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六十二章 请你辛苦一趟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自从一月五日在市长办公室“不顾大局”,连着两周多,王永新都没再找楚天齐,既没有找他的麻烦,也没有因工作的事找他。楚天齐当时还担心薛涛会继续找他,会让他“顾全大局”,结果担心是多余的。在这十多天里,楚天齐也只在会上见到过市委书记和市长。

    两周多的时间里,王永新没有召开一次政府会议,只是薛涛召集了两次常委会。在常委会上,也没人再提起承担责任的事,即使最终确实没有获得省建设厅的任何先进和优秀,即使没有得到省厅任何支持,仍旧没人再提这个话题。楚天齐暗自得意,看来“狐假虎威”确实唬住了人,只是不知江霞是否真的相信自己以前的信口一说。

    在这十多天里,董建设、张鹏飞也没有再找麻烦。

    不但没人找麻烦,关于那天大闹市长办公室的事,也被传的很广。尽管有的传言被传的面目全非,尽管有人指责自己不识大体,尽管有人说自己狂妄自大,但几乎所有人都承认自己是个硬茬。虽然有得有失,但显然自己收获大于损失,还为自己正了名,证明那是非常值得的一战。

    这段时间虽然比较太平,但楚天齐也不时告诫自己:小心为上,得意切莫忘形。

    日子到了一月二十四日,农历已经是腊月中旬,各部门都忙着做上年总结和完善新的一年计划。楚天齐也不例外,也要做总结、计划;除此之外,还要参加好多会议。尽管这些文案和会议占去很多时间,但楚天齐还是没有忘记安全生产,还是抽出时间到矿山、到工地,安全生产容不得半点疏忽。

    这么多工作要做,楚天齐每天是早出晚归,夜晚还要加班到很晚。不过好多工作早晚都得做,经过这么一通赶工,剩下的上班时间,工作任务反倒显得从容了好多。

    今天是星期一,楚天齐刚一上班,还是照例拢了拢这周的一些事项,又叫过李子藤进行了核对和交待。

    刚让李子藤离去,手机就响了。

    看到来电显示,楚天齐迟疑了一下,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一个声音:“现在来我办公室。”声音到此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握着手机,楚天齐不禁疑惑:找我什么事?难道还是上次的事?应该不会吧。那又是什么?又让我顾全什么大局?

    尽管心中不解,但楚天齐还是拿起笔和笔记本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进屋,王永新微微欠身,示意了一下: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市长。”说完,楚天齐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王永新指着桌上烟盒:“来一支。”

    “不了,过来前刚抽过。”楚天齐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辛苦了,我见你经常早出晚归,又是下乡又是深入现场的,办公室灯也亮到半夜。”王永新微笑的看着对方,“干工作要注意劳逸结合,不要把身体累垮了。”

    这又是哪一出?看样子像是糖衣炮弹呀。楚天齐心里犯着嘀咕,小心的回答:“年底材料多,会议也多,又要放假,自然要多赶一赶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“哦”了一声:“工作那么多,能赶完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斟酌着说:“工作确实不少,不过我已经赶的差不多了,肯定能赶完,可能还会提前几天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,我还担心你没时间呢。”王永新“呵呵”一笑,“有件事得你去办。”

    刚才还以为对方要拿工作多说事,结果却是在算计自己的空余时间,自己怎么这么笨?尽管有些后悔脑子转的慢,但楚天齐还是谨慎的说:“市长,可别是我不擅长的,时间太长恐怕也不成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缓缓的说着:“你放心,我不会让你这样的人才去做份外事的。其实这就是你的本职工作,只是以前我一直在替你做,那时总担心你年轻,没有相关经历。现在看来,是我多虑了。”

    被对方这么一渲染,楚天齐心里更没底,不知道对方要说出什么,他总觉得今天王永新有点反常。至于究竟是什么,却又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看着对面这小子眼神飘忽,王永新知道,这小子发毛了,顿时有一种戏弄人的快*感。于是他并不急着说,而是笑咪*咪的盯着对面年轻人。

    看出对方有意抻着自己,楚天齐便直接问道:“市长,到底是什么事呀?”

