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六十二章 你等着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想着孟玉玲的遭遇,楚天齐不禁深深自责。他知道,孟玉玲现在遭受的虐待与欺凌,与自己有很大关系。虽然当初孟玉玲背叛了自己,虽然自己没有一点加害于她的意思,但客观上,她所遭的罪大部分却是因自己而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因为张鹏飞自身花天酒地、品行不端,那个畜牲就把自己和孟玉玲的恋爱关系想的非常不堪。因为到现在孟玉玲没有生下一儿半女,畜牲就怀疑她以前极其不检点,怀疑她是多次堕胎所致。因为畜牲多次和自己挑衅,可又几乎没有一次占过便宜,甚至败的很惨,便把一腔怒火撒到了孟玉玲身上,撒到了认为不守妇道但却非常单纯的老婆身上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明白了。”楚天齐轻声自语着。他想到了她这次遭虐的原因,肯定是和前几天的那次对决有关。当时自己把张鹏飞的丑行告诉了张天凯,张天凯肯定要对孽子严词申斥,甚至不惜大打出手。以张鹏飞的品行,肯定不会认识到自身过错,反而会把这些帐都记到自己身上,记到自己这个被动还击的受害者身上。尽管把自己恨的要死,但那畜牲暂时又拿自己没办法,自然孟玉玲就成了其最好的出气筒,也是唯一任其撒气的人。正是畜牲对她的非人虐待,也才让她丧失了活下去的信心,以期得到彻底解脱。

   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式解脱呢?为什么不选择离开畜牲呢?问题刚刚出来,楚天齐便意识到自己的单纯,肯定是畜牲不同意离婚,就是要这样折磨她,让她遭受非人的身心摧残。这种情况下,谁都没法真正帮到她,而且越帮会让她越是万劫不复。

    就照这样的生活状态,孟玉玲真的活的生不如死。想着尽管背叛了自己,但却曾经爱的刻骨铭心的初恋情人,楚天齐没有对她的任何记恨,有的只是对张鹏飞那个畜牲的愤恨。

    既然无法帮助她脱离苦海,那就要把这个苦海毁掉,让这个畜牲失去害人的资本。这不但是解救孟玉玲,也是在解救许许多多受这个畜牲摧残的女性,更是替社会除去一个为害无穷的恶魔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顿觉浑身充满力量,忍不住暗道:畜牲,你等着,早晚让你自食恶果,让你接受正义和法律的审判。

    想到张鹏飞总有倒霉的那一天,楚天齐心境缓和好多,也不禁暗自庆幸,庆幸好几个巧合,今天才成功的救了孟玉玲。

    今天本打算直接回去,结果汽车出了状况,自己只能留在雁云市,这才为救人奠定了第一条件。本来准备和大学同学共进晚餐,结果云翔宇、于涛出差在外,自己才独自吃了晚饭,而后百无聊赖,才到了河边消暑,为下水救人创造了直接条件。虽然自己水性太次,甚至紧急情况下都浮不起来,所幸比一般人高了十多厘米,这才能脚踩水底,头部能够露出*水面,也才能在水里行走。

    自己有功夫在身,虽然水压前胸,稍微有些憋气,但还不影响水中行动;也正是有功夫在身,无论单手救人还是肩上扛人,自己都应付的从容有余,这也非常值得庆幸。还有值得庆幸的是,因为半袖衬衣乃有特制之处,自己才没忘脱掉衣裤,否则下水救人恐怕要很吃力,甚至危险。

    正是这种种巧合与幸运,也才让救人成为可能,并成功的救起了自己的初恋情人。看来这是冥冥之中注定的,孟玉玲有此一劫,但又命不该绝,楚天齐不禁唯心了一把。

    判断出孟玉玲命不该绝,楚天齐心情又好了许多。他这才意识到,自己已经在这里很长时间,该出去了。按说那一胖一瘦,应该已经离去了吧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脚上传来一阵刺痛,不过好像比先前好多了,可能是药粉起了作用。想到自己受伤一事,楚天齐也不禁后怕,暗下决心,一定要尽快把游泳学好,也要学习必要的急救知识。如果自己会游泳的话,夜视能力强的特点肯定也能发挥出来,会为自己的水中活动增加更大的助力。

    调整了一下行走姿势,楚天齐一瘸一拐的向树林外走去。在临出树林前,他仔细的扫视一番周边环境,没有发现胖瘦二人,这才走出树林。

    站在树林边广场上,楚天齐再次看向远处的那个诊所,没有发现那两个记者,倒是看到了一个熟悉的所在——便利店。

    怎么这么熟悉?树林也似乎来过?脑中一闪念,楚天齐想起来了。自己在省委党校学习期间,曾经和宁俊琦来过这里,还钻了小树林。正是在小树林里,宁俊琦第一次主动吻了自己,两人吻的很投入、很尽兴,若不是被他人打扰,不知要吻到什么时候。

    想到这些,楚天齐脑中立刻闪现出宁俊琦的影像,不禁轻声道:“你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我很好呀。”一个声音忽然在身后响起,“好小子,可让我逮住了。”

    谁?楚天齐第一反应是胖、瘦二记者,可声音又不对,忙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一个身穿淡雅长裙的女子从树林边上绕过来,面带吟吟笑意到了近前:“怎么?还在回味英雄救美呀?”

