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七十八章 玉娜被你害苦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高速公路定野东收费站,挡车杠抬起,一辆黑色“桑塔纳2000”缓缓启动,驶出出站口。

    司机操作方向盘,眼望前方,问了一句:“市长去哪?”

    后排座椅上的年轻人抬手看了看表,时间两点多一点,于是道:“市委。”

    司机不再言声,脚下给油,汽车向前冲去。

    经过二十多分钟行驶,市委楼已经远远在望,虽然有些堵车,估计再有十来分钟应该也到了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。

    年轻人拿出手机一看,赶忙接通了电话:“部长……哦……好的,好的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年轻人略一沉吟,对着司机道:“厉剑,先不去市委了,找地方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司机直接回了两字,操纵方向盘,向右侧靠去。行到十字路口后,拐向右边公路。

    年轻人和司机不是别人,正是楚天齐和厉剑,他们是从成康市赶来的。

    将近上午十一点的时候,楚天齐开完政府工作会回到办公室,刚进屋便接到了江霞电话。在与江霞通话期间,程爱国也来电话了,要他在下午三*点前赶到办公室。

    虽然程部长没说什么事,但楚天齐觉得肯定事情很重要,便不敢怠慢,喊上厉剑,直奔定野市而来。

    在上高速前,楚天齐给市长魏铜锁打电话,说是到定野市办点事。对方没有盯问,只是嘱咐他路上慢点。

    刚才本来很快就到定野市政府,肯定能在约定时间前赶到,却又接到了程爱国电话。程爱国在电话中说,市委临时通知,两点半有个会议,估计散会也早不了,要楚天齐先别过去,会后会再联系他。

    这样也好,正好可以去吃饭,走的时候太急,根本也没来的及吃。

    “桑塔纳2000”拐上便道,缓缓停在一家餐馆门前,车上二人下车而去。

    三*点半多,楚、厉二人走出餐馆,奔汽车而去。在吃饭期间,并没有接到程爱国电话,只能先到车上再说。

    来在车前,刚要拉开车门,楚天齐忽然转头看向右前方,在他目光尽头也正有一个人看着他

    稍一迟楞,楚天齐大步走了过去:“欧阳主任,什么时候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在这儿。”对方和楚天齐轻*握了一下,便马上松开右手,“正准备找你,到我单位去说。”

    “我要……”正要讲说等人的事,楚天齐忙又改口,“好的。”说着,向“桑塔纳2000”方向招了招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子很大,也很气派,办公桌后坐着一个人,正是楚天齐口中的“欧阳主任”,楚天齐则坐在对面椅子上。

    办公桌上放着一个桌签,桌签上的照片正是桌后坐着的人,照片下方是姓名和职务:欧阳玉杰,定野市城市信用联社董事长。

    两人进屋已经有五、六分钟,除了楚天齐问过一句“有什么事”,再没有第二句话响起。

    对方把自己叫来,却又不说什么事,不禁令楚天齐犯嘀咕,他估计可能和对方的妹妹有关。

    楚天齐和欧阳玉杰已经认识多年了,欧阳玉杰曾经是楚天齐的好朋友,也是他的一个贵人,但近几年却少有联系了。

    楚天齐刚刚踏入仕途,在玉赤县青牛峪乡做乡长助理的时候,遇到了一个麻烦——帮村民筹措生产资金。那时欧阳玉杰是玉赤县信用社主任,正是这个欧阳主任伸出援助之手,才替楚天齐解决了燃眉之急。而欧阳主任之所以出手相助,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其妹妹欧阳玉娜。只是后来由于欧阳家族反对楚天齐和玉娜交往,欧阳玉杰也奉命进行阻止,楚天齐和对方的关系才疏远了。但对方对自己的帮助,楚天齐一直铭记在心。

    虽然后来关系有些尴尬,但在离家千里之外遇到故人,楚天齐还是很高兴,本以为会畅谈一番,但看情况是自己想错了。

    总这么沉默下去,也不是个事呀,自己还等着重要电话呢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再次问道:“欧阳主任,到底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长嘘了口气,身子向椅背上一仰,缓缓的说:“玉娜让你害的好苦呀。”

    什么情况?我怎么就害你妹妹了?楚天齐摇摇头:“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能是不明白,都是她自找的。”欧阳玉杰语气很沉重。

