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七十章 想算计我?没门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一个哈欠刚过,另一个哈欠又来了,楚天齐干脆停止敲击键盘,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,他谓之“提神烟”。

    之所以哈欠连天,自然是因为缺觉,连着三夜严重缺觉。

    自星期一那天召开会议后,楚天齐就连着两晚没有睡好,总是思考着好多事情。昨晚又去了定野市,从程爱国家离开的时候,已经是晚上十点;可偏偏在返程时赶上了车祸,汽车被困在高速路上两个多小时,回到成康已经是凌晨三*点多;越晚越不容易入睡,真正睡着可能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,满打满算也就睡了两个来小时。以往的时候,如果遇到这种情况,楚天齐会适当晚起一会儿,可现在是特殊时期,绝不能犯这种低级错误;万一被有心人碰上,那就会成了懒政、怠政的典型,别说是争取当市长,就是现在的位置也悬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忽然响起,让稍有萎靡的楚天齐为之一振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的来电显示,楚天齐又精神了许多,暗道:还好按时起了。

    静了一下,楚天齐拿起电话听筒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个威严的男声传了过来:“小楚吗?来我办公室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刚答复完毕,听筒里便传来“啪”的一声响动,显然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嗤笑”一声,楚天齐拿起笔和笔记本,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楼道里走了没几步,就到了另一个门口,楚天齐敲响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屋子里传出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推开屋门,楚天齐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常务副市长彭少根坐在办公桌后,但他头都没抬,该看文件还看。

    楚天齐不禁一皱眉头,直接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饶是这样,彭少根还低头在纸上划了好大一会儿,才抬起头,貌似刚发现对方似的:“哎,小楚,你什么时候来的?把我吓了一跳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吗?彭市长也太胆小了。我来了有一会儿,接你电话就过来了,还是你让我进来的,你这么快就忘了?”

    彭少根长长的“哦”了一声:“是有这么回事。成天主持政府全面工作,一人干两人活,都忙的脚打后脑勺了,有些琐事说忘就忘。不过话说回来了,全市发展大计系于一身,想偷懒也不行啊,何况我本身就是个工作狂。小楚,你可要帮着我多分担一些日常工作,我也才有更多精力和时间去处理那些大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连连点头:“那就好,那就好,我还担心彭市长身体有毛病或是脑子出问题了呢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语带讥讽,再看着对方似笑非笑的笑面虎模样,彭少根很是不快,但却没有发作,而是笑着道:“我这身体棒的很,刚才就是考虑的太专注了。倒是你这面相很让人担忧,你看眼窝都青着呢,没休息好?干什么去了?年轻人适度娱乐倒也正常,但要适可而止,尤其做为政府领导,就更不能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了。要是沾染上一些不良习气,比如电视剧上常出现的那个摇什么头丸之类的,整个人可就毁了。我以老大哥的身份提醒一下,你可不要自毁前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刚才说出带刺的话,主要就是讨厌彭少根托大的样子。以前的时候,彭少根一直喊自己“楚市长”或是“天齐市长”,可是这两天却张嘴“小楚”,闭嘴“小楚”;刚才自己进来,更是假装视而不见,即使说话了,也是一副重担在肩、忧国忧民的嘴脸。本来,只是回敬一下对方,让对方不要充大尾巴狼,结果对方却泼来了一盆污水,显然是早有准备,是故意要贬低、打击自己。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彭少根,你以为自己是根葱,摇头尾巴晃的,还跟我玩心理战术,想压我一头?那好啊,那我就陪你玩玩,全当过礼拜天。于是,简单思忖过后,楚天齐道:“彭市长,你说的那些,只不过是从电视上看的皮毛而已,和事实有很大差距。首先是因为好多编剧水平低下,根本就是胡编乱造,去哄骗那些智商不够的观众;其次,即使有的编剧真有所了解,也不能如实创作出来,那样会对社会产生潜意识的不良教育。

