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七十五章 为何市长不是我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宣读完任命决定,尹红波开始介绍新任市长简历:“魏铜锁同志……”

    除了少数人还想了解一下外,屋子里大部分人早就知道了那些内容。都在定野市官场混,全定野市也就十来个正处(市)县长,而且平时会议上也会见面,互相基本都打招呼,有些人还共过事,人们自然知道那些人的“前世今生”。这只不过是个既定程序而已,既表示正规、严肃,也表示对当事人的尊重。

    前几天,人们更多的是关心谁当市长,大多把目光放到了身边有实力的竞争者身上,更多的关注彭少根和楚天齐,也关注其他常委,当然也偶尔关注个别的“外来户”。但在人们所关注的外来户中,并没有魏铜锁,魏铜锁的到来,让人们感到了突兀。

    不但“吃瓜群众”感觉突然,就是市长竞争的直接参与者彭少根也觉突兀。为了竞争这个市长,彭少根做了很多工作,打击楚天齐只是工作之一,搜集其它竞争者信息也是一项重要内容。但在他搜集的信息中,并没有姓魏的,也根本没听到过一丁点这方面的议论,真不知是这家伙做事过于隐密,还是上面领导临时做出的决定。不冲别的,就冲这份保密性,怕是这小子也不好对付呀。

    以前的时候,彭少根听说过魏铜锁当常务副县长的经过,更听说过其与牛斌相斗的事,还知道魏铜锁巧妙利用牛、楚之争,代理了许源县县长,并最终去掉了“代理”二字。尽管他听说了那么多,可偏偏就没听说魏铜锁在盯着自己碗里的肉,而且对方还吃到嘴了,真是气死个人。

    在彭少根的记忆中,魏铜锁起步比自己要晚,自己做常务两年多的时候,对方才“抢”了个位置。同样都是常务,穷县的怎能和县级市比呢?那时彭少根总觉得高好多同岗的人一头,这些人也包括魏铜锁。而且魏铜锁的履历也没有自己全面呀,虽然自己也算是成康市本地干部,但也有定野市其它部门的工作经历,而魏铜锁纯粹就是许源县的“泥腿子”。“泥腿子”怎能比土洋结合的全面人才呢?彭少根一直有这种自负。

    “哗”,一阵掌声响起,打断了彭少根的思绪。

    以为尹红波已经讲完,可是等到掌声停歇,彭少根才意识到,只是告一个段落。

    尹红波继续说:“魏铜锁同志政治立场坚定、组织观念极强……”

    彭少根暗自“嗤笑”:上台时都是好同志,既红且专,拉的屎都是香的;一旦落马,就成了阴暗代表,顶风臭十里,埋土里都臭一块地。

    在尹红波简短但极高的评价后,薛涛代表市委表态:“上级把魏铜锁同志派到成康市,和我搭班子,并主持市政府工作。我代表成康市委,对上级的英明决定表示热烈拥护和坚决执行,并积极支持魏铜锁同志工作,努力配合魏铜锁同志搞好……”

    听到这些,彭少根又撇了撇嘴,心里话:秃顶老男人和老女人配合,能配合好?一定能。人家那可是自带锁的,而且是铜锁,不是铁锁,还能让老女人跑了?想到龌龊处,彭少根露出了邪恶的笑容。

    做为会议主角,魏铜锁自是要发言的。在主持人讲完串场词后,魏铜锁站起身来,向着台上、台下各鞠了一躬,然后重新坐回原位,才说了话:“尊敬的尹部长、薛书记、各位同事,大家好!感谢组织对我的信任,派我到人类地灵的成康市主持政府工作,我深感责任重大,不敢有丝毫懈怠,必将尽我之力,认真履行一个党员干部的职责。我还要感谢成康市的各位领导、各位同志,正是你们前期开创的良好局面,才为我今后的工作提供了坚定的支持基础。我一定要……”

    看着那个秃顶老汉侃侃而谈,彭少根暗自冷哼:妈的,顺风接屁、溜须拍马倒是厉害,又是奉承领导,又是拉拢下属的。哎,要是我也有这两下子,即使少干些工作,也轮不到他在上面放屁呀。彭少根自认是个正派人。

    魏铜锁的话不多,很快就结束了。

    接下来,会议主持人薛涛做出了总结:“同志们,刚才尹部长宣读了组织部任命决定,并对魏铜锁同志做了全面、客观、正确的评价。魏铜锁同志也做了言词恳切的发言,还……”

    彭少根忍不住胸脯一起一伏着,这也太气人了,心里暗骂着:薛涛也不害臊,什么好词都往上堆,秃顶老汉配吗?你们配吗?

