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六十六章 这个手续不能出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是副处长。”说着话,男子一揽楚天齐胳膊,“来了也不提前打个电话,差点错过了。走,先到办公室坐会儿,一会儿再叫上他们去吃饭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稍一迟楞,半推半就着和男人一同走去。两个男人挎胳膊揽腰,状似关系亲密,但却再没说一句话。来到那个无门牌房门前,男子打开屋门,两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不客气,直接坐在主桌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男子快速关上屋门,在屋子里踱了几步,然后才坐到了办公桌后。

    刚才一同走在楼道里的时候,虽然两人再没有交流,但举止亲密。而现在两人却是冷眼相对,目光中满是敌意,尤其男子敌意更浓,眼睛里好似写着一个“杀”字。

    对视少许,楚天齐打破了沉寂:“孔处长,连自己的岗位职务也不敢承认,至于吗?”

    “我说错了吗?我在这上班,就是来办事,是给建设厅办事嘛!”男子挑了挑眉毛,“我并不是处长,就是副处长呀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嗤笑”了一声,盯着桌上的亚克力桌签,读着上面的内容:“孔嵘,河西省建设厅计划财务处副处长,主持计划财务处全面工作。”读完,他质问道,“你这副处长不就是事实上的处长吗?明知我是来找财务处管事的,可你不但故意躲着,还如此狡辩,有意思吗?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你是谁?国家领导人、省长?还得我们翘首以盼,夹道欢迎呀?别自以为是了。”孔嵘也“嗤笑”一声,“建设厅是全省的建设厅,是领导全省建设系统工作,而不只是为你姓楚的一家服务。我怎么知道你要来?”

    “嗡嗡”的声音响起,声音来自孔嵘身上。

    孔嵘不紧不慢的拿出手机,眉头却皱了起来,拇指按在红色按键上,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“嗡嗡”声又响了,孔嵘再次挂断。这样的操作一连进行了三次,可手机却执着的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孔嵘狠狠的接通电话,对着手机说了声“你有完没完?”,便再次挂断,并关了手机。

    看着孔嵘的一系列操作,楚天齐想起了对方刚才接电话的情形,想起了对方曾说过的“真走了吗”并要求电话另一头确认,看来这个来电应该和刚才是同一人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孔嵘目光投到屋门处,但却没有言声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声中,伴随着一个男人的声音:“处长,在屋里吗?”

    孔嵘依旧没有说话,但眉头却拧成了一个“疙瘩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听出来了,门外声音正是那个长的超难看的“酒渣鼻”。

    “处长,您在吗?”外面声音再次响起。

    “咳咳”,两声咳嗽响起,是楚天齐发出的,是他故意所为。

    门外的声音带着一丝惊喜:“处长,您果然在呀,怪不得我刚才去会议室没找到您呢。您开开门,我汇报一下。”

    孔嵘紧*咬牙关,口中挤出几个字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处长,您放心,他们都走了,处里就我一个人,他们不知道我是您的人。”门外声音依旧继续,“那个傻大个让我好一顿教训,就是那个小娘们骚*情的厉害,非要给他查找。姓楚的家伙已经走了,下午我还那样对付他,只到让他滚回成康市……”

    “妈的,不放屁能把你当哑巴呀?胡说八道个*。”屋门猛的拉开,孔嵘出现在门口。

    门外之人可能一直靠在屋门上,被开门惯性一带,径直扑了进来,撞在孔嵘身上。

    “妈的,你要死呀。”孔嵘忍不住大骂。

    “处长我……”那人爬将起来,正要解释,忽然闭了嘴,因为他看到了刚才自己说的那个“傻大个”、“姓楚的家伙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看到了那人的面目,正是那个丑八怪老焦。

    “滚。”孔嵘手指门外。

    老焦没有过多废话,直接“滚”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孔嵘摔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刚才这一切全都分毫不差的落入楚天齐眼中,这是他特意想看到的,是他故意咳嗽想要达到的效果。看着孔嵘急赤白脸的样子,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孔处长,什么意思?怎么说?”

