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王主席,绝对是你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正说的热闹,乍一看到来人,众人都闭上嘴巴,屋子里安静下来,似乎有些冷场。

    来人却没有稍许尴尬,仿佛挺享受这种感觉,并自傲的说:“大家太客气了,其实坐哪都一样,没必要按官场那套来。”

    “本来就没按那套来。”刘文韬接了话。

    “老刘,吃什么干醋,还挑理呢?我、你和老温、老杜级别都一样,咱们谁坐那都行。”说着话,来人向正面空着的座位走去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话,分明还是在强调那套东西。”刘文韬慢条斯理的说,“不过要真是那么排的话,也不应该是我们坐那,我们的级别还差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差点儿?还有……”来人本已昂首阔步走过去,并提前抓住了椅背,准备随时坐下去的架势,却突然停下动作,站在那里,望着背对门口坐着的人。

    注意到了来人目光,楚天齐一笑:“王主席,你好!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的老相识,现任玉赤县政府党组成员、县妇联主席王晓英。听到楚天齐打招呼,她也回了一句:“小楚好。”并径直坐到了空着的座位上。

    听到二人的对话,在场众人都不禁好笑,笑王晓英的称呼。现在楚天齐可是市委常委、副市长,虽然楚天齐刚才一直表示“原来怎么叫就怎么叫”,人们也称其为“楚乡长”或“楚主任”,但还没有一个人称呼他“小楚”,不料却被王晓英喊了出来,而且还是在楚天齐已经称呼她官职的情况下。众人也看出来了,王晓英瞧不上楚天齐,这是在故意贬低对方,以抬高她自己的身价,急于坐到主位也说明了这点。

    面对对方的有意贬低,楚天齐没有表现出不快,只是微微一笑:“王主席风采不减当年呀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故意扭动着身子:“人们都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众人都笑了,但笑容却丰富多彩。

    生怕坐主位名不正言不顺,王晓英又说道:“小楚虽然也是副处,不过他远在定野市,和咱们不在同一官场体系,咱们按玉赤县的排,他不排也好。”

    大家听的出,王晓英言谈话语还在强调她比在场大部分人都高的多,人们不禁在心里鄙夷这个爱显摆的女人。并且人们还注意到,楚天齐面对这个女人挤兑,没有针锋相对,依然神情自若。

    “看来王主席这妇女工作真不是白做的,随时都能区别对待问题,都能找出合理的理由。”杜志刚接了话,“果然有水平,真有水平。”

    刘文韬附和着:“有水平,妇联主席那可不是盖的。老杜,服了吧?”

    杜志刚连连点头:“服,心服口服外带佩服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嗔道:“老杜、老刘,阴阳怪气的,什么意思?”旋即又变了话题,“其实妇联主席也就那么回事,都是干具体事务的,主要是政府党组成员承担的责任要大的多。”

    听着王晓英的自我标榜,楚天齐想到了一句话:墙上芦苇,头重脚轻根底浅;山间竹笋,嘴尖皮厚腹中空。

    “咚,咔。”连续的响动传来,酒店门外开始响炮,预示着婚宴礼程即将开启。

    果然,宴会大厅传来了婚礼司仪的声音:“各位来宾……”

    注意到人们翘首以盼的神情,楚天齐赶忙打开屋门,侧坐到一旁,让人们一览婚宴现场的情形。他看了看手表,时间是十二点十八分。

    随着司仪的主持,包间里的人们也停止了斗嘴,静静欣赏着大厅里的仪式。

    和大数人不一样,王晓英心思并不在外面仪式现场,但却因为别人慢待自己而懊恼。她觉得,众人没有真正把自己当成核心,这就是慢待。

    仪式进行十多分钟后,便开始上菜。在十二点四十多分钟的时候,仪式进行完毕,菜也上了好多,人们推杯换盏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酒宴一开始,便是一拨一拨的敬酒,先是新郎父母,接着是新郎新娘,然后又是宾客不时来敬。由于这桌人大部分都是县里科局部门一把手,或是县级副处,来敬酒的人很多,本桌也有出去敬的。

    在应对了多批次敬酒后,楚天齐也走出包间,到了另一个屋子——“开发区领导包间”。那个屋子里有冯俊飞,还有王文祥、冯志堂、方宇、姚志成等。大家自是好一番互相敬酒,然后楚天齐才回到了“青牛峪包间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青牛峪包间”里的众人,也已喝了不少,好多人脸颊都挂了红云,尤其王晓英脸色更红。

    王晓英左胳膊撑在桌上,左手托着脸颊,看到楚天齐进屋,直接问道:“小楚,到外地工作有什么感触?”

