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八十五章 你肯定在屋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通往省城的公路上,一辆“桑塔纳2000”快速奔行着。

    汽车后排座椅上坐着一个年轻人,年轻人身穿浅色半袖、蓝色长裤、黑色皮鞋,正是成康市委常委、副市长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起早从成康出发,是专门去找董建设的,本来他非常不想去见对方,但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。当然,即使去找对方,但楚天齐心里也没底,不知对方是否愿意和自己谈,是否能开出一个折中方案。尽管此行前景渺茫,但他也必须要走上一场,今天已经是四月十一日,时间不等人啊。

    自从去年董建设一上任,楚天齐就意识到,以后分管的城建工作会很难做。对方上任伊始,就给自己来了个下马威,已经说明一切,何况还有那个张鹏飞一直惦记着自己。果然不出所料,本来应该按时下拨的第二批房改配套资金,却迟迟没有到位,而且孔嵘还给出了一个理由——审计第一批资金使用情况。孔嵘以前做过董建设秘书,现在又是建设厅计划财务处处长,孔嵘的意思肯定就是董建设的意思。

    对于审计一说,楚天齐一直持怀疑态度,怀疑这就是建设厅为卡资金而炮制的理由,但他也在等着,等着审计万一到来。从上次孔嵘说起“审计”开始,到现在已经过去两个多月了,可连审计人员的影子都没见到,向建设厅打听时,建设厅也没有任何肯定的回复。种种迹象表明,“审计”的确只是一个借口,一个耗着不给拨款的借口。

    其实楚天齐早已看清,对方就是不准备给房改配套金,这钱就是董建设故意卡着。要想拿到此款,必须有董建设放话,也肯定须会一会对方。但楚天齐并不想见对方,不想向对方低头,更不想自取其辱。当然,这只是原因之一。还有一原因就是,他想着只要拆迁补偿金一到位,就可以让城建局为房管所拆借办公经费。可是费了好大劲,财政局竟然只拨了区区八十万,这够干什么?连拆迁都顾不过来,还能给房管所拆借?

    尽管拆借计划泡汤,但楚天齐还是又撑了几天,还是没有马上找董建设,他在等着看另一件事有无效应,那件事就是张鹏飞的录像带。上次张鹏飞给自己设套录音,结果被自己识破,还扣下了录像带,并警告敲打了对方。他觉得张鹏飞应该不会怕这事,但也存在侥幸,万一对方怕了,那么可能会对拨款有益。结果一个来月过去,张鹏飞根本没有任何惧怕的迹象,楚天齐的又一个幻想也破灭了。

    这次之所以去找董建设,既是因为房改配套金,也是因为拆迁补偿金。虽然拆迁补偿金由县财政掌握,建设厅控制不住,但楚天齐明白,只要房改配套金到位,拆迁补偿金也就大有希望,反之亦然。很明显,彭少根之所以不拨拆迁补偿金,固然有不买自己帐的因素,但根本原因还是在看董建设的脸色,尤其不愿逆张副省长之意行*事。王永新假装可怜,不予实质支持,也是这个原因,成康其他常委都是这个心思。如果一旦房改配套金下拨,那肯定是董建设放了话,也是得到了张副省长首肯,市里那些马屁精马上就会跟着响应——下拨拆迁补偿金。

    离省城越来越近,楚天齐的心也越发沉重了,董建设会买帐吗?原来的时候,仅董建设在建设厅,对方都不但不给面子,而且还收拾自己,现在张天凯又分管了城建,董建设更没有买自己帐的道理了。抛开董建设不说,恐怕张鹏飞那一关就过不去。张鹏飞和自己可是有“夺妻之恨”,自己又多次挡了对方财路,而且前些天对方想借其父即将分管城建之机上门挑衅,自己又让对方铩羽而归,张鹏飞没有不报复的理由。张鹏飞正好可以借其父之权进行“报仇”,岂可轻易放过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十点多的时候,“桑塔纳2000”到了省建设厅门口。

    由于没有楼内人来接,也没有里面任何领导放话,楚天齐只得步行进入大院,留厉剑在外面车上等候。

    到了建设厅一楼大厅,楚天齐按惯例向安保人员出示身份证件,准备进行登记。

    看过证件后,这名女安保人员没有递过会见单,而是问:“你找哪位?”