    “你应该能猜出来,只不过我替你做的时间长了些,你就淡忘了。”王永新感慨着,“看来帮忙也得有个度,否则就成越俎代庖了。”

    对方一个劲儿的磨磨叨叨,楚天齐不禁心中揶揄:老王这是干什么,大便干了不成?怎么不痛快?

    “房改试点配套金还没拨下来。”王永新终于说出了具体事项,“请你辛苦一趟。怎么样?”

    刚才已经提前设置了前提条件,楚天齐也想到了其它一些借口,但当对方说出这件事的时候,他却不能用借口搪塞了,因为这确实是他的工作范畴。本来就是份内工作,对方竟然用了“请”、“辛苦”这样的字样,自己如果再推三阻四的话,那就是不识好歹,就是欠收拾了。于是马上应道:“好的。什么时候去?”

    “再有两周就过春节了,你要是能走开的话,越早越好。”王永新道,“早点儿把钱要上,也能支配宽裕一些。”

    略微想了一下,楚天齐说:“我安排一下手头工作,再了解些款项具体情况,争取下午出发,明天上班就去财政厅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补充道,“现在离春节放假很近,估计该拔的款都拔了,最起码也有了计划。我这次去,即使财政厅能给计划,恐怕节前是指不上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“嗯”了一声:“这倒是,尽力吧,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嘛!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反正这些款项也是主要由房管部门支配,只要他们不催你,我是不会逼你的。为了支持申请房改试点,市里也临时筹措了好多资金,欠下好多窟窿,明年房管所的经费就只能指这些钱了,只要能供上他们用,只要不影响房管所的工作就行。”

    虽然心里时刻警惕对方下套,但听到对方这么体谅自己,楚天齐便也诚恳的说:“谢谢市长理解!”

    “这话就说远了,都是为党工作,都是为成康市效力,咱们一家人,自然应该同舟共济,互相理解了。”王永新显得也很诚恳,“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这一年多的工作很有起色,成绩确实不少。不过政府的压力也很大,还需要咱们班子成员共同努力,共同面对挑战。我也不图你们副职能替我做多少工作,只要把自己分管工作拿下来,让我少替你们操点儿心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我一定尽力而为。”楚天齐表了态,以回应对方的一番苦心。

    “也不用自我加压太多,该放松也放松一下,现在不是提倡快乐工作嘛!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挥了挥手,“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市长,那我走了。”打过招呼,楚天齐起身,离开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是一身轻松回到办公室的。之所以说“轻松”,并不是说没有一点压力,而是对比后的感受。

    在接王永新电话后,楚天齐就在心里嘀咕,担心对方重提上次的事,担心对方又拿大帽子扣自己,让自己做不情愿的事。在进到市长办公室后,面对市长的和颜悦色,楚天齐警惕心更强,总觉得事有反常。只到王永新讲出具体事项后,他才松了一口气,在走出对方办公室后,他才彻底放了心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说的事情,自己没有预想到,但那确实是自己份内的事。只不过在申请房改试点的后期,市长王永新就接过了这件事,当时美其名曰“帮忙”。其实大家都明白,是王永新想揽这份功,也想获得更大支配试点配套金的权利。楚天齐当然明白对方要“摘桃子”,但他却不看重这些,他只想着能申请成功就好,这样自己还可以多些精力处理其它事情,于是他愉快的接受了对方的“帮忙”。

    时间不长,房改试点申请成功,王永新自我表功了一番;并以功臣的口吻,要求分管领导和业务部门做好具体房改工作,但试点配套金的支配权却一直没提。本来财政就不是自己分管,楚天齐对这些根本就没在意,也没特别关注试点配套金的下拨。他只知道已经下拨了第一批,今天市长要求去要的是第二批,也是最后一批。

    现在楚天齐只知道应该找财政厅要钱,但对具体数额、划拨方式、支付程序都不太熟悉,需要具体了解一下。于是,他想了想,先给曹金海打了电话,让曹金海和房管所长常玉州来一趟;然后又安排李子藤,把与之相关的一些财务报表提供过来。

    打完电话时间不长,曹金海和常玉州来了,具体汇报起关于房改试点配套金的事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