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一十一章 出师未捷身先死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牛斌正在签批文件,却又连着打了两个哈欠。他放下手中钢笔,伸了个大大的懒腰。看了看手表,才十点过几分。他不禁纳闷:离午休时间还早呢,怎么就瞌睡了?可能是这几天睡眠不好吧。

    于是,牛斌站起身,绕过办公桌,拉开屋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楼道里三三两两站了好几拔人,不知道在说什么。当这些人听到走路声音,并看到是牛斌时,马上躲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牛斌注意到,这些人看到自己时,脸上神色突变,不知道发生了什么。就在他走过那些门口时,也有人在里面张望。

    搞什么鬼?牛斌干脆不出去了,马上返回办公室。一个电话,把马有才叫了过来。

    看到马有才进屋,牛斌开口就问:“老马,怎么回事?人们都不好好上班,在楼道里嘀咕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,不清楚,我找他们问问。”说着,马有才就想拉门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也跟他们一样,变毛变色的?说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牛斌叫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马有才迟疑了一下,走到牛斌办公桌前,支吾着道:“听说……听说明秘书让公安局给……抓了。”

    牛斌脑袋“嗡”了一下,但还是强自镇静着:“什么时候的事,有准没准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早上九点那会,听说是楚天齐把人带回来的。还听说明秘书穿了一身女人衣裳。”说到这里,马有才又补充道,“我是刚听说,正准备来汇报。”

    “你忙去吧。”牛斌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马有才快速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虽然一直就有不好预感,但真正听到“明白人”被抓,牛斌还是感到了震惊。他不震惊“明白人”会被抓,而是没想到会在这个时候被抓,他不明白,楚天齐是怎么找到的。

    在震惊的同时,牛斌更多的是恐惧。本来秘书被抓,领导就难辞其咎,何况他和“明白人”并非单纯上下级关系?现在“明白人”这一被抓,自己的危险也就来了。牛斌现在只能期盼“明白人”嘴严点,处理某些事利索点。可这不由自己掌握呀,全都是警方在办,全都是那个楚天齐在指挥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。

    得到允许后,马有才走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,马有才面带喜色,进门就说:“县长,朋友发来短信。市委组织部和市公安局来人了,正在县公安局开会,楚天齐被停职了。”

    牛斌以为听错了,不解的望着对方。

    马有才再次强调:“千真万确。会议还没有结束,但这个事已经当众宣布了。”

    看来是真的了。牛斌没有表态,而是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马有才退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眼望前方,牛斌眼中噙满泪花,心中不停默念着“苍天有眼,苍天有眼”。

    很快,牛斌冷静下来,心中更多的还是担忧。他不知道苍天能够有眼到何时,也不知道那个“明宝宝”能不能出卖自己。

    牛斌又心乱不已,站起身来,不停的在地上来回踱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点四十多,公安局会议结束。

    从会议室出来,王秀荣看着周子凯:“周局,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走,我再和楚局长坐会。”说着话,回头喊道,“楚局长,去你办公室。”

    王秀荣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脸上浮现出蔑视的笑容。

    来到三楼,周子凯回头一看,见姚兵还跟在身后,便说道:“老姚,你先去别处等我。”

    本来想着去听听,结果被对方拒绝,姚兵脸上稍现尴尬,“哦”了一声,回头喊道:“老曲,到你那坐坐。”说完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局长办公室,周、楚二人都坐到了沙发上。

    周子凯直接道:“小楚,有什么想法,说出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没什么想法,既然有人举报,那我配合调查就是。”

    “一时想不开也正常,你要相信组织,组织绝不会冤枉一个好同志的。要尽快卸掉包袱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”说着话,周子凯拍了拍对方胳膊。

    明白对方在安慰自己,楚天齐一笑:“周局,您放心,你安排的任务,我还会尽我之力去做,只是可能要更曲折了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也笑了笑:“暂时不能行使书记、局长权利,肯定有些事要不顺手一些。不过,少却一些事务牵绊,也许还能把更多精力投到其它事上呢。去年你不就是在‘休假’期间找到了假药窝点吗?再说了,关键时刻你也可以行使督查长权利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接话,而是站起身,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塑封袋,又走到周子凯面前:“周局,你把这个带走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不解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戴上白手套,打开塑封袋,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硬皮本。翻开硬皮本,楚天齐指着一处内容:“周局,你看这。”

    周子凯低头去看,然后马上抬头,不解的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等你仔细看过,就都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说着,周子凯打开公文包,“放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重新把硬皮本装回塑封袋,捏好封口,然后放到了那个公文包里。

