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一十九章 胆也忒肥了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明天就是元旦了。王永新一上班,便打开笔记本,查看有无遗漏的重要事项。查看一番后,发现该安排的都安排了,便惬意的靠在椅背上想着事情。

    这几天王永新心情很好,主要是工作顺心,尤其那件让他最挠头的事得到处理,去了他的一块心病。这段时间,王永新最惦记的就是拆迁补偿款筹措,他跟那些上访居民承诺,元旦前全部支付到位,跟省领导也是这么保证的。虽然这事有了处理方案,虽然得到了市委班子的一致认同,但他仍担心有突发事件,担心这些资金会被占用。因此,他一直盯着这事,向财政下命令,优先保证这笔款项。在十二月二十五日的时候,这笔资金全部筹措到位,他便马上安排人员立刻发放。

    发放当天,成捆现金堆放在市政府大会议室,工作人员共分了十个位置进行发放,现场有警务人员值守戒备。飞天大厦和四海商贸原居民被集中在旁边会议室,由警察和市政府工作人员引领,分批次进室领取。领完的居民被要求立刻离开现场,离开市政府楼。领到钱的居民难掩兴奋,喜形于色,奔走相告,诚心感谢政府,都说王市长办实事、办人事。有的人更是亲自到市长办公室感谢,破天荒的进了一次市政府首脑办公重地。对于居民的当面致谢,王永新保持着清醒的头脑,总是谦虚的把功劳推到市委和政府头上,而他自己反而表示歉意,为没有及时支付补偿款而道歉。

    能够支付这些欠款,王永新卸掉了一个大包袱,对于人们的评论,心中也高兴不已。但表面一直比较淡然,甚至显得有些过于冷静,就像这事和他完全无关似的。人们把王市长这种态度竞相传送,对其更加赞赏不已,不吝溢美之词,齐夸王市长不简单,是干大事的领导。这种信息反馈给当事人时,王永新自是内心欣喜,而表面依然恬静淡然。

    元旦前这段时间,除了日常工作,除了操心筹措这些经费以外,王永新也参加了大大小小的迎新活动。这些活动有市政府直属部门的,有下面科局的,对于人们的邀请,王永新只要能分配出时间,就一定参加。在参加活动期间,人们自是避免不了奉承与吹捧,尤其更是拿支付补偿款说事,好多人吹捧的非常肉麻,就好像是王永新自掏腰包似的。王永新自是要谦虚再谦虚,有时还偶尔略为批评、提醒一二,越是这样,王永新的形象就越为高大。

    想着这几天的事情,王永新不禁有些陶醉,也有些感慨。自己到成康市这一百来天,可以说是兢兢业业,自认也做了好多有益的事情,但人们却看不到。而支付拆迁补偿款,本只是做了件份内的事,却得到了人们这么多正面评价和认可。

    忽然王永新笑了,笑自己都一把年纪了,竟然会像小年轻一样肤浅,不禁有些尴尬。他也明白,之所以为了这点赞誉而沾沾自喜,主要是今年整体走“背”字,值得高兴的事太少了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王永新思绪。

    在得到允许后,秘书杨永亮走进了屋子。

    看到杨永亮,王永新才意识到,自己本来正想找对方了解有无遗漏的事,不曾想只顾自我陶醉,把这事忽略了。

    这几天自己心情顺畅,秘书杨永亮在自己面前也经常笑模笑样的,但今天对方却异常严肃,王永新意识到肯定发生了什么事,也许不是好事,也许事情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杨永亮走到王永新面前,把手中的纸张递了过来:“市长,您看看上面内容。”

    看了眼对方,王永新接过纸张,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第一张纸是传真件,上面有成康市招商引资的内容,看了两遍内容,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。放下第一张纸,王永新又拿起第二张纸看了起来,看着看着,他的眉头皱了起来。然后,他又拿起先前的那张纸比对着,很快,他找到了两张纸的联系。但他没有说出来,而是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杨永亮指着第一张纸:“市长,这是我一个同学从省城发的传真,他发的是一张照片扫描件,照片拍的是省商务厅招商广告,招商广告内容是成康市城建局提供的。”

    “招商应该是市商务局的事吧,怎么城建局也跟上掺和了?”王永新问。

    “业务分工是这样的。不过这份广告也不是纯粹的广告,只能算是成康市城建工作宣传,但在里面出现了招商内容。另外,这里面有一条,多少有些说法,恐怕要起纠纷。”说着,杨永亮特意指了上面的几个字。

    王永新没有发布看法,而是指着第二张纸:“这是土地局报的?他们怎么能这么写?”

