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九十三章 怎么会这样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四月二十八日上午,楚天齐离开办公室,乘坐“桑塔纳2000”,匆匆赶往雁云市。他这次去省城,是应董梓萱电话之约,约他去谈房改配套金的事。

    在两天前,董梓萱曾给楚天齐打电话,表示愿意诚心实意帮助他,并要他等着电话。对于她的帮忙意愿,楚天齐一开始很疑惑,不知道她到底是何目的,也不清楚到底诚意如何。

    自己与董梓萱的恩怨由来已久,在沃原市一中做同事的时候,董梓萱就利用卑鄙手段让自己失去评选省里先进的资格;并且初恋女友投入张鹏飞怀抱,也是由董梓萱为虎作伥牵线促成。从那时起,楚天齐便对董梓萱恨的牙根痒痒,董梓萱则对楚天齐既蔑视也视为仇人。

    自离开沃原一中,回到玉赤县工作后,楚天齐与董梓萱之间的恩怨被暂时搁置。不曾想,冤家路窄,在省委党校两人又成了同学,董梓萱利用各种资源及便利条件,大举污蔑、攻击楚天齐,必欲置之死地而后快。在几次交锋中,董梓萱曾把楚天齐逼入困境,给楚天齐造成很大困扰。所幸有其他同学帮忙,才还原了事实真*相,还楚天齐以清白。

    之后不久,大家参加拓展训练,董梓萱突然在高空昏厥,在千钧一发之际,楚天齐冒着生命危险救下了董梓萱。从医院出院后,董梓萱便直接回到沃原市,中途退出了党校学习。楚天齐也得以比较消停的完成了剩下的党校生活,在毕业前夜听到了疑似董梓萱传递的示好信息,最起码是一个和解信号。

    从党校回到玉赤县后,楚天齐遇到了一系列事情,整体仕途不顺,尤其新任县委书记柯兴旺的打压最为棘手。在那年夏季的某一天,董梓萱突然光临玉赤县,向楚天齐忏悔,并要给楚天齐帮忙。在董梓萱的设计下,楚天齐与县委书记柯兴旺第一次正式会面,但结果却事无愿违,不但未缓和两人之间的关系,反而撕破了双方的脸面。董梓萱在表示歉意和无奈后,也返回了沃源市。从那次之后,楚天齐便与董梓萱没有再见面,但楚天齐已然明白,董梓萱的确是和自己“化敌为友”了。

    尽管董梓萱明确表示了悔意,尽管她应该不会再和自己作对,但在昨天接到董梓萱要主动帮忙的电话时,楚天齐却又犯了嘀咕。上次董梓萱帮忙的时候,是调解自己和柯兴旺之间的矛盾,而这次若要帮忙却需面对董建设。董建设那可是她的父亲,她有必要因为自己和他父亲闹掰吗?

    从那天与董建设短短的会面来看,董建设根本不准备与自己和解,准确的说,是董建设背后的张鹏飞或是张天凯不想放过自己。而自己虽然可以为了工作大局做适当让步,但绝不会在原则上妥协,更不会用奴颜婢膝换取利益。从现实来看,自己和董建设之间的矛盾几乎不可调和,根本就没有双赢的可能。那么董梓萱若要帮自己,势必就要伤害她父亲,她会为了自己这么做吗?她完全没必要趟这浑水,她只要不参与任何一方,已经是给自己帮忙了。

    那么,她会不会被其父或是张鹏飞利用了呢?也许可能,但可能性不大,她肯定对那二人处世方式非常了解,不应该会被他们摆布的。尽管有疑惑,但楚天齐相信,董梓萱肯定没有害自己之心。所以,今天一接到她电话后,楚天齐便与市长打过招呼,第一时间赶往省城。

    当然,在和王永新汇报时,楚天齐并未说董梓萱约自己的事,只表示“到建设厅再看看”。王永新倒是也没有刨根问底,只是说了句“要是有时间的话,到省政府看看”。楚天齐明白对方的意思,便含糊的应了句“看时间”。

    经过几个小时的奔波,省城已经近在眼前了,汽车也正好下了高速。楚天齐拿出手机,拨打董梓萱的电话,准备告诉对方,自己已经到了,问她在哪里见面。尽管已经过了中午饭点儿,楚天齐也想请对方吃饭,以示感谢。

    手机里“嘟……”声响了两次,紧接着就传来标准女声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正在通话中。”楚天齐知道,对方挂断了,肯定是接电话不方便,于是放下了手机。

