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六十五章 偶遇董王,严辞警告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重新坐回椅子上,楚天齐无奈的摇摇头:“每年这天怎么非得遇到事呢?”

    细细算来,连今年计算在内,已经连续九年,每个七夕都会遇到烦心事,而且大多都和女人有关。这些女人当中,既有自己的初恋女友孟玉玲,又有自己的同事、同学周仝、楚晓娅、江霞,还有只能算做熟人的岳婷婷,和这些人在七夕当晚或多或少都有过被动的有限的暧昧,当然也有过周仝丈夫兴师问罪一折。反倒是和自己最倾心的女友宁俊琦,在七夕当日几乎没有什么暧昧,而且还连累她多次替自己担心。

    在九次七夕当中,孟玉玲两次做了女主角,但每次都是伤害。那次是她伤害了自己,这次则是两人都受到了伤害,看到今天孟玉玲的样子,楚天齐倒希望只伤害到自己,可那也仅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而已。

    在七夕当中,两次成为女主角的,还有刚刚离去的楚晓娅。两年前的今天,楚晓娅借着酒劲,想要与自己“疯狂”一把,可自己无法接受对方的“好意”,关键时刻退出了战场。为此,还伤了楚晓娅的自尊,好长时间不理自己,偶尔见面也多有讥讽之语。好不容易因为时间打磨,那些许的隔阂才消失了。

    不曾想今天又相遇了,而且车上与房间里都出现了暧昧的苗头。不该的是,在车上自己无意中把手探进了对方上衣,给了对方错误的暗示,可又是自己嘱咐司机务必返回。本来对方给予了自己细心的帮助和关怀,又恰逢机缘巧合的日子,可自己前后行为不一,难免给对方出尔反尔的感觉,甚至以为自己在戏弄于她,不生气才怪?

    “误会咋就这么多,哪年能避过呢?”楚天齐感叹一声,从沙发上起来,小心的脱掉衣物,躺到了床上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尽管休息的很晚,但第二天五点多,楚天齐和厉剑就起了床。昨晚听厉剑说到楼下一辆汽车,楚天齐觉得车牌号很熟,为了避免和对方碰面,才决定要早点走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,楚、厉二人到了一楼,厉剑去前台结帐,楚天齐则在大堂沙发坐着。这个时间段,好多客人还在梦乡,离店退房人很少,厉剑很快便结算完毕。

    楚天齐起身,正准备走出大厅,身旁传来电梯停止的声音,便下意识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电梯门向两侧开启,一个女人出现在轿厢里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女人,楚天齐心道“真是躲鬼偏遇鬼”,便急忙转头。可就在他转到中途的时候,忽觉有情况,便又反方向转去,继续把目光投向轿厢。

    轿厢里不只走出那个女人,女人身旁还有一个男人。女人和男人刚出电梯,便楞在那里,前方不远处,一个大个子正注视着他们。二人面面相觑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脸上交织着尴尬与慌乱的神情。

    相比那二人,楚天齐是相当从容。他站在当地,双臂环抱于胸前,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戏谑笑容,分明是一副“守株待兔”的架势。

    看了看身边男人,女人上前几步,来到楚天齐面前:“这不是楚市长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哈哈”一笑:“原来是王县长呀,昨天没回去?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也没回去吗?”女人答非所问。

    “我是想回去,可是汽车出了状况,半夜才修好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疑问道:“你难道也是修汽车?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不怀好意的笑容,女人咬牙道:“我向领导汇报工作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,接着又吸了口气:“汇报工作?你起这么早,还是汇报时间太长了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管的着吗?”女人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管不着,我就是好奇,向领导汇报工作也可以在八小时以外,还可以离开办公室呀?”楚天齐语气夸张,“这领导也太体谅女下属了。”

    “咸吃萝卜淡操心。”女人狠声说过,忽然冷笑起来,“哟,我才发现,原来成瘸腿楚了。这是去勾引哪个女人,被人家男人下了死手呀?”

    楚天齐一楞,顺着对方目光看去,原来右裤腿没有完全伸展,脚面缠着的白纱布露了出来。但他却一点不惧对方的讥诮,反而“嘿嘿”一笑:“王县长,咱们共事那么长时间,你也知道我这个人,总爱抱打不平。看到什么偷鸡摸狗,或是偷人的事,总想管管,所以难免见义勇为,受点小伤。”