    “我先回了,有什么困难,随时找我。”说着话,周子凯站了起来,“你不用送了,省的道别时,大家都尴尬。”

    明白周子凯是担心姚兵给自己难堪,楚天齐听话的点了点头,但他并不是怕姚兵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下楼,而是是送到了三楼楼梯口处,然后回到了局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刚在椅子上坐定,周仝便来了。

    看到周仝进屋,楚天齐自嘲的说:“周局刚慰问完,周科长又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以前大权在握,我这个小股长不敢着局长面,以免您有想法,以为我想拍马屁。现在你被停职,咱们也就算平等了,也不存在攀高枝之嫌了。”说着话,周仝径直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刚刚不履职,就有人上门数落,人呀,太势力眼了。”楚天齐叹了口气,“哎,世态炎凉啊!”

    “行了,少酸了吧叽。”周仝面色很是严肃:“到底是因为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也没什么。咱是组织的人,组织让怎么做就怎么做。”

    “德性。”周仝拿起一张报纸扔了过去,“人家好心好意问你话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挡开报纸,“嘿嘿”笑了笑,又说:“组织部和市局都接到举报,举报我虐*待嫌疑人喜子。本着对同志负责的态度,市局介入了调查,市委组织部就出了停职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“不盯着犯罪分子,倒盯着自己同志,真他*娘的没正事。”周仝暴了粗口,接着提出疑惑:“仅凭一个举报,就停你的职,这也太儿戏了。”说到这里,她又补充了一句,“你少拿什么纪律、规定呀搪塞我,问你什么你就如实回答。”

    “这家伙,口吻比市局周局都厉害,最起码人家还安慰几句呢。”调侃过后,楚天齐接着说,“那个姚副局长说,举报材料非常完备,是目击者写的。目击者声称,看到了我对喜子的摧残过程,在举报信中都进行了详细叙述。除举报信外,还附有喜子的尸检报告,报告上有详细的记载。”

    “目击者?开玩笑?当时除了警察,就是喜子同伙。再说了,我和佼佼在教训喜子的时候,除了你在现场,并没旁人呀。”周仝说,“那我问你,他们找你了解了吗,找其他同志调查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没找过我,我提前一点消息都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什么接到举报?我看就是人为整事,你看那个姚兵,整个一副小人样。那个女人更不是什么好东西,长的那么难看,还趾高气扬的,给谁看?对了,是给那个秦光头看,他俩眉来眼去的,一看就是搞破……”红着脸停顿了下,周仝接着说,“上头领导也是睁眼瞎,说什么就信什么。现在局里好多案子正胶着呢,停了你的职,那不是釜底抽薪吗?这他娘的纯属是亲者痛、仇着快。对了,这不正常,肯定是小人报复。我看就是那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感觉你这么像愤青?”楚天齐打断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愤青?要是多几个像我这样愤青就好了。”说到这里,周仝压低了声音,“你说是不是……”说着话,用指头在桌上写了“牛”字。

    楚天齐想了想,摇摇头:“不好说,倒是有这可能,只是这不是他能决定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肯定是找上面主子了,也说不定还有帮凶。比如……”说着,周仝又在桌上写了一个字。

    楚天齐摆摆手:“你就别瞎猜了,这谁又说的清?”

    周仝“哼”了一声:“是说不清,你前一阶段又是削县领导面子,又是震动同僚,又是铲除内奸、驻虫的。看着倒是弄出了动静,好像也树立了威风,可那些大大小小的官、兵是记上你了。也不是所有人都恨的牙根痒痒的,但相当一部分人把你看成了危险,也看成了麻烦,认为你就是平衡的破坏者,就是只顾自己不顾他人的自私鬼。你想把自己比喻成了疾速行驶的列事,还想大干一场,现在怎么样?你知道吗?我现在想起了唐朝老杜的一句诗,你猜猜是什么?”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了口气:“出师未捷身先死!”

    “你还不笨。”说着,周仝抬起右手,在眼上笔划着,还发出了抽泣声。但那笑模笑样的,哪像是在哭?

    看着周仝的滑稽样,楚天齐道:“你作什么妖?”

    周仝没有停止动作,而是边笔划边说:“我在给你对下句呀,长使英雄泪满襟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真有你的。”楚天齐点指对方,大笑着。

    周仝也跟着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停止发笑,周仝神秘的说:“说说‘明白人’呗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楚天齐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“说说他那个熊样,我今天只是听说,没看到。”周仝满脸都是八卦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你真要听?那你可别嫌恶心。”楚天齐也神秘的说。

    “恶心?能有多恶心?还能像见了耗……呃,呃”说着话,周仝干呕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的笑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