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真是个鬼日子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我们家不是天王老子,只是个生意人,可你却惹不起。”欧阳玉杰道。

    楚天齐拉着长声:“我相信。你们能把家人都逼成那样,对外人还能客气?就冲你这语气,这派头,也不是我能惹的起呀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欧阳玉杰话到半截,停下来,语气缓了缓,“意气用事不解决问题,我们家要是现在对付你,你还真要麻烦。所好的是,我们家现在并不准备动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那我可要谢天谢地,感谢你们竟然能够大发慈悲。是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?”楚天齐语含讥讽。

    欧阳玉灰道:“楚天齐,我这是跟你说正经话呢,你少阴阳怪气。我告诉你,我们家现在不动你,那是不想让男方家知道,其实我们家人撕了你的心都有。”

    “撕我?好啊,果然口气够大,那你现在动手吧。”楚天齐“嗤笑”一声,“听语气,男方更不简单了,是不是直接就能让我从人间蒸发?”

    “楚天齐,对方背景根本不是你能想象的,你不要以为我跟你开玩笑。我们家够可以了,都不敢跟人家叫板,你还想操练操练?你就庆幸吧,庆幸人家现在不知道有你这么一号人,否则……你自己想吧。”欧阳玉杰冷哼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怒声道:“妈的,什么东西?放着好日子不选,偏选鬼节,还他妈的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一拍桌子:“少他娘的骂脏……”话到半截,他忽然疑惑道,“什么?你说什么?你知道她哪天结婚?你见了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意识到自己说走嘴了。他那天在出租车上,听司机说到了鬼节,后来还专门查了一下,果然是农历七月十五。现在对方发问,他自然不能承认,那样可能会引出玉娜发短信一折,可能会对玉娜不利。于是,他也一拍桌子,回敬道:“有权有势就了不起?动不动吹胡子瞪眼睛的。是你自己说的她已经躺了十天,十天前不正是鬼节吗?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嘴角挂上一抹冷笑,没有立即说话,而是一直盯着对方。

    楚天齐自也不能示弱,与对方互盯着。

    一霎时,屋子里弥漫出了*味。

    再次冷笑一声,欧阳玉杰移开目光,说:“有一个手机号,是省城的,后四位是‘1741’,你熟吗?”

    省城号码,“要气死你”,楚天齐当然熟了。第一次看到这个号码时,他还在奇怪,这是要气死谁呀。可他没有这么说,而是反问着:“你熟吗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熟了。你呢?”欧阳玉杰又把球踢了过去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能够确定,那个号码是欧阳玉娜的,欧阳玉杰知道也就不奇怪了。迎着对方的目光,楚天齐答非所问:“我就奇怪了,你抛出这么一个号码,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长嘘了口气,缓缓的说:“我想说一件事。我妹妹自从被家里盯着以后,手机的使用也受到了限制,不说是被监听吧,但是通话记录、短信内容还是会被检查的。后来我妹妹求到了我,让我帮他弄一个号,看他实在可怜,我就违背了家里意愿,用我一个朋友的证件办了一个。那个手机号是在省城办的,尾号就是‘1741’,玉娜一直偷偷用着。

    为了对她负责,我曾经到营业厅查过那个号码。上面倒没有通话记录,但却有发短信痕迹,其中去年十一月三十日上午共发过两条,那天正是她订婚的日子。今天一回到这里,我又到营业厅查了一下,发现在八月十九日上午又有一条发短信记录,那天正是她结婚的日子,时间也正是她出事前不久。而这三条短信都发给了同一个号码。”

    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没什么好赖的了。楚天齐便只得说:“你要怎样?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道:“我不想怎样?但我怕别人要怎样?这个号码,只有我和她知道,而这张卡刚刚已经成空号了,也没有其他人知道发短信一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他意识到,对方这是在毁灭证据,在帮自己,可自己似乎并不需要帮忙吧。于是,他淡淡的说:“一个号码而已,又没有什么秘密。”

    “天齐,我这是在帮你,你不应该不知道吧?当然,我说这些,并不只是要你知道这件事。我也清楚,你的心思不在玉娜身上,只是她太固执,所以你并没有主动找过她,也没有回她的短信。虽然我不知道她给你发了什么,但是我相信,你肯定不会受那几条短信左右。可是如果这事被我家知道,或是被对方家庭知道,那就真不好说了。就是让一个局外人发现,也会进行联想的,毕竟玉娜出事了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玉杰把头扭向一边,右手在眼上抹了一下,“活蹦乱跳的一个女孩子,现在却躺在那里,只比死人多口气,我这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条短信内容一样,就是一句话‘我要嫁人了’,我并不知道是谁发的短信,也不明白究竟是什么意思。”楚天齐的声音也和对方一样,有些嘶哑。

