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四百六十四章 未始即终的考验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到前台报了厉剑的名字,也说了自己的姓名,楚天齐顺利拿到房卡。在服务人员略显讶异的目光中,楚天齐和楚晓娅走向电梯。

    楚天齐有些奇怪,不明白服务人员为什么会是那样的眼神。可能是感觉自己身旁跟着一个女孩,与登记信息不符?按说酒店对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,再说自己和她也仅是一同上楼而已,她又不住在这里,至于吗?

    电梯停下,二人走进轿厢。轿厢里只有他俩,再没有别人,顿时有一种暧昧气息笼罩在周围,其实也是刚才车上暧昧气氛的延续。

    为了缓解这种尴尬,楚晓娅说了话:“个子那么高,还一瘸一拐的,在哪都会成为别人注意的焦点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楚天齐虽然语含疑问,其实也认同了对方的说法。

    电梯适时停下,轿厢门打开,二人出了电梯,直奔客房而去。房间离着电梯很近,中间仅隔一间屋子,很容易就找到了。

    开门、进房间、插卡取电,楚天齐直接坐到了沙发上,楚晓娅则放下手包,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很快,楚晓娅走出来,直接到了沙发旁,弯下腰:“来,脱鞋、上药。”

    “不麻烦,我自己来。”楚天齐也俯下*身,阻止着对方脱鞋的行动。

    “你这人真是,总是这么矫情。”楚晓娅话到半截,停了下来,脸色又红了许多。她发现,正有两只眼睛盯着她的衣领处,她一下子想到了出租车上被“揩油”的事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,赶忙收回目光,也不再阻止对方。其实也不是他非要去看,只是对方衣领实在宽松,自己又是居高临下,自然就一览众山小了。

    一股怪味顿时冲了出来,呛的楚晓娅咳嗽连连,她快速把鞋扔到一边,又把对方右腿架到了沙发扶手上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闻到了味道,很是尴尬,只得做着解释:“水里泡了半天,又是连水带血的捂了半天,还跑了半天,这味道……味道是浓了点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夸张的连续呼了几口气,道:“反正也够厉害的,大概一周没洗了吧?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:“具体时间不记得了,反正上次洗脚时还供着暖呢。”

    “去你的,不害臊。”说着,楚晓娅从包里取出一个小剪子,小心翼翼的剪起了楚天齐脚上的臭袜子和鞋垫。为了尽量让他少受疼痛,她离着那只脚掌很近,也剪的非常认真。

    刚才对方给自己脱鞋时,很小心的把鞋垫和鞋子分离,现在又这么仔细的剪着臭味薰天的鞋垫和袜子,楚天齐很是感动。

    鞋垫和袜子被剪掉了大部,还有比一元硬币大两圈的一块和脚底粘连着。

    用棉签蘸了些酒精,楚晓娅柔声道:“坚持一些,会很痛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微一笑:“没事,你尽管弄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无来由的脸一红,用蘸了酒精的棉签在“大硬币”四周轻轻擦拭着,并不时用小镊子掀着“大硬币”边沿。渐渐的,“大硬币”与肌肤的粘连越来越少,越来越少,终于被小镊子掀开了。

    楚晓娅“啊”了一声,坐在地上:“伤口那么大,还好几个,多疼啊。”她右手的镊子上还夹着那个“大硬币”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,我以前受过好几次伤呢,那些伤口更大。”楚天齐说的很随意。

    楚晓娅急道:“是吗?在哪?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方便吧。”楚天齐支吾着,“你还是帮我处理脚上伤口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想看啊。”楚晓娅嗔过之后,站起身,把“大硬币”弄到垃圾篓里,然后又蹲下来,用酒精擦拭着伤口处的血污。

    相比刚才取掉“大硬币”,现在是酒精直接接触,楚天齐感觉脚部刺痛更尖厉,但他都一直忍着。有两次实在疼的厉害,便只好咬着牙,暗暗吸着凉气。

    楚晓娅暂时停下手中动作,仰起头来,轻声道:“疼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微笑着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很快就好了,你再坚持一下。”楚晓娅轻声说完,继续处理着伤口,动作更轻、更仔细了。

    看着对方脑门上的细密汗珠,感受着对方的细心与关心,楚天齐心中满是暖意和感动,同时也有一丝不安。究竟有什么不安,他似乎清楚,又似乎不是很明白。

    擦臭脚、清理伤口、上药、包扎,又用了十多分钟,右脚处理好了。拿过拖鞋,给楚天齐穿在右脚,楚晓娅又开始处理左脚。左脚只有一个伤口,伤口也较小,用时相对较少。但就是这样,两只脚全处理完的时候,也用了大约一个小时时间。

