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零一章 贪多嚼不烂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针对那天的材料商和设备租赁商提供的数据,我请教了专业人士,这位专业人士正好知道那两个项目,也到过现场。据他讲,这两个项目已经在建面积,不足两万平米。像这种项目,每平米建筑面积,钢材实际用量一般在二十五公斤,设计单位基本会设计成每平米三十到三十五公斤。就是按四十公斤计算,也才八百吨。而材料供应商提供的供货数据却是一千四百吨,并且相应的收货小票及对帐单也确认是这么多。

    每平米建筑面积,水泥用量一般是一平米二百五十公斤,两万平米也才五千吨。供货商提供的数据却是九千吨,小票累计及对帐单也是这个数据。施工方实际收到的钢材和水泥,比应该使用量多了一倍,但现场并没有多出的这些建材,连钢模板和施工机械都少了很多。”说到这里,楚天齐停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天汇报的时候,楚天齐没和王永新说上面这件事,他当时担心暴露常玉州和自己的接触,担心因王永新猜忌自己,而对常玉州不利。

    略一思考,王永新道:“这么说,施工方把这些东西用到了别处,还欠下了供货商的款项,但甲方几乎又不欠他们的。那么,施工方就是成心这么做,就是要把锅甩给甲方——成康市政府了。他们怎么这么大胆?这么大的亏空,难道早就没有暴露?”

    “毫无疑问,他们就是在向市政府甩锅。至于他们为什么胆子这么大,我不得而知。只是我了解的十多家供货商,却都不是在本地,本省的都很少,舍近求远令人生疑啊。”楚天齐缓缓的说,“如果不是那三人,我们不知道这些供货商,也了解不到那十多家的信息。供货商离的那么远,也未必能联系上成康市政府。像他们这样的供应商还有多少,还有多少个三千万,我们不得而知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点点头,长嘘一口气:“是呀,对于只建了两万平米的半拉子工程来说,这可不是个小数目,确实令人吃惊。”

    “市长,看看这个,您更吃惊。”楚天齐再次递过去两份资料,这次的是施工合同,成康市政府与鹏燕建筑公司签的那两份。

    “这一份一份的,还有吗?一块都给我。”王永新语气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楚天齐一笑:“市长,别着急,这是最后一份。我当时看这些资料,加上消化这些内容,用了差不多一周时间。我的水平当然和市长差的很远,但市长肯定也得有个了解过程,我这才一边汇报一边分开给您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手指对方:“你呀,你呀,说的好听,我怎么感觉你在讽刺我呢,要不就是捧杀我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,不敢。”楚天齐连连摆手。

    简单比对一下,王永新放下一份合同,看着另一份。很快,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,渐渐皱成了一个疙瘩。看过一遍后,他再次看了个别条款,然后又拿起另一份合同看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啪”的一声,王永新把合同摔到桌上,呼呼喘了几口粗气,然后靠在椅背上。过了一会儿,才缓缓的说:“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“合同条款有问题。”楚天齐谨慎的说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有问题,到底问题到什么程度?”王永新提高了声音。

    妈的,心里有气也不能冲我撒吧?楚天齐心里这么想,但嘴上却没有这么讲,而是一字一顿的吐出了四个字:“卖国条约。”

    “对,就是卖国条约。”王永新一掌击在桌子上,“我就想问问,这些经办人是干什么吃的,相关领导眼也瞎了?一把手呢,他难道连这个都不懂?这里边有什么问题,有什么私下交易,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?”

    楚天齐心里话:你问你的,我是不给你回答。

    停了一下,王永新声音缓了下来:“一份施工合同,竟然漏洞百出,不,不是漏洞,分明就是故意为之。不但取费标准有问题,支付方式也有问题,竟然还笑话的付了对方五百万保证金,真是孙花爷钱孙不疼。这是什么合同?这分明就是不平等条约,就是霸王条款。现在对方以莫须有理由停了工,又故意欠了这么多外债,该起诉他们了,可是管辖法院却在雁云市,这官司还怎么打?”

