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八十章 就要这个效果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误会,纯属误会。”张鹏飞连连摇动双手。

    “误会?”楚天齐冷哼一声,在那个物件上操作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那个设备出现了模糊的画面,同时还传出了声音:“是好汉你就说一句,就承认你是故意刁难……”

    转头看着张鹏飞,楚天齐一阵冷笑:“张鹏飞,还有什么说的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张鹏飞只说出一个字,便哑口无言。

    楚天齐关掉设备,手指对方:“申报不符合条件,被城建局驳回,你就心生怨恨。便携带专业偷拍摄像包和摄像机直接上门,以过分言语激怒、诱导我,想让我说错话,你好断章取义截取所谓‘证据’,再到有关部门告我。张鹏飞,堂堂企业家,堂堂官二代,竟然使出这种下三滥手段,竟然诬陷老子,你他妈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张鹏飞脸色数变,然后沉声道:“楚天齐,刚才我已经和你说了,这只是个误会,你没必要这么上纲上限的。再说了,你堂堂政府公务人员,竟然满口脏话,这也太有失体统了。咱们就这么扯平,这事就当没有发生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没有发生?说的轻巧。”楚天齐脸色一寒,“你还妄指我说脏话?比起你的险恶行径,比起你的满嘴喷粪,老子已经够文明了。要不咱俩就找地方说说理,看是你这个官二代赢,还是我楚天齐占理?”

    张鹏飞咬牙道:“姓楚的,做事可要留后路,别忘了你现在分管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威胁我?你以为凭一个建设厅就能无法无天?”楚天齐回击着,“我是在为党工作,是党组织的干部,不是为某一人、某一家效力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别忘了,县官不如现管。”张鹏飞警告着,“作为政府副市长,如果一年下来没有什么成绩,反而留了一堆烂摊子,那么党组织也不会轻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太自以为是了,真以为能一手遮天?”楚天齐语带讥诮,“小心偷鸡不成蚀把米。还有一句话,叫‘玩火必*’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告诉你一句话,‘孙猴子再能折腾,也跳出如来佛手掌心’,我们有的是办法收拾你。”张鹏飞“哈哈”一笑,“如果你现在回头,就坡下驴的话,还来的及,我还可以放你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我?你的话说反了吧?”楚天齐向高处四顾了一下,又说,“要是把你刚才这些威胁的话放出去,恐怕某些人都要吃不了也兜不走,只拿一个个体户做挡箭牌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鹏飞也下意识的四外望了望,说,“你使诈,你录像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道:“是你气势汹汹上门挑衅的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还想纠缠,那我姓张的奉陪到底。来吧,把录像机给我,你总不能贪为己有吧?”张鹏飞说着,伸出右手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就凭它是我的。”说着话,张鹏飞猛的出手,奔录像机抓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咦”了一声,赶紧后退。

    但张鹏飞还是抓住了录像机上的小挂绳,他再次一用力:“给我。”同时把挂绳套在了食指上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?”楚天齐还是这句话,并紧抓录像机不放。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撕扯起来,谁都不放手,又谁都拿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你也太卑鄙了,竟然想霸占别人的物品,真不要脸。”张鹏飞一边骂着一边用力。

    “你才卑鄙,要不怎能想出这么下三烂的招式。”楚天齐也边用力边回击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?没门,就是我老子把它摔了,也轮不到你。”张鹏飞气呼呼的使劲用力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谁稀罕,给你。”话音未落,楚天齐忽然松开右手。

    正满腔怒火,用力撕拽,不曾想对方突然松了劲。对方这一作法完全出乎意料,张鹏飞没有任何思想准备。顿时他的身子猛的后退,直奔沙发而去;同时,在录像机晃动惯性下,食指上的挂绳迅速脱手,整个录像机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咚”、“啪”、“啪”、“哗啦”,一串声音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“咚”一声,是张鹏飞倒在沙发上的声音。

    连着两声“啪”,是录像机撞到墙壁又掉到地上的声响。

    “哗啦”声响是录像机摔的四散横飞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你……姓楚的,你使诈。”张鹏飞半仰在沙发上,手指对方。

    “录像带得留下,那是你挑衅的罪证。”楚天齐没有接张鹏飞的话头,而是紧走几步,捡起了那个小录像带。

    “姓楚的,老子跟你没完。”张鹏飞猛的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样?”楚天齐一瞪眼,“滚。”