    说实话,在这方面我比你懂。我可是做过公安局长的人,既观摩过大量纪实视频,也接触过众多这种人,我还曾经多次抓获过这类混蛋。我刚才之所以担心你身体或脑子,只是讲的比较委婉一些而已,其实你倒特像那种人。你看啊,在你身边明明有人,可你却感觉不到,而且你说话也似乎很不得体,这非常符合‘瘾君子’的特点,应该是产生了某种幻觉。

    彭市长,从工作上来说,咱们是同事。如果从警务专业角度来讲,在你面前,我也是专家。所以我要非常郑重的提醒你,一定不要继续错下去,而要迷途知返。就你现在的状态,我还可以替你瞒一瞒,可要是发展严重的话,那是根本也瞒不住的,而且我也不能太的没原则。你明白我的苦心吗?”

    妈的,苦心个屁。彭少根气的直翻眼白,但却没有可反驳的有力语句。心里骂过后,他冷冷的说:“小楚,诬蔑他人、造谣中伤,可是违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彭市长,你难道就不明白我的苦心?非得把事情弄的尽人皆知?”楚天齐眉头微皱,“好吧,既然你要这么说,那我让公安局来,立刻对你进行检测。怎么样?你敢吗?”

    “我清清白白,有什么不敢?”彭少根语气坚定,“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。”

    “对,那也好,检查一下都放心,万一你要是真没什么事,也能还你清白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当然了,如果你真清白,我也会真诚的说一声‘对不起,我弄错了’。”

    “谁怕谁?我……”话到半截,彭少根忽然住口,然后冷冷的盯着对方,“好啊,你给我下套。只要警察一来,那谣言就出去了,还证个屁清白?我看你倒是有必要让警察检测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眉毛挑了挑:“那要不这样,让警察给咱俩都测一下,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彭少根“啪”的一掌拍在桌上,“楚天齐,身为政府官员,上班时间造谣生事,对得起组织对你的培养?对得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楚天齐也在桌上击了一掌:“彭市长,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。是谁让我过来的?我过来后,又是谁视而不见的?那种恶心事又是谁先提起的?你要是记性不好的话,我可以帮你回忆回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彭少根一时语结,刚才可是自己生的事呀。于是他长嘘了口气,又静了一会儿,才说,“楚天齐同志,我现在以成康市政府常务副市长身份,依据《成康市人民政府规则》有关规定,暂时主持市政府全面工作。你做为副市长,必须无条件服从管理,无条件听从工作安排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彭市长,《政府规则》我懂,自然听从工作安排,只是你那‘无条件’三字用的不妥,《规则》上也没有这种描述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没有咬文嚼字,直接说:“好,既然你知道《规则》,也准备遵守相关规定,那么现在有一项工作需要你去完成?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你得先说什么事吧。”楚天齐笑着说。

    彭少根道:“我现在主持全面工作,有一个会议本来应该常务副市长出席,现在派你去,可以吗?”

    “我以为多大的事,不就是让我替你开会吗?至于绕这么大弯?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话题一转,“什么会,在哪开,什么时候开?”

    “全国发改工作会,到*市去开,后天正式开,会期两天,明天下午报到。”彭少根微笑的盯着对方,“你不会不去吧?”

    “不去会怎样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“不去,那就是不服从管理,就是公然抵触《成康市人民政府规则》,就是公然对抗组织。”话到此处,彭少根又加了一句,“你准备服软?”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眯起眼睛盯着对方,接着“噗嗤”一笑:“何必扣那么多大帽子?我去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脸上挂了笑容,一种胜利者的微笑,但也透着一份失落。他点点头,很自负的说:“这就对了嘛!”

    “那我先去了。”楚天齐说着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去吧,去吧?”彭少根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楚天齐迈步向门口走去,在拉开屋门的瞬间,又回头道:“彭市长,你是给我写一个便条标明此事,还是在会上说明一下?”

    “有这个必要吗?”彭少根反问。

    “有,非常有必要。”楚天齐一笑,“否则我不好安排这几天工作,万一有人以为我是无故离岗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呀,真是较真。”彭少根点指对方,“那好,下午正好班子开会,那我就说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不再说话,拉开屋门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回头看着身后的屋门,楚天齐心中暗道:小儿科,想算计我?没门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