    不多时,手机响起两声短促的提示音。楚天齐拿起手机,看到正是董梓萱发来的信息,信息内容是:正在帮你,进展顺利,还需时间,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进展顺利?楚天齐也不禁有一丝欣喜。

    “市长,去哪?”厉剑说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先找地方吃饭,就在河西大学那一块。”他想如果吃完饭还有时间,打算去看望恩师姜教授。前天与教授联系的时候,对方说是刚从外地回来,要在省城待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厉剑没再说话,而是操作方向盘,奔目的地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汽车外,华灯熠熠,车影摇摇。楚天齐坐在车上,还在等着董梓萱电话。

    在今天下午两点多的时候,楚天齐到了河西大学附近,找一家餐馆随便吃了午饭。在离开餐馆的时候,还遇到了自己的校友加同学,但当时对方有客人,两人只是简单寒暄了几句,并没有深聊。

    打电话与姜教授联系后,楚天齐带着一些土特产,到了姜教授家。姜教授老两口见了楚天齐,欢喜的不得了,师娘更是对这个宝贝学生夸赞不已。对这个优秀学生进行适当鼓励后,姜教授与学生谈了很多。楚天齐也敞开心扉,向恩师汇报了思想历程与工作情况。一直聊到六点多,楚天齐才婉拒了恩师老两口“吃晚饭”的挽留,到了汽车上。

    在恩师家的时候,一直没有接到董梓萱的电话或信息,他也没有询问。到汽车上以后,他才给董梓萱去了电话,但手机里传来的是提示音:“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。”

    间隔一段时间,楚天齐就拨打一次,但每次都是“暂时无法接通”的提示。于是楚天齐便和厉剑去吃了晚饭,然后在车上继续等着。

    抬手看了看手表,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二十分了,楚天齐再次拨打了董梓萱的号码。

    本以为还会是那个提示,结果手机里却传出了回铃音。

    在“嘟……”声响起三、四次后,里面传出董梓萱的声音:“天齐,快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声音很低,还有“哗哗”的声音,楚天齐不禁疑惑:“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正上厕所。”董梓萱的声音里满是娇羞和难为情,然后话题一转,“你再等一会儿,应该快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上哪……”楚天齐话到半截,又停了下来,因为对方已经挂断了。

    拿着手机想了想,楚天齐发出了一条短信:我上哪等你?

    不多时,董梓萱的短信回了过来:先到雁云大厦附近吧。

    “厉剑,雁云大厦附近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收起手机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厉剑答应一声,启动了汽车。

    选择的街道还不甚拥堵,不到十点的时候,汽车便停在了离雁云大厦仅五十米左右的一个位置。

    看看手机上没有短消息,也没有未接来电,楚天齐手中抓着手机,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刚刚闭上眼神,就听手机发出了两声“叮呤”的响动。

    楚天齐睁开眼睛,拿起手机一看,上面跳出一条短信:天齐,速来雁云大厦“情义阁”。

    回了“好的”两字,楚天齐直接推开车门,走下车去。

    “市长,去哪?”厉剑忙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指旁边雁云大厦:“那儿。”说完,快步走去。

    厉剑发动汽车,慢慢跟了过去。

    很快,楚天齐便进了雁云大厦,直接乘电梯而上。

    电梯停下来,轿厢门打开,楚天齐快步走出,直奔“情义阁”而去。

    对于“情义阁”,楚天齐并不陌生,他之前已经两次到过这里,而且第一次的印象最深。那次是云翔宇和于涛请客,订的就是这间屋子,在开餐前,云翔宇和于涛出去与熟人打招呼,楚天齐则看着墙上画作有感而发,哼唱了电视剧主题曲。宁俊琦闻声而来,还为楚天齐代接电话而误会、吃醋。那时两人也刚消除误会不久,楚天齐也没往别处想,但他却在“情义阁”里感受到了宁俊琦对自己的情义。

    “情义阁”已经近在眼前,但已物是人非了,楚天齐不禁伤感起来。

    “先生,您找哪位?”门外服务员迎上前来。

    收起思绪,楚天齐回了一句:“董女士。”

    “请。”服务员轻轻推开屋门。

    楚天齐走进屋子,身后屋门随即关上。

    餐包外间布局与以前一般无二,只是在通往里间入口处多了一道屏风,虽然屏风旁足有一米宽的空间,但却不能完全看到里间,楚天齐并未看到里面的人。

    迈步走到屏风旁空隙处,楚天齐向里间望去,桌上没人呀,他转动目光向右看去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“啊”了一声,怔在哪里,他被眼前情形惊呆了:怎么会这样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