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一百一十二章 雾里看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仝刚走,曲刚就来了。

    径直坐到对面椅子上,曲刚道:“局长,怎么会这样?仅凭一封匿名举报信,就停你的职,这也太儿戏了。说什么你对犯罪嫌疑人虐*待,这纯属就是无中生有,还拿出所谓的尸检报告,更是狗屁不通。犯罪分子绑架人质,在人质身上绑满*,还妄图置你于死地。像这样穷凶极恶之徒,就应该当场击毙,服毒自杀都太便宜他了。喜子负隅顽抗,双方搏斗,肯定难免损伤,这还算个事了?

    在你领导下,全局上下斗志昂扬,众多案子都有了眉目,却被来了这么一手釜底抽薪。上级这么对待你非常不公平,不但对你不公,对所有不辞辛劳、不惜流血牺牲的公安干警都不公。刚才我已经向两位副局长表明态度,请市局收回成命,如果他们不予理睬,那我就去找市局马局长,找组织部,找市委。只要他们不给出明确说法,不纠正这种错误行为,那我就再往上找,我就不信没说理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“老曲,你这说什么呢?”楚天齐说着话,扔过了一支香烟,“我们都是组织任命的干部,县局所有工作都是在组织领导下进行的。组织现在暂停我的职务,对我进行调查,也是组织对我的爱护,我相信组织绝不会冤枉我的。你刚才的说法纯粹就是意气用事,不但于事无补,也会把你搭进去,说不准还会连累好多人。”

    曲刚猛的吸了两口香烟,恨恨的说:“把我搭进去,那又怎样?我已经想通了,与其这样碌碌无为占着位置,还不如为你这样年轻有为的好领导争个公平。如果就因为这事丢了小官,我没有怨言和遗憾,我坚信自己的做法是正确的,一定能够经的起历史和时间的检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淡淡的说:“我们是人民警察,不是梁山聚义,我们是为人民服务,不是为某个人工作。现在你还有好多正事要做,不要再发牢骚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想好好工作,可现在哪有心情?像你这样一心为公,现在却被弄了个停职调查,想起来就寒心。还不如什么都不做,那样更不惹事,坐的更安稳。”曲刚情绪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冷冷看着对方:“老曲,你怎么说话像个孩子?大道理我就不讲了,你继续坐着我不撵你,请你不要再说犯唬话。另外,我还警告你,你要是去上边找的话,那不是在帮我,而是在给我增加罪状,我不但不领情,反而会骂你,因为你是在故意害我。”

    曲刚站了起来,气呼呼的说:“你……局长,这分明就是有人给你穿小鞋。你要是听之任之的话,他们还会变本加利,会骑在你头上拉……拉*屎。你不能就……”

    “谢谢你的好意,我愿意,可以吗?”楚天齐的话很不尽人情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唉,局长,你……不是这种软……”曲刚在地上来回踱着步,边走边说着,最后又“哎”了一声,走出门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长嘘一口气,仰靠在椅背上。

    曲刚又回来了:“局长,你也别拿话激我,我老曲不管他什么狗屁决定,反正就听你指挥。”说完,走了出去,连门都没关。

    看着曲刚背影再次消失在门外,楚天齐不禁疑问:曲刚所讲究竟是真是假?他在此事中,有没有扮演角色呢?

    这次被举报,一个重要依据就是尸检报告。尸检是在何阳医院进行,而王秀荣丈夫是何阳市长,这里边似乎有王秀荣影子。去年三月份,王秀荣来局里宣布任命,当时就是贬楚褒曲,今日又如出一辙。这是巧合吗?

    这次市局来了两个人,但排名靠后的姚兵显然要活跃的多。全系统人都知道,姚兵一直支持曲刚,这次更是当众为曲刚站班助威,难道曲刚提前不知情?

    本来对曲刚怀疑越来越小,但这次的事又该如何解释?可刚才曲刚的表态虽不乏夸大,但却看不出有假,这又做何解释?是自己眼拙,还是曲刚表演太逼真呢?不过自己刚才又何尝不是表演?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赵伯祥站在门外。

    楚天齐抬起头:“政委,有事?”

