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零六章 明白人是关键节点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从办公楼出来,本以为向后拐,后面是县委、县政府的集体宿舍。没想到,马有才却直接领着大家向东走去,穿过中间侧门,到了许源饭店院里。

    此时,楚天齐已然明白,那次见到明白人并非偶然,偶然的是自己来的少。

    果然,马有才带路,进了许源饭店,直接向楼上走去。然后由饭店工作人员打开了五楼的一个房间,这个房间没有门牌号。打开屋门后,工作人员离去了,众人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一股异味直冲鼻管,楚天齐循味进屋,只见便盆里堵着好多黑色纸浆。显然是烧毁了大量纸质材料,用水冲刷时没有冲尽,这也说明人在离去时的匆忙。

    看见这个现场,众人都想到了一个词:毁灭证据。

    马有才更是“啧啧”连声,可能在表示“没想到”吧。

    里外间转了一下,楚天齐发现这是一间行政套房。外间有高档沙发、茶几、冰箱等物品,里间是两米二宽的大双人席梦思床,还有整套的组合家具,卫生间也是浴缸、淋浴、洗衣机一应俱全。尤其那套卫生洁具,是电动冲洗式的,少说也得上万元。从房间布置看,这肯定不是饭店客房标配,而是专门用做了居家房屋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了一声:“这是明拜仁宿舍?”

    马有才答了声:“是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问:“这标准是处级还是什么级?是不是没房子的都有呀?”

    “什么标准,我也不知道。他住这房子的时候,我还没做办公室主任呢。”马有才说到这里,满脸堆上了笑容,“楚党组,您做为政府领导,理应政府安排住房,我马上让人去布置一套。您是选阳面还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指门口:“马主任,我们要开始工作了,你去那等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。”马有才点头哈腰,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曲刚、高峰等人搜查着柜子、抽屉、床厢、沙发等各处可能藏匿东西的地方,楚天齐则坐在沙发上,目光不时在屋子里来回搜寻着。

    “局长,你看这个。”曲刚用一支铅笔挑着个物体,从里屋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这,这是什么东西?女人的内衣,怎么都坏了窟窿?”楚天齐已想到这肯定“娘娘腔”的东西,只是不明白怎么坏了还留着,至于这么艰苦吗?

    曲刚“嘿嘿”一笑:“局长,那不是坏的。你真不认识这东西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那要不是坏的,我就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情趣内衣,都是一些有个性女人穿的,只是‘明白人’弄这些东西,真是变*态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笑的更诡秘,不知是想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这东西倒是听人说过,但却是第一次见到。跟老曲你比起来,我也太的老土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第一次见,第一次见。”楚天齐赶忙帮着解释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、“嘿嘿”几声偷笑响起,是高峰和那几名干警发出的。当然马有才也笑了,而且笑的更精彩,分明是想起了更可乐的东西。

    坐了一会儿,楚天齐站起身,里外屋转着,然后去了卫生间。他揭开便盆上的水箱盖看看,见里面没有类似塑料袋包裹的东西,又打开洗脸盆台面上的化妆品盒翻了翻,也没有异常。

    楚天齐环顾四周,目光无意中投到那个废纸篓,盯在一张卡片上。卡片上的字不多,就三个字,但字的笔体却很眼熟。他弯下腰,拿起卡片瞧瞧,放进了衣兜里。

    在明白人宿舍搜查,大约进行了半个小时,把一些认为可疑的物件装到塑封袋里,写上编号,再让马有才在相关表格上签字,搜查结束。搜查明白人宿舍,大约用了半个小时时间。

    从许源饭店出来,楚天齐等人没有再去县政府,而是直接回了公安局。马有才独自穿过侧门,回了单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吃完午饭,正准备午休一会,曲刚和柯晓明来了,汇报对肖有富和明白人的搜寻情况,主要由柯晓明汇报。

    柯晓明说:“通过调阅录像,肖有富驾驶的无牌照汽车,直接出城,奔乡下方向而去,出城十多公里后,就拐上了岔路。辖区派出所出警后,发现那辆汽车停在路边,上面没人也没有物品,很显然,肖有富是弃车而逃。从弃车现场的车辙印看,是换乘了另一辆车,很可能是有专人接应。沿车辙印追寻,大约十公里后,那辆汽车又驶上了主路。但由于那一段没有监控设备,只能大致判断,汽车奔向了秋胡镇方向,辖区派出所和交警队还在相关区域搜查。

