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零六章 尽在掌握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屋子里该走的人都走了,但楚天齐仍坐在原地,没有挪窝。

    江霞一直观察着这个单身小伙子,在对方脸上看不出喜和怒,也看不出应有的苦闷。但对方一直坐在座位上,就说明心里有事,说明心湖并不平静。她站起身,缓步来到对方身后,右手轻拍对方肩头:“天齐,今天推举你处理那件事,我也举手同意了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淡淡的说:“没什么,反正多一票少一票都无关紧要。”

    “我当时也是那么想的,想着不能太不合群,尤其不能太明显的向着你。可是现在想来,还是做的不合适。”江霞幽幽的说着。

    楚天齐站起身来,离开座位,走到空地上,这样既顺势摆脱了肩头的手臂,也避免了间距太近的尴尬。他微微一笑:“谢谢你,江部长,谢谢你在关键时刻讲出实情。”

    江霞神情也转忧为喜,压低了声音:“姐愿意为你做这些,姐对你可是实心实意的,你可不要辜负了姐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对方是想和自己套近乎,是想攀上程部长这条线,但这话却说的很腻乎,很容易让人产生歧义。他知道,这是江霞刻意为之,就是为了造成这种气氛。他没有纠正对方措词,而是说道:“江部长,谢谢你点出鹏燕公司背景,点出张天凯书记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早就知道?”问出这句话后,江霞表情一黯,“看你当时被他们逼的够呛,我才不顾一切说出实情。没想到,我冒着被书记、市长忌恨的风险说出,竟然早在你掌握之中。早知那样,我又何必多此一举,真是自做多情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真诚的说:“江部长,虽然我知道施工方的身份和后台,但若是由我自己说出,效果就会大打折扣了。我诚心感谢你,感谢你用一个市委常委的良知,说出公道话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吗?好像也是。你那样就可以装成‘受害者’,就可以提出那些苛刻条件了,你真鬼。”江霞脸上露出纯真的笑容,“天齐,以后再有这种情形,你要提前告诉我,以免让我担惊受怕,还闹笑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很晚才知道,根本没有和你通气时间。”楚天齐道。

    江霞叹了口气:“哎,你那么聪明,肯定不会被他们算计的。可我看到他们群起而攻,这心里就替你着急,不踏实,关心则乱啊。”说到这里,她诡秘一笑,“天齐,你会上提出的那些条件,不是临时才想起的吧?还有你的那两份方案,肯定也不是忘了拿出来,而是故意选的那个节骨眼吧?”

    “哪呢?都是被逼的。”楚天齐“嘿嘿”一笑。

    “跟姐还耍滑头。”江霞神色更加诡秘,“看的出,你已经提前做好了接手这件事的准备,那么你是不惧对方了。是程部长给你壮胆,还是有更高的人支招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说,不可说。”楚天齐神秘兮兮的摇着手。然后话题一转,“我请客,感谢你的仗义直言。”

    “哼,你小子不老实。真现实,不帮忙就不请吃饭。”江霞娇嗔道,“走吧,好好宰你一顿。”

    二人相跟着,走出了会议室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将近下午三*点的时候,楚天齐才返回了自己办公室。主要是刚才吃饭时,江霞太能说,拖了时间。

    没有直接坐到椅子上办公,楚天齐进了套间,仰躺在大床上。他想稍微躺下伸伸腰,缓解一下疲乏,也想着把一些事情捋一捋。

    周末的时候,楚天齐去了趟定野市,昨天晚上才回来,然后又研究方案。这次去定野,是他自己开车,昨晚休息的又太晚,所以他感觉身上很困乏。

    今天会上的事情,在楚天齐意料之中。

    在十月二十一日那天,楚天齐看到了市政府和施工方签的两份施工合同,施工方都是一家公司——河西鹏燕建筑公司,法人代表是“张燕”。“张燕”两字有些耳熟,当他看到招标书的企业简介时,找到了答案。

    企业简介中,描写了企业成长历程:企业在刚成立时,曾用名“沃原鹏阳建筑公司”,后来股东变更,企业升级,变成了现用名——河西鹏燕建筑公司,但法人代表一直都是“张燕”。

    看到“鹏阳”、“张燕”、“股东变更”等字样,楚天齐想到了张鹏飞和皮丹阳曾合作的事。从列举的企业工程业绩中,楚天齐看到了沃原市玉赤县开发区的农业园区工程,他更加认定,河西鹏燕建筑公司背后大股东就是张鹏飞。而张燕正是张鹏飞的堂姐,“鹏燕”二字也合了二人名字中的字。

