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一十七章 意气风发赵伯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天到来了。

    刚上班,就接到通知,下午三*点,许源县党委召开扩大会议,要求科级以上在职干部全部参加。

    楚天齐已经猜到会议内容,知道不需要做什么准备,只是在台历上记下了提醒准时参会的内容,然后继续忙着手头的工作。

    九点多的时候,赵妮娜来了,手中提着一个纸质手提袋。一进屋,就把手提袋直接放到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举动,楚天齐笑着问:“怎么,给我送礼来了?”

    “几十块钱的东西,你要说是送礼,我也没办法。”说着,赵妮娜从手提袋里取出一个长方体盒子,打开盒子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物件。

    这个物件,由两部分组成,整体高有二十厘米。上半部分是笔筒状,只是笔筒部分又有了些许变化,筒状前沿低后沿高,而且后沿突出一小块,突出处是一个展开翅膀的飞机模型。下半部分为梯形体,只是梯形体底部四周都有小拱形镂空,镂空部分类似乒乓球台的底部,四角就形成了四脚。四脚处还专门堵着胶垫,以保护四角对桌面的磨损。

    把这个物件摆到办公桌左上角,赵妮娜又说了话:“昨天上午,从你这回去,给我爸带回了补养品。他很高兴,精神也好了许多,非说让我感谢你,一会说要请你吃饭,一会又说要买礼物。昨天下午我出去买文具,他又给我打电话,让我给你买东西,我也不知道买什么,就买了这么个笔筒。”

    “这礼尚往来也太及时了,就好像我送补养品时就有所求似的。”楚天齐道,“再说了,我收下赵政委东西,似乎也不合适吧?人们难免要说三道四……”

    赵妮娜娇嗔道:“至于吗?你要是这么说的话,那我就把这东西拿走,再把补养品还回来。你刚才也说过,礼尚往来嘛!”

    “经你这么一说,好像我有些不近人情似的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既然是这么样,那我就收下,正好我也想换掉原来的笔筒了。谢谢赵政委,也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赵妮娜长嘘一口气:“这还差不多,好歹也是我们的心意。”然后“咯咯”一笑,“不过你要真不待见的话,就拿回去给我爸用,我看他倒稀罕的不得了。昨天看到这个东西,我爸直说漂亮,还专门观赏了一晚,看那样还有点舍不得呢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看来我是夺人所爱,心眼太实在了。”楚天齐调侃着,然后读着梯形体正立面左右两边各刻的四个字,“脚踏实地、振翅高飞。”接着疑惑道,“既让踏实,又让高飞,这又该何去何从呢?”

    赵妮娜楞了一下,然后马上给出了解读:“这两个词应该是连贯的,意思是只要脚踏实地,就能振翅高飞。比喻只要打好基础,想飞哪就飞哪。这不正是对你的真实写照吗?因为在玉赤县打好了基础,就飞到了千里之外的许源县。其实这两个词,可以用一句话概括,就是‘是金子到哪都能发光’。”

    “不愧是研究生,看的就是深远,看的透彻,原来这东西是为我量身打造啊。”调侃过后,楚天齐问道,“赵政委今天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好多了。尤其早上接到开会电话后,更是高兴的不得了,一会儿嘴里哼着‘今个真高兴’,一会又唱‘拨开乌云见太阳’。现在正在家里收拾呢,又是刮胡子,又是熨衣服的,还说下午要精精神神去开会。我妈都说他快神经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哈哈,精神治疗远胜于药物呀。”楚天齐再次打趣着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参加一个会,至于吗?”赵妮娜不以为然,接着便告辞,“不打扰楚局长了。”

    双方又客气了两句,赵妮娜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伸手拿起造型别致的笔筒,托在手中,楚天齐仔细欣赏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两点四十分,楚天齐到了县委大会议室。

    虽然离开会还有二十分钟,但会议室里早已到了好多人,人们三五成群聚在一起,小声嘀咕着。从人们脸上的表情可知,讨论的那是相当热烈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进来,好多人挥手致意,有的人更是直接走过来,和楚天齐打招呼。一时间打招呼的人,几乎排成了队,颇显热情。

    两天前也是在这里,不但打招呼的人寥寥无几,好多人更是唯恐躲之不及,和今天争先恐后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人们前后表现反差巨大,就是因为那个消息,一会儿召开的会议也是要宣布此条消息。这就是官场,趋利避害是最基本生存之道,人们有这样的表现,也是意料之中的事,楚天齐倒也不觉得突兀,更不会不适应。他只在内心暗暗给自己加油,期望自己的仕途能够走的更远,走的更好。

    “局长,你来的这么早?”一个洪亮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自然听出对方是谁,楚天齐回头去看,一个全身戎装,精神抖擞的警官站在面前,正是两日不见的公安局政委赵伯祥。

    待楚天齐转身,赵伯祥马上“啪”一个立正,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。

    两日不见,赵伯祥就像换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前天上午,政法系统党建工作会议结束后,赵伯祥就由常亮送走了。当时看的出,赵伯祥的状态非常不好,脸色腊黄,头发蓬乱,脸上的皱纹似乎也多了,楚天齐还曾关心的嘱咐了几句。之后赵伯祥就在家休息,昨天还曾让女儿替他请假。

    而现在面前的赵伯祥,身穿藏青色春秋常服,里面是铁灰色衬衫,系藏青色领带。他头上戴着藏青色常服帽,脚蹬黑色系带警用牛皮鞋,帽徽、领花、肩章、警号、胸徽闪闪发亮,更增添了几许威风。

    赵伯祥唇边、下巴青虚虚的,显见刻意刮过,鬓角发型棱角分明,根根发丝黑白分明,肯定是上午刚刚理过。

    见对方行礼,楚天齐也正准备回礼,右手本已抬起少许,却又停了下来。现在自己身穿便服,行军礼的话不伦不类。于是,他用右手拍了拍对方左臂,笑着道:“这位警官,这是刚从哪所警察学院毕业呀?”