    赵伯祥道:“局长,到点了,该吃午饭了。”

    “哎呀,可不是,十二点了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站起身,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帮着带上房门,赵伯祥追上了楚天齐:“局长,有几件事跟你汇报一下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打断了对方:“别别,该怎么做,那是你的事,可跟我无关。”

    赵伯祥没理会对方的拒绝,而是自顾自的说了起来:“局长,党建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听的出,对方说的这些并没有实质内容,都是局党委日常工作。楚天齐明白,对方汇报工作纯粹是借口,其实就是在表忠心,只不过是又换了一种方式而已。

    当楚、赵二人进到食堂的时候,曲刚、常亮、孟克也围了过来,众班子成员坐在同一桌吃饭,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似的,但其实大家都感到了别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下午上班开始,好多人都找着各种理由,到局长办公室。有的人直接表态,忠于楚局长,听楚局长的话。有的则要含蓄一些,类似于赵伯祥那种方式。

    面对这些下属表忠心,楚天齐只能模棱两可的应对着,既不能太酸腐,摆出一副悉听组织安排的嘴脸。也不能太实在,还像原来那样指点别人的工作。当然,来的这些人根本就不是汇报工作,也不是真有什么事,并不等着楚局长发表意见,其实就是表明一种态度罢了。

    虽然人们来表忠心,从某种意义上说,是对自己还报有希望,但也说明自己弱势了好多。否则,大权在握,不用说,人们也得听自己的,又何至于面对这种安慰方式呢。这来来往往的人中,究竟又有几分真心呢?怪不得歌中都说“雾里看花,你知哪句是真 哪句是假”。

    相比起这些表忠心的人,高强、高峰、仇志慷、厉剑等人并没有专程登门,而是有什么事就打电话,该怎么汇报就怎么汇报。楚天齐和他们也没有其它废话,该怎么指挥还怎么指挥。

    下午快下班的时候,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。

    手机刚一接通,就传来候三的声音:“楚局长,我回到公司了。”

    “候老板,感谢你呀,这次抓捕嫌疑人你立了大功。本来想着请你到许源县来,好好招待一番,可你却急着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自家哥们不说谢谢,您以后就别叫我候老板了,直接喊我候三。”候三的话透着真诚。

    楚天齐答的很爽快:“好,那我就喊你候三,你也别喊我局长,就叫我小楚。”

    候三道:“虽然我比你大几岁,可我还是习惯喊你楚哥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随你便。这次为了局里的事,你还专程办了会员卡,花了好多钱。你报个数,我从办案经费里边给你报了,帮忙已经很感谢了,不能再让你贴钱呀,公是公私是私。”

    “楚哥,不必这么客气,哪能让你报销?我没想是公还是私,反正我只知道是给楚哥办事。”说到这里,候三“嘿嘿”一笑,“反正会员卡还在我手里,以后无聊的时候,还能去那里消费,找找乐子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你不恶心啦?”

    “呃,呃。”一阵干呕声,从手机听筒传出。

    楚天齐忍不住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,手机里也传出爽朗的笑声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县委书记办公室。

    刘福礼坐在办公桌后,右手五指弯曲,呈梳子状,在头上不停的梳着。

    对面椅子上,坐着他的外甥女,许源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江胜男。

    看着舅舅久久不说话,江胜男追问着:“舅舅,我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”刘福礼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江胜男说:“现在局长停职,以前有好多事都是向他请示,以后我该找谁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这么笨?”刘福礼点指对方,笑呵呵的说,“规定找谁就找谁。只要我在县里,他们谁都不会难为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江胜男不无担忧的说,“可是,可是你哪天要是不在了。我是说,假如你高升到市里,好多事就鞭长莫及了,我总不能还像现在这样保持中立吧。如果没有您罩着,我就是想中立也不成呀。舅舅,我这么说,您不会怪我吧?”

    刘福礼慈爱的说:“傻孩子,你有这种忧患意识,我高兴还来不及,怎么会怪你呢?如果真到我调走那一天,你还真得依附一方,不过我现在不是还没调走吗?”

    “等你调走的时候,我再想依附过去,那不是成临时抱佛角了,他们能接收我吗?”江胜男还是不放心。

    刘福礼摇摇头:“不会的,只要你有价值,就会有人把你纳入团队的。等我调走的时候,县局形势还不知变成什么样呢?说不准好多人也都不在了。所以我说,不急,该怎么干还怎么干。”

    “您的意思是说,未来县局形势会有大变化?那么现在会变成什么样?这次的事究竟是因为什么,真的是牛斌和楚天齐斗法吗,还是有别的说法?依您看,最终谁会胜利呢?”江胜男提出了自己的疑惑。

    刘福礼缓缓的说:“雾里看花,看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您也看不明白?”江胜男反问。

    刘福礼点点头:“真的。”

    江胜男“哦”了一声,站了起来:“舅舅,我先走了,听你的,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”

    刘福礼“嗯”了一声,再次点了点头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