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九十六章 私了最好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凌晨的省城大街显得宽敞了好多,主要是来往车辆稀少,只有出租汽车零星而过。在空空荡荡的街道上,也偶尔会有行人出现,但绝大多数行人都是“非正常人”。这里的“非正常”并无贬义,而是相对无需后半夜出行的人而言,这样的“非正常人”既包括工作需要,也包括为了生活而奔波,还包括那些失意外出或是无心回归的人。

    有不同的人群存在,就有不同的经营模式应运而生。如果把凌晨以前的经营称做“夜经济”的话,那么后半夜的经营就可以叫做“超级夜经济”了。在省城大学路上,有一家名唤“暖”的咖啡馆,就完全符合“超级夜经济”模式,但它不仅只局限于后半夜开门待客,而是二十四小时经营模式。

    在“暖”咖啡馆二楼的“月光”包间里,两个男人对桌而坐,一边谈话,一边品着咖啡。其实他俩并非真正在“品”,而是在用咖啡提神,在等着电话,现在已经是凌晨三*点多了,可他俩还没睡上哪怕一分钟呢。

    这两个男人中,一人体格魁梧,一个瘦削高挑,两人都是国字脸,都坐姿端正,也都有了淡淡的黑眼圈。从两人谈话内容可知,两人正在谈着雁云大厦前半夜发生的事,体格魁梧者正是那位一级警督,只不过警督已经换上了便装,瘦削高挑者正是那个掌掴老男人的年轻人。这二人虽然年轻相差十多岁,并非一代人,但二人却是忘年交,年轻人在定野市交的第一个真正朋友就是这个一级警督。一级警督的名叫周子凯,年轻人的名字是楚天齐,二人已经进咖啡馆有一会儿了。

    周子凯放下咖啡杯,缓缓的说:“私了最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私了是目前最好的方式。”楚天齐点点头,深有同感。

    各自说过一句话,两人又端起咖啡杯慢慢喝了起来,他俩都在想着刚才的事情,也在想着如何处理和防止一些后续事宜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前半夜十点左右的时候,楚天齐接董梓萱信息,赶到雁云大厦“情义阁”餐包。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董梓萱没有坐在屋子里等着自己,而是衣衫不整的躺在餐包沙发上说着胡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做过县公安局长,又受过三个月的特训,看到董梓萱当时的状况,就认定她被人下了药,这种情形必须要急救,否则她会有生命危险。于是他先把凉水泼到对方脸上,暂时缓解了药力发作,并把对方弄到了“806”客房。在进客房后,正赶上董梓萱药力再次发作,非要脱他的衣服,想和他做男女之事。他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才挣脱了她的胳膊和腿,没有让她“得逞”,饶是这样,衣服也被撕掉了两粒纽扣。

    救人,这是当时必须要解决的问题。在特训的时候,楚天齐学习了几种解救方式,但从来都没实践过。而且每种方式都必须接触对方的身体,尤其有一种方式那就是行夫妻之实,他是无论如何不能那么做的。

    但也不能见死不救啊。怎么救?楚天齐忽然脑中灵光一现:可以找人帮忙啊,附近就有合适的人选。于是他立刻拨打了此人电话,巧的是此人果然也在雁云大厦,并答应马上过来,这个人就是岳佳妮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次刚到雁云市的时候,是在河西大学附近吃的饭,在吃饭期间正好遇到了岳佳妮。岳佳妮既是楚天齐在河西大学时的小妹,也是他在省委党校时的同班同学。学妹校友加同学本就关系很近,而且岳佳妮还曾对楚天齐怀有男女情愫,虽然现在岳佳妮已经抛却了不切实际的想法,但对楚天齐仍比好多人要亲近的多。当时因为有旁人在场,两人只是寒暄了几句,但岳佳妮还是告诉他,会和朋友到雁云大厦去住,潜台词是“见个面”。本来对方是因要叙旧而告诉了行程,结果却在这个时候能帮上这种忙。

    让岳佳妮帮忙,既因为她正好在雁云大厦,也因为她有其它便利条件。岳佳妮在河西大学学的体育专业,接触过武术,现在也是做体育工作,对于一些跌打损伤、药理、药性都有了解,而且她和董梓萱也是党校同班同学,救治起来更方便一些。