    赵伯祥一楞,放下右手,“嘿嘿”笑着:“局长真会开玩笑,有满头白发的毕业生吗?”说着话,赵伯祥摘下了警帽。

    “看着发型,确实不像新警察,就这气派分明是总警监、副总警监,最起码也是一级警监。”楚天齐的话就是调侃,但对方专门修剪并梳理成型的发型,确实增添了许多气势。

    赵伯祥“哈哈”大笑:“局长拿我老头开心呢。不过我今天也确实高兴,感觉自己就像年轻了好几岁,走路都轻快好多。不像前天,双脚就跟灌铅似的,人也忽然像塌了架。”

    对方看似年轻了好多,但发青的眼窝说明睡眠不好。于是,楚天齐又道:“老赵,兴奋是兴奋,但也要注意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说着话,赵伯祥煞有介事的又行了一个军礼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了起来:“哈哈,平时稳重有加的赵政委,今日竟然成了活力四射的小年轻。”

    “人逢喜事精神爽嘛!”赵伯祥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坐吧,人们都看着咱俩呢。”楚天齐向对方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确实,好多人的目光都投在这两人身上。本来楚天齐就是大家关注的目标,再有这个一身戎装的老警察加入,更是成了焦点。何况赵伯祥今日也成了高门大嗓,似乎怕别人听不到呢。

    赵伯祥回头看去,也笑了。

    找到公安局就座区域,楚天齐坐了过去,赵伯祥坐在了他旁边。此时,已有局里几位副科就座,只有曲刚还未到来。看到局长、政委到来,众人纷纷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“局长,你到啦?”一个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见曲刚站在身侧过道上。他冲对方招了招手:“老曲,坐这儿。”

    曲刚点点头,坐到了楚天齐身边位置。

    赵伯祥隔着楚天齐,与曲刚打上了招呼:“老曲,你今天这可是姗姗来迟呀,这不符合你的风格,难道是对今天的会议不重视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迟了?现在不是会议还没开始呢吗?”曲刚没好气的说。

    “是,是没开始。我以为你对会议有意见呢。”赵伯祥一点也没生气,反而一副调侃的口吻。

    身旁众人听的明白,赵伯祥这是示威,是在向对方传达一个意思:此一时,彼一时。

    曲刚没理会对方,而是摊看笔记本,双眼盯在上面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曲刚的状态也并非有多糟,但显然一般。尤其一身简单夏装,须发也没有刻意打理,和警容严整的赵伯祥一比,明显差了好多。但两人有一点相同,那就是眼的四周都有黑影,显然都没有休息好。

    无意中转头四顾,楚天齐发现,整个屋子里的人几乎都穿半袖。只有赵伯祥是长袖衬衫配外套,而且头上竟然没有一粒汗珠。楚天齐不禁佩服赵伯祥抗热,转而一想,便找出了答案,因为赵伯祥老了,老年人一般出汗要少的多。

    会议室一下子安静了好多,领导们开始入场了。所有县委常委鱼贯走上主席台,到了自己的座位前站立,当然这里边没有牛斌。和往常入场不同的是,今天没有进行曲相伴,也没有音乐预热,台下的人们也默契的没有鼓掌欢迎。

    众常委在位置上坐定,现场彻底安静下来,气氛一下子为之严肃。

    县委书记刘福礼面色冷峻,威严的扫视全场一周,说了话:“同志们,今天开会,是贯彻定野市委、市纪委会议指示精神,通报一件事情。”停了一下,他接着说,“许源县委原副书记、原政府县长牛斌,因严重违纪,已经被市纪委双规,正在接受组织调查。市委、市纪委要求我们……”

    刘福礼的话还在继续,但在场众人的反应却是各异。好多人都长嘘了一口气,为这个消息得到证实而心里踏实下来。这些踏实下来的人,无非就是事不关已,一种好奇的心情,纯粹是看热闹心理。但大多数人恐怕却未必如此,因为被查的是前政府一把手,好多人可是与其有过交集的,谁知哪里会牵扯到自己?

    楚天齐无法了解到别人内心真实想法,但有几个人脸上却似乎写着答案。他发现,主席台上的常委们大都面色沉重,不知是痛心还是憎恶?常务副县长魏铜锁虽然也面色严肃,但那严肃的背后,分明写着两个词:兴奋、踌躇满志。而萧长海的脸上,却写了另外几个近义词:恐怖、担心、忐忑。

    再看台下众人,大都面无表情,不过曲刚、向阳脸色却非常难看。与他二人形成鲜明对照的,是那个坐姿挺拔、面带微笑的赵伯祥。

    看着身侧意气风发的赵政委,楚天齐不禁疑问:他真的就那么高兴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