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:请您牢记本站网址,感谢大家的支持!

为民无悔 第一千二百五十一章 我来帮你分担
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
    周家林被打已经过去一周,但破案没有一点进展,为此成康市公安局长还专门向楚天齐做了汇报。

    其实从级别来讲,成康市公安局长和楚天齐一样,都是副处。当然,市政府党组成员与市委常委相比,实质有很大区别。不过楚天齐并不分管治安,公安局长能前来汇报,能以此回应市领导对案子的重视,已经足够尊重。何况现任公安局长是常务副市长彭少根的人,那就更是非常给他面子了。

    本来对于公安局在此案中的作为,楚天齐很不满意,他觉得正是办案人员的拖沓,让凶手有了更加从容的逃跑时间。正是公安工作效率低下,才致使直到今天没有任何进展。

    虽然此案没有进展,但公安局长能亲自登门,这就是一种态度。楚天齐不便托大,只能对公安工作进行肯定,并感谢对方的好意。楚天齐隐隐觉得,局长亲自上门,肯定有彭少根在其中指点,遂对彭少根这个人更加警惕。

    在这一周中,医院经过全面检查,确定周家林就是脑震荡,是轻微的那种,身体一旦复原,就没事了。另外,还有多处肌肉挫伤,也无大碍,内脏和骨头本身就没事。经过医院悉心治疗,周家林伤势恢复很快,尤其皮外肿*胀已经消了很多,当然淤青散去还待时日,还需在医院住上一段。

    楚天齐觉得,周家林伤势不重,可能与小柳和邻居的及时出现有关,这导致了凶手殴打时间有限。另外,也从侧面说明,凶手的主要目的就是教训周家林,否则不会只用钝器和拳头击打。

    虽然周家林伤势不太严重,虽然现在恢复很快,但楚天齐却没有掉以轻心,而是让厉剑和李子藤继续关注着案子进展,同时他自己也在分析着现有线索。

    对于周家林被打一事,人们的说法众说纷纭。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,周家林被打就是因为跟着楚天齐太紧,有人想要报复楚天齐,只是没有机会下手,这才打了马仔的主意,周家林是替楚天齐受过。有些人想法更奔放,竟然把周家林挨打,和尤建辉被双规扯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在近几天,人们除了议论周家林被打外,最为关注的还是尤建辉被双规一事,各种舆论也在继续发酵。有说某某副市长被卷了进去,有说某某局长被纪委约谈,在这些传言中,市委常委也未能幸免。传言说,市委书记薛涛就是尤建辉后台,还有说彭少根和尤建辉有牵连,也有说陈奎如何如何。当然,在这些传言中,曹金海、赵顺自然是跑不了。

    传言肯定有真有假,或者全都是假,做为普通人根本不去深究真伪,他们更多的是对此事的好奇。但成康市里许多大大小小的领导,却没有这种超然的心态,而是个个都烦心不已。有人是为无辜中枪郁闷,有人则是担心真会被牵连,还有人和尤建辉当初关系确实很近,反正情形不一而足,不为此事烦恼的人并不多。

    相比这些担惊受怕的官员,相比这些淹在唾沫星子中的人,楚天齐却是另外一番情形。因为与鹏燕公司达成协议,两大烂尾工程处理指日可待,而且对下属被打的特别关注,都令楚天齐名头风声水起,在成康政界和民间威信倍增。

    但事实上,楚天齐却并非如人们想象的那么轻松,相反还任务很重。他不但要关注周家林被打一案,要跟进房改试点争取工作,还要关注城市规划设计进展情况,也要督促其它烂尾工程的启动或处置。

    在这些工作中,周家林被打一事,有厉剑和李子藤盯着,随时向他汇报情况,他倒不需要牵扯太多精力。只是其它几件事,他却不得不多加操心。城市规划设计一直由周家林亲自操办,但现在周家林还躺在医院,曹金海又是心不在焉,他想不操心都不行。房改试点争取工作,常玉州倒是一直跟着挺紧,不过现在已经到了很关键时刻,曹金海又不怎么指的上,楚天齐便不得不多上心。同样,烂尾工程处置虽然有专人负责,可是担心留下后遗症,也担心与后面规划设计产生矛盾,楚天齐则更需要亲自过问和指导。因此,楚天齐每天都是忙忙碌碌的,几乎每天都是晚睡早起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天,楚天齐正准备去城管局检查工作,手机却响了,是市长王永新让他过去一趟。

