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零二章 肖万富跑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听高强介绍完情况,楚天齐想了想,说:“这样,你先去忙,等我听完具体内容,想好以后,再决定下步的行动。先不要和任何人说起这上面的事,也不要说起找过小张前妻的事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不过您得尽快听,听完以后也需要早做决定。虽然我要求小张前妻不要讲我找他的事,也不要讲起密码箱。不过我还是担心她说漏嘴,或是在别人胁迫下说出去,那样就会走漏风声。”高强不无担忧的说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了声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高强出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带上手套,从桌上拿起信封,前后观察了一下,从里面取出一个优盘来,插到了电脑主机上。然后从办公桌侧面抽屉里,拿了一个耳机出来,接到小音箱上,打开了音箱开关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准备把耳机带上的时候,忽听有脚步声传来,像是奔自己屋子方向。于是他赶忙取掉耳机、优盘,连同手套,放到了侧面抽屉里。

    刚放好东西,便传来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坐直身体,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曲刚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自那天发生调虎离山的事以后,曲刚一直没有踏入局长办公室,也没有和楚天齐有过接触。就是平时走路遇到一起,曲刚也顶多是打声招呼,而后就匆匆离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曲刚这是心里别扭,只是不知是因被利用而懊恼,还是因其它原因而不愿见自己。其实不只曲刚如此,楚天齐又何尝不别扭呢?

    曲刚坐到椅子上,稍微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:“局长,那天的事究竟是怎么回事?是谁在捣鬼?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不太清楚。”然后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相信你。”

    虽然嘴上这么说,但二人心里都并不这么认为,除非此事真*相大白。不过曲刚仍然笑了笑,说了句:“谢谢!”

    “老曲,有事吗?”楚天齐问道。

    曲刚似乎才想起来,忙说:“局长,是这么回事。八号那天,你安排了我两件事,一件是跟进打电话嫌疑人侦破,另一件是调查泄露你们行动的人。经过这几天调查、分析,我们锁定了局门卫肖万富,肖万富就是你们行动当晚的门卫值班人。做出这个判断,主要有以下理由……”说到这里,曲刚压低了声音,这声音只有对座二人能听清。

    听完对方的汇报,楚天齐点点头:“说实话,我也对他有怀疑,早就有怀疑,不只是因为这件事。你还记得吧,去年假药案的时候,曾经发生过所谓四十多封信件被退的事,当时那三周值白班的正是他。”楚天齐现在说的是实情,但刚才高强也提到了关于肖万富的内容,他却没有讲给曲刚。

    点点头,“嗯”了一声,曲刚又说:“局长,这次我一定要把这小子控制住,绝不会再发生‘明白人’那种事。目前,知道要对他采取行动的人,只有我和你,绝不会泄露秘密,绝不会让人捣鬼。”

    “好,很好,我等着你胜利的消息。”说着,楚天齐伸出了右手。

    两人右手握在一起,都从对方眼中,看到了对此事成功的渴望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待曲刚走了以后,楚天齐出了办公室,楼上楼下、院里院外转了一圈,才回到办公室。他之所以转了这么一圈,就是为了让人们看到,要是有什么事也就立刻找自己了,省得一会儿再来打扰。

    插好屋门,坐到办公桌后,再次把优盘、耳机插好。楚天齐点了一下鼠标,耳中传来对话的声音,听声音是干警小张和“娘娘腔”明白人在打电话。

    小张:“明秘书,开完会了吗?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刚开完,什么事?”

    小张:“去年给你送的那五万块钱,你是不是给我打个条?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什么意思,你想留证据?”

    小张:“不,不,给我打个借条,糊弄一下我媳妇。昨天我媳妇问我把钱弄哪去了,我没说实话,说是借出去了。我媳妇不信,说是我肯定赌博输了,非要找那个麻将馆去问。要是那样的话,不是露馅了吗?我老婆非跟我离婚不可。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那我管不着,那钱也不是我用了,是我帮你打点的。你也不想想,又是局领导,又是县领导的,那点钱哪够?要不是我的面子大,你就是再出五万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小张:“五万块钱就弄个了警长,连中队长都没混上,还不贵?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刚上两年班,警长还不满意?我可知道,你那是肥差事,光给连二姐、喜子照顾朋友,你就得了不少好处费吧?另外,你还给二姐带粉,那好处就更可观了。”

    小张:“谁说我给连莲带粉了?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上次在省里你喝多了,结果咱俩在省里宾馆玩的时候,你脱衣服时就掉出来过一小袋。我当时问你,你说是给连二姐带的。你忘了?”

