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 同病相怜董氏父女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东方天际渐渐发白,一条孤寂的身影行走在大街上。这条身影头发凌*乱,步履蹒跚,整个脸形变成了包子,而且是掉在灰堆里打了几个滚又捡起来的包子,上面满是青色或紫色的斑块。这么一个衣衫不整、形象猥琐的男人,任谁也不会和那个衣冠楚楚、威风八面的建设厅长联系起来,但他的的确确就是建设厅长董建设。

    私下调解完以后,董建设没有与别人同行,也没有打车,就一直这样步行走着。已不知走出了多远,也不知要走向那里,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前行着。

    过往的事情就像根根银针一样扎着他的心脏,既疼痛不堪又针针见血,真是不堪回首,但却又挥之不去。

    本来,接到的电话内容是“姓楚的和女人鬼混,在嫖娼”,自己这才来捉现形,想要拿住姓楚小子的把柄。到时只要有把柄在手,那小子就必须任由自己摆布,让尿几股就得尿几股,否则就别想再混仕途。

    可是当“806”客房屋门打开一瞬间,房间正好传出“救我……我不行了”,听出是女儿的声音,自己便认定是姓楚的对女儿做了什么。顿时血气上涌,才连番扑向床铺,结果却被脚踹两次,自己当时还觉得是姓楚小子干的,却不知那是岳佳妮所为。

    对姓楚的本已恨之入骨,现在又认定对方欺负闺女还连踹自己,自己气炸了肺,也气昏了头。看到姓楚的出现在身后,竟然认为见到了罪魁祸首,便不顾一切冲上去与其拼命。孰料,正被对方认做事件始作俑者,糊里糊涂挨了十多个大嘴巴子。

    真是不挨骂长不大,被对方打了个狗屁不是,自己才意识到不对,才意识到姓楚小子从外面来,才想起了“凶手”在屋里。可是自己再次进到房间,却看到当地站定一个女孩,才从对方口中得知女儿被人下了药。

    越想越气,越想越觉着自己老糊涂,董建设口中骂着“老混蛋”,抬手狠狠给自己来了一耳光。

    “啪”一声脆响,本已肿的发木的脸颊,立即钻心的疼,疼的肌肉直颤。董建设“哎哟”一声,双手捂上脸庞。摸着像海绵一样虚胖的脸,董建设顿时倍感屈辱,不禁老泪纵横。本来想去抓姓楚的现行,结果先是女儿在大厅广众丢丑,自己更是被当众连扇耳光,这才是真正的打脸,那脸打的“啪啪”作响啊。当时对方每打一下,董建设就觉脸面掉地一层,到最后根本就没脸了,他不只脸上疼,心更是嘀嘀渗血、阵阵生疼。

    想到被打脸,董建设就想到了那个姓楚的小畜牲,想到了那个畜牲对付自己的过往种种。尽管恨的牙根痒,但从零星的片段中,董建设已经串起了整个事情。他明白,若不是姓楚家伙赶到的话,女儿今天可就丢人丢到家了,很可能生命都会有危险。可女儿为什么会被人设计?还不是别人用以对付姓楚的诱饵、牺牲品,而且小畜牲还当众打了自己的脸啊。

    自己究竟要如何面对那个小畜牲?想啊想啊,想的头疼欲裂,董建设也没有想出一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凄凉的走在大街上,董建设既悔又恨,悔不该听那个王八蛋电话忽悠,送上门去自取其辱。恨自己被人卖了,女儿被当做诱饵,自己还在替人家数钱,不知死活。悔不该让女儿知道一些事情,恨姓楚小子给女儿招来灾祸,更恨那家伙让自己丢脸丢到家。

    究竟是悔是恨,董建设已经分不清了,他感受到更多的是屈辱。女儿丢丑,自己更是丢人现眼,但却不得不同意私了,这是多大的耻辱啊!可自己还得庆幸私了。庆幸因为私了,自己才不会在派出所留下这样的案底,才给自己这个厅长留下了一块遮羞布。庆幸因为私了,女儿丑态才不至于记录在案,自己也才有理由替女儿遮掩,重要的是要和亲家遮掩。庆幸因为私了,自己才不必讲说一些事情,才不必讲出那个打电话的王八蛋。当然,即使做笔录,自己也不能交待那个王八蛋;可自己无疑会成为事件始作俑者,也会承担相应的责任。凡此种种,私了已是最好的办法了。

    忽然一阵微风吹起,董建设不由得打了几个冷颤。凌晨尽管温度相对较低,但当下也有十多度以上;尽管有微风,但风并不硬;可董建设却觉得冷,打心眼的冷,从里到外冷,从头到脚冷。

