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理解错了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第二天醒来的时候,天刚蒙蒙亮,但父亲已不在旁边炕上,柜旁也只有空着的方凳。柜上空空荡荡的,报纸和长命锁也不见了。外屋则传来‘嗡嗡’的吹风机声,母亲已经在起早做饭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起身来,穿上衣服,来到地上。他打开了自己的行李箱,在里面轻轻翻动着,那把长命锁还放在原来的位置,还是团成一团,但团的形状却变了。刚才在打开行李箱的时候,他还特别注意了一下,长命锁上面放着的东西也被翻动过,看来父亲昨晚确实拿过这把长命锁。

    拉好行李箱拉链,楚天齐开始刷牙洗脸。正这时,父亲走进了屋子。虽然低头洗脸并未回头,但楚天齐能感受到父亲注视自己的目光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正好饭也好了,一家三口围着炕桌吃饭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你,又趴那儿睡了吧,眼皮又红肿了。”尤春梅看着老伴埋怨道。

    “枕头又掉地了,早上醒来才知道。”楚玉良说,“也赖你,把枕套布弄的那么滑,不知不觉就出溜地上了。”

    尤春梅回道:“还不是你睡觉不老实?我用的枕套和你一样,怎么枕头就从没掉过地?”

    “你个儿低,头离炕沿一大截,枕头自然就掉不了。我躺在那儿,都超出炕沿了。”说到这里,楚玉良一笑,“当然,我睡觉老是翻身,确实也不太老实。”

    听着父亲的解释,楚天齐想到了一个词:欲盖弥彰。自己比父亲个子高的多,这十多天里,枕头却并未掉过一次,显然父亲的理由站不住脚,父亲眼睛红肿另有原因。

    其实,刚才楚天齐已经注意到,父亲左右眼睛都略有红肿,他便想到了那个字:哭。现在听到父母对话,他才知道,父亲不止哭了一次。父亲那么坚强的人,为什么会哭呢?联想到昨晚所见,肯定和那张报纸有关,和报纸上介绍的人有关,也和那把长命锁不无关系。

    窗外人影一晃,传来脚步声,紧接着门帘一挑,厉剑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在向大伯、大娘问好后,经过请示,厉剑拿着楚天齐行李箱,到车上去了。

    吃完早饭,楚天齐和父母告别,上了“桑塔纳2000”。

    楚玉良夫妻一直送了出来,尤春梅又对儿子好一阵叮嘱。

    虽然父亲什么也没说,但楚天齐却看到了父亲眼中的温情与不舍,这与以往非常不同,心中也不禁涌上离愁别绪和即将远去的忧伤。

    汽车缓缓启动了,楚天齐回头望去,父母一直跟着汽车行进,父亲还不停的挥动着手臂。他顿时觉得鼻腔一酸,对厉剑说道: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加快了速度,车后父母身影越来越小,但楚天齐还能看到挥动的手臂,还有一直奔行在前的父亲。

    收回目光,楚天齐倚躺在座椅背上,头尽量后仰,以抑制着即将夺眶而出的泪珠。他心中波涛翻滚,各种滋味一同涌上心头,脑子里则闪现着各种画面,那种离别愁绪也更重了。

    在早上八点多的时候,“桑塔纳2000”进了玉赤县城,直接驶到了玉赤县人民医院,楚天齐要去看望杨梅的父亲。

    很快找到病房,这是一个单间,是楚天齐让雷鹏专门帮忙找的。病房里除了病人外,就只有陪床的楚礼瑞。

    病人是脑血管病,但现在意识清醒,看到楚天齐激动不已,总想说点什么,只是极其费力,也吐字不清。

    楚天齐安慰对方,让对方不要说话,要注意静养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杨梅的母亲到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在给病人留下“慰问金”后,离开了病房,弟弟楚礼瑞一直送到了院里。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脚步,回头对着弟弟说:“礼瑞,好好伺候你老丈人,他家没有男孩,你就多出点力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楚礼瑞点头应称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说:“在得空的时候,尽快去找一下雷鹏,他那里帮着看了几套房子。这是我的一点积蓄,你先拿去,贴补一下买房费用。要是到时房款不够,我再借点儿。”说着,他把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,“密码就是我手机号后六位。”

    楚礼瑞右手向外急推:“哥,你先留着,你也得准备着买房。要是实在不够,再找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叫什么话?拿着。”楚天齐再次向前一递,“等到我用的时候,你再帮我。”

