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七十一章 今年春节不太一样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二月八日,农历腊月三十,楚家大院张灯结彩,喜气洋洋,一派过年气氛。

    对联、灯笼都已张贴、悬挂到位,楚礼瑞、刘栓柱又在忙着堆放点旺火的干柴,尤春梅、楚礼娟母女不停的张罗着晚上的年夜饭,妞妞则不时的跑进跑出。全家人中,只有楚玉良和楚天齐一直坐在屋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出去帮忙,主要是大家都不让他干活,而且手机也是不时响起,一会儿来电,一会短信的,他也专门给几个领导、长者、朋友打电话或是发了短信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到家的第二天,弟弟楚礼瑞就回来了,楚礼瑞这两天是和杨梅去辞职的,杨梅今年要和楚礼瑞结婚并一同打理果园。

    楚礼娟全家是今天早上赶来的,专门为了全家团圆过春节。

    在下午四点时分,餐桌上已经摆了好多酒杯,白酒、饮料也都上桌。楚家人里、外屋出出进进,把一盘盘的菜品放到桌上,把一个个杯子倒上白酒或饮料。

    楚礼娟把一大盆骨头放到桌上,挨着刘栓柱坐下。

    至此,全家人都已坐到圆桌旁,并把目光投到楚玉良身上,等着“主持人”宣布家庭晚宴开席。

    看了看众人,楚玉良端起酒杯:“又是一年新春来到,孩子们都从外面赶回家中,我们又团聚了。来,让我们大家共同举杯,祝愿伟大祖国繁荣昌盛。”

    “祝祖国繁荣昌盛。”大家都举起杯子,同声响应着。

    杯中白洒全部干掉,饮料也一饮而尽,现在喝饮料的只有妞妞,妞妞也故意拿着同样大小的杯子。楚礼娟夫妇忙着给众人继续满杯,妞妞也在一旁帮衬着。

    放下酒杯,楚玉良说:“老伴,你还主持第二杯。”

    “我主持?”尽管尤春梅已经做好准备,但还是疑问了一句,然后举起酒杯,“我就想着一家人团团圆圆的,早日抱上大孙子。”

    “大舅,二舅,这可是姥姥给你俩下达的任务,你俩可要认真落实。”妞妞不无俏皮的说,“二舅落实的不错,大舅还要努力哟!”

    “小屁孩懂什么?”楚天齐不禁脸红,“姥姥是让大家喝酒呢。”

    “对,妈说的对,一家人团团圆圆的,多好。”楚礼娟接过话头,“来,干杯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。”刘栓柱积极响应。

    众人跟着一齐举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尤春梅轻叹一声,放下酒杯:“哎,礼瑞媳妇应该在咱家过年的,不懂事。”

    楚玉良道:“你怎么又提起来了?来年杨梅就会嫁过来,今年再跟娘家最后一次过年,这是多孝顺的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成天护着吧。”尤春梅反唇相讥,“不定让你惯成什么样呢。”

    “来,来,喝酒。大姐继续提杯。”看到二人又要打嘴仗,楚天齐赶忙打起了圆场。

    “我提杯?去年就是让我提的第三杯。”楚礼娟推让一下,又道,“这样吧,还是我和栓柱一块敬大家。”

    “还有我,我也是家庭重要一员。”妞妞提出抗议,并先给自己倒了杯饮料。

    “对,还有我家妞妞。”楚礼娟在女儿脸蛋上轻轻捏了一下。

    刘栓柱马上张罗着给众人倒酒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的出,母亲还跟父亲较着劲。自从那天家里来客人,父亲让母亲出去回避,母亲就一直有气,就没少找父亲的茬,但父亲基本都是奉行不反驳、不辩解、不说话的“三不”原则。这被母亲视为沉默对抗、拒不认错,更没少磨叨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件事,让母亲对父亲极为不满,那就是杨梅在哪过春节的事。按照母亲的意思,既然已经和楚家定亲,那就是楚家的儿媳妇,就应该在楚家过春节,否则算什么事。但在腊月二十八那天,只有楚礼瑞回来了,杨梅并没有一同到来,礼瑞说杨梅要和她父母在家过最后一个春节。当时母亲就提出异议,甚至上纲上限,说这是扫了老楚家的面子。父亲则说老伴小题大做,还表示杨梅做的对,是个懂事孩子。母亲一下子大发雷霆,说老头是“叛徒”,是“老好人”。从心里来说,楚天齐认可父亲的看法,但家里好多事情并不是要弄出个谁对谁错,所以当时楚天齐当了“和事佬”,岔开了话题。

