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五十章 谁是真凶?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在将近零点的时候,周家林醒了,楚天齐、曹金海被允许进了急救室。小柳在厉剑陪同下,和出警民警去指认现场,并到派出所备案,暂时还没回来。

    周家林尽力睁着眼睛,怎耐脸上肿成包子,又有两个“乌眼青”,根本就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凭着听力,周家林称呼了两位领导。

    楚、曹二人都非常高兴,周家林能认人,说明脑子应该没问题。

    尽管包括医生在内都不让周家林多说话,但周家林还是坚持讲了事发经过。虽然因为掉了两颗牙齿,也因为脸上肿*胀,说话既走风漏气,又多少有些含糊,但二人还是听明白了整个过程。

    据周家林讲,他乘坐局长专车到巷口的时候,就下了车,向巷子走去。平时他无论是坐单位车,还是打出租,也都是在这里下车,因为这条巷子不宽,也没有灯光,汽车很不好掉头。只有骑摩托回家的时候,他才能骑进这条巷子,然后再下车推着,走进家属院门前更小的巷子,回到家中。

    下车后,周家林感觉白酒有些上头,便点燃一支香烟,慢慢走进巷子。没走几步,就觉得对面有一个人走来,还撞到了自己身上。周家林只以为是自己喝酒导致脚步踉跄,便急忙向对方道歉:“对不起”。

    对方则粗声粗气的问:“你是不是姓周,叫周家林?”

    “啊,我是……”话到半截,周家林感觉对方语气有异,忙问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不容周家林说完,对方忽然一拳打了过来:“那就对了。”

    周家林根本就没防到这一手,脸上结结实实挨了对方一拳,感觉嘴里一股血腥味,同时有两个硬硬的东西掉在嘴里。他急忙向后一退,吐掉了口中的鲜血和掉落的牙齿。

    那人一步跨了过来,抓住周家林衣领,挥拳就打。

    虽然看不清对方,但周家林能感觉对方比自己高有一头,而且衣领被抓着,上不来气,又用不上劲。尽管他双手扑腾,却根本无济于事,想喊都喊不出来。

    正这时,一辆汽车停在巷口,几个人从车上下来,把一个麻袋罩到周家林头上。听这几个人的简单对话,要弄走自己,周家林知道那样会凶多吉少,一急之下,不知哪来的力量,猛的一脚踹到对面之人的裆下。

    那人疼的“嗷”一声,蹲在地上,咬牙喊着“打死他”。

    就这样,周家林便被这些人打翻在地,在身上招呼着。不多时,他听到了妻子的声音,然后就没了知觉。

    尽管不忍心让对方多说话,但楚天齐还是不得不问:“你看清对方长什么样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周家林回答,“遇到第一个人的时候,巷子里没有一点光线,只感觉对方是个很高的壮汉,也很有力。当他们的汽车停在巷口的时候,借着一闪而过的灯光,我发现那个人用丝*袜罩着头。帮凶来的时候,我被壮汉掐着脖子,不能回头,根本看不到身后的人。紧接着,就被他们拿麻袋套住了上半身,然后又被打倒在地,更是什么也看不到。”

    楚天齐接着说:“他们的声音熟吗?”

    “不熟。”周家林说,“这些人的声音我从来没听到过,而且发音还比较标准,不带一点成康口音,应该也不在定野市范围。除了开始那个壮汉问过我的名字之外,在他们把我打倒在地以后,又有人向壮汉确认过我的身份。这些人应该就是专门找我茬的,但我却想不出究竟何人对我出手。我这人生性不愿与人为敌,一般也尽量不去得罪别人,但我说话有时没有遮拦,爱认死理,只要是认准正确的事,就必须要讲出来。就是这张臭嘴,经常无意中得罪人,但我却不自知。像是这种方式得罪的人,应该不在少数,但究竟把什么人得罪到这种程度,我是一点也想不起来。”

    从这些人的操作手法看,肯定是专门针对周家林的,楚天齐也这么认为,只是仅从周家林的这些表述看,一时却还真不好圈定范围。

    正这时,小柳回来了。看到丈夫醒来,小柳喜极而泣,嘴里不停喃喃着“醒来就好”、“吓死我了”。

    在安抚周家林好好养伤、配合治疗,并留下慰问金后,楚天齐和曹金海退出屋子,直接去院长室,找张院长了解病人情况去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凌晨两点多,楚天齐回到了办公室。

    本来在前半夜十点前的时候,在酒精作用下,楚天齐已经有些困意。但这么出出进进一折腾,酒劲早已过完,再加之大脑中不停想着事情,楚天齐变得毫无睡意。另外,他要等厉剑和李子藤,暂时也不能躺下。

