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王永新被免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尽管走的很早,但楚天齐回去的时候,已经将近下午六点。之所以用了这么长时间,是楚天齐故意的,目的就是不让人们看到自己一瘸一拐的样子。中间多花的时间,除了吃午、晚餐两顿饭外,两人还把车停在服务区,美美的睡了一顿。

    楚天齐上楼的时候,人们大都下班或去吃饭了,在大厅、楼道和电梯里都没有遇到人。只是在回自己屋子时,秘书李子藤曾关心询问,但楚天齐以“没事,碰了一下”回复,并要求对方保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两天,正好是周末,楚天齐哪也没去,就钻在屋子里。每日餐食也是厉剑带来,或是用方便面对付,早餐干脆就没吃。

    经过两日调养,再加之用了自制药粉,伤处恢复很快,在周一起床的时候,楚天齐便取掉了缠着的纱布。伤处结的痂都已基本褪去,也没有了疼痛之感,走路自然就完全正常了。

    星期一早上,楚天齐吃过早饭,就开始办公。不多时,秘书又送来了当日需办事项,他便按轻重缓急处理着这些文档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桌上固定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看了眼来电显示,楚天齐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严主任,有何指示?”

    听筒里传来党办主任严于宙的声音:“楚市长,我怎么敢指示您呢?我是传达薛书记指示,上午十点,市委楼三号会议室开会,提前二十分钟到楼下迎候定野市领导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定野市领导要来?谁来呢?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严于宙声音再次传来,“书记刚叫我过去,就跟我说了这些,让常委和副处开会,还让常委都在市委楼下迎候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准时过去。”楚天齐给予了回复。

    结束通话,看了看时间,不到九点,还得半个多小时下楼。楚天齐不禁疑惑:到底是谁来呢?来干什么?

    在楚天齐印象中,自到成康市这两年,凡是定野市来领导,成康市的迎接方式一般有三种:一是到县界或高速口去迎接,能享受这种待遇的人,往往都是定野市委常委或手握重权的副市长;二是全体市委常委在楼下迎接,这种情况往往是定野市的一些实权部门副职,这种人可能级别仅是处级,但却可能对成康这些处级干部产生影响的人,比如组织部副部长、个别副市长或其它重要副职;三是众多常委或副处在会议室等候,派一到两名代表在楼下迎接,这种人往往是重要部门正职,比如定野市发改委主任或财政局长等。

    按今天的迎候级别看,是属于第二种规格,而且市委书记直接吩咐,那么应该是党委口的。会不会是定野市委组织部来领导呢?组织部来领导,莫非有什么人事变动?怎么提前没有听到一点消息?应该不是自己吧。想到这里,楚天齐笑了,肯定不是自己,否则程部长总应该提前通个气的。那会是谁呢?

    猜测很大一会儿,楚天齐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,于是拿起手机,发出了一条信息:谁来?什么事?

    信息发出了很长时间,直到九点半钟,也没有得到回应。楚天齐只得拿上手机,下楼而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楚天齐来到市委楼下的时候,只有党办主任严宇宙到了。两人刚寒暄几句,其他常委陆续到来,仅用了不到五分钟,已经到了七名常委,只剩书记、市长、副书记了。

    “咔、咔、咔”、“咯噔、咯噔”、一阵交错的女士皮鞋声响过,薛涛、王永新、江霞来到办公楼雨罩下。刚才众人皆以为是两位女领导,却原来市长也在其中,平时王永新走路就轻,再夹杂在清脆的女士皮鞋声中,自然就听不到他走路的动静了。

    至此,十名常委悉数到齐,众人几乎都把目光投向了即将来车的方向。

    楚天齐注意到,江霞拿出手机看了一下,然后把目光投向自己,但目光却很平淡。不知对方也不清楚内情,无法给予暗示;还是人多眼杂,担心暴露两人的关系,而不能有所暗示。如果上级领导来,真的和自己有关,而又没有提前得到任何消息,那绝对不是好事。但看对方平静的表情,楚天齐稍微松了一口气,觉得涉及到自己的可能性非常小。

    按照惯例,党办主任还是充当了打探的角色。严于宙刚到拐角处不多时,便大步跑了回来,嘴里喊着:“来了,来了。”

