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七十七章 各打五十大板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二月二十一日,正月十三,星期一。

    上午九时,成康市政府六楼第三会议室,市政府工作会议在这里召开。副市长、市政府党组成员全部参加,市长王永新主持会议。

    楚天齐前天半夜赶着返回单位,就是为了在昨天了解情况,准备今天的会议。

    王永新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。落座后,他环视众人一周,然后面带微笑的拱了拱手:“同志们,给大家拜个晚年,过年好!”

    众人微笑回应,也有个别人说了句“市长过年好”。

    收拢笑容,王永新又道:“春节已经过去,我们又都回到了工作岗位,所有公务人员都要收收心,尤其政府领导更要先把心收回来。往年一般是过了正月十八才开这个会,今年要比以往早开一周,就是要让我们这些领导先期进入工作状态。伟人讲过‘一万年太久,只争朝夕’,成康全市的经济社会发展容不得我们有半点懈怠,我们必须争分夺秒。现在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随着市长吩咐,汇报工作开始,按照从小到大的原则,由排名最后的党组成员先行汇报。

    第一个汇报的人,是政府党组成员、财政局长隋豫西。隋豫西习惯性的用右手在光脑门上捋了两下,开始照着稿子说起来:“尊敬的王市长、彭市长,各位领导:财政局……”

    人们都不禁微微一笑,这个隋豫西不愧是彭少根的人,随时都要把彭少根摆出来,但现在这种点法似乎有些不妥。众人随意瞥了一眼,就发现王永新脸色阴沉,彭少根却带着一抹淡淡笑意。

    隋豫西的汇报符合绝大多数的汇报方式,先是讲了去年财政工作取得的成绩,尤其讲说了在艰难形式下财政局如何运筹帷幄、统筹调度;接着又说了今年的工作任务,特别讲了所面临的压力与严峻形式,用了“前所未有”这样的字眼;然后又讲了财政系统的决心,但还是强调了几项不确定性,为他自己预留了后路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就在隋豫西侃侃而谈之际,王永新一脸冷峻,鼻子还抽*动了几次,显然是在冷哼,以表示对隋豫西的不屑与不满。

    在隋豫西之后,人们按顺序一个个的汇报着,基本模式都是“去年成绩”—“今年任务”—“困难”—“决心”。

    轮到管丽颖汇报时,她依然遵循的这个基本模式,但还重点讲了今年农业工作所面临的机遇,以及相对应的最关键影响因素——钱。她在汇报中明确表态,如果农业资金能够按时、足额保障到位,今年农业各项指标指定比去年多完成四分之一以上。

    听着这个女人的汇报,楚天齐暗自腹诽:这个女人挺滑头,明知道钱款不可能按时、足额到位,但却画出了一个“空中楼阁”——较去年增长百分之二十五;潜台词就是,如果不能“按时”、“足额”,那就不赖我管丽颖了。

    在说到钱的事时,管丽颖还特意停下来,看了看彭少根和隋豫西,那意思很明显:你们能给个承诺吗?当然,彭少根和隋豫西并未回应她,其实她也并不希望回应,她就是要这个气势和效果。

    等到管丽颖说完,楚天齐开始发言:“王市长、各位同事,大家好!在过去的一年里,城建和地矿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楚天齐汇报的形式和其他人基本没什么区别,但内容却都是干货,几乎没有华而不实的装饰语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之后,彭少根发言时间稍长一些,用了大约半个小时。虽然用时超过其他同事,但由于彭少根负责政府常务工作,工作内容要多很多,因此所讲内容也都是干货。

    待到众人汇报完毕,王永新开始讲话。他首先对各位成员的汇报内容进行了简单点评,既肯定了各自分管领域所做的工作,也指出了其中存在的不足,还对一些拖沓环节进行了要求。

    针对市长指出的问题,参会人员都做了记录,这既是需要注意的方面,也是下次会议应该汇报的事项。

    停顿一下,王永新再次环视众人一圈,接着轻咳两声,把众人目光吸引过来,然后才说:“财政工作好坏,直接关系全市各项事业的发展,就好比全市经济发展的‘牛鼻子’,牵好这个‘牛鼻子’至关重要。从去年整个工作来看,由于某些方面资金投入到位,发展就很顺畅,甚至非常迅猛。但总体来看,整个财政资金调配不够合理,没有发挥资金最大效力,甚至应有效果也没达到。在资金的分配上,没有因事调配,而是因人调配;没有依据事物发展需要安排资金,而是因人安排,把资金安排给了关系不错的单位或单位负责人。”