    孔嵘瞪了楚天齐一眼,“蹬蹬”两步走到椅子旁,坐了下去,靠着椅背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目睹了对方的一系列表演,楚天齐暗道:这家伙还是那德性。

    此孔嵘既彼孔嵘,正是原玉赤县财政局局长,也是董建设曾经的秘书。在玉赤县的时候,两人多次进行交锋,那时楚天齐是开发区主任。利用财政局长的权利,利用与县委书记的关系,孔嵘不仅数次进行刁难,而且还连续不断的给柯兴旺支招,对楚天齐出手。

    孔嵘还不只与柯兴旺、董建设有关系,而且还是孔方的堂弟,更是孔臻的亲弟弟。在孔氏三兄弟中,孔嵘职务最重要,后来也折腾的最欢。相当长一段时间,楚天齐都以为孔嵘是因为两个哥哥的缘故才与自己做对,后来才搞清楚孔嵘与董建设的关系。

    虽然孔嵘多次向楚天齐出手,但几乎都没占到什么便宜。但在对自己下手最狠那次,当时的玉赤县纪委副书记贺东辉等人都受到了法纪惩处,就连柯兴旺也受到了降职处分,而孔嵘却似毫发无损。虽然孔嵘多次都是躲在幕后,但对自己出手绝对有孔嵘的参与,而且最狠那次攻击,孔嵘分明就是柯兴旺的总参谋长。由此可见,这个孔嵘的狡猾与手段,也足见其对董建设的重要。

    孔嵘现在出任建设厅计划财务处主持工作的副处长,分明就是再次充当了董建设的重要打手。楚天齐意识到,有这样的人在财务处,自己想要到钱那可就难了,说不上势比登天,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一副“耍无赖”的样式,楚天齐说了话:“孔处长,还有什么说辞?那个老焦讲的够明白了吧?”

    孔嵘没有睁眼,而是“哼”了一声:“那又怎样?”

    “孔处长,我这次是到建设厅办事,就找财务处负责人,你有义务接待我。你这样躲避当事人,现在又闭上眼,是何道理?”楚天齐质问着。

    “有事说事,少扯没用的。”孔嵘避开对方话题,同时睁开了眼。

    楚天齐说了声“好”,提出问题:“请问孔处长,房改试点配套金怎么还没拨到位?到底什么时候能拨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嘛!”孔嵘打起了官腔,“省建设厅工作内容很多,计划财务处工作更是千头万绪,我也刚到时间不长,好多事情还不完全清楚。现在你提出这没头没尾的话,我一时不太明白。你能不能说详细点?”

    “好。你可真能装。”楚天齐耐着性子讲起了整件事情,“去年,成康市试点申报成功,秋天的时候,收到了第一批配套金。按照批复文件上的时间,第二批应该是上周就该到位,可是市里一直没有收到,我这才来省里问问。我先去财政厅,问了国库支付处、预算执行局、地方预算处,结果是你们建设厅的相关手续没有送到财政厅。到建设厅财务处以后,那个焦姓男人态度恶劣,根本不予接洽;还是另一个女同志帮着查询,没有找到相关手续,这才让我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孔嵘“哦”了一声,缓缓的说:“这个手续不能出。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楚天齐沉声道。

    孔嵘微微一笑:“因为还有好多程序需要履行,只有那些程序圆满完成,才能考虑出这个手续。”

    “哪些手续?”楚天齐追问。

    孔嵘阴阳怪气的说:“听我慢慢道来。”说着话,不紧不慢的点上了一支香烟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隐秘所在。

    一男一女相拥而坐。

    女人仰起头,在男人脸上啄了两下,撒着娇说:“我的事什么时候能办呀?”

    男人道:“你的事?你不是已经享受副处待遇了吗?”

    “老师,人家说的不是这个嘛!”女人把头凑到男人前胸,在脖项上亲吻着,“人家说的是副处实职。”

    男人拍拍女人脊背:“短短四、五年,你就从副科升成副处,还不知足?好多做出实打实成绩的人,光是正科升副处也得这个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老师,你小瞧人。我这些年做了那么多工作,你怎么竟然没看到?那些工作也不全是务虚,有好多事情都是做出政绩的。”女人“哼”了一声,“有人比我升的还快,那职务更是响当当的,你怎么不说?”

    “没有可比性,人家那是真刀实枪干出来的。”说到这里,男人忽然道,“对了,你可得小心点,别让那人发现了,他现在也在这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什么时候的事?”女人“哼”了一声,“怕什么,他能来的,我就来不的?”

    男人说:“不是那么回事,人家是公干,你是私事,那能一样吗?”

    “你不说,我不说,谁知道我是干私事?我可是从首都绕道来的,谁又能想的到?”女人不以为然,“再说了,偌大的市区,哪就那么巧?”

    “巧?巧事多着呢。”男人不无担心,“对了,你穿这么一身红,太显眼,别穿了。”

    “显眼?”女人反问过后,“咯咯”一笑,“老师真坏,想让人家脱衣服,想跟人家那个就明说。”说话间,女人已经拉开了衣服拉链。

    “我说的是真的,真的显眼。”男人争辩着。

    “老师,什么显眼不显眼,你看看晃眼不?”女人把红色外套扔掉,继续解着贴身的那个布块,白晳的肌肤露在男人面前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