    小张:“我说过?我怎么不记得?明秘,我现在怕的很,我感觉好多人看我的眼神都不正常,就跟发现了什么似的。尤其在局里也没个帮手,要是有个什么事都没人通知,我这心里更没底。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你以为局里只有你是咱们的人?”

    小张:“还有谁?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怎么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    小张:“不,不,我就是想心里踏实些。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好吧,那我就透露一点儿,昨天有一个人跟你借打火机点烟,你记得吧?”

    小张:“你是说……肖万富是咱们的人?还有谁?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知道这些就行了。记住,你不得透露此事一个字,否则后果自负。”

    小张:“明白,明白。明秘,咱们以后别那个了,我媳妇肯定有了察觉。她昨天晚上忽然问我,是不是和男人也那啥了,我当然不承认。可她警告我,要是真有那事的话,就肯定和我离婚,她嫌恶心。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妈的,你什么意思,把老娘玩腻了,又嫌老娘?想跟我玩的人多了去了,哪个不比你有权势?本来我不怎么稀罕你,可你竟然要和我断了。那我告诉你,以后你不和我玩还不行,要不你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小张:“你……你……这事再说,明秘别生气。你现在能不能借给我一万块钱?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开什么玩笑?你从二姐那里得了那么多,肯定也从别人手里赚了外快,会缺这个钱?”

    小张:“我那不是都输给你们了吗?连工资都没剩下,还欠了一屁*股债。我向你借钱,也是没办法的事。自从新局长来,我就没敢替二姐办事,我摸不清他脾气。现在局长又让归还借款,我不敢不还,那可是好几人从财务借的钱,都被我一人用了,他们现在每天都追着要我还钱。新来这小子,我感觉不是省油的灯,我真怕出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真拿你没办法,好吧,我借给你一万块钱。另外,你干脆请一段假,出去躲躲,省得整天担心吊胆。”

    小张:“谢谢明秘。”

    明白人:“今晚上来拿钱,咱俩再……对了,嘴严点,也警惕些,别让人给录音、拍照。我说你小子,不会给我录音了吧?”

    小张:“哪能呢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声音到此,播放停止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信封里又拿出两张照片来,第一张很模糊,但却能看清上面的人,这个人就是“明白人”。画面中还有一只手,但看不到这只手的主人,这只手正把一摞百元大钞放到“明白人”手中,钞票呈扇面状打开,共五小捆,看样子是五万元。

    第二张照片要清楚一些,是一个人正从窗口向里面递银行卡,这个人还是“明白人”。照片上卡号看不清,但却能看清上面的银行名称,还有显示时间,时间精确到秒。

    从两张照片可以看出,第一张是“明白人”在接别人递过来的五万块钱,照片应该就是递钱人偷拍的。结合刚刚听过的录音,这个只拍到一只手的递钱人很可能就是干警小张,而这个照片应该也是小张偷拍。第二照片显然是从银行监控录相上拍的,画面就是“明白人”在银行办业务的场景。

    看来这个小张也留了一手,不但在送钱时留了照片,事后还变相取得了录音,而且还从银行专门拍到了监控上的内容,那么第二张的这张银行卡肯定有名堂。

    依据这些证据,完全能够调查“明白人”,那么该如何调查,怎么调查?把相关东西收进抽屉,楚天齐思考起来。

    不多时,楚天齐拿定主意,伸手按下固定电话上的免提键,在上面拨着号码。

    正这时,门口响起“笃笃”敲门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停止拨号,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立刻传来响动,但却没有推开。同时响起曲刚的声音:“局长,开不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这次意识到还插着门,赶忙走过去,打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曲刚站在门外,鬓角挂着汗珠,警用衬衫上也有点点汗迹,脸上表情很是沮丧。见屋门打开,曲刚长叹一声,闪身进屋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表情,听到这声长叹,楚天齐知道肯定是出岔头了。于是,关上屋门,坐回到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曲刚也坐到对面椅子上,再次长叹一声:“跑了,肖万富跑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详细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么回事……”曲刚语气沉重的讲起了整个过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