    虽然对方声音缓和了一些,但楚天齐看的出,对方火气更甚了,只不过是用这种表面平静缓冲着。

    “楚市长,我要感谢你,要不是你做了这些工作,我还真不知道这些事,不知要被蒙到什么时候。如果真到有人跳楼那一天才知道,怕是就要出大乱子了。”王永新道,“你对这事了解的多一些,肯定也思考了好多,有什么解决的好办法,讲一讲。”

    “这事我也是刚近几天才接触,有好多事了解并不准确,只是道听途说,或是自己的猜测。至于好办法,我真没有,不在其位不谋其政嘛!不过对于这事的成因,或者说是根源,我倒是思考了一些,也有一些不成熟的建议。既然市长让我讲,那我就把思考的这些说一说,说的对与错,都请市长多多见谅。”楚天齐先提前做了有关申明。

    “心里怎么想就怎么说,无论你讲的准不准确,我都要感激你,你毕竟是在替政府操心,是在给我这个政府一把手支招。”王永新面带微笑,“而且以我对你的了解,我觉得你一定能够讲出一些真知灼见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点点头:“那我说。首先来说房屋补偿款的事。这两个项目,都是市政府主导的,政府是项目甲方,补偿款也应该是政府来出。所以,款项不能及时到位,主要责任是在市政府。当然,有关单位截留个人款项,也可能会成为导致矛盾激化的催化剂。按正常情况,有关单位应该把那些应给个人的钱再拿出来,但我想这些钱肯定已经支配完了。

    从相关资料可知,当初政府构想的是,在项目建设过程中,即把写字楼和商铺招租,以招租的费用支付剩余补偿款,并支付工程款。可施工方只干了极小一部分,就停了工,施工方的理由是政府欠款,其事实却是他们心术不正,就没想着通过老实施工挣钱,只想着他们牵驴,而让政府来拔橛。我敢断言,施工方早晚都会找理由停工,以停工状态来掩盖他们甩锅的事实。所以,早停工未必是坏事,这样正好减少了政府损失。也就是说,从开建的时候,就注定这两个项目的烂尾命运。

    退一步讲,即使项目真能建成,即使真能招来企业或商户,但就以成康的经济发展现状看,顶多也就是招到三成。这三成费用别说是支付所欠补偿款,也别说支付银行贷款利息,就连两个项目日常运营维护都不够,何况还准备支付后续工程建设款项。所以,以这个项目支付拆迁补偿款,根本行不通,政府必须另想办法,而且必须要抓紧。

    从这件事可以看出,房屋产权与使用权分离,也是导致款项分配不均的一个因素,其实这只是一方面影响。而这些房屋不能正常、快捷流转,才是一个更核心的问题,已经到了必须解决的程度。否则,就会影响政府工作,也会伤了民心,还会引起社会不稳。

    再来说项目本身。这这么一个小市区,就这并不大的经济体量,竟然要设计一个高二十八层,面积十五万平米的写子楼——飞天大厦。还要设计一个高十六层,面积十万平米的商业楼——四海商贸。这分明不符合市场规律,不符合当地经济发展需要,完全就是拍脑门工程,就是政绩工程。因此,这两个工程不宜继续建设,应该想想如何转型了。

    其实,在整个市区,城建停工项目不仅仅是这些。这些停工项目中,百分之八十多都是政府投资,可政府又没那么多钱,明显就是贪多嚼不烂,其实那两个项目也是这个特点。因此,城建这些项目,都需要论证其合理性,也需要论证一些项目的建设方式、出资方式。

    这两个项目的施工方,都是河西燕鹏建筑公司,而这个公司现在却在这两个项目中故意欠下了大笔外债,存在商业欺诈行为。政府必须要对其进行监管或调查,最起码应该先让其退出相关项目,并妥善处理那些债务。”

    看到对方停了下来,王永新说道:“没了?这个合同的事,你还没说呢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回答:“合同的事,我可没考虑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没考虑呀,这毕竟是城建项目。”王永新笑咪*咪的说。

    从对方的笑容里,楚天齐忽然看到了一种叫做“阴谋”的东西。他急忙转移了话题:“市长,我还要对刚才说的内容补充一点,我认为现在必须对全市那些半私有房尽快再次房改,否则后患无穷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并没有责怪对方转移话题,但也未顺着对方的话,而是说道:“看来城建项目果真是贪多嚼不烂,是未解决不可了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铃声响起,是王永新的手机在响。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恭敬的说:“您好,我是成康市政府王永新。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