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九十二章 董梓萱要帮忙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外面的天空很蓝,蓝的没有一丝杂质,蓝的就像一汪清澈的碧水。暖暖的阳光透过窗户,躲*到屋子里,洒到她的身上。她已经站在窗前很久了,从早晨上班进到屋子后,就一直站在这里。蓝天、暖阳,多么美丽,多么温暖,可她感受不到,她感受到的只是一片灰蒙和冰凉,因为她的眼睛是灰色的,心也是冰凉的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少妇,一个穿着湖蓝色长裙,留着波浪形卷发的少妇。少妇身材匀称,身高在一米六五以上,五官精致,颇有风韵。这是一个成熟的少妇,一个散发着女人魅力的少妇,但少妇神情却与整体形象极不相称,她面罩寒霜、神情忧郁,倒像一个怨妇的形象。也怪不得少妇如此神情,因为她的心里苦,很苦。

    少妇站在那里,看似脸色阴沉,毫无表情,其实内心却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,为两个男人而斗争。其中一个男人,准备的说是一个小男人,因为这个男人还是一个未成家的大男孩。大男孩曾经是她的仇人,她曾多次对其出手,两人多次争斗,后来他却救她于危难之中,现在两人究竟是朋友还是什么,她也说不清。另一个男人却是她的父亲,让她又爱又恨,可又割舍不掉的父亲。

    现在这两个男人有了矛盾,父亲似乎掐住了那个大男孩的脖子,正在迫使那个大男孩投降,或是置那个大男孩于死地。而那个大男孩却根本没有屈服的样子,好像根本不拒,但其实脖子上已被掐出了红印。

    她很矛盾,不知道该帮谁,更不知道该怎么帮。她怕父亲伤到大男孩,也怕大男孩的反弹之力让父亲承受不住。她心里清楚的很,父亲为了达到目的可是无所不用其极,正因如此才能达到现在这个位置。父亲心思慎密,常常教育自己“所有鸡蛋不能放到一个篮子里”,正因如此,才没让自己嫁给老领导的公子,而是攀上了另一高枝。可是事与愿违,自己丈夫就是个花花公子,就知道在外面寻花问柳,根本不疼自己,自己是在守活寡,从而那个亲家对父亲也不甚亲近。可能冥冥之中这就是劫数,母亲也几乎是和自己命运一样,也守着一个花心的男人,但母亲已经解脱,现在已经到另一个世界了。

    面对这样的一个父亲,一个对母亲不忠,一个把自己推进火炕的父亲,她心里充满了恨,曾经想过多个“以牙还牙”的方式。可她最终没有针锋相对,不知是因为血浓于水的缘故,还是理解了父亲说的“我是为你好”,但她心里真有恨呀。

    那个大男孩曾令自己恨的咬牙切齿,自己甚至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欲除之而后快。可在自己生命面临危险的时候,他却以德报怨,冒着生命危险,把自己从鬼门关拉了回来。这样的男孩,自己还恨的起来吗?回想过去,那也是自己心胸狭隘、睚眦必报所致。自己现在对他,既感激也不无恨意,感激他的救命之恩,恨自己和他曾经发生的不睦,恨自己在他面前矮人一等,恨他怎么会以德报怨。与其说是自己现在恨他,其实不如换成另一个字眼更为贴切,但她知道,自己不配。

    按说大男孩对自己有大恩,而父亲却是帮虎吃食、挑衅不断,自己应该帮大男孩,可父亲毕竟是父亲,自己真要胳膊肘往外拐?

    我该怎么办?怎么办?少妇一遍遍扣问着内心,两行清泪顺着脸颊滚落下来,可她却浑然不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移动鼠标全选内容,接着点击鼠标右键,然后选择“删除”,最后使劲一敲“回车”,屏幕上的上千文字瞬间化为乌有。

    看着电脑显示器上一片空白,楚天齐皱起了眉头。他在准备汇报材料,向省政府汇报城建推进工作的材料。

    从那天王永新让他“准备一下”开始,他就在准备着。当然他没有立即动“笔”,而是查阅了相关资料,又去实地看了两次,还找曹金海、周家林了解了一些情况,才开始“写”的。可是在电脑上“写”了好几次,都半途而废,这次已经是第三次。他心里明镜的很,汇报无论写的如何精彩,也未必就能得到认可,因为问题的关键不在这里,可他却又不得不写。带着这种矛盾的心情,思绪总是很杂乱,也难怪多次半途而废了。

