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七十一章 彭少根气疯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八月十九日,星期五。

    彭少根来的很早,七点多就到了单位。平时不怎么吃早点的他,今天特意去了政府食堂。其实自本周二开始,他就在食堂吃早点了,为的是和下属多一些接触机会,以展现临时主持工作的常务副市长的亲民形象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是连着四天吃早点,但人们发现,今天的彭副市长和以往不同。那三天吃早点时,彭少根更多的是表现出威严加和蔼,大多数下属也明白领导的意图,便懂事的与彭副市长进行了互动。

    而今天的彭少根却少了几分矜持,又多了几成亲切,笑容几乎一直挂在脸上,话也多了一些,显然心情不错。人们还发现,彭副市长不但从语言、神态上展现了好心情,就是走路也更有了生气,看着彭副市长刚刚走出食堂的步履,好几个小姑娘私下评价“简单就是二十岁小伙”。

    人们猜的没错,彭少根今天心情可不仅是不错,而是非常好,超级好。因为他支走了瘟神,打发走了自己最强力的竞争者——楚天齐。人们只看到他步履轻快、虎虎生风,其实他是一路哼着小曲回的办公室,只不过没有出声而已。

    回到办公室,沏了杯热茶,彭少根坐在椅子上,一边美美的品着香茗,一边回味着自己的得意之作。

    在早上刚起床的时候,彭少根就接到了秘书汇报,楚天齐坐上了六点半通往*的火车。从今天算起,楚天齐至少会有三天不在自己身旁,三天能办多少事呀。当然,彭少根所指的“事”并非是工作上的,而是指的竞争市长一折。

    星期一的时候,市长被免,新市长空缺,彭少根也曾一度郁闷。但经过领导的点拨,彭少根“痛定思痛”,又鼓起了斗志,决定争一争,大争特争。

    本来自认为失落之处,不曾想却是自己最有利所在,彭少根岂能浪费这个利好条件?于是经过一番筹划,夜见“领导”后,彭少根在第二日便召开了政府班子会议,以“维护稳定、督促工作”为由,实际宣布了自己主持工作的合法性。

    名正则言顺,自星期二主持会议后,彭少根底气又足了好多,感觉周围好多人也很认可自己。他坚信,只要给自己十天半月的时间,成康市政府必是姓彭的天下,若是上级来考查自己,民意指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可要想顺利实现这个目标,却有两个碍眼人,一个是王永新,一个就是楚天齐。

    本来已经该滚蛋了,可王永新就是赖着不走,彭少根又没理由去撵对方,只能任其在政府楼里待着。不过他也发现,王永新很识趣,显然意识到了“没牙老虎”的身份,不但没有什么反动举措,就是连面都不露,食堂也不去。这个“落架的凤凰”只要不捣乱就行,反正王永新完全不用担心其“复辟”。

    对于王永新,彭少根可以任其再赖几天,但这个姓楚的,却必须得拨拉一边去,否则太碍事了。细细反思,也赖自己,当初根本就没拿其当碟菜,既使过了几招,也多把对方看做一个嘴上没毛的“初生牛犊”而已,不曾想现在却养虎为患。对于对方的政绩和从政水平,彭少根并不认可,他觉得那是那小子胆大、运气好,再加上一些马屁精鼓吹,才炮制出“政绩拙著”的年轻公仆形象。

    虽然不服对方的从政能力,但彭少根却服气对方的拉帮结伙本事。他亲眼目睹,那小子不但收降了众多叛徒,还网罗了一批铁杆。周家林、常玉州等人原来可都是无门无派的,现在竟然成了他楚天齐的死党,而且还把大死党曲刚弄来了,听说那个高峰更是死党中的死党。

    一开始的时候,彭少根发现姓楚的不但跟自己叫板,跟书记、市长甚至所有常委都龇牙,他只把这小子看做一个楞头青。他觉得,就冲那小子见谁怼谁的劲,指定千夫所指,混不长远,不足为患。只到曲刚挤走薛万利,彭少根才意识到苗头不对,而且更不对的是,那小子好像并没有众叛亲离。但那时,他也只把那小子看做一个新生力量,并没和自己放到一个档次。

    可是这次市长空缺后,彭少根才发觉,虽然楚天齐整体实力弱于自己,但单兵作战并不次。竞争市长不可能一哄而上,单兵作战能力犹为重要,彭少根决定支走那小子。一旦让那小子离开几天,自己就可以达到一箭双雕的目的,既能让那小子不便于运作,也干扰不到自己的竞争大业。

