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死都不怕,还怕活着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忍着心头刺痛,楚天齐再次端详着肩上的人,五官既熟悉又陌生。脸颊好像胖了?不,根本不是,那是……

    “楞着干什么?快到岸上来,救人要紧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是不是不舒服了?”

    “需不需要搭把手?”

    一声声提醒从岸上传了过来。

    对,救人要紧,她还昏迷着呢。这样想着,楚天齐迈步向岸边走去。

    步子太大,这一步没有迈出去,反而又被挡了回来。脚掌落地的刹那,一阵尖厉的痛楚传来。虽然这种痛足够强烈,但比心头的楚痛却根本算不了什么。

    重新调整了步幅,楚天齐再次向前走去,他尽量加紧的前进,却又不敢走的太快。他这才发现,在水里行走,若是双手不能伸展或自由摆动,平衡还是个问题,尤其肩上还扛了个百多斤的人,这个问题尤为突出。

    来到岸边离地最近的地方,一双双援手伸了过来。楚天齐没有客气,也没有计较人们的行动落后于语言,把肩头上的人交给了岸边伸手的人,但嘴里却说着:“慢点,慢点,别磕到她。”

    待肩头卸去了重量,楚天齐双手攀上岸边矮墙,两次纵跃便站到了岸上,再腾跃了一次,就翻过了栏杆,然后快速向着围在一起的人群冲去。

    来在人群边上,楚天齐双手分着身边的人,挤了进去。他看到,两名男子正在对落水者施救着。一名中年男子一腿跪地,另一腿屈膝,她的腹部被放在男子屈膝的腿上,头部下垂着。另一名老年男子在旁轻拍着她的背部,她口中正有细细的污水流出,地面上则有些许污泥和污物,还有一小块水渍。

    看着她这样的境况,楚天齐心中忍不住一阵阵的刺痛着,但仍目不转睛的盯着她低垂的头脸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赶快穿上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看你都湿成什么样子了,现在头发还在滴水呢。”

    “快穿上,可别弄感冒了。”

    一声声关心忽然在耳边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这才意识到,自己只穿着一条内*裤,不禁打了个寒噤。他看了眼她,快步挤出人群,去找自己的衣物。

    正好热心人递来了衣裤,楚天齐说声“谢谢”,马上接过来,胡乱的在头上、身上擦了几下,便快速的套在了身上。

    “呀,小伙子,脚上怎么流血了。”一个正俯身把皮鞋递过来的热心老年妇女惊呼道,“赶快找门诊处理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一会儿就没事了。谢谢阿姨。”说着,楚天齐“抢”过皮鞋,踩在脚上,快步到了人群里。

    “呃,呃、哇,哗,哗。”她口中一阵响动,又是几口污水吐出,污水中夹着些许污泥和杂物,随后她发出了轻轻的闷哼声。

    “好了,这下好了。”中年男子一边说着,一边把她从腿上移开,让她平躺到了地上。

    在她身体触地的刹那,楚天齐把还没有系上扣子的上衣垫在了她的身下。

    “真是好后生。”赞扬声再起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和老年男子直起腰,说了句“她没事了”,向人群外走去。

    尽管双眼注视着地上的人,但楚天齐还是起身向那二人道谢:“谢谢,谢谢。”

    那两名男子回头笑了笑,冲着楚天齐点点头,快步走出了人群。

    “好人,都是好人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更是好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人多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是会游泳多好。”

    众人又七嘴八舌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理会人们的评说,转回头,蹲在地上,再次把目光投在地上那人身上。他看到,她还是双眼紧闭,不停的轻声闷哼着。

    在路灯光亮映照下,楚天齐看清了她的脸。她的左脸明显高于右脸,脸颊上还可以看到几个印痕,眼眶四周散着淤青,颧骨处还有多处伤痕,那伤痕根本不像是水中枝条刮蹭。她的伤痕不仅仅在脸上,前额上方的发根处也有血渍,血渍上方的一撮头发也不见了,胳膊、腿上的淤青、伤痕更是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尽管已不是第一次看到她落难的样子,但在楚天齐心中,始终印着她漂亮甚至略带高傲的样子,她是他的初恋呀。可现在怎么就变成这样了?眼前的女子不是别人,正是他的初恋女友孟玉玲。

    当初孟玉玲鬼迷心窍跟了张鹏飞,可自那之后见过她的有数几次中,大多时候她都是伤痕累累,即使偶有两次还算正常,但面目中分明藏着浓浓的愁苦。不用说,今天这副尊容,甚至没有了活下去的勇气,肯定也是拜那个畜牲所赐。那个王八蛋怎能这么狠心呢?