    “哥,杨梅说了,现在我俩可以先住在果园,房子不着急,以后也可以在县里租房。”楚礼瑞继续推迟着。

    “趁现在房价便宜,反正以后孩子上学也得在县里。再说了,到时在县城办婚礼,有了新楼房也方便,杨梅和你也体面。”楚天齐把银行卡放到弟弟手上,“别费话。”

    “哥,你来了。”一个声音在身后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回头看去,杨梅正站在身后不远处。便说道:“我今天要去定野,来看看杨叔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大哥。”说着,杨梅把目光投到了那张银行卡上,“大哥,你一直把工资贴补了家里,也没什么积蓄,我们不能用你的钱,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又来了,你俩一个腔调。”楚天齐打断“弟妹”,“好好照顾杨叔,好好选房子。”说完,径直走向“桑塔纳2000”。

    杨梅和楚礼瑞一直把大哥送上车,在与大哥告别时,杨梅眼中噙满了感激的泪花。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驶出玉赤县人民医院,奔城外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晚上八点钟,楚天齐出现在定野市程爱国家。

    楚天齐是下午四点多到的定野市,在与程爱国约定时间后,又去看了周子凯并共进晚餐,然后如约到了程家。

    楚天齐给程部长带了玉赤县的土特产,还给程夫人专门带了父亲采的草药。

    相比土特产,程夫人更看重草药,连夸草药管用,更夸赞楚父医术高超。

    程爱国没有过多客套,而是把楚天齐直接带到了书房。

    二人刚刚坐下,程爱国便问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对方问话太简略,但楚天齐知道,肯定是问自己的工作,便汇报起来:“程部长,自从……”

    在对方汇报时,程爱国没有插话,没有打断,就是那样静静的听着。

    注意到程爱国平静如水的神情,楚天齐不禁心中略有忐忑,不知程部长对自己的汇报怎么看,是否满意自己的所作所为。虽说心中略有不安,但他还是按照自己的思路,汇报完了工作内容。

    听完汇报,程爱国略一沉吟,说了话:“嗯,还行。你讲的一些事情,我也有所了解,今天听到的要更详细一些。你所做的这些工作,还是比较出色的,最起码和成康市委、政府的那些人比,你的成绩很耀眼。当然,一个官员的成绩不只看具体工作做的如何,更要进行综合衡量。在好多事情上,你处理的还不错,也颇显老道,但在个别事务上,又显得有些稚嫩。你毕竟从政时间短,有些能力需要时间沉淀,现在能做到这个样子,已经很不错了,不要过于强求,也不要操之过急。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讲的比较温和,但楚天齐还是觉着身上沉甸甸的,便重重点点头:“谢谢部长的点拨,我一定努力学习,好好工作,争取有更大的提高。”

    程爱国一笑:“刚才我已经说过,不要压力过大。当然,你能正确意识到提高的必要性,这很好。”说到这里,他的面色又转于严肃,“你现在所处职位还不太高,但也足够重要。身处这样的位置,做任何事情都要尽量多做分析,做出上中下之策,尤其要避免大的硬伤。有些时候,九十九加一未必等于一百,但有的时候,一百减一却等于零。”

    深深认同对方的观点,楚天齐重重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程爱国换了一个话题:“和小江合作的怎么样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略一迟疑,说道:“我谨记部长吩咐,一直和江书记暗中联系、沟通,支持她的工作……”

    听楚天齐说完,程爱国微微一笑:“我和她说过,你俩的合作是互相支持,但要以你为主。她没说过吗?”

    “说过,一开始的时候就说了,她也一直没少给我帮忙。”楚天齐说的是实话,江霞确实专门转述过程爱国的这个意思。

    在程爱国家书房里,一直谈到了九点多,楚天齐才离去。

    一边启动汽车,厉剑一边问道:“市长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回成康。”楚天齐给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厉剑驾驶汽车,离开了市委领导别墅区。

    坐在“桑塔纳2000”上,楚天齐一直回味着刚才的谈话。在与程爱国的谈话中,楚天齐受益匪浅,暗道“不虚此行”。但他也不无遗憾,遗憾没有证实一件事情。

    在这些天中,从父亲的一些言谈话语中,楚天齐感受到,李卫民有让自己“远行”的打算。他认为,李卫民肯定会和程爱国提前通气。但在刚才与程爱国谈话时,程爱国对楚天齐请教的“下步工作”给出了指导意见,还提到了李卫民对自己夸赞,可就是没有任何涉及到“远行”的内容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疑惑:难道自己理解错了?还是理解偏了呢?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