    “我找董厅长。”楚天齐回答。

    女安保道:“找厅长?哪得先和秘书联系,厅长秘书同意了,才可以上去。”

    需秘书同意呀?楚天齐稍微迟疑一下,又换了说法:“哦,我忘了,得先去八楼计划财务处。”

    “填单子。”女安保说着,把会见单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按要求填写完毕,楚天齐拿着会见单,走进电梯,直接按了九楼。随着电梯上行,楚天齐不禁暗自窃笑:你有政策,我有对策。

    从电梯出来,楚天齐向右拐去,刚走出几步,就发现了异样。上次来的时候,整个楼道都是连通的,而这次却多了一道玻璃门。玻璃门关闭着,玻璃门旁摆了一张桌子,桌旁坐着一名保安。看到眼前一幕,楚天齐刚才的暗自得意顿时消失殆尽。

    看到有人过来,保安直接询问:“你找谁?”

    “我找董厅长。”楚天齐迎上前去。

    “有预约吗?”保安一伸手,“请拿会见单。”

    “会见单。”说着,楚天齐把手中单子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保安拿过看了看,把单子又递了回去:“不行,不能让你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楚天齐接过单子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这单子是八楼以下的。”保安直接回答。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看来自己太的自以为是了。于是微笑着和对方商量:“我和董厅长是老相识,我这还有他的手机号。”说着,楚天齐拿出手机,翻到一个号码,把手机向前一伸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们必须要看到相应单子,或是接到相关电话才能放行。”保安说,“要不你现在和领导电话联系,只要他放话就行。”

    联系,怎么联系?董建设能让我进去?没准还坏事了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再次一笑:“我还是昨天和他联系的,刚才电话怎么也打不通。对了,董厅长现在在办公室吗?”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能回答你的问题,这是违反厅里规定的。”保安客气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来都来了,就让我进去吧。如果厅长不在的话,我再出来。”楚天齐继续协商着,“你放心,我讲的都是实话,我们的确是老相识。”

    “请不要让我为难,这是规定,否则我会丢了饭碗。”保安微笑回应,“除非现在联系上领导,领导放话让你进去,要不你再试试。”

    试什么试?自己就没有董建设电话,刚才给对方看的是董梓萱号码,手机联系人只记了一个“董”字。对方话已说到这个份上,再说也没用,而且也无法再难为对方。于是,楚天齐继续撒谎:“那我联系一下。”说着,走到一边,做着打电话状。

    打了一次又一次,嘴里还念念叨叨着,俨然没打通的样子。楚天齐纯属做样子,想要来个守株待兔,想要等到从玻璃门或电梯里走出来的董建设。

    不曾想,没多大一会,保安走过来说:“您好!请不要在此区域逗留,这是规定,我也是按制度行*事。”

    看来迂回战术也不行,楚天齐便不再多言,向对方一笑后,快步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电梯门打开,楚天齐走进轿厢,伸出右手,直接按到了“8”上。

    很快,电梯停到八楼,楚天齐走出轿厢,直奔“计划财务处”旁边的无门牌屋子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在门上敲了两下,楚天齐停下来,侧耳听了听,没有动静。然后又敲,再听,还是没有声响。

    不在?还是故意躲着?他知道是我吗?带着疑惑,楚天齐返回身,敲了“计划财务处”的门。

    “请进。”一个女声传了出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来了,这个声音正是上次那个热情的年轻女人。推开屋门,他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计划财务处”里,四个人都在,也都抬起头看了一眼,又都低下头去。

    径直走到那个年轻女人桌旁,楚天齐道:“请问,孔处长在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女人没有抬头,而是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的样子,楚天齐不禁有一些愧疚。对方之所以不再热情,肯定是上次受了自己的牵连,肯定是受到了训斥或处罚。他嘴唇动了动,没有说什么,只是歉意的笑了笑,又走到一旁。

    这次楚天齐走到那个难看的男人面前,说了话:“老焦,你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老焦没有抬头,回答的中规中矩,比上次老实多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啊,自己只来了一次,就对财务处人产生了这样的影响。

    停顿一下,楚天齐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个细微的响动传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转头看向发出声响所在,正是那间没有门牌的屋子。

    “叮呤”,屋子里再次传出声音,但这次却是半声。

    咦,楚天齐稍一惊异,然后面露喜色,直接走过去,敲响了没有门牌的屋门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、“笃笃”。

    连着敲了几次后,没有任何回应,楚天齐便对着屋子说:“孔处长,开门,我知道你肯定在屋子里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