    说的都是什么东西?楚天齐尽管不解,但却没有发问,而是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再次叹了口气,欧阳玉杰说道:“玉娜心里一直有你,后来迫于家庭压力,其实主要是担心对你有影响,才不再和你直接联系。可她却一直关注着你的消息,也偶向别人打探,或是让他人向你传递消息。对于她的有些做法,家里也并非一无所知,但见你没有主动找她,也就没做理会,想着靠时间消磨让她彻底忘记你。

    她也老大不小了,家里便张罗着给她介绍男朋友,可是她总以各种理由推脱,不去见面。实在拗不过的时候,才去应付一下,往往还把对方弄的很尴尬,她自己则说性格不合。话说回来了,以前那两个家伙也实在不着调,一个得了烂病,一个吸粉成瘾,家里也就没有强制要求她和对方继续交往。

    去年的时候,家里又为她介绍了一个,这个男孩无论家庭背景,还是个人修养都非常不错,完全能够配得上她。可她偏说对方阴柔有余,阳刚不足,讲出‘我的性取向很正常’这样的话。家里没办法,只好又给她做工作,她才同意和对方交往。说是交往,她连对方的面都不见,整天以采访为由,直往农村跑。这怎么行?后来在家里操持下,去年冬天给他俩订了婚。订婚那天,她全程没有笑容,一直冷着脸,让家人很没面子。

    其实按两家的意思,去年就要让他们结婚,实在是她不愿配合,这才折中了一下。订婚以后,她几乎还是不理男孩,对于婚期也是一推再推,从今年元旦推到了五一,又要把五一推到年底。面对她的任性,家里只好再次做工作,她才同意了对方家长敲定的日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插了话:“欧阳主任,看来你的家庭真是好耐心啊,一次又一次做她的工作。”他明白的很,说的好听,哪是做什么工作,分明是对她威胁的代名词,很可能又是拿自己的仕途威胁她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夹枪带棒,若是家里不任由她瞎胡闹,早点儿把事办了,她也不至于成了那样。”欧阳玉杰又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惊:“玉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给出了答案:“出车祸了。”

    “车祸?”楚天齐惊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,手扶桌面,盯着对方,“那……那她……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吐出三个字:“植物人。”

    “植物人?”楚天齐心中一松,随即又一凉:欧阳玉娜没死,但却不知何时能够醒来?能不能醒来?

    楚天齐脑海中立即浮上欧阳玉娜青春又朝气的样子,这样的一个女孩却没了知觉,那是多么残酷的事。他的眼中不知不觉蒙上了一层雨雾,口中喃喃着:“植物人、植物人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轻轻拍了拍桌子,欧阳玉杰说:“你坐下,坐下听我说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怔了一下,颓然的坐到椅子上。

    “在她结婚那天,本来正在进行婚礼仪程。也不知怎的,她却突然从舞台上下来,沿着人行道向东跑去。就在她经过一个胡同口时,一辆汽车突然冲出,把她撞飞了,等人们赶到时,她已没了知觉。她没有外伤,没有骨折,也没被发现大的内伤,但却已经在医院躺了十天,仍然还是那个样子,医生说应该就是植物人了。”说到这里,欧阳玉杰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自己那天就是从西往东走,自己看到她了,她也发现自己了,她会不会是去追自己呢?楚天齐急问:“她现在在哪?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厉声道:“你想干什么?想去看她?有什么用?那样只会害了欧阳家,也会害了你自己。我今天刚从她那里回来,正准备改天去找你,就是担心你某一天知道此事,会出现在你不该出现的地方。我不担心你出现在医院,那里你根本找不到,也肯定进不去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很不服气:“我看看她又怎么啦?哪条法律不允许?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欧阳玉杰“嗤笑”一声:“三十好几的人了,大小也是个领导,你也太幼稚了吧?你怕不怕我不管,可你无权害我们家,更无权再害玉娜。”

    会害了玉娜?想到这里,楚天齐没了声音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叹了口气,摇摇头:“哎,玉娜被你害苦了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哼”了一声:“我害的?这帽子扣的不对吧?”

    “玉娜若不是对你执迷不悟,她就不会把婚期一推再推,也许那天的事就能避开了。”欧阳玉杰挑了挑眉毛,“不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你们家把她逼的,反来诬赖我。你也这么认为?”楚天齐反问。

    欧阳玉杰盯着对方:“我怎么认为不重要,关键是我们家这么认为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家?你们家怎么了?是天王老子?”楚天齐回呛道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