    “我,我这是在哪?”一阵梦呓般的声音响起,“我死了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孟玉玲慢慢的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被人救了。”

    好几个人做出了答复。

    “你没死,你还活着。”楚天齐轻声道,“我不让你死。”

    目光定定的停在楚天齐脸上,孟玉玲楞过之后,眼中透出一丝欣喜。随即便隐去那抹色彩,缓缓的闭了起来,两颗泪珠从眼角滚落下去。

    “你太傻了,你怎么能干这种傻事,我不让你死。”楚天齐轻声安慰着,“有什么想不开的可以和我说。我记得,你一直都是很乐观开朗的,还经常开导我,怎么现在变成这样了?”

    “呜……别说了,别说了,呜……”孟玉玲哭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缓缓的说:“哭出来吧,哭出来好。玉玲你太苦了,我这心里……”

    孟玉玲哭诉着:“你别管,不用你管,我的事不用你管,我死活和你没关系。我不想活了,你让我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轻声道:“你怎么又说傻话?我怎么能不管呢?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,就不用你管,咱们各有各的生活,呜……”孟玉玲一边哭着,一边挥起胳膊,推向身旁的男人,“你走,你快走,不用你管,让我死,让我死,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哭,别闹,有什么委屈,找地方好好讲出来。”楚天齐不急不燥,安抚着焦燥不安的孟玉玲。

    听到这里,边上的人似乎听出了门道:施救者和被救者认识。捕捉到这个讯息,人们的大脑又活跃起来,各种猜测低声响起:

    “两人认识呀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什么关系?夫妻、情人、旧相识?”

    “女人是不是因为男人才寻短见?”

    “不会是那人喜新厌旧吧?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可真没准。”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。”

    “别胡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胡说了,没准就是外面有了彩旗,砍倒了家中红旗。”

    这些声音尽管不高,但楚天齐也断断续续的听到好多,他没空理会这些,而是不停的安慰着地上的孟玉玲。

    “扶我起来。”孟玉玲停止了哭泣,语气出奇的平静。

    “好,扶你起来。”楚天齐再次压低了身子,右手绕过她的肩头,抚着她的后背,左手垫在她的腰间,轻轻扶着他坐了起来。

    孟玉玲稍坐一会儿,喘了几口粗气,然后扶着楚天齐胳膊,慢慢起身。

    楚天齐赶忙托着她的腰,帮她使力。

    孟玉玲站起来了,她木然的扫视了一下四周,向人群外走去。

    看着她虚弱的步伐,楚天齐赶忙扶着她,便用右前胸贴着她的后背,给她以支撑。

    围观的人们暂时闭上嘴巴,闪开了一条通道。

    在楚天齐的扶持下,孟玉玲无视了各种异样的目光,缓缓的向前走去。

    楚天齐则一直搀扶着对方。

    走出大约百米左右,孟玉玲停下来,转头看着他:“你的衣服呢?哦,对了,还在地上放着,赶快去穿上,我等你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当然记得那件具有重要功能的衣服,他只是一直担心她站立不稳,才暂时没有去拿 。听她如此提醒,忙道:“你行吗?自己能……”

    “本来不行,看到了你就浑身充满力量。”孟玉玲露出了笑容,“你放心吧,我能站住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缓缓放开对方,见对方站立当地,又嘱咐道,“等着我,别走开,我马上回来。”

    孟玉玲微笑着点了点头:“嗯,快去快回。”

    盯着对方看了两眼,楚天齐迟疑一下,转回身快步跑去。

    双眼目送着对方,两行浊泪滑下脸庞,只到对方身影融进人群,孟玉玲一咬牙,也尽量快速的迈动了脚步。

    人群已经散去不少,那件半袖衫还躺在地上,几个围观的人还在讨论刚才那两人的关系,也有人在讨论要不要帮着年轻人把衣服收起来。

    冲着众人点点头,尴尬一笑,楚天齐拿起半袖,边往身上套着,边向那个地点赶去。刚走出没几步,楚天齐忽然楞在当地:人呢,人去哪了?

    在那,楚天齐看到,那个虚弱的身影已踉跄的跑到河边。他顿时大惊,赶忙脚下发力,向前跑去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别过来。”孟玉玲忽然收住脚步,转回身,手指楚天齐,“你要是再往前走,我就死给你看”

    “别,别,我不过去。”楚天齐停下来,连连摇手,“你可别犯傻,有什么大不了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孟玉玲打断对方:“你别管,我不用你管,管好你自己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不管,我不管。”楚天齐嘴里应承着,同时缓步向前移去。

    “别过来,别管我,否则我就跳下去。”孟玉玲说着,一手已经抓住了岸边栏杆。

    “别,别。”楚天齐只好收住脚步,商量着,“这样,你过来,要不我过去……”

    孟玉玲连连摇头:“不,你别逼我,否则我死给你看,我不怕死。”

    “死都不怕,还怕活着吗?”楚天齐急道,“有话好好说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