    暗骂到这里,彭少根抬头看去,看到台上的组合画面,他的气更大了。四个娘们加一个秃顶老汉,竟然什么都不是的丫头片子都坐到了台上。什么东西?他们够格吗?什么人让他们这么做的?领导都瞎了眼?

    骂到这里,彭少根才意识到骂在了点上,他觉得领导就是瞎了眼。否则怎么不让自己上,自己可是陪了三任饭桶了。第一任也不说什么,那时自己毕竟刚做常务,经验有待丰富,能力有待提高。可让自己陪的第二任,竟然是一个花天酒地的腐败分子陈奎,最终陈奎也死在女人身人。走了个贪官,又派来一个“绿帽王”,让自己成天给“王八头”打下手,这不是侮辱人吗?

    就算是前几次在磨炼我,就算是在劳我筋骨,那这次也应该降大任于我呀?怎么一到关键时刻就把我忘了,这又派来一个秃顶老汉呢?这个家伙到底是“花花锁”,还是“王八魏”呢?到底要怎么折磨我,组织才认为合格呢?到底有没有睁眼的领导?

    你们都瞎了吗?怎么就跟我过不去?为什么市长不是我?彭少根简直气炸肺了,简直快疯了。但他又告诫自己“不能疯,绝对不能疯,革命尚未成功呢”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其实不只彭少根,对于这次竞争失败,楚天齐何尝不懊恼?他也在自问:为何市长不是我?

    但楚天齐并不像彭少根那样,逮谁都想骂,也不像彭少根那样,把谁都想成敌人。

    从见到魏铜锁的那一刻,楚天齐就意识到,这次没自己什么事了。在失落的同时,他也对这次失利进行了简单分析。他觉得,和魏铜锁比起来,自己确实有劣势,就拿履历来说,自己就没法和对方比。对方可是多年的常务,又做了两年正职县长,而自己却没有一次主持全面的机会。这并不是勤能补拙的事,而是需要积淀和经历,通过实践感悟出来的东西,往往更经得起考验。

    尽管不认为别人抢了自己的菜,但楚天齐也不免耿耿于杯,当然他不觉着谁都欠了自己,但却也认为有一个人故意与自己作对。

    “哗”,掌声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收住思绪,他发现主席台上的人已经起身,显然薛涛已经说了“散会”二字。

    散会后,尹红波没有马上离开成康市,而是表示要和江书记坐坐。

    江霞引着尹红波去了,厉爱佳也快步溜下了楼。

    看着那两个相随而去的女人身影,薛涛脸上出现了失落神情。但她马上调整情绪,介绍魏铜锁与参会人员认识。在介绍到楚天齐的时候,魏铜锁主动喊了“天齐市长”,并率先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简单认识后,薛涛便匆匆离去了。紧跟着,魏铜锁寒暄几句,也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大家都明白,书记和市长那是去恭候上级组织部领导了,对于党政一把手来说,这才是今天最重要的事情,来不得半天含糊。其实不止他们,其他几位常委也必须去楼下恭送,这既是权利也是责任。

    转头四顾后,人们发现,有两个人脸色非常难看,一个人就是彭少根,这个大家都能理解。但另一个并不是同样落选的楚天齐,而是那个肉包子脸女人。

    人们不禁疑惑:肉包子脸似乎比彭少根还难受,不知是什么鬼?旋即大家就明白了,管丽颖也是有所求呀,她是等着递补原有常委留下的空缺呢。

    忍着对那二人的笑意,人们也陆续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电梯旁,电梯还没来,大家便站在那里等候,也有人随便闲谈着。

    忽然,楚天齐耳边响起了一个声音:“楚市长,你和魏市长以前是同事吧?”

    不用回头,也知道是谁,于是楚天齐道:“彭市长说的对。”

    “同事抢同事碗里的肉,好像不太……啊……”话到半截,彭少根打了个哈哈。

    众人都听出来了,彭少根这是挑事呢,纷纷把目光投到楚天齐身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神色稍微一变,然后马上恢复正常,淡淡的说:“彭市长,你让我下午几点去找你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鼓着腮帮,瞪了对方一眼:“我……我什么时候说找你了?”

    “没说吗?那看来是我记错了,可能是我做梦了吧。”楚天齐微微一笑,“我昨晚梦见,你又让我去*出差了。”

    “破电梯,太慢了。”彭少根说了句没头没脑的话,奔步行梯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众人面面相觑,待彭少根身影消失不见了,才发出了“哈哈”的笑声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