    “这是市土地局昨天报到政府办的申请,我今天正好看到。我刚向土地局了解过,土地局老陈说,在这之前土地局报过一份申请,上面并没有二毛厂地块和无线电地块。上周的时候,赵顺到过楚市长那里,回局里后就要求在原申请上加了这两个地块,但没有立即报过来,而是昨天才送到政府办。”杨永亮道,“另外,在赵顺从楚市长那里回去以后,土地局又给鹏程公司寄了一份函。函件的内容就是,土地局要依法收回闲置土地,让对方在五日内到成康来谈,否则就直接收回。”

    “鹏程公司肯定是没来人了?”王永新问。

    杨永亮点点头:“是的。”

    沉吟一会儿,王永新说:“我知道了,你先忙过吧。”

    杨永亮应了一声,走出屋子。

    王永新已经明白,这两份东西,肯定是楚天齐搞的,目的就是逼一个人现身。只是这楚天齐胆子也忒肥了,那份广告分明与有关合同条款不符,而且和对方谈都没谈呢,竟然就要把这两个地块招拍挂,这可是要惹麻烦的。他不禁担忧起来,替政府担忧,同时也很是不快,为楚天齐的自做主张而不快。

    拿起手机,王永新拨打了楚天齐的号码,就在即将按下拨出键的时候,他忽然停了下来,陷入沉思之中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副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楚天齐坐在办公桌后,他对面站着秘书李子藤。

    李子藤正在做汇报:“目前人们都是小范围评论,他们看到我的时候就不说了。具体评论内容我没听到,不过他们几乎都说到了‘胆子太大’,我觉得他们指的应该是您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挥了挥手,“你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答应一声,李子藤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忽然响起。

    楚天齐看到,屏幕上来电显示,是一个隐藏号码。迟疑了一下,他挂断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铃声不断的顽强响起。挂掉两次后,楚天齐按下了接听键:“哪位?”

    手机里透出呼吸声,但却并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到底是哪位?再不说话,我可挂了。”说着,楚天齐抬起右手大拇指,随时准备按到挂断键上。

    “连个电话也不敢接,至于吗?成天吹的牛皮哄哄的,常委副市长听着挺唬人,原来却是一个怂包。”手机里传出一个奇怪的音调。

    虽然对方用了变了音,但楚天齐依然知道是谁。便回击着:“连个号码都不敢显示,说话简直就是被掐脖的鸭子,比人排气声音都难听,这更不是老板的做派吧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彼此彼此……嘎嘎嘎。”对方发出类似猫头鹰的声音,“姓楚的,你的胆也忒肥了,竟敢拿着别人的东西卖,你这是知法犯法,是要坐牢的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冷声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

    对方又是一阵怪笑:“嗄嗄嗄,姓楚的,咱俩还用藏着掖着?女人都用过同一个,还有什么不能明说。我知道,你是存心报复老子,你说吧,想干什么?要是条件不太苛刻的话,老子倒是可以考虑。是不是还在想那个破烂货?老子已经玩腻了,可以让你捡个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臭嘴放干净点,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。”楚天齐怒声道。

    “客气,你他妈什么时候对老子客气过?你这装疯卖傻的劲实在让老子不舒服,既然你已经做了,那就大大方方的承认。”对方冷哼着,“你明知道老子和鹏程、鹏燕的关系,明知道鹏程和成康市签的协议内容,却偏要违反合同条款,指使奴才曹金海发狗屁的招商广告。你这是明火执仗的霸权,是借着政府名义在欺负企业,如果不给个明确说法,老子就到有关部门告你们。”

    “老子听不懂。”楚天齐回应了一句。

    对方又是一阵冷笑:“都到这时候了,还他娘的装蒜,有意思吗?老子还知道,你已经指使赵顺,申请对那两个地块招拍挂了,对不对?”

    “老子没时间跟你瞎扯。”楚天齐说完,按下了挂断键。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、“叮呤呤”,手机铃声此起彼伏,响个不停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有理会,就任由手机不停的响着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