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六十八章 千里赴婚宴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天刚蒙蒙亮,一辆黑色“桑塔纳2000”奔行在高速路上,车上坐着成康市委常委、副市长楚天齐,驾车的依旧是司机厉剑。大早上赶路并不是有公干,而是要去办私事——参加婚礼。

    今天是二月五日,农历腊月二十七,是要文武的儿子大喜日子。

    在从省城回去的第二天,也就是一月二十六日,楚天齐接到了要文武电话,邀请他参加儿子婚礼。虽然对方通知的时间有些紧,虽然这件事会打乱一些既定计划,但楚天齐二话不说,很爽快的接受了这个邀请。当然,为了预防万一,他也刻意补充了一句“没有特别特殊情况的话,一定准时参加”。

    楚天齐原计划腊月二十八往家赶,考虑到在定野市办事以及中途吃饭时间,天黑前肯定能回去,现在只好把离开成康时间提前两天。于是他加紧处理手头工作,白天去检查安全生产、召开一些重要会议,晚上则加班做一些文案资料。并且以“参加婚礼,需提前回玉赤”为名,先和薛涛、王永新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昨天上午,楚天齐在和市委书记、市长再次打过招呼,并对李子藤及城建、土地二部门做了嘱咐后,离开成康市赶往定野市。到定野市后,楚天齐按计划去拜访周子凯和程爱国,并和周子凯共进了晚餐;但按约定时间去到程爱国家时,程夫人说程爱国刚给家里打过电话,现正在市委开会,会后需要连夜赶往雁云市。楚天齐颇有些许遗憾,把成康土特产交给程夫人,又稍坐一会儿后,离开程家,回到了酒店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楚天齐是从定野市出发的,由于婚礼举办地是在玉赤县城,还要赶四百多公里的路,故在早晨五点就走上了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推移,整个天色亮了起来,路边景物清晰的进入眼帘。今年比较干燥,到现在也没下过几次雪,更没下过大雪,入眼皆是一片枯黄之色。虽然景色很显苍凉,但行车路况却非常好,整个公路上没有一点儿积水,照这样的话,十点左右应该就能到。

    路边的地标牌不时变换着,汽车驶出定野界,进入沃原市范围。看着标示牌的地名,楚天齐既觉熟悉,也难免有生疏感,心情很是复杂。其实这几年每次由定野回家,楚天齐心情都不平静,但每次心境又略有不同。

    自从交流到定野市许源县那天算起,到现在马上就满三年,这个时间多少有些超出楚天齐预期。以他的理解,两到三年之间就该把自己调回沃原市了;可现在没有得到任何这方面的通知,也没有与此有关的暗示,不知是上面没有考虑,还是选择性把自己遗忘了。本来想着昨天拜访程爱国时套套口话,可机缘不巧,也没有得以一见。

    楚天齐之所以想要知晓何时回沃原,主要是依据交流惯例判断该到时候了,其实他现在比较矛盾,心里也不确定是想留在定野还是要回到沃原。沃原有自己父母,有自己的家乡,是仕途起步的地方,但那里也有好多令他不愿回首的伤心事;定野这三年自己频展身手,成康市政坛也有了一席之地,但定野毕竟只是交流所在,自己的根不在那里。

    轻叹一声,楚天齐闭上双眼,身体随着车子轻轻摇晃着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十一点半的时候,“桑塔纳2000”才进了玉赤县城。之所以时间推迟,正应了那句话“计划赶不上变化”,在高速路上有车祸,被堵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又走了大约二十分钟,汽车才到了生态园酒店,到了婚礼举办地。

    在离着生态园还有一小段距离的时候,楚天齐便看到大门口站着一个人,那人个子不高,胸前别着红花,正是新人父亲要文武。要文武已经在招手了,显然也看清了对面来车所挂着的定野牌照。

    按照楚天齐吩咐,“桑塔纳2000”放慢了车速,缓缓靠向大门口。

    车外的要文武快跑两步,来到车头侧面,不停的做着手势,显然是让把车开进去。

    待汽车刚刚停下,楚天齐便推开车门,走下汽车,奔要文武走去。

    发现楚天齐提前下车,要文武马上快步奔来,大声说着:“楚市长,外面太冷了,你赶快回车上,坐车进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都不怕冷,我这岁数还能怕?”说着话,楚天齐伸出右手,“恭喜恭喜,恭喜要主任都做公爹了。”

