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八十九章 你向省里汇报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走出建设厅大院,楚天齐直接到了“桑塔纳2000”上。

    “市长,去哪?”厉剑问道。

    “回酒店退房。”楚天齐给出答案。

    没再说话,厉剑启动汽车,向目的地驶去。

    回头看了看渐渐远去的建设厅大院,楚天齐很是感慨,连着来了五天,竟然一事无成,竟然只见了一面。他不禁很是遗憾,遗憾没有讲出有力之话,遗憾没有与对方好好辩论一番。

    来建设厅之前,楚天齐已经预测过,对结果并不乐观,但却是没办法的办法。他知道,董建设没有好好配合自己的理由,却有狠狠打击自己的条件。因此,他计划在万不得以的情况,把有些事情挑明,挑明董建设卡经费的本质,挑明董建设替张氏父子打压自己的事实,挑明对方与自己的隔阂。可没等自己讲说出来,对方就要去省政府开会了,还让自己下次来。

    下次?下周一?董建设会专门等着自己?笑话。肯定是全方位、立体方式提防自己,没准会对停在周边的所有车辆进行排查,也不排除动用势力对自己盯梢,他们做到这一点并不难。

    楚天齐脑中忽然闪出一个疑惑:省政府开会?怕只是一个幌子吧?确实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,很有可能是孔嵘和秘书想出的解围之法。自己当时怎么就没仔细甄别一下?确实也没法认真辨别,自己怎么能耽误对方参加省政府会议呢?若是那样的话,董建设可是能给自己扣上大帽子,甚至上纲上线到政治层面的,当时离开是唯一正确选择。

    不过话又说回来,在劳而无功情况下离开,虽然没有讲出那些狠话,但也未必是坏事。首先,董建设完全可以对自己讲说的狠话装作不知,继续与自己打哑谜、兜圈子;其次,董建设肯定会反击自己诬陷他,诬陷张副省长,会质疑自己的目的;再次,万一对方要是现场有监听设备,那些话就会成为自己的把柄,成了攻击自己的武器,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。因此,即使讲出那些话,也很可能于事无补,只会给自己留下隐患,只会促使对方警惕性更高。从这些来看,没有讲出那些话,应该是值得庆幸的事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楚天齐郁闷的心情舒解了好多,思考问题的角度也变了。

    这次来省城,看似一事无成,其实也弄明白了一件事,那就是董建设并没有要拨款的打算。想通过谈判解决问题,只能是一个幻想,根本没有可操作性。或配套金不可能不要,而且配套金还会牵扯到拆迁补偿金的拨付,但要想拿到配套金却必须得经过董建设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哥们,我正准备给你去电话呢……见到了,多亏你提供的车牌号码,也多亏了那辆‘现代’车……什么也没办成……先回吧……对了,‘现代’还停在酒店,把钥匙放到前台吗?……好的……不吃了,直接回。”说完,他挂掉了电话。

    刚才打来电话的,是同学于涛,正是于涛告诉的董建设专车号码,也是于涛给提供了那辆‘现代’,否则根本就“逮”不到董建设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疑惑再次涌上楚天齐脑海:那辆奥迪是董建设的?上次奥迪载着那个女人,是董建设的吩咐,还是司机自己的行为?他和那个女人什么关系,到底有没有关系?他们怎么会有关系?很可能真有关系,这样的话,好多事就能解释通了。他们之间的关系是否可以利用一下,能不能从此事上下点功夫,做做文章呢?想到那二人可能的关系,楚天齐嘴角浮上一抹笑意,不怀好意的笑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河西省建设厅书记室。

    董建设坐在办公桌后,对面椅子上坐着计划财务处长孔嵘。

    孔嵘刚刚进屋,正在汇报着:“厅长,他的确走了。从建设厅离开后,他就回酒店退了房,然后换汽车,又过了两、三个小时就出城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确认吗?每次你可都是说的很肯定,到头来又总是‘偷鸡不成蚀把米’。”董建设显然不放心。

    “千真万确。”孔嵘肯定的说,同时把一张纸递了过来,“您看。”

    接过纸张,董建设浏览着上面的内容,眉头皱了起来。他抬起头来,严肃的说:“孔嵘,跟踪、盯梢可不是闹着玩的,往小了说涉嫌侵犯隐私,往大了说那是犯法的。”

