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四十九章 周家林被打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楚天齐一惊,忙道:“曹金海,再说一遍。你在哪?”

    “周家林被打了,我正赶往现场。”曹金海电话里讲说着,“从饭店出来的时候,您坐车回市政府,我们都坐车回家,他和我坐的同一辆车。他家离饭店最近,在到他家巷口的时候,他下了车,汽车继续去送我和王成霞,我是最后一个到家。我刚到家门口,他媳妇小柳就打来电话,说他在巷子里被人打了。于是我就没有进家,直接赶往他家巷口,幸福街……”

    在听曹金海汇报的同时,楚天齐急忙擦干脚,倒掉水,穿着外面衣裤。待对方说完事发地点,他马上结束通话,然后拨打厉剑手机,要厉剑和自己出去。

    叫上李子藤,来到楼下,楚天齐三人一起赶往事发地点。刚到幸福街口,又接到曹金海电话,说周家林已被送往市人民医院。于是“桑塔纳2000”又急忙转向,奔医院而去。

    到了市人民医院,楚天齐带着李子藤,和正在门口等候的曹金海汇合,直奔急救室而去。

    来在急救室,只见周家林仰躺在病床上,医生正在做伤口处理,护士则正准备给他挂吊瓶。周家林脸肿的非常厉害,上面有好几块淤青,眼睛成了一条缝。

    病床旁边站着一个女人,在不停的抹眼泪,发出轻声的抽泣。看到曹金海进屋,女人喊了声:“局长。”

    曹金海一指身旁楚天齐:“小柳,这位是楚市长。”

    “楚市长,要给家林做主啊!”小柳哭出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别哭,救人要紧。”楚天齐把头转向医生,“伤者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医生边清理伤口,边说:“还不好说,皮外伤很多,伤者一直昏迷,需要做过相关检查才能确定,现在只能先给他输上消炎药。”停了一下,他又说,“楚市长,请先让家属到外面,便于我们对伤者救治。”

    明白对方的意思,楚天齐道:“医生,你辛苦了。”然后示意众人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来在楼道里,楚天齐忙问:“报警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报了,在家门口就报了。”小柳回答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三个身穿白大褂的人向这边走来,两男一女。当先走来的是戴宽边眼镜男人,他向这边喊了声“老曹”。

    曹金海迎上前去:“老张,你们要加紧救治周局长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,知道,我先去看看。”在答过之后,老张看到了楚天齐,赶忙尊敬的喊了声,“楚市长。”

    知道对方是医院院长,楚天齐伸出右手:“张院长,请全力抢救伤者。”

    张院长握住对方,急忙接话:“救死扶伤是医生天职,我们一定全力以赴,我先去急救室了。”

    松开对方右手,楚天齐说了声:“张院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张院长说了声“应该的”,连同那两名医务人员,快步走进了急救室。

    此时,厉剑也来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把头转向小柳,楚天齐问: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小柳此时不再哭泣,但眼睛红肿着,说:“下午五点多,他打电话,说是不回家吃饭了,正好公公婆婆今天带孩子去了大姑姐家,我就自己吃完饭等着他。快九点的时候,他还没回来,我担心他喝多了,就打他电话。他说刚从饭馆出来,坐曹局长的车,一会儿就到家。听他说话没问题,我就放了心,一边看电视,一边等着。可是又过了半个多小时,他还没回来,打电话又不接,我就犯了嘀咕。从饭馆到我家,坐车顶多二十分钟,按说该回来了,可能是先去送曹局长,电话又在衣服内兜放着,没听见吧。

    又等了一会,我感觉不踏实,就拿上手电,从家里出来了。刚一到院里,就听到巷子里有动静,像是有人在打架。我走出院子,正好隔壁刘哥两口子也从他家出来,他们也是听到了动静。我们相跟着,走过家属院这条小巷,到了另一条巷子,那条巷子直通大街。用手电一照,见四、五个人挥舞着棍棒,正对着一个麻袋下手。我听到麻袋里有声音传出来,像是我家家林,就不顾一切冲过去,刘哥两口子也喊着跑了过去。

    那伙人一看有人来,打了一声‘呼哨’,上了巷口汽车,就跑了。我们拿掉麻袋一看,正是家林,那时家林已经昏迷了。刘哥赶快到巷口去开他的三轮车,我就拿家林手机报警,又给曹局长打了电话,然后坐三轮车到了这。要是我在家别看电视,没准能早点听到动静,要是我早点出去,家林也就不至于成了这样。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接到小柳电话后,就给张院长打了电话,张院长是我同学。”曹金海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天齐问:“你看清那些人的相貌了吗?”