    当确认了鹏燕建筑公司的身份后,楚天齐不由得想起了那个夺走初恋女友的男人——张鹏飞,也联想到了张鹏飞的父亲——河西省凉河市委书记张天凯。他也就想明白了一件事,怪不得两份工程合同会有那么多“卖国条约”,原来是某些人在做变相“利益输送”。当然这只是猜测,张天凯是否知道合同也未可知,而且也不能认定张天凯或是张鹏飞就怎么回事。唯一能认定的,就是这两份合同甲方阵营中,肯定有人在以此向张书记买好、献殷勤。

    “卖国条约”在那摆着,成康市委常委们肯定都知道此事,但却全部装聋作哑,那么他们肯定不会处理这个烂尾工作。就是王永新虽然来的时间不长,肯定也会对这个公司了解,也肯定知道张书记公子是真正老板。那么这些人指定不会出面,肯定会以“分管城建”的名义,把这件事推到自己头上。

    虽然确定这件事肯定会扣到自己头上,但今天常委们的表现,尤其书记、市长的反应,又有些出乎意料。

    楚天齐没想到为了甩出这个包袱,薛涛和王永新会那么牵就自己。也没想到薛、王为了这件事,竟然能够合作如此默契,意见也会那么统一。看来“利益”真是魔力无穷,既可以让人反目成仇,又可以亲如兄弟。当然,“利益”既可以是经济的,也可以是政治的。这次薛、王二人“穿一条裤子”,众常委也“同仇敌忾”,就是因为政治利益,因为他们都不愿去得罪那个正厅,而且还是一个很有希望升任副部的正厅。

    从今天的情形来看,只要不让他们去处理这件事,只要不影响他们现有的权利和位置,薛、王什么都能答应,其他常委亦是如此。这也说明,这件事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楚天齐今天能接下这个包袱,一是因为他知道这事推也推不掉,二是他在向程爱国请教后,心中也更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那天确定鹏燕的身份后,楚天齐就想到了向程爱国讨教,便和对方进行了联系。在电话中,楚天齐说是想当面向程部长汇报工作,征询对方是否方便,何时方便。程爱国给出了答复:本周六来吧。

    于是,楚天齐买了几样土特产,到程爱国家中拜访。对于楚天齐这样的一个副处级,能被副厅级市委常委、组织部长允许到家中,这是很荣幸的事,也很荣耀。从这件事可以看出,程爱国是把自己当成了自家人。

    去到程家后,程爱国媳妇接过土特产,说过客气话后,到厨房去忙活了,楚天齐则在书房,向程爱国汇报了工作。“汇报”只是个借口,但楚天齐也汇报的很认真,并提到了可能让自己处理那两个烂尾工程的事,还隐晦的指出了鹏燕公司的背景。

    程爱国对楚天齐的工作思路进行了肯定,也适当点评、提醒了一二。关于面对鹏燕公司的事,程爱国没有直接给出答案,而是说了“大丈夫有所为,有所不为”,又说了“机不可失、失不再来”,还说了“不能急功近利”。

    在程爱国家中的时候,楚天齐不太明白,只觉得程爱国说的意思似乎互相矛盾。在程家吃完饭、喝完酒,回到酒店后,又仔细想了程爱国的那些话,楚天齐才悟出来,程爱国不反对自己接手,但也提醒自己稳中求进。比如,不能一下子和鹏燕谈死,那样会把对方逼急,会和自己直接翻脸,而是要循序渐进。

    有了程爱国的点拨,楚天齐觉得底气更足一些,但他没有及时返回成康,而是继续留在定野市酒店中,想着如何接手的事。好多程序都设计出来了,但在如何挑明鹏燕靠山的事上犯了愁,要是由自己说出来,那前边的“委屈”就讲不通了。要是有人替自己讲出来,那该多好。当时他也想到了找江霞,让江霞替自己代言,但他又马上否认了。江霞正想通过套近乎让自己帮其引荐程部长,如果自己主动求她帮忙,她肯定会挟恩图报的。另外,万一她不愿配合,那这事很可能就提前暴露了。

    本着“走一步看一步”的思想,楚天齐参加了今天的常委会,结果在关键时刻,江霞真的做了自己代言人,点出了“厅级干部”,自己得以获得了最大的筹码。

    确实应该感谢江霞的仗义直言,但楚天齐又担心对方把这当成一个大恩情,而让自己报答她——引荐程部长。所以,他才在感谢江霞的同时,也告诉对方,我早就知道鹏燕背景,一切尽在我掌握之中。

    其实以后也并不是完全不能引荐,而是自己要和程部长巩固关系,也要看江霞值不值得引荐,更要看程部长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笃笃”,敲门声响起,打断了楚天齐的思绪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