    孔嵘连忙摇着双手:“不,不,我没有对他盯梢。只不过他在退房和离开酒店时,正好被我一个朋友看到了;在他汽车出城的时候,那个高速收费员正好又是我一远房亲戚。朋友是主动给我打电话说的,那个亲戚是我去电话打听的。正因为我和他们通话时离事发已有间隔,所以纸上所列时间也才是大概时段。”

    “孔嵘,千万不要玩火,希望你的朋友和亲戚真是偶然看到。”董建设面色凝重,“他可是做过公安局长的人,本身就挺能打,而且也鬼的很。你知道吗?你借穿衣之名发短信、我们之间定的暗号、监控他在楼内的行动、你在楼道大声说话告之等等,他都推测出来了,就连秘书没有及时出面他也注意了。据说他还可能有大靠山,我们一定要慎之又慎,绝对不能授之以柄。”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吗?”孔嵘神色也一下子凝重好多,重重点了点头,“是,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和他过招不但要谨慎,也要多运用智慧,今天这招‘调虎离山’就不错。”董建设面色和缓了一些,“这是你想出来的吧,这一点你就比小蔡有经验。”

    “我见他和您一同进来,就意识到那小子肯定用了诡计,也担心他在和您说话时耍花招。当时也是急中生智,才想到了‘参加省政府会议’一说,便及时告诉了蔡秘书。”孔嵘脸上出现了喜色,“别看那小子平时乍乍呼呼,表面天不怕地不怕,其实都是装的,听说省领导后,照样也灰溜溜夹着尾巴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身在体制中,由不得他不怕。”董建设的话意味深长,“这正是这小子过人之处。他并不是莽夫,并不一味蛮干,有时又比一般人胆子大一些,他能进步这么快,也不是没有道理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他就是滑头,就知道抱粗腿,溜须拍马,狐假虎威。”孔嵘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董建设摇摇头:“不,不对,最起码不完全对,要想抱粗腿,首先得胳膊粗。他固然会溜须奉迎,但若是没有真才实学,也绝不会得到重用。哪个领导都想用得力的人,不说让其出多大力,最起码不至于受其牵连。另外,仅仅七年时间,他就从一个不入流的准副科,升到了今天的副处实职,而且还进入到县级市权力核心层,要是没人背后使力的话,还真不好做到。”

    “您真相信他有后台?不会吧?”孔嵘显得很疑惑,“会不会是沃原市的李……”

    当然明白对方后面省略掉的两个字,但董建设不置可否的摇摇头:“不好说,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“厅长,配套金到底拨不拨?接下来要怎么做?”孔嵘问到了最关心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怎么做?”沉吟了一下,董建设缓缓的说,“暂时什么都不做。”然后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明白领导的意思,孔嵘说了句“我先去了”,起身走出书记室。

    看着前秘书离去的身影,董建设微微皱起了眉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回到成康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,这主要是在省城又办了一些事,耽误了时间,否则用不了两点钟就能到。

    到了单位后,楚天齐回了一趟自己屋子,然后马上到市长办公室,向王永新汇报了这次省城之行。当然,不该讲的就直接略去了,而是重点汇报了该讲的内容。

    听完楚天齐讲述,王永新说:“天齐市长辛苦了,找人这种事看似简单,其实很难,尤其还是找上级行业主管部门就更难了。一个星期能找到,这已经很不易了,我曾经半个月都没见上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没想到对方不但没有怪罪,还说出这种体谅的话来,楚天齐心里很舒服,但也不禁疑惑,担心对方还有什么“但是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王永新继续说:“必定那已经是省里批给我们的钱,建设厅没有不给的道理。你就盯着吧,多打听打听,实在不行就亲自去问问,好事多磨嘛!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明知道这事就是一个套在脖上的枷锁,但现在楚天齐也无法再说推辞的话,只能应承下来了。

    王永新看看手表,道:“我马上有一个会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吧。”楚天齐说着站起身来,向外走去。他本来是想说拆迁补偿金的事,但现在对方时间紧急,也只能暂时先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王永新喊住对方,待对方停步回头后,才说,“对了,省里又追问城建进展的事了,我这里还在尽力顶着。如果实在不行的话,只能你去向省里汇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,好的。”楚天齐意识到,这才是王永新要说的核心内容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向对方再次打过招呼,楚天齐快步走出屋子,取出了手机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