    当然,让楚天齐思绪烦乱的原因,不只是写报告,最主要的是拆迁补偿金与房改配套金的遥遥无期。没有这些钱,拆迁工作就无法推进,房管所工作也是举步为艰,而这些都会直接影响到整个成康城市建设。做为分管领导,工作若是没进展,那还有什么政绩可言?最让他苦恼的是,拆迁补偿金可是投资企业出的钱,却被扣着不给,照这样的话,就是引资多少也会被卡。可让他无奈的是,那些卡钱的人就是一个原则——谁大*腿粗我就拍谁的马屁,我管钱就要脸皮厚,就是揣着明白装糊涂,管你分管领导如何难做?

    越传越烈的谣言,也让楚天齐心烦不已,现在已经传的神乎其神,有模有样了,不但李子藤来汇报,厉剑和曲刚等人也反馈了情况。可自己既无处解释,又不能不关注,不烦才怪。

    盯着自己的人到现在还没有揪出来,那就相当于一个*,随时都可能炸上一下,自然也分了楚天齐的心。

    其实,除了工作上的事情以外,还有一件事也让楚天齐心绪不宁。弟弟的婚期就要到了,可自己的归程到现在还没定下来呢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收起思绪,楚天齐看了眼来电显示,苦涩一笑,按下接听键,喊了一声:“妈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尤春梅的声音:“天齐,新房装修正式交工了,大鹏找的人挺靠谱,栓柱监工也挺仔细,装修效果挺好的。装修加材料费全算下来是三万六千五,人家说是有大鹏的面子,只要三万二。栓柱给盘算了,也问了好几个懂行人,都说不贵,都说就是要四万也不多。酒店那里一共订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着母亲的唠叨,楚天齐既幸福也颇觉愧疚,本来这些事都应该是自己多操心的,可现在却是这些亲戚朋友帮忙,还得母亲*亲自上阵。近一段时间,母亲几乎每两三天就给自己打一次电话,每次几乎都要说到礼瑞结婚的事。尽管母亲总说“你工作忙,别急着回来”,但楚天齐知道,其实父母现在最盼自己早点回去,既能拿一些主意,也能替家里长些脸面。

    讲说告一段落,尤春梅问:“你觉得这么安排行不行?还有哪没考虑到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我觉得挺好,安排的挺周到。你和我爸要注意休息,让礼瑞和姐夫勤跑跑,酒店和婚礼的事多跟要主任商量。”

    “装修房的事,主要就是栓柱盯着,大鹏也没少去。礼瑞和杨梅除了常跑新房,主要是置备那些零碎东西。杨梅确实挺懂事,挺心疼礼瑞,给礼瑞买的衣服都挺好,比她自个买的贵好多。”尤春梅的语气透着欣喜,“要主任当总管挺合适,总能为东家考虑,既能做到体面,又可以少花钱,一些结婚礼节也挺在行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你和我爸还是要多注意身体。”楚天齐道,“我争取提前两三天就回去。”说话时,他扫了眼台历,今天已经是四月二十六日,离着“五.一”正日子也就四、五天了。按说马上就该考虑动身的具体日子,但现在一大摊事堆着,他真不知道能不能如约启程。

    “不着急,你是公家人,要先大家后小家,你爸成天说‘忠孝不能两全’,千万别耽误公家的事。”尤春梅的话充分体现觉悟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响起,是那部办公手机在响。

    “妈,我这儿又来电话了。”楚天齐对着手机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忙。”尤春梅话音刚落,紧接着就是挂断电话的声音。

    放下私人电话,楚天齐拿过了那部办公手机。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他就是一楞:怎么是她?虽然他并没有把这个号码存入电话薄,但看到这串数字,就知道对方是谁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手机还在顽强的响着。

    迟疑了一下,楚天齐按下接听键:“你好,董科长。”

    “天……楚市长,你存着我的号码呀?”对方声音透着惊喜。

    楚天齐含糊的“啊”了一声,又说:“有事吗?”

    对方道:“楚市长,房改配套金到帐了没有?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她怎么知道?尽管狐疑,楚天齐还是如实的说:“暂时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卡在建设厅了?”对方追问。

    她是明知故问,还是有什么说法?楚天齐不明白对方的意思,干脆就没有答复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帮你要。”对方说到这里,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是真诚的想帮这个忙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行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想试试,这两天等我电话。”对方说完,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董梓萱要帮忙?楚天齐脑海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