    自己为官几十载,不说有多么显赫,但现在官居正厅,最起码也是人中之佼佼者。这还是身在省城,如果仍在地市的话,厅级官员那可是凤毛麟角,是可以呼风唤雨的人物。其实,就是在整个国家官员体制中,司局级也算是中高等级别了。然而,就是这么一个自以为了不起的职务,却丢了这么大的人,脸都掉地上了,拾都拾不起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去,天光已经渐亮。董建设这才意识到,自己该找地方躲一躲,不能让人看到自己这副尊容呀。自己也的确冷,也该找地方暖和暖和才是。可自己又该去哪?又能去哪呢?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自己要风得风、要雨得雨,整天看着那个黄脸婆来气,而且理由很充足:没感觉。而且那时自己根本不缺温存之所,那还是自己极其自律,担心影响仕途,否则编个女子加强排也可以众中挑一。因此,黄脸婆“走”的时候,董建设只是掉了几滴“鳄鱼的眼泪”,实际却有如释众负的感觉,只是觉得女儿没娘多少有些可怜。

    情人不是家,老婆才是家,但后来除了偶尔想起黄脸婆做的汤、粥,董建设对亡妻并没有什么念想。

    已经很久没想起黄脸婆了,今天怎么竟然出现了她的影子?董建设此时才意识到,只有黄脸婆,不,只有那个糟糠之妻才是自己委屈的发泄与倾诉之处。其余几个地方都不愿意接纳自己现在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可老婆已经远在天国了。董建设顿时鼻子一酸,眼中汪着的东西溢了出来。他抹了一把眼睛,继续想到了现实问题:我到底该去哪呢?

    忽然,董建设脑中出现了一个地方。

    对了,去那吧,反正那娘们也经常埋怨自己不像男人,也只有到那丢人了。

    自己真是被打晕了,那儿不就是吗?董建设一下子奔向右边小区,以最快速度进了小区大门,又以最快速度上了楼,取出钥匙去开门,去开那个前半夜还在里面屋子温存的房门。

    “咔吧”一声,屋门应声而开。董建设不禁心生一丝温暖:小娘们还算有良心,还给自己留着门,没有反锁死。

    掩上屋门,董建设换上拖鞋,向卧室走去。

    带着身心伤痛与满腹委屈,董建设来到这个窝巢,期望得到些许安慰与温存。但事实却告诉他:董建设,你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天气晴朗,艳阳当空。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奔行在高速公路上,载着楚天齐向家乡方向而去。

    在凌晨众人达成“私了”共识后,楚天齐便安排厉剑在雁云大夏开房休息,他则在天亮的时候回房间眯了一会儿。早点将近八点时分,二人简单吃了早点,便从省城出发了。

    在从省城出发之前,楚天齐特意和市长王永新打了招呼,言说回去参加弟弟婚礼,此前楚天齐已经提过这件事。王永新并未在电话中追问,也未打听省城之行事宜,只是说了几句祝福话,并祝“一路顺风”。楚天齐明白,想必王永新应该已经知道昨晚的事了,只是不知会被传成什么样子,王永新及其他同僚又是如何想的。

    高速上没有拥堵,车行迅速,在不到十一点的时候,已经进入了沃原市界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取出手机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了电话:“小岳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她身上的药性应该是彻底过了,可就是情绪不稳。无论我怎么劝,她都一直哭个不停。所好的是,现在换了地方,暂时周边人们都还不知道这回事。”岳佳妮的声音不无担忧,“虽然现在私了了,但难保这事不传出去。做为一个女人,摊上这样的事也真是可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是呀,确实可怜,只能靠时间化解伤痛了。”

    “还不是你惹的事?”岳佳妮的声音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这怎么怨我呢,楚天齐觉得自己比窦娥还冤,一时无以应对。

    手机里静了一会,岳佳妮声音幽幽响起:“女儿遭受这样的磨难,父亲又被打成猪头,却还只能打掉牙和血吞,真是同病相怜的父女呀。”

    “多行不义,咎由自取。”楚天齐说完,意识到有口误,又补充道,“我是说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这人怎么这么冷血。”岳佳妮厉声娇喝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解释:“董建设不值得同情,只是董梓萱不该受牵连,董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,我去照顾她了。”岳佳妮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楚天齐握着手机摇摇头,也不禁有些惭愧,岳佳妮可完全是给自己帮忙,自己还在和对方较真,似乎也太那个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