    要文武满脸喜色,双手握住楚天齐右手:“谢谢楚市长不远千里赶回,我老要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发现,对方鼻头发红,话音发颤,不知是激动还是冷的,可能两者都有吧。看着对方的神情,楚天齐也不禁很动感情:“要主任,公子大喜日子,我是无论如何要回来的。高速路上有情况,堵了一个多小时,我到的晚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晚,不晚,正好,正好。”要文武边说话边摇着双手。

    “看你冻的,赶紧进屋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拉着对方,向酒店走去。

    “对,进屋,进屋。”要文武说着,向远处连连招手,“栋梁、小娟,你叔叔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对胸别红花的男女马上迎面走来,男孩穿着一身深灰色西服,女孩则是一身红色衣裤。

    来到近前,男孩略带腼腆一笑,打着招呼:“楚叔叔好!”

    女孩也马上说话:“非常感谢楚叔叔来参加我们的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栋梁大喜,恭喜要家娶了个好媳妇,祝你们新婚幸福,白头偕老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取出一个红包,递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叔叔,这……”男孩犹豫的把目光投向父亲。

    “这是楚叔叔的心意,赶紧接过去。”要文武命令着。

    “谢谢楚叔叔。”女孩接过红包,转手给了男孩。

    通过女孩这一简单举动,楚天齐觉得要文武有福,要家娶了一个懂事的儿媳妇。正说话间,要文武老伴也迎了上来,人们又是一阵寒暄。

    楚天齐今天特意把贺喜礼金装进红包,就是准备直接给要文武的。他和要文武关系不一般,这个红包里面装了一千块钱,比其他同事红包肯定大好多,如果直接交给礼帐,对楚天齐和要文武都没好处。

    在要家四人陪同下,楚天齐进了酒店宴会大厅,好多熟人都迎了上来。楚天齐让要家人先忙去,他和这些熟人坐到座位上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楚大市长吗?”一个大嗓门嚷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看去,雷鹏正走进大厅,迎面而来,雷鹏身边跟着“二狗子”,还有厉剑。

    “雷局长,你这派头够大呀,还带着警卫呢。”楚天齐站了起来,点指对方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雷鹏“呵呵”一笑,“今天是私人活动,我就稍微低调一些,没把十六个警卫一齐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吧,说你胖还喘上了。”楚天齐给对方来了一拳。

    “市领导就能打人啊?”雷鹏也不客气,直接回敬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互打”之后,众人坐下来,继续聊着天。

    不多时,婚礼总管走了过来,称婚宴就要开始了,请大家到包间就座,楚天齐被领到了“青牛峪包间”。这个包间并非就叫这个名字,而是因为今天中午全都坐的是原青牛峪乡的老人儿,包间也位于宴会大厅空间,只不是又专门隔出了封闭屋子。

    推开屋门,楚天齐发现,果然都是青牛峪老人。

    屋内众人看到楚天齐,马上起身打招呼,大家自是好一番寒暄。尽管众人都极力让楚天齐坐到正面主位上,但他却选择靠近门口位置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个包间共十个位置,现在已经坐了八位,分别是楚天齐、刘文韬、郝晓燕、温斌、陆勇、尤来柱、蒋野、杜志刚。

    当年楚天齐去青牛峪做乡长助理的时候,温斌是常务副乡长,刘文韬、郝晓燕和蒋野都是副乡长,尤来柱是乡人武部长,杜志刚是纪检书记兼宣传委员。陆勇去的较晚,是在楚天齐调离青牛峪时去的,陆勇接的正是楚天齐刚刚卸任的常务副乡长,当时好多人认为陆勇挤走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楚天齐知道,现在在座的那七位,大多都已离开青牛峪,只有陆勇还待在那里。而且这些人的职务大多有了多次变化,有的人成了正科实职,还有个别人也已享受了副处待遇,只有陆勇还只是青牛峪乡乡长。

    刚寒暄完的时候,可能是由于多年不见,也可能是由于楚天齐的职务最高,人们一时没了话题,有些人更是略有拘谨,不知道说什么。楚天齐适时提起了在青牛峪时的事情,当然没提令别人难堪的事例。大家有了共同话题,渐渐发言踊跃,气氛也热烈起来。不过有一个人有些沉闷,不知是因为对那些事情不熟,还是拘谨,即使被问到头上,也是简单几个字回应,这个人就是陆勇。整个包间里,并未因为陆勇话少而影响到气氛,人们谈的很是热烈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到了。”屋门“吱扭”一响,一个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随着此人进屋,楚天齐顿觉恍然大悟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