:“别胡说,我这个朋友很仗义的,他肯定还在找人,要不就是‘娘娘腔’还没上当,否则肯定早就出来了。为了咱们的事,十天前他就在打听这个‘俏娇娃’,并在特区那个店办了会员卡。然后就到三个一线城市唯一的加盟店去找,*市这是他找到的第四家加盟店。人家贴着大把的钱,还要冒着失*身危险,你却在这说风凉话。要不你去试试?”

    虽然被楚天齐训斥,但毕竟两人是师生关系,车上又都是自己人,高强并没觉得面子过不去,反而嬉皮笑脸的说:“您说的对,这种地方想想就恶心,都是同性之间打情骂俏,我可受不了。要是去十里屯酒吧一条街的话,还差不多,那家伙全是长*腿美女,别说是谈朋友了,就是看看也养眼,能搭讪几句就更美了,那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去去,没正经的,要不你现在去。”

    高强“嘿嘿”一笑:“领导真会开玩笑,就现在这满身臭汗,非把美女薰走不可,也有损我的光辉形象呀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,众人都笑了起来,但却极力压抑着声音,以免被外面经过的人听到。

    笑过后,仇志慷问:“局长,就凭着‘明宝宝’三个字,能找到那个‘娘娘腔’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只能这么去找。”正说着话,楚天齐忽听挎包里发出“滴滴”两声响动,赶忙停止讲话,拿出了手机。

    看完手机内容,楚天齐道:“注意,人就要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时间不长,有两个人搂着肩膀,从那个院门走了出来,其中一人还扭头看了看身后。这二人走到一辆红色轿车旁,坐了上去,汽车发动了。

    “追。”随着楚天齐一声令下,商务车向前驶去,跟上了前面那辆红色轿车。

    出了这条巷,又进了另一条巷子,这条巷子更安静。商务车超了过去,厉剑一打轮,汽车横在路上。

    红色轿车一个急刹车,停在那里,差点撞到商务车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、高强、高峰、仇志慷下了商务车,走到红色轿车旁,围了上去。

    敲着红车驾驶位车窗,楚天齐道:“明秘书,下车吧。”

    驾驶位上坐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,女人转头对着身边方脸男人急切的说:“候哥,救我,他们是你的情敌。。”

    “明宝宝别怕,有我呢。”方脸男人说话很温柔,但出手却很快,话音刚落,车钥匙已经到了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女人不解:“候哥,你干什么,为什么要拔车钥匙?”

    方脸男人道:“我准备投降啊。”

    女人先是一惊,随即“咯咯咯”笑了起来:“候哥,你可是京城六少之一,还能怕他们?你是逗宝宝呢吧?”

    方脸男人一笑:“明宝宝、明白人,放着男人不当,非要做人妖,我看着你就恶心。大*爷跟你玩……呸呸呸,大*爷恶心够了。我根本不是京城什么少,我是楚天齐的朋友。”说完,男人探身,推开了驾驶位车门。

    明白人显然没有反应过来,嘴里兀自喃喃着:“京城六少、京城六少。”

    手电光映照下,楚天齐看到,驾驶位坐着一个发髻高绾、胸脯挺拔的人,不禁“哈哈”大笑起来:“‘明白人’,你可真能闹妖做怪。”说着,一把揪下了这个“女人”。

    身后众人看到“明白人”这个熊样,也笑了起来,并立刻上前,抓住了他。

    楚天齐紧走几步,到了方脸男人面前,握住了对方的手:“候老板,巧计诱捕明白人,你可是立大功了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方脸男人一笑:“为您效劳,是我候三的荣幸……呃,呃……”话未说完,他忽然把头转到一边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众人知道,这是真的恶心厉害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