    岳佳妮来的很快,不足十分钟就到了。来不及详说,见面后,岳佳妮提出了救助方案,并根据楚天齐提供的相关专业知识进行了微调,然后楚天齐出了房间,由岳佳妮在屋内急救。

    离开房间后,楚天齐也没有闲着,他立即给学生高强打了电话,高强现在已经调回省厅,在督查总队工作。他觉得这事蹊跷,董梓萱肯定着了道,自己可能也是被设计之人,他需要高强的帮忙。高强没有细问,当即表示“立即赶去”。

    在高强快到大厦的时候,楚天齐迎了出去,和对方较详细的描述了整个过程。高强也意识到事情严重,并表示已经请领导帮忙,领导很快就到,需要再等一会儿。

    尽管觉得高强请领导帮忙有些欠妥,但当时事情紧急,而且高强肯定也是为自己好。楚天齐顾不得多说什么,但却担心二女的安危,便快步返回了雁云大厦。阴差阳错间,楚天齐在进出大厦时并未遇到老男人等人。而再次回到大厦八楼的时候,却看到了大批警察光临,这才惊问“这是干什么?”

    可让楚天齐万万没想到的是,老男人竟然出现在了现场,老男人不是别人,正是建设厅厅长董建设。

    董梓萱被下*药,而其父却带着大批警察到来,这分明是董建设在拿自己女儿做诱饵。楚天齐顿时怒不可遏,心中暗道:你董建设对付我楚某人的方式,虽然不够正大光明,虽然多为阴谋,但还情有可愿;现在竟用这种卑劣方式把自己女儿扯进来,你董建设还算人吗?

    本已怒火中烧,而董建设却先行攻击,那就怪不得我楚某人了。于是,楚天齐趁势扇了董建设十多个大耳光,他这既是替自己出气,更是替董梓萱教训她的无耻畜牲父亲。

    人是打完了,楚天齐也不禁有些担心,担心如何收场。结果收场的人即时出现,周子凯带人到了,没想到周子凯竟然是高强口中所说的领导。

    在刚才的谈话中,楚天齐才知道,周子凯刚刚调任河西公安厅督查总队,即将出任总队长,任命还得过一、两天才能下来。因此,现在进行私了,不但自己打人的事不会纪录在案,不但董梓萱被人下*药一事不会留下案底,就是对周子凯也不会产生负面影响,毕竟周子凯现在出场还有些明不正言不顺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噗嗤”,周子凯忽然笑出了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的思绪被打断,便笑着问道:“周局,不,周队长,您想到了什么好笑事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想啊,为什么有的人总是命犯桃花,无论到哪都和女孩纠缠不清?”周子凯边笑边说,“扳手指头算算,估计人选也有一个排了吧?”

    对方的话再明白不过,分明是揶揄自己,这可是第一次,楚天齐真没想到。一直以来,楚天齐都是把对方当做领导,尽管比较熟惯,但却一直尊敬有余。另外,对方所说的众女中,其侄女周仝也是其中一员,所以楚天齐和周子凯一直也避谈这个话题。现在听对方这么一说,楚天齐顿时脸色通红,支吾着道:“其实好多都是谣传,有的只是普通朋友,有的则是同事或同僚。”

    “越描越黑。”周子凯“哈哈”一笑,“当然,你是魅力十足,自有女人缘,可能并没多想,但好多女孩却都对你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对方说的比较中肯,楚天齐只得“嘿嘿”一笑,算作答复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周子凯的电话。

    周子凯接通手机,“嗯”、“啊”几声后,便挂断了。

    收起手机,周子凯道:“刚才是高强来的电话,他说所有事情都弄利索了,不会留下后遗症。”然后又不无忧虑的说,“当然,虽然没有什么把柄类的东西,但是这事肯定会传开,那是杜绝不了的,希望不要节外生枝。”

    “周局,我给你添麻烦了。”楚天齐真诚的说。

    “反正也不只这一次,我已经习惯了。”调侃之后,周子凯一笑,“没什么,反正只要坚持‘犯法的事不做,犯歹的话不说’咱就不怕,总不能让别人骑脖子上拉*屎吧。你放心,再遇到这种被花边的事,我还帮你出头。”

    听闻对方所言,楚天齐既感动也不无尴尬。

    看着呆楞的楚天齐,周子凯说了话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和对方先后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咖啡馆楼下,楚天齐连着伸了两个懒腰。目力所及,远方天际已经微微发白,楚天齐心中暗道:新的一天又来了。

    揉了揉眼睛,楚天齐跟上周子凯,大步向那辆警用汽车走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