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零七章 死者携毒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新的一周到来,久未露面的周仝来了。

    说周仝久未露面,并不是说近期没见到周仝,其实周仝一直在正常上班。而是自那次发生暧昧后,两人没有单独接触,就是来拿走衣服的时候,周仝也是匆匆来去。不只周仝在回避,其实楚天齐又何尝不是。

    见周仝进屋,楚天齐不知所为何事,便伸手一指沙发:“坐。”

    周仝没有在沙发就坐,而是直接坐到了办公桌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平时很少在办公室单独相处,两人更是很少坐的这么近,楚天齐一时不适应,显得很尴尬。反倒是周仝,要从容的多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局促的样子,周仝“扑哧”一乐,说道:“楚局长可真出名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揣着明白装糊涂:“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周仝没有纠正对方装像,而是压低说道:“‘明白人’逃跑的事,全县都传遍了,说他光卡上存款就上百万,还说他经常扮成女的,和男人鬼混。人们还说,秘书这样,领导也好不到那去。好多人都说,‘明白人’的那些钱,对于牛斌来说,就是九牛一毛。还有人说,牛斌就是‘明白人’男伙伴之一,还有人说的更是绘声绘色,就跟亲眼所见,亲自捉奸……”说到这里,周仝的脸红了,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的窘样,楚天齐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笑。”周仝娇嗔着,然后继续说,“人们都说,‘明白人’能够现原形,主要是因为你这个公安局长,是你一系列的动作有了效果,总之人们对这件事是高度赞扬的。不过也有人把这说成是官场争斗,说你是在通过整秘书,达到扳倒领导的目的。尤其人们更是把你那天在县长屋里所作所为,说成是直接挑衅、宣战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人们的想象真是丰富,哪有那么复杂?”

    周仝道:“你觉得好笑吗?现在人们都知道楚局长不好惹,可好多人并不这么认为,说你是官场菜鸟,幼稚的很。他们说你这不只是向牛斌宣战,而是在挑衅许源县的大半个官场,说你是想用外来势力,冲击本地派。历来都有本地派和外来派之争,但派别阵营不是一成不变的,尤其随着时间推移,或是有新势力进入,外来派也会具有本地派的特点。就拿许源县来说,以前魏铜锁是本地派的代表,刘福礼是外来派,牛斌也是外来派。但刘、牛的外来派又并非一派,经过磨合,形成了一个三足鼎立的态势,虽然各派力量并不完全均衡,但相对平稳。

    你到许源县来,称不上外来派,只能称为外来人。在这种情况下,各派既在争取你,也能容许你游离在派系之外。他们认为你光杆司令一个,翻不起多大浪花,只要不加入别派,就是己派的胜利。可你这次和牛斌一叫板,被人们解读为挑衅本地派,那人们的反应就不一样了。相对你这个来了仅一年多的毛头小子,那三派都可以称为本地派了,任何一派的成形时间都是你来许源时间的好几倍。

    我知道,你肯定不是要挑衅某某派,更不是要挑战整个许源县官场体系,你只是在为你的工作考虑。但人家那些派别不这么认为,或者说最起码觉得你目的不纯。这样的话,你就麻烦了,那些派别都会把你当成对立者,都会防着你,冷枪暗箭也就来了。这是我最担心的,要不我也不会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周仝说的这些,楚天齐也并不是没有想过,甚至一些后果他也预分析过。但就现在面临的局面来看,他必须要展现出强势,否则好多工作只会越来越被动,自己也会被拖垮。与其没有出成绩就灰溜溜退场,不如先彻底打开工作局面,把这些案子弄个水落石出,即使因此下台,也算达到了自己一定的目的。当然这样不亚如饮鸩止渴,自己也会中毒,不过总算轰轰烈烈一场,这正是楚天齐的豪气所在。

    虽然自己有一定的苦衷,采取现策有不得以之处。但周仝能讲这些,是同学对自己的关心,是师姐对师弟的呵护。楚天齐很感动,于是真诚的说:“谢谢你,周仝,我一定谨慎再谨慎。只是我现在已经相当于坐在一辆疾速行驶的列车上,只能前进不能后退,就是停下来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事已至此,你好自为之,考虑问题更完善一些吧,尽量少出纰漏,少让对手抓到把柄。那句话要好好品味,‘木秀于林,风必摧之’。”说着话,周仝站了起来,轻叹一声,“哎,如果你这趟高速列车疾驰下去,可能会到达理想的站点。但就怕忽然外力袭来,不但要被迫停下,甚至要脱轨翻车呀。”说完,周仝带着忧郁离开了。

    看着周仝离去的背影,楚天齐也不由得叹了口气,心中暗道:不得以呀。

    抽了支香烟,楚天齐调整着有些低落的情绪。他意识到,既然危险就在身边,那就要加速解决问题,以免到时无力回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
    坐直身体,楚天齐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曲刚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肖万富和‘明白人’逃跑已将近一周,到目前还没有有用线索,曲刚情绪明显很低落。尤其自发生楚天齐叫板牛斌一事后,曲刚心情更复杂,他对楚天齐又尊敬了许多,但同时也显得生疏了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在对待曲刚的时候,心情又何尝不复杂呢?