    厉剑在陪小柳返回医院后,楚天齐让厉剑和李子藤去了交警队,和办案民警一同查看监控记录。

    其实办案民警是很反感这种方式的,楚天齐心知肚明,但他仍然要这样做。主要有四个理由:

    一、自己下属无辜被打,做为主管领导,表示一下关心很正常。而且也是向自己人和他人传递一个信息,要想报复我或是下属,我楚天齐绝不会善罢干休。

    二、从周家林的描述看,对方应该是早有预谋,周家林这顿打几乎不可避免;但如果不是楚天齐请客,不是回家晚,今天也许能暂时躲过这一劫。因此,楚天齐的请客行为,间接导致了周家林今天挨打,楚天齐做为饭局做东的人应该出面。

    三、楚天齐做过公安局长,对于破案并不外行,派自己的得力干将适当介入,也是为了多掌握一些主动,也从侧面提醒办案人要“公正”。

    四、这次对方有目的针对周家林,究竟是因为公事,还是私人恩怨,也是楚天齐想急于了解的。如果是私人恩怨,如果周家林想自己解决,那他人就不宜介入过多;当然,要是周家林请楚天齐帮忙,楚天齐也绝不会一点不管。但要是因为公事被报复,楚天齐不但要管,而且必须管到底,必须要找出原因,甚至根据情况,会对行凶主使人严厉打击。

    楚天齐明白,警察虽然不乐意让自己的人参与,但他们也不敢直接回绝。即使没有以上几条原因,仅凭自己这个市委常委的身份,公安局长也得掂量掂量。自己这个成康市委常委,不只是摆设,那也是成康十一巨头之一,是对重大事项有表决权的人。

    就在楚天齐正想事的时候,厉剑和李子藤回来了,又拿过一把椅子,两人都坐到了楚天齐对面。

    厉剑直接说了话:“市长,刚才在交警队看了监控录像。周局住的是外贸老家属院,比较靠边,出事巷口只有一个监控头,还拍不到巷口位置。因此,下面对嫌疑人和车辆的排查结论,是结合录像做出的推测。

    一开始殴打周局的那个人,大约比周局早到了事发地点十分钟左右,是被一辆无牌照越野车送去的。这个时间,应该正是周局刚刚从饭店出发不久的时间。这辆车两次出现在同一个监控镜头中的时间,只间隔了三分钟,这个时间应该就是把人放下,然后汽车马上开走。距离第一次时间大约二十多分钟后,那辆无牌照车又从监控范围驶过,行驶方向正是那个巷口。经过十多分钟后,无牌照车再次出现在监控录像中,方向正好相反。

    根据这几个时间点,可以推导出一条线索:幕后真凶或是其帮凶已经提前知道周局在外面就餐,应该还有专人注意着周局的具体动向,并把信息及时反馈给具体行凶人。行凶人中的壮汉便及时出现在那条小巷,做守株待兔,直至对周局出手。壮汉帮凶到达后,共对周局殴打有五、六分钟左右,至于这些帮凶究竟是得到了壮汉通知,还是另有其人做衔接,暂时还无从推测。

    这些推测都是我和子藤做出的,办案警察只是调完录像,并复制几个片段后,便回派出所去了,他们没有对此进行分析和评论。”

    “都是厉剑推出来的,我只是偶尔提醒一下。”李子藤在旁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楚天齐稍微沉吟了一会儿,问道:“那辆无牌照车什么情况?有线索吗?”

    厉剑摇摇头:“暂时没有。汽车没有牌照,也没有标识,看着像是‘三菱’牌的,整个玻璃贴着深色膜,也看不到汽车里面。而且事发地段就在城边,录像显示,汽车出了那个最近的监控区域,便驶出城区,应该是奔乡下位置。那个方向只需走出五十多公里,就到了邻县范围,或者走一百公里左右就直接出了定野市范围。”

    厉剑的回答,在楚天齐意料之中。各种迹象表明,行凶者就是在确定行凶目标前提下,有意而为之。因此,在车辆选择、行驶路径、时间控制上肯定早有计划。厉剑的分析和楚天齐看法基本一致,但楚天齐没有表态,而是对着二人道:“时间不早了,你们回去休息。李子藤多盯着医院那边的事,厉剑要继续关注案子进展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二人答应一声,走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反锁好屋门,楚天齐也向里屋卧室走去,他边走边自问着:“究竟谁是幕后真凶,指使了这次暴力行为?”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