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五十八章 幕后真凶焦二壮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“叮呤呤……”

    一阵铃声响起,将睡梦中的楚天齐唤醒。

    揉揉惺忪的双眼,楚天齐从床头拿过手机,看了看来电显示,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手机里立刻传来李子藤声音:“市长,听说焦二壮出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的?”楚天齐问。

    “楼里都传遍了,说是昨晚在定野市被带走的。有人说他被黑社会劫持了,也有人说是警察抓了他。”李子藤压低了声音,“还有人说他牵涉了尤建辉案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“哦”了一声:“我知道了,还有其它事吗?”

    “没了。”李子藤停了一下,又说,“您什么时候回办公室?有两份文件需要您签。”

    “下午。”说完,楚天齐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可能是被楚天齐声音吵醒,曲刚和孟克也已醒来,在外面说上了话。

    楚天齐穿上衣服,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三月四日上午十点,便从里屋走了出来。说:“把你俩吵醒了。那咱们走吧,到成康吃午饭,早饭就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俩刚商量了一下,还是不去了。”曲刚道,“刚才天彪来电话,案子有新进展,我俩得回去,以后肯定还有机会到成康。再说了,现在我们刚抓到焦二壮,很快人们就会传开,咱们还是不要一起在成康出现,避免万一给你惹麻烦。”

    “惹什么麻烦?现在焦二壮被抓的消息已经传开,用不了两天,人们就知道他落到了你们手里,也很快会知道他做的那些事。”楚天齐不以为然,“再说了,他直接雇人对我下黑手,又雇人殴打我的下属,我参与其中也是理所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理是这么个理,还是低调些好。”孟克也说了话,“由于尤建辉被双规,成康已经成为全定野市热点,与成康有关的一些不起眼事也会被带成热点,何况焦二壮被抓本身就未必是不起眼事。在这种情况下,还是少牵扯一些为好,尽量规避一些话题为妙。”

    明白两人都是为自己考虑,而且看二人已经统一意见,楚天齐便不再坚持,只能为未尽地主之谊表示遗憾。

    三人洗漱完毕,由司机退掉房间,然*手告别,各自踏上了归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由于睡觉严重不足,楚天齐一坐上“桑塔纳2000”,就连着打了两个哈欠,身上也有些乏累。于是便闭目养神起来,同时大脑中过着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刚才离开的酒店,是定野市郊区的一家店,是他们在抓捕焦二壮后,在今天凌晨将近五点入住的。他们入住时正好还有两个标间和一个套间,于是楚天齐、曲刚、孟克住了套间,楚天齐躺在里屋大床上,曲刚和孟克睡在外屋单人床。厉剑和另一名司机以及两名干警,分别住了两个标间。

    这次抓捕焦二壮,楚天齐、曲刚、孟克、张天彪、高强都来了,还带了十名干警。直接进房间抓捕的,就是穿便装的曲刚、孟克、张天彪、高强,证人郝志高一同进入房间,其余干警则分布在大套间外面和楼下。楚天齐和厉剑没有上楼,一直留在“豪客”会所街对面的车上。

    不让楚天齐直接露面,是曲刚和孟克共同的主意。楚天齐现在毕竟不是警察,而且身份也和以前不同,这种事还是少直接参加为妙,尤其要是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,对大家都没好处。楚天齐理解两人好意,也不愿给他们惹麻烦,尤其自己曾经是他俩的直接上级,现在更要摆正位置,避免干扰警方工作。

    以前三人之间是上下级,现在曲、孟二人仍拿自己当做领导,但楚天齐更愿定位为好朋友关系,因此他会尽量尊重他们的意见。当然,曲、孟二人也经常会为这个“老领导”着想,刚才不去成康,就是担心给楚天齐惹麻烦。

    楚天齐等人是昨晚十一点多从许源县出发的,凌晨两点多赶到定野市“豪客”会所,抓到焦二壮后已经过了凌晨三*点。到僻静处,在车上初审焦二壮,经过一番交锋,焦二壮承认自己是殴打周家林和袭击楚天齐的幕后真凶。他还承认了一起在许源县犯的案子,这样正好,为许源警方抓捕他找到了正当合理理由。于是张天彪、高强和八名干警一起,带着焦二壮、郝志高,连夜赶回许源县局,而楚天齐和曲刚等人则住进了定野郊区这家酒店。

    之所以住进郊区这家店,没有住在市里,就是为了不引人注目,也是为了防止万一有焦二壮同伙报复。之所以要住宿,是曲刚、孟克原打算去“老领导”那里看看,同时让干警调查一下焦二壮,但今天又变了计划。