    市长的这番话,把众人目光都引到了隋豫西身上,也有人关注了彭少根。楚天齐注意到,隋豫西脸色胀*红,彭少根则是满脸阴沉。

    王永新继续说:“做任何事情都要讲究规律,都要遵循行业发展特性,要进行科学管理,而不是拍脑门决定。在座各位,好多人都在不同岗位历练过,有些人还从事过好多行业。严格来说,每个人都不可能对分管工作完全精通,但要善于使用懂行的人。财政工作之所以发挥效应有限,主要就是‘一言堂’所致,单位一把手权威过重,而又没有注重对专业人员合理使用,不给专业人员施展的机会,没有很好调动专业人员积极性。在今年的工作中,财政局一定要反思和总结,一定要做到人尽其才,钱尽其用,否则影响了全市经济发展,那就必须要承担相应责任。”

    人们注意到,王永新明着批隋豫西,其实却是在给彭少根上眼药。常务副市长分管全市财政工作,局长又是直接亲信,板子看似落在隋豫西身上,但却疼在彭少根心里。同时王永新也是给自己亲信出头,在为财政局常务副局长名不平,为其撑腰并争取权益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去,彭少根依旧脸色阴沉,但似乎比刚才更显黑了。

    说着说着,王永新话题一转:“在去年的工作中,尽管有一些部门工作做的差强人意,甚至极其糟糕。但却有好多部门干的有声有色,房管局就是其中的佼佼者。不只是从去年,其实在前年下半年,房管局的工作就很有起色。在之前的时候,成康全市房地产开发工作是空白,所有房屋都是公有房或房改房,当时房管局工作量少,工作人员一年只能上半年班,收入非常少。

    而从去年春天开始,房管局不但工作量激增,人员更是忙的周末加班,收入也有了保证。人员基本还是那些人员,但主要负责同志动了脑筋,推动了全市房改工作发展,房管局工作人员才都有了用武之地。当然,房管局不但有了充足的工作,创造了大笔的收益,而且各项工作做的有条不紊。就拿房改前期准备以及拆迁来说,做为房改主力及拆迁工作重要组成部门,房管局都做的非常漂亮,没有因此发生一次冲突,到目前也没有出现后遗症。为什么房管局工作能够做的这么好?因为他们用心了。只要把心思用到,什么工作都能做好。”

    一贬一褒,众人都听出来了。王永新这哪是批财政赞房管?分明就是贬彭褒楚。人们也不禁纳闷,贬低彭少根可以理解,毕竟都是因为一个“权”字,但褒扬楚天齐,人们不明白。按说王与楚也有权力之争,而且年前两人还互相使过绊子,可现在怎么就有了这么大的变化?

    不禁众人纳闷,楚天齐也是不解:这没道理呀。

    王永新提高了声音:“奖勤罚懒,天经地义。房管局把工作做的这么出色,就应该得到奖赏。当然,奖赏并不就是直接给奖金,而是有很多方式,对其工作大力支持,就是其中一种。鉴于房管局去年的工作成果,市里要加大对其经费支持,我建议今年实拨金额要比预算增加百分之十五。”

    一下子增加百分之十五,这也太的大手笔了,好多人不禁想法各异。

    “当然了,市里经费确实也不宽余。为了保证房管局经费到位顺利,我建议把房改试点配套金做为房管局经费来源。这批款项已于去年一并批复,当时还是我去跑的,批复手续已经交到了财政厅,今年的拨款应该只是简单履行一下手续的问题,就请楚副市长直接关注一下。”

    听话听音,听到这里,楚天齐恍然大悟:王永新表面说是支持,其实还不是为了把要钱的这个绳套套在自己头上?年前的时候,王永新曾经单独和自己交流过,现在又在会上提出,分明是堵了自己的后路。虽说看似贬了彭少根,褒了自己,其实都一样,都是各打了五十大板,而且还让自己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“同意我建议的,请举手。”王永新说完,率先举起了手。

    市长都这么“支持”,自己当然也要“支持”一把了。怀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心理,人们都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看着唯一没有举手之人,王永新开了口:“楚副市长,你不同意?”

    同不同意已经于事无补,楚天齐干脆也举起了右手。

    “好,全票通过。”王永新哈哈一笑,“记上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看向楚天齐,露出一抹笑意,这笑中既有“幸灾乐祸”之意,也不乏“同病相怜”的意味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