    看到曲刚没有皱着眉头,楚天齐用手一指对面椅子,同时说道:“看样子有好事吧?”

    曲刚平静的说:“也谈不上好事。经过对小张、小孙进行尸检,在他们体内检测出二百克毒品。这些毒品都呈胶囊状,大部分胶囊保护层完好,显然他们是为了携毒。另外,每人体内都有两粒‘胶囊’损坏,因此体*液含毒品的浓度达到了八十五微摩尔每百克,超标严重,也不排除他们平时就吸毒。胶囊的破损断面很整齐,不像是意外破裂,更像是被提前做了手脚。尸检结果是:毒品中毒致死,疑似被人谋杀。”

    “说说你的推断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递给了对方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曲刚接过香烟,点着,然后说道:“他二人是在连莲逃跑时失踪,小张手机又出现在靠山村地道,现在在他们体内还发现了毒品。在连莲逃跑前半夜,小张和‘明白人’有过两次联系,肖万富疑似和‘明白人’也有关系。因此,连莲、‘明白人’、小张、小孙、肖万富等人,都和‘毒品’二字有牵连,这就形成了一张网——贩毒网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看着局长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,曲刚不禁疑惑:“局长,你不感到惊讶?我在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,可是很震惊的,也很惶恐,我没想到小小许源县竟然有这种事。”

    “意料之中,犯罪和利益紧密相关,暴利往往是犯罪最直接的动因,何况毒品是一个容易成瘾的东西。许源县有毒品,也并不奇怪。我在玉赤县做副乡长的时候,就曾经误打误撞的发现了吸毒者,还协助警方与贩毒集团交过手。现在毒品既已出现,我们首要任务是查找来源,打掉贩毒团伙,斩断毒品利益链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轻叹一声,“说实话,真不希望辖区出现这样的事,但愿许源县不要出现毒窝。”

    刚才楚天齐的回复有真有假,他之所以表现的那么镇定,最主要的是,他已经提前有过相关方面消息。首先就是周子凯专门私下交待了两件事,其中一件就是查毒品。只不过当时两人在楚天齐办公室,是周子凯私下交待的,别人并不知道他们谈了什么。其次,张、孙二干警体内有毒的事,楚天齐已经提前从高强口中得知,那是刚发现二人尸体时,高强偷偷取二人唾液和尿*液做了化验。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曲刚点点头。谁又希望自己治下毒品泛滥呢,尤其警察更是如此。

    “从目前形势来看,抓捕逃犯的同时,要关注毒品的事,但这事暂不宜声张,只能有数人知道。这样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轰动,利于保密,也不至于引起嫌犯的更多警觉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不过,可以在审讯吴信义的时候,敲打敲打对方,我不相信他真像标榜的那样无辜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是这么考虑的。”曲刚表示赞同,但也担忧,“不过,只怕有些事未必能够瞒的住,这次对张、孙二人的尸检可是好几人都参与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说:“能多瞒一天是一天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去了。”曲刚告辞,向门口走去。在临出门时,他停下来,转回头,“这次老张和老孙肯定不找局里闹腾了。在今天向他们通报尸检结果时,两人几乎都瘫了,看着也挺可怜的。”说完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着曲刚身影消失在门外,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从那次听到周子凯安排查毒任务时,楚天齐当时确实很震惊,但很快就被其它工作冲淡了。当时周子凯也只说是怀疑,并没有确凿的证据,楚天齐觉得这事很遥远。

    可随着一件件蹊跷的案子发生,尤其高强汇报张、孙二人体内有毒,并且在靠山村地道发现毒品后,他的心情就沉重起来,这也是他要树立强势形象的原因。毒品对国家、对社会、对个人危害极大,毒品交易更是犯罪频发的罪魁祸首,有时甚至能够引起一方社会的动荡不安。打击毒品犯罪,任重而道远,却又意义非同一般,这种意义不只是精神上的意义,而是具有深刻的现实意义。

    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,伴着缓缓升腾的轻烟,楚天齐的思绪清晰起来,眉头也渐渐舒展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