    “咯噔”一声响过,汽车猛的晃了两下。

    楚天齐急忙睁眼望去,发现厉剑连着摇了两下脑袋,从倒车镜可以看到对方眼睛上的红血丝。便问道:“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刚才和迎面车辆会车,不小心压到了石块。”说话间,厉剑打了一个大的哈欠。

    知道对方缺觉,楚天齐又说:“我开一会儿,你到后面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没事。”厉剑忙道,“昨天感冒了,身上一直装着感冒药,白天吃的白片,今天凌晨睡觉时吃了一颗黑片,可能是药效还管用,应该马上就过了。”

    哦,怪不得呢。楚天齐恍然。于是找话题开始和对方聊天,以免独自开车,更容易犯困。

    果然,两个人聊着天,厉剑看着比刚才精神了好多。

    厉剑边开车边问:“市长,您怎么知道焦二壮就是幕后主使?”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其实从周家林被打,我就开始怀疑焦二壮。周家林有文人气,有时说话直,也容易得罪人,但那些话远不至于招致被人殴打,更不至于有人花钱雇人来打。而焦二壮自认为被周家林抢了位置,又仗着块头大,仗着结交一些狐朋狗友,平时就痞气十足,所以他的嫌疑最大。我这才让你多加注意,也和曲刚打了招呼。当然,我和曲刚没有直接点出焦二壮,只是让他们注意一些符合那晚直接行凶者特点的人。

    昨天曲刚打来电话,说是抓到一个下面受伤的家伙,个头、声音都像是殴打周家林的第一人,我这才赶过去。果然,那小子就是第一个行凶的,还供出了他的上家,高强他们在昨晚抓到了这个上家,就是那个郝志高。当我在监听室第一眼看到郝志高的时候,就认出是在省城袭击我的团伙头目,因为那家伙长的太特别了,头又大个又低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郝志高的反侦察能力真强,口才也不弱。高强先是让其同伙做证,然后指出对方软肋,但那小子都一一找到了借口。只到我出现在审讯现场,他才老实了,主要他是没想到我在那,而且错误的认为我是公安局长。就是在这种情况下,他依然很谨慎,在我费了一番口舌情况下,才交待了这些事……”楚天齐讲说了和郝志高的对话,以及郝志高的一些交待。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当郝志高说出他的上家是‘二哥’,并说‘二哥’强调在省城动手时,我就联想到了焦二壮。因为元旦袭击我那次,郝志高的同伙就有人说出‘芝麻绿豆官’,这次郝志高又交待‘二哥’说过‘狐假虎威’、‘仗势欺人’这类话,这个‘二哥’就更符合焦二壮的身份了。尤其郝志高交待了‘二哥’骂周家林那些话,还有要对周家林采取的那些手段,我就彻底认定‘二哥’就是焦二壮。说实话,如果周家林真被他们那样整治了,非给逼疯了不可,即使不疯,他自己也觉得没脸在成康混了。”

    “焦二壮这家伙我见过两次,一开始觉得就是一个仗着胳膊粗力气大的混混,只到战友把调查信息反馈给我,才意识到这小子没表面那么简单。”厉剑又补充道,“就这么个东西,怎么就混进体制内,还当官了呢?”

    “有些事是没道理可讲的。”楚天齐长嘘了口气,又道,“这次你的战友又帮大忙了,要不哪能这么顺利找到焦二壮?有时间我真得好好感谢感谢!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不用,我们都是铁弟兄。”厉剑一笑,“主要他的工作性质也方便做这些。”

    “叮呤呤”,一阵手机铃声响起,打断了二人对话。

    拿出手机一看,楚天齐就有些头大,但还是硬着头皮按下接听键,“喂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大市长,中午请您吃饭,能赏光吗?”手机里传出楚晓娅的声音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我现在不在许源县,昨天晚上就离开了。走的时候时间太晚,也太仓促,就没和你打招呼,实在抱歉。等有机会的话,请你来成康做客,我也好尽尽地主之谊。其实我正准备给你发短信呢。”

    楚晓娅声音中满是怀疑:“走啦?不会是和师姐享受二人世界吧?她看你时全是柔情蜜*意,一看见我,就满眼都是醋味。”

    下意识的把手机紧紧捂在耳朵上,楚天齐解释着:“真走了,有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人家公安局有任务,跟你有什么关系?”楚晓娅并不买帐。

    楚天齐忙道:“我真走了,不信你问曲刚。”

    “你让我问曲刚?什么意思?”楚晓娅声音变的很尖厉,“想让别人都传我的花边新闻?”

    女人真是不可理喻。楚天齐正暗自腹诽着,不知如何答复,手机里却突然没了动静。他急忙看了眼手机屏幕,发现没信号了,心中暗道:正合我意。

    急忙收起手机,楚天齐又不禁头大:怕是又要误会我了。

    所好的是,直到回了成康市,楚天齐也没有再接到楚晓娅的电话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