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八十三章 面子太不值钱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扫了眼台历,楚天齐眉头皱了起来,已经进入四月份,时间不等人啊!

    昨天常委会上,平时那些道貌岸然的市委领导,为了巴结副省长,竟然对自己进行围攻,想想就令人不齿。他在愤怒过后,经过慎密思虑,确定了解决问题的方案。但方案如何实施,有多大的把握?他现在心里还没底。各项目部已经拉开了大干一场的架势,但有限的操作场地对于整个项目开展显然形成了掣肘,他必须要争分夺秒,争取尽快解决问题,尽快启动实质性拆迁。

    再次想了一遍方案,楚天齐拿起电话,想要做相应安排和准备工作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放下固定电话听筒,接通了手机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低低的女声:“说话方便吗?”

    “就我一人,在办公室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一阵笑声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,有那么好笑吗?”楚天齐质问着。

    “咯咯,笑死我了。你的人缘怎么那么差?几乎所有人都批判了你。咯咯……”对方仍然忍俊不禁,边说边笑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带的好头,那些家伙才一拥而上?”楚天齐懒散的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是我带头了?要没有老王先开炮,我也无从说起呀。再说了,早说晚说都是说,我早点发言,不是显得更真实吗?”对方依旧嘻嘻哈哈,“哎,主要还是你人缘太差,分明就是过街老鼠,人人喊打。咯咯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:“真有这么好笑?只不过是一群赖皮狗为了向主子邀功,为了画在纸上的一块‘肉骨头’狂吠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话可真损,怎么把他们都比喻成了……”对方略微停顿,继而声音变得尖厉,“楚天齐,你连我也骂了,小心我告你小子状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并没在乎对方的“威胁”,而是“嘿嘿”一笑:“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。当然了,谁让你好坏不分,站到坏人堆里了?充其量对你只是误伤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这个睚眦必报的家伙。”对方“骂道”,“我就是担心你小心眼儿,才打电话问候一下,没想到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恶劣。”

    “站着说话不腰疼,你要是被一群……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忽然话题一转,“先不说了,我这里来电话了。”说完,直接按下了红色挂断键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固定电话不停的响着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迟疑一下,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听筒里立刻传出一个男声:“楚市长,很忙吗,怎么才接电话?”

    “也不太忙,不过也没闲着。”楚天齐说到这里,换了话题,“彭市长,拆迁补偿金……”

    电话对方正是常务副市长彭少根,彭少根赶忙道:“楚市长,我打电话就是为了这事,其实我一直惦记着。我知道你很急,也很不容易,尤其看到昨天那么多人落井下石,我更是心急如焚。做人怎么能那样呢?有些人也太那个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彭少根对那些人的声讨,楚天齐不禁心中暗道:你也不是什么好鸟。当然他嘴上不能这么说,对方可是昨天会上仅有的两位没对自己围攻的人之一,而且听对方的话,似乎拆迁补偿款有门。可是对方在透露了理解的意思以外,一直就是对那些人的声讨,直到整段话结束,也没给出一个准确答案。

    等到对方话音落下,楚天齐忙问:“彭市长,拆迁补偿金的事到底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,都被那些人气昏了,竟然没顾上说最关键的事。”稍做解释后,彭少根接着说,“我是很想多帮帮你,可是钱呀……哎,手里无权……难啊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说了半天,还是没有落实?楚天齐不禁暗自腹诽:那顶个屁用。

    彭少根声音传来:“老弟呀,我也是尽力了,一直多方筹措,才弄了一些,估计现在也该到城建帐上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到帐了?太好了。彭少根这家伙怎么说话大喘气呀?楚天齐顿时欣喜万分,忙真诚的说:“彭市长,谢谢你,非常感谢!”

    “都是同事,说这些就远了,你也别嫌少,这全是看你的面子,否则真没法调剂。”彭少根道,“不过话又说回来了,要是好多人都别那么势利,都能帮上一点,你的事根本就不是事。行了,不说他们。接下来我再多想想办法,能帮尽量帮你,也请你多多理解。”

    “理解,理解,多谢彭市长了。”楚天齐回应着。

    “别客气,不打扰你了,我先挂了。”彭少根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长嘘一口气,楚天齐放下电话听筒,自语着:“到了,终于到了。”

    转念一想,楚天齐不禁疑惑:究竟给拨了多少?彭少根可是说了“别嫌少”的,会不会很少呀?