    一辆黑色“桑塔纳2000”出现在严于宙身后不远处。

    就在严宇宙刚刚跑回人群的时候,“桑塔纳2000”也停在了雨罩下。

    薛涛当仁不让,第一个走到车旁,拉开了右后侧车门。

    人影一闪,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走了下来,男子大概有三十七、八左右的样子。大家都认识,这名男子不是别人,正是定野市委组织部干部二处处长赵鹏程。

    赵鹏程伸出右手:“有劳薛书记了,实在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薛涛和对方握在一起:“赵处长客气了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看到赵鹏程,楚天齐心中暗道:果然是组织部的人。

    没有过多寒暄,赵鹏程抽回右手,伸向王永新。

    王永新早就做好了准备:“欢迎赵处长指导工作。”

    赵鹏程道:“王市长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与书记、市长握过后,赵鹏程同其他迎候人员一一握手,嘴里说着“辛苦”之类的话。

    这些成康市的常委们则回应着“不辛苦”、“欢迎”等语句。

    就在赵鹏程与严于宙握手之际,副驾驶门一开,一个女孩走下汽车,右手提着一个公文包,冲着众人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现场众人都认识这个女孩,定野市委干部二处干事厉爱佳。

    对于厉爱佳,楚天齐更熟,这个女孩和厉剑打的火热,他焉能不知?只是他奇怪,怎么厉爱佳下来了,就她们两人吗?

    现场好多人也奇怪,按说只要组织部一来人,应该还带着一两人才对。

    赵鹏程回身,看着薛涛道:“薛书记,先到你办公室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薛涛答过之后,又问,“还需要谁去?”

    “王市长、江书记。”赵鹏程给出了答复。

    再次答了声“好”,薛涛提高了声音:“其他同志请到会议室等候。”然后伸出右手,做了个手势:“赵处长请。”

    赵鹏程礼貌的回应着:“薛书记请。”

    简单谦让后,薛涛自动落后半步,和王永新、江霞一起,陪着赵处长上楼而去。

    剩下众人面面相觑,神情中都挂着个“问号”,然后也走进大楼,去乘坐二号电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康市委七楼,三号会议室里,政府各位副市长、党组成员已经悉数到位,市委常委也到了七位。

    在这些人中,有一个人比较醒目,那就是曲刚,这不仅因为他是新面孔,更因为他身着戎装。楚天齐刚进会议室时,也注意到了对方,暗道了声“精神”,还向对方投去了微笑。

    很快就十点钟了,有人小声嘀咕着,有人不时深思着。

    一阵脚步声传来,还夹杂着说笑声。

    屋里的人们立刻闭上嘴巴,眼睛盯着门口方向。

    “大家起立鼓掌。”严于宙说完,快步走到屋门外。

    屋里众人则站起身,拍起了巴掌。

    在成康市委三位正处领导陪同下,赵鹏程走进会议室,四人一同上了主席台。厉爱佳则把手中公文包放到赵鹏程面前桌子,坐到了台下位置。

    台上台下都坐定后,薛涛再次让大家鼓掌,然后做了开场白,请赵处长做指示。

    “薛书记,我可不敢做指示。”赵鹏程道,“我是受定野市委组织部委派,来宣布一个决定。”说着,打开了桌上的公文包。

    在众人目光注视下,赵鹏程拿出一张纸,宣读起来:“免职决定。经**定野市委组织部部务会议研究决定,报市委常委会批准,决定免去王永新同志成康市委副书记、政府市长职务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被免了?数十道目光投到王永新脸上,但随即又盯到了赵鹏程手中的纸张上。人们都明白,有下就得有上,都想知道上的那个人是谁。

    在对王永新的工作简单评价后,赵鹏程又说:“这次调整,是定野市委从全成康市发展大局出发,所做出的决定。免去王永新同志现有职务后,会另有任用。”说到这里,赵鹏程放下手中纸张,冲着薛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薛涛会意,马上道:“对于定野市委的决定,我代表成康市委,坚决拥护和执行。在和永新同志合作的两年时间里,永新同志始终勤勤恳恳、兢兢业业……”

    看不到赵鹏程拿出新的纸张,再听着薛涛对王永新的“盖棺定论”,人们不禁疑惑:这就完了?这里面缺着内容呢。

    薛涛表态之后,王永新也进行了简短发言,无非就是“拥护”、“服从”、“感谢”之类的话,话中也难免失落之意。

    带着种种疑惑,人们看着、听着,可是只到薛涛宣布会议结束,除了“王永新被免”确定无疑外,其它疑惑都没有得到任何解答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