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 你在故意躲我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看到厅长进来,一楼的工作人员纷纷打招呼,有的直接说“厅长好”,有的则是大老远献上媚*笑。虽然同在一个楼里上班,虽然工作日基本都到岗,但是见到董厅长的机会却很少。平时董厅长都是从地下停车场直接乘电梯上楼,只是陪上级领导检查时偶尔从一楼经过。董厅长虽然职务还是常务副厅长,但却被明确为主持建设厅工作,离着去掉那个“副”字仅差一个程序,只需少许时间而已。情况正常的话,董厅长至少会领导自己三、四年,好不容易见到董厅长,人们焉能不争相表现?

    面对众人献殷勤,董建设立刻换上了厅领导应有的矜持笑容,微微向众人点头,走向电梯处。

    楚天齐跟在董建设身侧,也向那些人回以笑容,尤其还向那两名连日见面的安保人员招手致意。

    人们在向厅长致意的时候,自然也关注到了厅长身旁的年轻人。刚才好几人可是看到了这个年轻人与厅长同行,也隐约听到了厅长对孔嵘的训斥,人们不禁纳闷:年轻人与厅长的关系,比孔嵘还近?

    那两名安保人员不但疑惑,而且有些害怕,害怕因为听孔嵘的指挥,而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。

    人们目送着厅长和年轻人走进电梯,都长嘘了一口气,既有庆幸的,也有后悔的,还有心情复杂的。好多人则三两成群,小声议论着,有人更是点出了年轻人的身份——成康市委常委、主管城建和土地工作的副市长。

    “都扎堆干什么,各回各位。”一声厉喝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正聊的兴起,忽然被暴喝打断,人们的目光都投向发声之所,只见孔嵘正脸色铁青的站在进门处。尽管好多人都想到了那句“山中无老虎,猴子称大王”,也想到了“色厉内荏”这个词,但人们没敢说出口,不过却在心里鄙夷这个“狐假虎威”的家伙。

    在人们异样的目光中,孔嵘气呼呼的走到电梯旁,狠狠的摁下了上行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九楼保安好奇的目光注视下,楚天齐跟着董建设走进玻璃门。

    秘书可能是听到了董厅长脚步,已迅速从对面小屋门走出,打开了书记室屋门,站在门口等候。

    董建设直接走进办公室,坐到了办公桌后椅子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从秘书身边经过,向对方微微一笑,走进屋子,来到沙发旁坐下。

    秘书快步走进屋子,非常利落的把手中文件夹打开,放到厅长面前,并把桌上水杯向前推了推,水杯里已经提前沏好茶水。

    董建设浏览了一下文件最上面纸条,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明白了董厅长意思,秘书转身向门口走去。在出门前,又返回身,为沙发上的客人沏了杯茶,才又出了屋子并轻轻关上屋门。

    董建设打开水杯,喝了两口水,然后翻动着夹子里的文件,用红蓝铅在上面写划着,有时也在笔记本上写几下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喝水、办公的样子,根本就没有理睬自己的意思,楚天齐从沙发上起身,走到办公桌前,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自是感受到了对面椅子上的人,但董建设依然没有抬头,而是该干什么还干什么。

    楚天齐终于开了口:“董厅长,我想向你打听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董建设头也没抬。

    “房改配套金什么时候能拨?”楚天齐提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我是建设厅党组书记、常务副厅长,主持建设厅全面工作,并不负责具体事务,不了解具体情况。”董建设边说话边在文件上划着波浪线段,“你可以向有关部门了解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既然董厅长不了解情况,那我就简单汇报一下。去年,成康市房改试点申报成功,配套金批复手续同时报到财政厅和建设厅,秋天的时候,收到了第一批配套金。按照批复文件上的时间,第二批资金应该在今年一月中旬到位,可是直到一月二十四日也没影,于是市里派我到省里了解情况。一月二十五日上午,我到财政厅打听,问了国库支付处、预算执行局、地方预算处,结果是财政厅没收到建设厅二次拨款的相关手续。