    不清楚对方因何找自己,楚天齐便没做其它准备,而是带着笔记本和笔,到了市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看到楚天齐到来,王永新微微起身,示意对方就座。待对方坐下,他直接道:“天齐市长,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辛苦。”楚天齐回着话,把笔记本摊开在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注意到了对方的动作,王永新微微一笑:“天齐市长,不必把时间卡的那么紧,你这‘白加黑,五加二’的工作方式,太累了,也该适当调节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人就样,总想把工作往前赶。”楚天齐也回以一笑,“再加上近期好多工作都堆到了一起,哪件都是刻不容缓,不加紧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工作作风,绝对称得上‘雷厉风行’四字,看来传言不虚,你果真是干实事的同志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轻叹一声,“唉,以前的城建工作也欠帐太多了,该做的不做,要不就做的一团糟,不该做的又弄了一大堆。有些官员就是好大喜功,华而不实,往往还胸无点墨,就知道胡乱搞。干工作就是需要像你这样的同志,既有想法又身体力行,而且方案既严谨又具有前瞻性。”

    对方专门把自己叫过来,应该不只是为了夸赞自己吧,不知道这后面隐藏着什么玄机?而且对方还对其他官员有所点评,楚天齐也不便于参言。于是,他一边用笑容回应对方,一边心中加着小心。

    停顿了一下,王永新关心的问:“最近工作进展怎么样,有什么困难吗?”

    楚天齐稍微想了一下,缓缓的说:“鹏燕公司那里还没有什么最新消息,不过前天下午的时候,有几个分包商给李子藤打电话,说鹏燕公司通知去商量工程款事宜,他们向李子藤打听那两个工程情况。我会随时关注着那边的进展,如果有什么异常情况,会及时找他们,也会向市长进行汇报。

    现在房改试点争取工作到了关键时刻,按照房管所常玉州的汇报,应该是在三月底或四月初就会敲定最终名单。我又向省里其他人打听,对方说这个时间还可能提前到三月中旬。要是那样的话,时间可仅剩半个月了,我会让常玉州紧紧盯着,我也会更多关注。

    城市规划设计进展也较顺利,两周内就能拿到设计稿,到时需要咱们市里审核,审核通过后,再向省里汇报。在正式上会前,我会专门报到市长这里,先请市长指导,如有不妥,也好与设计院沟通,进行调整。

    现在全成康市还有许多烂尾工程,去年年底的时候,做出了一些具体解决方案,有些方案已经开始实施,大部分方案还需要沟通、协商。再过大约一个月,当地气温大辐转暖,室外施工就能正常进行,到时好多工程就将复工或是调整。争取在三月初的时候,把一些重要调整或复工项目敲定,报到市长这里审核。

    要说困难不多也不少,不过只要资金没问题,好多困难也就不存在了。尤其房改试点争取工作更不能因为资金问题,而中途退出,那样就太可惜了,机会可遇不可求,何况现在已经做了大量工作。当然城市规划设计、烂尾工程启动,需用的资金更大。”

    “资金肯定重要了,只是市里的钱确实不多,一直捉襟见肘的,市里尽量调节吧,先拣当紧的事做。”说到这里,王永新话题一转,“钱的事固然重要,只是这么多重要工作,你能忙的过来吗?身体吃的消。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楚天齐带着狐疑,谨慎的回答:“这么多事堆到一起,确实忙的不可开交。不过,我自认还能忙的过来,身体也能吃得消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“哦”了两声,连连点头:“确实够累的,你也不能太逞强,实在不行的话,可以让别人帮帮你。”

    要分权?这怎么行?楚天齐面色变得很是严肃:“这些事一直是我经手着,若由别人来做的话,我也不放心,担心别人把这些事做砸了。”

    王永新干笑连声:“呵呵,呵呵。理解,理解,这就好比自己的孩子,怎能轻易让别人去养?只是我担心你身体吃不消呀。”停了一下,他缓缓的说,“要是我来帮你分担一些工作,你也不放心?”

    “市长来帮我?我怎么该劳您大驾?”楚天齐更觉狐疑。

    “看你现在工作这么忙,房改工作又到了关键时刻,市民也是因房改的事三天两头找我,我只是想帮着你多往省里跑跑而已。”王永新一笑,“你放心,我不会抢你功劳的。”

    哦,原来如此。这还不叫抢功劳?看来那个传言是真的。虽然楚天齐心里这么想,但嘴上却说:“那太好了,只是有劳市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放心?”王永新反问。

    楚天齐道:“放心,绝对放心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王永新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楚天齐也跟着笑了。
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