    看到来人,听到来人的话语,楚天齐脸上微微一红:“楚县长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你能来,我怎么不能来?”来人反问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又问:“你怎么没有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不回去,为什么我不能?”来人再次反问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……”话到半截,楚天齐笑了起来,为自己问话的迂腐,也为对方的俏皮应对。

    来人也笑了起来,笑的花枝乱颤。

    来的这个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曾经的同僚,也关系稍显暧昧的楚晓娅。

    对于楚晓娅的出现,楚天齐虽然稍显讶异,但并不吃惊。因为两人今天见了好几次面,只是他不知道她也没回去。

    因为分管许源县城建、土地工作,楚晓娅也参加了今天的会议。其实今天开会时,见了好几个老熟人,除了楚晓娅外,王晓英也是其中之一。王晓英已经升任玉赤县副县长,从黄敬祖手中接过了全县城建、土地工作。

    担心笑声招来胖、瘦记者,楚天齐停止发笑,问道:“你怎么会找到这儿?”

    “我呀,缘分呗!”讥笑一句话,楚晓娅又“咯咯”笑了一阵,才说,“也是赶巧了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楚晓娅的说辞,楚天齐才知道了事情经过。

    原来今天开完会后,楚晓娅因为和朋友有约,也没有直接回县里,吃完晚饭后,就和朋友到广场散步。结果,刚到广场,朋友因临时有事匆匆离开。楚晓娅也准备离去,却听到有人投河自尽,又被人救起的议论。平时对于这些新闻,楚晓娅并不热衷,可是今天她听到人们说起那个救人英雄时,立即想到了楚天齐。

    众人口中的英雄,身高、品格、样貌和楚天齐高度吻合,而且楚天齐今天也参加了建设厅的会议,只是不知回到成康没有。于是,楚晓娅拨打了楚天齐电话,想要进行确认,结果却怎么也打不通。她便打了厉剑的号码,问他们回去没有,楚市长在哪。厉剑告诉她,汽车出了状况,今天没回成康,还说楚市长就在雁云公园广场那里。听到厉剑如此一说,楚晓娅认定,那个人应该就是楚天齐。于是根据市民们的指点,她便一路寻了过来,不想正好遇到楚天齐。

    刚讲完找寻的经过,楚晓娅便笑吟吟的接着说:“楚市长,听说你救起的还是一位美女?我就疑惑了,如果要是男性的话,你还会不会下水救人?”

    楚天齐也笑着道:“楚县长,你这就小看楚某人了,我一向都是见义勇为,根本不存在男女之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晓娅语含八卦,“我怎么听说你和被救女子是老相识呀,莫非你俩还有点故事?她不会是为你跳河吧?你俩就没好好叙叙旧?”

    楚天齐神色一暗,缓缓的说:“我们的确是老相识,但我下水前根本不知道是她,她现在并不愿见我。”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神色凝重,楚晓娅错愕一下,换了话题:“对了,你怎么钻到树林里了,就你一人吗?”说着话,楚晓娅向树林里探头张望着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八卦好不好?”楚天齐神色缓和许多,讲说起来,“都是被记者追的……”

    听对方说完,楚晓娅“咯咯”笑了起来:“没想到啊,天不怕地不怕的楚市长,竟然被两个狗仔追的慌不择路。”忽然,她神色一愕,向着远方一指,“记者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者?”楚天齐应了一声,一瘸一拐的向树林里跑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,等等,哪有记者?”楚晓娅追了过来,“你的脚怎么啦?”

    楚天齐停下来,淡淡的说:“划破了点皮,没事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没事?让我看看。”楚晓娅拉住了对方,弯下腰去,“赶快到诊所包扎一下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摆手:“别,别,可别到那个诊所,我刚才听他俩说,到诊所找我去了,我可怕自投罗网呢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哦”了一声:“这样,我去给你买药,你等着。”说完,不由分说,快步跑去。

    想到对方说的“你等着”三个字,楚天齐不由一楞,随即笑了,刚才自己也说过同样的话,只不过语境却大不相同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