    从财政厅出来,我便直接到了建设厅,见到了计划财务处孔嵘副处长。孔副处长表示,下拨第二批资金的前提是,要对第一批资金进行审计,审计过关才能拨款。于是我按孔副处长要求,回到市里等候审计。可是只到现在,不但没见到审计人员的影子,也没有得到任何有关审计或拨款的消息,我才不得不二次来到建设厅。到建设厅后,我又找了孔副处长,结果孔副处长根本没有任何明确答复,我这才不得以来求见董厅长。可是一直连续来了四天,每天都早出晚归,也没有见到你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你可真是无所不用其极,为了见到我,竟然设计了车祸。”说着话,董建设抬起头来,眯起眼睛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“董厅长这帽子扣的太大,吓死我了。有拿现代故意撞奥迪的吗,那还不是自寻死路?在建设厅大门口,与厅领导专车故意相撞,这符合逻辑吗?三十迈的车速,现代能把奥迪撞坏吗?”楚天齐连续反问,进行否定。

    “你又何必狡辩呢,自己做了什么能不清楚?”董建设“哼”了一声,“故意不坐‘桑塔纳2000’,而是换了一辆‘现代’,鬼鬼祟祟躲在暗处,伺机逼停厅级干部专车,你这胆子也太大了。用心何其险恶?真是无所不用其极。”

    “董厅长,请不要上纲上线,我只是被逼无奈,才设法与你相见而已。”楚天齐一副无奈语气,“我连着四天按时准点来找你,可你总是躲着不见,还层层设防,眼看就到周末休息了,我实在没有更好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董建设冷哼了一声:“楚天齐,说话可要有根据,诽谤他人是要负责任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道:“和尚头上虱子,明摆的事,你又何必故做不知呢?好吧,那我就讲讲根据。首先,从星期一到星期四这四天,我一共来了八次建设厅,每次都是到财务处,一楼安保人员每次都让我登记。而有两人分别来了四次,除了前两次登记外,便没需要再登记。显然这是故意针对我,既是一种刁难方式,更是在耽误我的时间,以便有充足时间通风报信。

    其次,我每次让孔嵘带我见你的时候,他都要进里屋去穿外套,美其名曰‘着装整齐’。既然要整齐着装,那为什么不在工作期间一直穿在身上,偏偏要多此一举呢?而且办公室本身就摆放着立式衣架,为什么偏要把外套和领带专门放到里屋,这不是‘此地无银三百两’吗?其实他之所以进里屋,就是为了向你通风报信,他的报信方式是短信。

    第三,昨天早上,明明看到你的专车刚进院子,我就以最快速度找到孔嵘,又以最快速度来敲门,可屋子里没人回应,也没有正好遇上,更没有等上。这不符合实际呀,难不成你一直没上楼?显然不是,其实你一直就在屋子里。虽然你没有收到孔嵘的即时短信,但在我进院之前,你已经得到相关消息。因为建设厅监控室有专人盯着我,从我一进门,或是汽车停到院门口,行踪信息就被传给了孔嵘,孔嵘又及时汇报给你。当然,为了保险起见,为了避免误会,在每次带我来之前,孔嵘还会再发一次短信给你。

    第四,孔嵘敲门方式有问题。每次敲你办公室屋门的时候,三次敲击的间隔时长不同,前两声挨的极紧,第三声和第二声间隔时间又过长,相当于前面间隔的两到三倍。这显然是一种暗号,在告诉屋子里的你,楚天齐来了。

    第五,有两次在你门前的时候,明明听到对门秘书室有打电话的声音,但秘书却没出来看看,这很不正常,不符合惯例。刚才我观察你的秘书,还比较有眼色,他不应该连这个也不懂,显然是他提前得到了‘不需理会’的通知。

    第六,昨天早上,因为我没有给孔嵘所谓‘着装整齐’的机会,他没有向你发上即时短信,所以他在进入玻璃门的时候,就故意和我大声说话,显然是专门给屋子里的你听的。”

    “佩服,佩服。”董建设微微一笑,“不愧是做过公安局长的人,拼接故事也是一套一套的,你这纯属是臆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抛开这些不说,请问董厅长,房改配套金到底什么时候能拨?”

    “审计完再说。”董建设回答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审计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“厅里自有安排。”董建设缓缓的说,“这是制度,制度面前人人平等,任何人不能搞特殊,熟人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哼一声:“董厅长,请不要说的天花乱坠,还不是你在公报……”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话。

    屋门轻轻推开,秘书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直接来在办公桌前,秘书轻声道:“厅长,省政府办公厅又来电话催了,再不走的话,就该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董建设“哦”了一声,点点头。然后对着楚天齐说:“楚市长,我要去参加省政府会议,请你下次再来。”

    尽管心中不甘,但此情此景,楚天齐也只得站起身来,与对方告辞,离开屋子。在出门前,他回身问道:“下次在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工作日。”董建设回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