    “巷子里黑灯瞎火的,我当时又着急,根本没注意。”小柳抽泣着说,“用手电照的时候,感觉他们好像……好像是拿丝*袜套着头,然后他们就跑向巷口那辆汽车,走了。”

    正这时,有三男一女朝这边走来,其中两名男子身穿警服。

    穿便装男子喊了声:“小柳,警察来了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四人已经到了近前,都对楚天齐多看了两眼。

    年长警察对着小柳道:“咱们去旁边谈谈。”

    小柳转头看着楚、曹二人。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,并示意厉剑跟着小柳一同去了。

    再次来在急救室门外,透过门上玻璃窗口,楚天齐向里面看去。周家林还仰面躺在那里,吊瓶已经输上,医生正解开周家林衣服,把一台心率、血压监测仪连到他身上。随着衣服全部解开,周家林前胸露了出来,好几处淤青出现在胸前,其中两处面积还很大。楚天齐不禁心中一紧,眉头也皱了起来。

    很快,监测仪器开始工作,监测仪侧对着门口方向,正好可以看到仪器屏幕。从屏幕上那几个跳动的数字看,指标不正常,也不稳定。观察了一会儿,楚天齐发现,尽管指标不正常,但只是偶尔突破临界值,他心中这才稍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看着躺在病床上,脸肿的像包子似的周家林,楚天齐很是窝火。今天自己本来是想给大家鼓劲,尤其也想在众人面前抬举周家林,没想到却让周家林挨了打。听周家林媳妇的描述,事发地点既不在大街上,又离家有段距离,尤其还要拐个弯,估计事发地点也没灯,这应该是施暴者专门挑选的地段。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被打原因,但如果没有这顿涮羊肉,如果周家林按时下班回家,那时天还不黑,今天这段遭遇应该能够避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为周家林被打一事而恼火的时候,几百公里之外的省城,一个男人身处豪华房间,正因为楚天齐而发火。房间里,墙上电视正播放一段视频,男人则倚躺在沙发上,手指电视屏幕骂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一声,屋门推开,一个女人走进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满地烟头和玻璃碎屑,嗅着空气中令人作呕的酒精味,再看着沙发上头发蓬乱、醉眼迷离、满嘴脏话的那个男人,女人气不打一处来。她手指对方,质问道:“张鹏飞,你又作,是不是又吃错药了,让我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姐,你干的好事,看看你在干什么,丢不丢人?”张鹏飞乜斜着眼睛,“他们那边好几十口,你就光杆司令一个,那么多大男人把你圈在中间,让你签‘卖*身契’,你居然还笑的出来?这还不算,那家伙的狗爪子抓着你不放,你竟然脸上满是柔情蜜*意,我真不明白是你神经搭错了弦,还是你难耐寂寞,思春……”

    “放你……的臭狗屁,你竟然这么埋汰我,还没人敢对我张燕这么说话呢,我看你是皮紧了。”女人说话间,抓起一个烟灰缸掷了过去。

    进来的女人不是别人,正是张鹏飞的堂姐,鹏燕建筑公司法人代表张燕。张燕当然看到了电视上的画面,正是二月八日那天签约的场景,画面也定格在自己和楚天齐握手的情节。

    烟灰缸没有落到对方身上,而是跃过沙发,掉在地上摔碎了。

    张燕气不过,快步走到沙发旁,从茶几上拿起一本杂志,向对方头上摔去:“你成天不务正事,就知道满嘴喷粪,败家子,败家子。”。

    看到张燕急吃白脸的样子,张鹏飞急忙抬右胳膊去挡,同时“嬉笑”着:“姐,听我说,听我说。真不是我这么说的,社会上人们都这么评论,我要是不看到这个录像,也不知道你竟然那样。”

    “我哪样?哪样?还不是你那些狐朋狗友乱放屁?”张燕更加气愤不过,继续甩着手中的书本。

    “姐,姐,别,别。”张鹏飞一边告饶,一边从沙发上蹦了起来,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少赚几个钱无所谓,我是心疼你,心疼你让他们那么戏耍。”

    “你懂个屁,你以为我那是为自己呀,还不是为二叔,为了咱们整个张家?我忍辱负重,容易吗?”说到这里,张燕委屈的哭了,“要是你能干正事,能顶起这一摊,又何必我一个女人抛头露面?”

    “姐,姐,别哭。”张鹏飞说着,换上了一副嬉皮笑脸,“不过我就想问你,是他拽着你不放,还是你真对他有那个意思?我怎么感觉是你抓着不放呢?”

    “张鹏飞,去死吧?”张燕“嗷”的一声,向张鹏飞扑去。

    张鹏飞早有准备,快步向门口跃去,拉开屋门门冲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只留下张燕在“呜呜”哭个不停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