    女人冷声道:“楚天齐,别把自己说的那么高尚,有些人表面道貌岸然,其实一肚子男盗女娼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太对了,半天就说了这么一句对的。”楚天齐马上附和道,“其实我也这么认为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意识到被对方钻了空子,女人气的一时语结。缓了缓,脸上再次出现笑容,“昨天半夜,你的专车上好像坐着个女人,那女人和你什么关系呀?你们干什么了,怎么还把脚弄成这样?这也太厉害了吧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暗道:这世界也太小了,这个女人肯定看到了“桑塔纳2000”送楚晓娅,听语气似乎并没看清。万幸的是,没有在酒店看到自己和楚晓娅同行。既然没看清,那就好说。于是,楚天齐“嘿嘿”一乐:“你不是在向领导汇报工作吗,怎么就看到外面了?哎呀,不会是在大街汇报吧,你们也太……啊,那个了。再说了,我现在单身一个,就是和女性*交往也正常吧。你说呢?”说话间,他向着那个男人的方向歪了歪头。

    对方的讥讽,女人焉能听不出?于是狠声道:“老娘有老娘的生活方式,关你屁事?”

    “闭上你的臭嘴。你究竟做了什么勾当,我的确不想听。”楚天齐的声音很冷,“但我警告你,不要鼓动别人使绊子,不要做事太绝,不要无事生非,免得害人害已。别以为就自己聪明,其实有些事我早就知道,若是把我逼急了,可别怪我不留情面。”

    尽管二人对话声音不太高,但仅有几步之遥的男人足够听得到,他脸上神色不时变换,满脸怒气,却又说不出话来。此时,他看到楚天齐射来的目光,不觉心头一寒,咬了咬牙,快步走来。在经过女人身旁时,说了一个“走”字,便率先离去。

    女人狠狠的瞪了楚天齐一眼,嘟囔了一句“好狗不挡道”,也快速奔向门口。

    楚天齐嘴角挂上一抹冷笑,悠闲的向楼外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从酒店出来后,穿行了几条街道,很快便驶上了高速路。几天前,就是在这条高速路入口处,汽车受到了卡车的追击。上高速后,还有潜在的袭击等在路上,若不是龙哥及时打来电话,后果将不堪设想。

    今天已经天光大亮,但路上车辆不多,汽车开的既稳且快。

    透过观后镜,楚天齐发现,厉剑笑模笑样的,偶尔还“噗嗤”笑出了声,从酒店出来就是这样。他知道厉剑是因为什么事,便笑着提醒道:“好好开车,别想那不着调的事。”

    厉剑“嘿嘿”一笑:“好的。”随即,脸上的笑容隐去了。

    不让别人去想,但楚天齐自己还是不由得想起了刚才的事。

    今天起早赶路,主要是因为厉剑说到了酒店楼下的那辆车。以前黄敬祖专车是这个号牌,昨天在建设厅院里又看到了,虽然车辆类别、型号已经改变,但楚天齐猜测应该是王晓英开会带来的。现在王晓英接手的正是黄敬祖以前分管工作,而且两人又是那种关系,使用同一个车牌号顺理成章。

    想到王晓英那个女人,楚天齐就恶心。今天自己走路还有些别扭,若是被那个女人看到,不但会奚落自己,肯定还会肆意歪曲渲染,不知会生出怎样的谣言,这才起了个早。

    可是冤家路窄,还真就相遇了,对方果然讥讽了自己的伤脚。但楚天齐已不担心对方传播自己脚伤了,应该也不会说起今天相遇的事,因为身边男人绝对不会让她提起。和王晓英同行的那个男人,也是老熟人——河西省建设厅常务副厅长董建设。

    在玉赤县的时候,楚天齐就怀疑王晓英在上面有人,也听别人说起她曾经炫耀过所谓的“老师”。尽管有诸多猜测,但他还是没有把董建设和“老师”画等号。只到春节前来省城,先是看到红衣王晓英上了黑色“奥迪”车,后又看到那辆“奥迪”车在建设厅自由出入,楚天齐才想到了这一折。巧的是,王晓英和自己住到了同一酒店,而王晓英住的楼层消费很高,这也进一步印证了有他人买单。但那也仅是猜测,而今天才是眼见为实,才是板上钉钉。

    刚才在酒店与王晓英“打嘴仗”,楚天齐并非只是为了奚落,为了嘴上痛快,他还没那么肤浅。他既是为了警告王晓英,更是为了警告董建设,不要再无事生非。现在张氏父子肯定已经恨透了自己,势必要找机会打击报复,如果董建设之流再为虎作伥,那自己应对起来就更麻烦的多。

    如果放在以前,楚天齐即使要教训王晓英,也不会同着董建设的面。可自从掌掴事件后,楚天齐对董建设没有一丝惧意,更不会尊重对方。今天又是逮到了对方见不得光的事,楚天齐就更没必要怕他了。他也坚信,桩桩件件的事在那摆着,谅董建设也不敢轻举妄动,应该也会约束王晓英一下吧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