    今天第一次听到有人如此说话,这是因为本身这就是私人活动,人们之间除了寒暄外,很少讲说工作的事。而且所遇到的人,几乎都比自己职务低,最起码不比自己官大,没人会使用这种和晚辈说话的口吻,可偏偏王晓英要来这蝎子拉屎——独(毒)一份。虽然不想和对方多交流,更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,但楚天齐并没有生硬的回应,而是坐到座位上,应付道:“也没什么特别感觉,反正在哪都是工作,都得踏踏实实做事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吗?你真能踏实下来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明白。为什么不能?”楚天齐反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吧……”王晓英眼神迷离,打了个酒嗝,“你就不是踏实的人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摇摇头:“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“你呀……算啦。”话到半截,王晓英转换了话题,“定野市好像比沃原市好混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没这个感觉,没注意。”楚天齐回答的很模糊,同时心中已经很是不快。

    王晓英“嗤笑”一声:“我可听说了,在定野市范围当官,这官很好升,但官职的含金量要差好多。定野的一个副处职位,也就相当于沃原地区的一个正科,可能还要弱一些,好多人的水平也差很多。”

    对方这话就说的很露骨,讥讽意味也太浓了,屋子里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楚天齐,想要看他如何答对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一连挑衅,楚天齐焉能听不出来,又怎能没有火性?但他一直不愿与对方针锋相对。好男不和女斗,何况还是这么一个女人,楚天齐更懒的理她。这次自己是来为要文武捧场,又不是来斗气的,何必要和别人一般见识,更没有破坏喜庆气氛的理由。故此他一直装作听不出对方话中歧义,而只是“嗯”、“啊”应对,想着婚宴结束就离开。只是别人都一直在场,自己提前离开不太合适,这才留到了现在。

    不曾想,这个女人却一而再再而三言语进攻。若是不回击,对方势必更加得寸进尺,不知要说出什么狂话来,而且自己这面子也就栽了。可要是针尖对麦芒的话,这场合太不合适,万一吵起来的话,也对不住要文武。该怎么办?楚天齐心中暗问着。

    就在众人的注视中,楚天齐说了话:“王主席,好像前几天我看到你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不禁一楞:答非所问呀,什么情况?

    “是吗?你远在定野的成康市,我又大多在玉赤县,你没回来,我又没去你那里,我们怎能见面?”王晓英“咯咯”一笑,“除非是在梦里了。”

    暗骂了声“骚*货”,楚天齐也露出微笑:“不是在成康,也不是在玉赤,而是在另一个地方——省城。”

    “省城?”王晓英就是一愕,“三个多月前?我那时正好去开会,肯定是那会了。对了,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?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要岔开话题,楚天齐忙道:“等等,别着急,这事还没说完呢。我不是三个月前看见你,而是十多天前,那天是一月二十五日。”

    王晓英连连摆手:“怎么可能?我那天是在*市开会,一连开了好几天。你肯定是认错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天我本想上前打招呼的,结果接了个电话,再回头时,人已经走了。”楚天齐笑着说,“我怎么也觉着那人像你,太像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绝对是认错了,绝不可能。”说着话,王晓英站了起来,边说边向外走去,“你们先慢用,我有事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主席,绝对是你,我看见两次呢。”楚天齐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关上,王晓英的身影消失在门外。

    冲着众人一笑,楚天齐道:“不好意思,只顾着回答王主席问题,影响大家喝酒了。来,继续,我敬大家。”说着话,楚天齐举起了酒杯。

    “来,喝。”人们纷纷端杯响应。

    众人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从楚、王二人对话中,人们发现,二人根本就不在同一档次上。虽然王晓英频繁挑衅,但楚天齐只一出手,就四两拨千斤,迫使王晓英夹着尾巴逃跑了。众人也很好奇,似乎楚天齐抓住了王晓英的把柄。这个把柄到底是什么呢?也有人持不同看法:该不会是楚天齐这小子使诈吧?

    众人都向楚天齐看去,发现对方正嘴角挂着笑意,若有所思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