    让他去哪呢?彭少根为此又动了脑筋。从自己手里掌握的几个开会及活动资源看,定野、雁云、*都有机会,但经过认真考虑,彭少根觉得把楚天齐支去首都最为稳妥。定野市可是有程爱国在那,如果派姓楚的去,不是正好给其密谋创造机会吗?雁云也涉及这个问题,省纪委似乎就有其关系,老师、同学也有一大帮在省城。而且还有一点,首都开会时间离的最近,可以早些支走那小子。

    想到就做,彭少根昨天便找了楚天齐,让其去首都参加会议。本来想利用机会教训教训那小子,让其知道怎么做人,不曾想还被那家伙挤兑了一番,生了一肚子闲气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那个瘟神是支开了,待其周一回来,还有办法再派出去几天。越想越美,彭少根哼起了小曲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赶忙停止哼唱,彭少根坐正身体,威严的说了声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屋门一开,一个肉包子脸伸了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此人,彭少根忙热情招手:“管市长,进来,进来。”

    来人不是别人,正是副市长管丽颖。随手关上屋门,管丽颖边走边说:“市长,看您这满面喜色,心情不错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我没觉得,一直这样呀。”彭少根故弄玄虚的周身上下看了看,“哎呀,可能是工作忙的原因吧,我这人就是不怕工作多,越忙精神头越足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您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呀。”说着,管丽颖坐到了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虽然对面这个女人长的实在不敢恭维,能力也一般,以前也接触不多;但近几天的态度却特别端正,对自己恭敬有加,这让彭少根非常高兴。不过他还是故做姿态的说:“管市长,请不要这么称呼,喊我‘老彭’或是‘彭市长’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心目中,您就是当仁不让的市长,只不过总有小人当道,中间才出了一些岔头。这次,我仍是完全支持您主持政府全面工作,这也是绝大多数同志的心声。”说到这里,管丽颖叹了口气,“哎,可有人不这么想,那是唯恐天下不乱呀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自是听出了对方话中有话,便急问道:“管市长,你听到什么消息了吗?”

    管丽颖没有直接回答问题,而是问:“今天有人去首都了吧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昨天下午会上我不是说了吗?派楚副市长去首都开会,那是工作需要,有什么不妥吗?”彭少根反问着。

    “您主持政府全面工作,委派任何人工作,被委派者都必须完全服从,并绝对认真完成。”管丽颖停顿一下,语气忽转,“但是我听说,今天出发这位却是阳奉阴违,明着是去开会,其实却主要是夹带自己的私货。”

    彭少根“哦”了一声:“怎么说?”

    “先向您申明,我也是道听途说,对消息确切性难以负责。”做过解释说明后,管丽颖继续道,“我听说,他去首都开会是假,到上面活动才是真。好多人都说,他正瞌睡,就有人递了枕头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说,我为他人做了嫁衣?有什么根据?”彭少根的眉头皱的更加厉害。

    管丽颖道:“不是我说,是人们说的。说是他早就有这个打算,你的安排正中下怀,在他走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就在管丽颖刚刚停下话头的时候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到上面来电显示,彭少根下意识的看了看管丽颖,才去按那个绿色按键。

    “市长,您自己再甄别一下,我先走了。”觉出对方的迟疑,管丽颖打声招呼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只到屋门响起“咣当”一声,彭少根才真正按下了绿色按键:“……哦……真的?……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在拇指按下红色按键的时刻,手机也飞了出去,是彭少根故意扔出去的。他实在是气坏了,便咬牙切齿的骂道:“王八蛋,姓楚的,你好卑鄙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响起,塑料片飞贱,彭少根也楞在那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火车穿过了多个山洞,驶出山区范围,首都郊区县呈现在楚天齐视野中。

    走了一路,楚天齐偷笑了一路,为自己的“坏招”发笑。

    在昨天下午,楚天齐专门找到厉剑,让对方留在成康,和李子腾分别关注形势,有特殊情况及时向自己汇报。同时,也让厉剑在自己出发后,散布“首都找关系”的传言,以扰乱彭少根的布局。

    看了看手表,已经九点多,楚天齐知道,彭少根应该得到“机密情报”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,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接通电话,把手机紧紧放到耳朵上。

    手机中一声炸雷响起:“彭少根气疯了,他……”

    把手机拿开一些,楚天齐尽量压低声音:“厉剑,你低点声,差点把我震聋了。”

    手机里传来“嘿嘿”的笑声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