    楚晓娅直起腰身,长嘘了口气。此时,她头发凌*乱,头上湿漉漉的,脸上分布着几条汗渍,还有没来得及擦去的汗珠。脖项间也是汗津津的,身上衣服也湿*了好几片,显得很是狼狈。

    看到对方如此样貌,楚天齐不敢有丁点轻视,有的只是深深的感动。他郑重的道:“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对方一本正经的样子,楚晓娅一愕,随即在她自己衣袖上嗅了嗅,抽着鼻子,夸张的说:“呃,臭死了,我得赶紧去处理处理。”说完,钻进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卫生间门关上,不多时便穿来了“哗哗”的水声。

    想到卫生间里的画面,楚天齐感觉浑身燥热,身体竟然起了反应。这也太要命,太丢人了吧,他不禁心中起急,可越是这样,却越是适得其反。他只好尽量挥去那个画面,想着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脑中换上了宁俊琦的身影,影像还是最后见面那次的样子,对方显得很无助,却又很决绝。楚天齐不禁心中一痛,默默的念叨着:俊琦,你还好吗?今天这个特殊日子里,你在想着我吗?请你一定坚持住,一定要等着我,我想那一天不会远了。

    “吱扭”一声响动,一阵香气袭来,楚晓娅出现在房间里,慢慢的向楚天齐走去。

    面前的楚晓娅,头发依然湿漉漉的,脸上还挂着水珠,脖子上水珠也有少许。但此时的她,已经没有半点狼狈的样子,脸上是红扑扑的健康神采,身上散发的则是熟*女的风韵与妩媚。

    对方离的越来越近,香味不时冲进他的鼻管,这不只是沐浴用品的香味,楚天齐迅速有了反应。他意识到,考验马上又要来了,自己该怎么办,要如何通过这考虑呢?

    楚晓娅似乎注意到了他的局促,缓缓靠近着,脸上笑容更甚,就像捕食者即将抓到猎物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铃声忽然响起,是房间里的固定电话发出的。

    二人对视一眼,楚晓娅制止了试图起身的楚天齐,快步走到床边,拿起了电话听筒:“你好……早就回来了……不在能接电话吗?……楼下等着,送我回去。”说完,把听筒按到了话机上。

    尽管已经明白电话那头是谁,但楚天齐还是故意问道:“谁的电话?什么事?”

    楚晓娅转过头来,懒散的说:“你忠实的司机,他问你回来没。可真够忠实的,不但回来了,就是到了楼下,也还在关心着主子。”

    暗道了声“好小子”,楚天齐回道:“跟我好几年了,一直形影不离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哼”了一声:“形影不离,太夸张了吧?什么时候都跟着你?”

    “比喻,比喻。”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。

    “某些人该高兴了,司机多听话呀,让回来就回来,还回来的这么及时。”楚晓娅的话中带着不满,“好吧,活是干完了,我也该走了。”

    听出对方有情绪,楚天齐忙道:“不着急回去,再坐一会吧。”

    “坐一会儿,三个人过七夕?算了吧,不影响你俩形影不离了。”瞟了楚天齐一眼,楚晓娅拿起挎包,缓步走去。

    看得出对方的失落与寂寥,楚天齐不禁有一丝惭愧和不安,但他却不能予以补偿。只能站起身来,说道:“我送送你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“嗤笑”一声:“算了,一瘸一拐的,我可不敢劳您大驾。再说了,深更半夜的,有异性和您同时走出房间,对您大市长影响也不好呀。”说完,快步走到门口,拉开了屋门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楚天齐喊住了对方。

    “有事吗?”楚晓娅迅速回头,声音也柔了好多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东西都拿上了吧?”之所以有此一问,他是想起了去年今日,那次江霞可是丢下了一件贴身衣物。那次还是被同学发现,这次要是让司机看到的话,就更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不劳费心,丢不了。”楚晓娅声音很冲,快步走出,“咣当”一声关上了屋门。

    屋子里瞬间寂静下来,空气中还飘着淡淡的香味,楚天齐心中一松,但也不禁疑惑:没开始就结束了?他自己也说不清,究竟是因为考验未始即终而庆幸,还是因为考验没发生而失落。

    楞了一下,楚天齐忽然移动步子,一瘸一拐的到了卫生间门口,推开房门,向里面张望着。除了地面上湿漉漉的水,还有混合着香味的水气外,并没有贴身衣物,好像也没有其它不该出现的东西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