    明拜仁是驾驶越野车离开的,他出县政府的时间是昨天晚上九点十七分,从县政府直接到了许源饭店。然后在九点三十二分又出饭店出来,直接驶出县城,出城时间是九点四十九分。出城以后,他直接上了奔向省城的公路,在晚上十一点五十八分的时候,从何阳出口出去,进了何阳市区。现在那辆越野车,就停放在何阳市碧海龙庭洗浴停车场,明拜仁拿着拉杆箱直接进了洗浴,之后再没见他从里面出来。

    在当地警方配合下,我们赶去的干警,在洗浴进行了搜查,也没见到明拜仁的人影,只见到了他的那两个拉杆箱,拉杆箱是空的。明拜仁应该是化妆后出去的,肯定是遗弃了空的大拉杆箱,拿着里面的小拉杆箱走了。

    从昨天晚上离开政府后,明拜仁的三部手机都没有通话记录,到现在也是关机或不在服务区。调阅三部手机近两周的通话记录,并未发现异常。我们分析,他肯定还有一个我们不掌握的号码。目前我们的同志还在何阳市,继续调阅相关录像,查找可能化妆后的影像。”

    听完柯晓明的汇报,楚天齐问曲刚:“老曲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曲刚道:“除了调查明拜仁在河西银行开的那张卡外,我们还调查了他另几张卡的资金往来情况。目前在他名下的银行卡,共有四张,其中有一张是工资卡。那*资卡上有一万九千块钱,其余三张卡每张都不足一千块钱。他很可能还有类似那张卡的情况,即用他亲人名字开的卡,这些还在继续调查。

    明拜仁所持他母亲名下的银行卡,三周内竟然进帐三十五万元。他从昨天离开到现在已经十六小时,今天又一直没有开机。在他宿舍还发现焚烧资料的现场。种种证据表明,他符合畏罪潜逃的特点。从他近十天支取现金的情况看,他很可能把现金带到了身上,准备随时挥霍。再结合他的性格特点看,他应该是逃到了外地的城市,即使短期躲到山里或是农村,但他肯定还会到城市,因为他娇气。”说到这里,曲刚“扑哧”乐了,显然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。

    笑过之后,曲刚接着说:“所以对明拜仁的排查重点,可以放到城市,尤其要注意车站、码头、收费站。从肖万富的逃跑情况看,应该是在乡下,靠山村地道很可能成为肖万富的藏身地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我基本认同老曲的分析,侦查方向就先按这么搞。还有,老曲、柯队长,你们还要注意这么几个方面。对肖万富的调查,除了锁定他的失踪区域外,也要在他家附近布控,要重点关注和他媳妇接触的人,包括打电话联系的人。还有就是对肖万富的儿子,也要适当的关注。

    至于‘明白人’,要调查一下他经常光顾的女性化消费场所,在他宿舍可是搜出了许多女性衣服、鞋帽和化妆品、饰品。他既然这么热衷于女性装扮,那么他很可能有一些男伙伴,这个你们懂。从他的男伙伴入手,也是一个调查方向。

    近期发生了好几起案子,多名涉案人在逃,比如连莲、明白人、肖万富等,还有相关人员死亡,也有一部分人在押。现在这些死者自然不能说话,他们身上的秘密只有靠活人来解开,靠着和他们有联系的人来解。在押那些人,我总感觉他们也还有藏着掖着,比如那个吴信义。而这几个在逃的人,和那些死者或是在押人员都有交集。如果抓到在逃人员,很可能死者的秘密、活人的秘密都能解开。

    现在种种迹象表明,连莲、明白人、肖万富之间也有联系,而明白人似乎是处在一个关键的节点。因此,这些在逃人员中,抓捕明白人又是重点中的重点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下来。其实有一点楚天齐没说,明白人也是找出内奸的重要节点。

    曲刚和柯晓明都点点头:“‘明白人’是关键节点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又想了一件事:“老曲,尽快组织对小张和小孙的解剖。小张和小孙涉嫌放跑连莲,并且非正常死亡。小张使用的手机出现在地道里,小张又和‘明白人’有过非正常接触,‘明白人’现已涉嫌犯罪。就依据这几点,小张的家人也没有阻拦的借口。”

    “对,解剖,我看他们这回谁敢闹?谁闹就收拾谁。”说完,曲刚站了起来,“局长,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,你们忙去吧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伸出右手,和曲、柯二人一一握过。

    曲刚、柯晓明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忽觉衣服兜里有东西硌了自己,拿出一看,是那张写着三个字的卡片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