    此时,楚礼娟一家都站起身,端起了杯,发言人则是刘栓柱。

    “感谢爸妈,感谢天齐、礼瑞,感谢你们对我们全家的照顾,感谢你们对我的宽容。感谢礼娟、妞妞和我同甘共苦,感谢礼娟一直以来的大度忍让。”刘栓柱说的很动感情,“楚家没有拿我当外人,每年都让我们一家人回来团聚,我也没有一点外人的感觉,爸妈、两位弟弟、礼娟和妞妞都是我刘栓柱的亲人。今天又过春节了,我们一家三口祝全家人新春愉快,万事如意。”

    “好,说的好。”楚天齐及时响应。

    “说的好,姐夫。”楚礼瑞也附和着。

    在一片“好”声中,全家人干了第三杯酒。

    尤春梅放下酒杯,又说了话:“好多娘家人就是偏心,闺女一出嫁就不让回家过年,还说要冲了娘家男人的运气,这不是瞎说?礼娟年年都和我们过年,两个弟弟弟现在混的多好,大弟弟当了大官,二弟弟也成了老板。”

    对于母亲驳斥“出嫁女儿不能回家过年”的观点,楚天齐非常认可,但母亲语气很冲,说话也不免自我,而且分明是在影射杨梅家人,他便不好接话。

    楚玉良说了话:“天齐,该你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好,我提。”楚天齐痛快接过话茬,既是响应父亲提议,更是为了岔开母亲的话题。

    站起身来,从桌上端起酒杯,楚天齐道:“我常年在外,照顾家里很少,都是爸妈和弟弟在家操持着,弟弟和姐姐、姐夫对爸妈照顾很多。都是自家人,我也不说客气话,就祝咱们全家身体健康、家庭和睦。”

    “对,身体健康、家庭和睦。”众人纷纷响应。只有母亲有些勉强,显然还在为心中的“梗”而不平。

    第五杯该楚礼瑞提议了,他端起酒杯,看看父母,尤其重点看了母亲的脸色,才说:“我和杨梅一起,祝父母身体健康,祝大哥官运亨通,祝姐姐一家生活美满。”

    “还是礼瑞说的全面。来,我们干杯。”楚天齐急忙接了话。他担心母亲因为“杨梅”二人而有微词,这才抢着说。

    刘栓柱两口子也明白楚天齐的心思,也赶快进行响应。

    楚玉良老两口也先后端起子酒杯。

    五杯酒提过,开始进入自由喝阶段。为了烘托气氛,楚天齐频频举杯,和家人不时碰杯,尤其还特别“孝敬”了母亲好几次。在他和众人的哄捧下,母亲尤春梅的脸色由阴转晴,不多时便阳光明媚了。

    夜幕降临,红灯笼和各色彩灯相继亮起,楚家年夜饭也吃的其乐融融、热火朝天。

    “我来说来句,我来说两句。”楚玉良提高声音,以让喧嚣的气氛暂时安静。

    在楚玉良说了好几声后,现场才没了杂音,众人也把目光投到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再次扫视众人,然后楚玉良面带微笑的说:“你妈说的好,全家人就要团团圆圆,这也是众多国人的愿望。”

    听到老伴如此一说,尤春梅面露喜色,她知道,这是老伴在向自己“服软”呢。

    楚玉良接着说:“在我们合家团聚的时候,却有好多人必须坚守岗位,保障着每家每户、每个角落的安宁,比如军人、警察、医生、护士等等,甚至还有好多从事着不为人知工作的人。这些人都值得我们尊敬,我们也要向这些人送上诚挚祝福。老伴,你说对不对?”

    尤春梅拉着长音:“对,你说的对。”然后一笑,“还有一个人也值得尊敬,这人虽然是老百姓,可那觉悟却高的很,每年不但祝福祖国,还惦记着许多不能回家团聚的人。”

    大家都听的出,母亲是在调侃父亲,但也说明母亲现在心里舒畅了。

    楚玉良继续说:“这些不能回家的人,确实令人尊敬。他们何尝不想与家人团聚?但责任在肩,也容不得他们离开岗位。其实我们很多人都可能要碰到这样的事情,尤其做为男人,遇到这样事情的可能性更大,我们也要有相应的心理准备,更要有甘于付出和奉献的品格。好男儿志在四方,尤其是你们年轻人,更要有这样的志向,自古“忠孝不能两全”嘛!当然,做为我们这些老年人,也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,要给儿女们更多的理解和支持,要让孩子们到更广阔的天地中去。”

    听着父亲看似无意的话语,楚天齐不禁疑惑:今年春节不太一样。

    平时父亲也经常要自己“先尽忠,再尽孝”,但在春节提起还是第一次,而且父亲也讲到了“志在四方”,似乎意有所指。而且楚天齐觉得,父亲似乎就是专门讲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“大过年的,别讲你那些高谈阔论,就说过年的事。”尤春梅提出了抗议。

    “好,好,就说过年的。”楚玉良接受了建议,“来,再干一杯。”

    “干杯。”大家齐声响应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发出酒杯相碰的“呯呯”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