    “平时都是老子让别人‘滚’,头一次有人跟老子这么说话,我看你是活腻歪了。”说着话,张鹏飞拿出手机,在上面拨着号码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楚天齐手指门口,“趁老子现在还没改变主意,否则抬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张鹏飞迟愕一下,停止了拨号,然后手撑沙发,站了起来,“姓楚的,咱俩没完。”说完,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喊喝住对方,“你要先想想,如何赎出这盘录像机,否则有你们好看。”

    “妈的,走着瞧。”放了句狠话,张鹏飞跌跌撞撞走出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咣”一声响动,屋门关上。

    看着被摔的还在微微颤动的屋门,看着地上的塑料碎屑,楚天齐脸色由阴转晴,然后“哈哈”大笑起来。心中暗道:老子就要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今天张鹏飞上门,楚天齐没想到,但一看到对方,他就知道是什么事,因为曹金海已经提前汇报过了。对方一开口,果然如楚天齐所料,正是曹金海汇报过的幸福小区申报样板工程的事。

    紧接着,张鹏飞先是装模作样,大讲道理,然后又狐假虎威,一会拿建设厅说事,一会儿拿成康城建发展做诱饵。总之,那小子就是要拿建设厅压自己,要拿官二代的身份以及董建设的权利逼自己就范。对方的这些套路,已经在楚天齐的预测中,并不觉得有什么新奇,更不会受其所制。

    但张鹏飞公文包藏录像机,楚天齐却没提前料到。原因之一是,张鹏飞今天是无约而至,楚天齐提前没有思想准备,也不可能考虑那么细。第二个原因是,楚天齐只想着张鹏飞会狐假虎威,没想到对方还有预案,楚天齐轻敌了。第三个原因,公文包上的那个摄像孔外遮着一层同色薄纱,不专门去看的话,根本发现不了异样。

    之所以对公文包产生怀疑,主要还是张鹏飞的连续盯问,要自己承认“公报私仇”,引起了楚天齐怀疑。同时张鹏飞的看似无意一瞥,也让楚天齐关注到了那个黑色公文包。楚天齐毕竟做过公安局长,尤其在首都受过三个月的特别训练,这一留心,就发现了包上的端倪。但他还不确定,这才故意绕过桌子,假装要对张鹏飞动手。刚才张鹏飞还气焰嚣张,一下子变的熊了大半,这让楚天齐意识到,对方表现反差巨大应该是缘于自己是否在被录像范围。于是,他趁机给对方“上茶”,并接着借“让茶”之机弄倒茶杯,找到了“检查”对方公文包的机会。

    果然那小子包里有机关,本来想着直接扣下录像机,又恐留下后遗症,楚天齐这才设计了“抢录像机”一节,才让张鹏飞自己“失手”摔了相机,自己趁机拿上录像带。如果不是楚天齐故意的话,就是十个张鹏飞绑一块,也甭想碰到那根挂绳,更别想拿到录像机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中录像带,楚天齐心中暗道:不知这东西能不能发挥应有的作用?然后他微微一笑,下意识的抬起头,看了看那个墙角并不存在的摄像头。副市长办公室怎能安那种东西呢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王永新坐在办公桌后,办公桌前站着秘书杨永亮。

    右手食中二指在桌上轻轻扣了几下,王永新抬起头来,看着对方:“永亮,真如你所说?”

    “是的,张鹏飞在进楚天齐办公室的时候,一直满脸怒气,骂骂咧咧,绝对是找楚天齐算帐去了。”杨永亮点点头,“现在这么长时间没出来,肯定是把姓楚的收拾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“哦”了一声,不置可否,然后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明白市长的意思,杨永亮轻轻退出市长办公室,又轻轻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看着关上的屋门,王永新深吸一口气,脸上露出笑容,心中暗道:果然斗起来了。

    让楚天齐和张鹏飞掐架,是王永新想出的一个两全之策。这样既可以验证楚天齐有无大靠山,也能以楚抵张,“以毒攻毒”;自己反倒落的轻闲,省得要去面对张副省长。即使楚天齐真有靠山,自己也有退身之策,自己是让楚天齐干的份内之事,并非强加于身。

    刚才听到张鹏飞去找楚天齐,王永新很是兴奋,立刻想到了“狗咬狗两嘴毛”。但他也不禁怀疑,怀疑张鹏飞能不能占到便宜,怀疑杨永亮讲说的是否属实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王永新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:“走了?……像斗败的公鸡?……他说了‘滚’?……哦,知道了。”说完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把电话听筒放到话机上,王永新心中暗道:果然和杨永亮说的不一样。那么谁说的准确呢?

    转念一想,王永新又笑了:管他谁胜谁败,只要斗起来就好,自己就要这个效果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