    本来楚天齐是不准备讲这些的,其实他刚才一直是防着对方的。自从欧阳玉娜被家里采取手段后,欧阳玉杰就多次充当家族代言人,不但找自己专门进行警告,而且还用贷款相威胁。从那时起,楚天齐就把对方划到“帮凶”行列,只不过把对方曾经的帮助还一直记在心里。

    刚才在对方提到欧阳玉娜时,楚天齐就加了小心,时刻进行着提防。尤其对方一开始总是居高临下的样子,更让楚天齐反感。只是听着听着,尤其听到刚才短信的事时,楚天齐觉得好像自己有些误解对方了。尤其发短信的事已经说到这份上,楚天齐也没装糊涂的必要了,何况短信内容也没什么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,可别人未必,所以以后你也不要和任何人提起了。一旦让不该知道的人知道了,肯定会进行联想,你就会万劫不复,还有好多人也要跟着遭殃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玉杰拉开抽屉,拿了一张报纸出来,“记住,玉娜是这么受的伤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疑惑的接了过来,他注意到,这是一张*日报。在报纸的第四版面,有一个大标题:《大火无情人有爱,新娘记者勇担当》。

    这篇文章,记述了一个新娘子婚礼当天奔赴火场的情形。文章中说,新娘子正在举行婚礼仪式的时候,突然在舞台上发现了远处幼儿园的火情,职业记者的敏感与良知,让她不顾一切冲向火场。但是在奔跑的路上,新娘子却被汽车撞倒了。

    文章中没有写新娘子现在的情况,而是用报人的语气,对新娘子进行了赞扬,呼吁更多的人学习新娘子的品格,也呼吁媒体人学习这名记者的精神,最后给新娘子送上了祝愿:祝您早日康复,祝您一生平安。

    虽然文章中没有写名字,也没有写婚礼具体地点,但楚天齐知道,这是在写欧阳玉娜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又说了话:“当时小妹跑下台子的时候,我正在酒店里面,并没有看到,但我确实也不能理解,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。等我和众人一同赶到事发地点的时候,她已经倒在那里,人事不省。就在前方不远处,正有一个幼儿园冒着黑烟,于是就有了这篇文章。这篇文章能够出台,每个人的目的不同,但我却知道这可以掩盖可能的事实,对妹妹是绝对有好处的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小妹出事是否真如报纸上所说,是不是为了其它事和其他人。但我相信,那是她自己的选择,与别人没有任何关系,那个人既不知情,也更不会怂恿她做什么事。其实事情说起来,也是一个个偶然累积起来的,可能也是冥冥之中的一个劫难吧。那天她似乎心不在焉,那天也的确是个鬼日子,只希望否极泰来,她能早日苏醒过来。

    你不要把此事放心上,和你没有一点关系。我只是担心你知道此事后,万一意气用事,那就麻烦了,才想着要找你。今天能够偶遇,可能也是冥冥之中的安排吧。我愿意相信这就是一个劫难,一个有惊无险的劫难,我相信小妹一定能够醒来的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玉杰的声音又嘶哑了。

    停顿一下,欧阳玉杰挥了挥手:“天齐,你走吧。不要和人提起咱俩见面的事,下次见面可能还是得横眉冷对了。”

    “欧阳主任,谢谢你!”向对方鞠了一躬,楚天齐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已经在汽车上坐了一个多小时,也早已离开了定野市信用联社,但楚天齐的脑子里还是回荡着那间屋子里的情形,还在回荡着欧阳玉杰的话。

    玉娜怎么会突然奔跑?又怎么会向东奔跑呢?楚天齐有理由相信,如果那天自己不出现在现场,很可能玉娜就不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。但他又不愿意相信,是自己的出现,给玉娜带来了不幸。可他内心却有着沉重的负罪感,压的他透不过气来。

    实在憋闷的厉害,楚天齐不由得骂了句:“他妈的,真是个鬼日子。”

    厉剑回头瞟了一眼,又赶忙转回头去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