    旋即楚天齐又释然了,第一次拨款的时候,彭少根也说过“抱歉”,自己还以为少的可怜,没想到对方一下子给拨了一千三百万元。想来这次也不应该太少,怎么也得上千万,少说也得弄个七、八百万,最少最少也得五百万吧。彭少根可是说了,全看自己的面子,自己面子怎么也值这个数,这又不是让彭少根凭空拨款,本来就是他应该拨的。再说了,如果太少的话,他彭少根的面子也不好看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楚天齐再次拿起电话听筒,在话机上拨着数字。拨到一半的时候,他又停了下来,把放筒放到话机上。他“噗嗤”一笑,心道:自己太肤浅了,还用打电话问吗?曹金海很快会打来电话,会汇报喜讯并进行感谢的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决定要有城府,但楚天齐还是一直放不下这件事,尽管眼睛盯着手里文档,但却不时瞄着手机和固定电话,并一直竖起耳朵,想要听到“叮呤呤”的响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终于,半个多小时后,手机响了,上面来电显示也是曹金海的号码。

    拿起电话听筒,楚天齐随意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听筒里立即传来曹金海的声音:“市长,拆迁补偿金到了。”

    听着对方略微发颤的语调,楚天齐心中暗道:至于这么激动吗?

    “一共到了八十万。”曹金海的声音继续传来。

    什么?楚天齐不禁怀疑自己的耳朵,更怀疑曹金海的眼睛,他既怀疑自己听错了,也怀疑对方少看到一个“零”。怎么可能?区区八十万,彭少根怎能拿的出手?再说了,彭少根可是明确表示看自己的面子,堂堂的常委副市长就这么点面子?这还叫“面子”吗?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楚市长没有搭茬,也可能是以为没听清,曹金海再次重复道:“一共到了八十万。”

    确实是八十万,楚天齐意识到,自己没听错。于是他问:“你确认这笔款项是拆迁补偿金?”

    “确认,刚和财政局核实过。”曹金海声音很肯定。

    “一共还有几笔,你问了吗?”尽管楚天齐如此询问,其实他已经不抱希望了。

    “市长,财务在接到款项到账信息后,第一时间汇报给我。我便马上带财务到财政局核实,然后又给隋豫西打了电话,得到的答复都是一样的:目前只有这八十万,只安排了这一笔。”

    沉吟少许,楚天齐说:“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话筒里静了一下,然后传来曹金海的声音:“市长,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。”楚天齐回了三个字。

    “那就不打扰市长了。”曹金海说到这里,停下来,显然在等着领导回复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说了一个字,楚天齐率先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放下手机,楚天齐“嗤笑”了一声,笑自己的自以为是。曹金海刚打电话时,自己还以为人家是兴奋的声音发颤,却原来人家是惊讶加失望。

    更自以为是的是,自己竟然以为彭少根所说的“别嫌少”是谦虚,以为是常务副市长见惯大钱的淡定,甚至天真的认为是要给自己惊喜。现在想来,自己太可笑了,堂堂常务有必要和自己谦虚吗?人家凭什么给自己惊喜,自己是谁呀?还觉得自己有一定面子,到头来自己的面子根本不值钱。对方之所以提到“面子”二字,分明就是对自己的变相奚落,分明就是换一种方式打脸。

    彭少根,你欺人太甚了,以为我姓楚的是面瓜,谁想捏就捏呀?我那只不过是懒得理会,只不过当做欣赏小丑表演罢了。老虎不发威,还以为是病猫呢?想到这里,楚天齐“腾”的站起身来,向外走去,他要找彭少根说道说道。

    就在右手抓到门把手的时候,楚天齐又停了下来,然后缓缓松开右手,长嘘一口气,返回座位。

    再次坐到椅子上的时候,楚天齐头脑冷静了好多。自己根本就没理由找彭少根,很可能对方正等着自己上门,等着取笑自己呢。相比自己,彭少根完全有理由进行奚落,人家可是为数不多的没有落井下石的人,昨天常委会上彭少根并未指责自己一个字。今天人家彭少根又主动下拨了款项,虽然少的可怜,但毕竟是拨了。如果自己找上门质问的话,彭少根完全会拿这两件事说事,会说自己不识好歹。

    怎么办?怎么办?连续自问两次后,楚天齐忽然再次起身,向门口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